• 不打不成交,在怛罗斯之战后,阿拉伯帝国竟派兵助唐平定安史之乱

  • 发布时间:2019-01-28 09:58 浏览:加载中
  • 怛罗斯战役与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的扩张并无直接关系。怛罗斯之战的发生,是由居住在阿拉伯和唐帝国边境的小国(或部落)间的冲突引起的。阿中两国都派兵支援自己的属国,因而发生了直接冲突。交战双方其实并没有将这件事当回事,后期来华的使节应该看做是和平交流的外交行为,不应该看做是向唐求和的行为。怛罗斯战役始末

    公元750年(唐玄宗天宝九年),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发兵讨伐西域的石国,石国国王愿降,高仙芝假装同意,但突然攻破石国,屠杀老弱,虏掠壮丁,搜刮财物。751年(天宝十年),高仙芝将石国国王送往长安处死。石国王子逃脱唐军搜捕,求告于西域诸国,激于义愤,诸国转而与唐为敌,联合大食军来攻唐军。751年6月,高仙芝率军数万,进兵至怛罗斯(今江布尔),与阿布·穆斯林的大将齐亚德率领的大食军队相遇,对峙数日。在战斗中,唐军侧翼的葛逻禄部叛变,助大食军夹击唐军,高仙芝大败,只剩几千人撤回驻地,二万余人被大食俘虏。

    这些情况有较详的史料记载。《旧唐书》卷104《高仙芝传》记载:“天宝九载,将兵讨石国,平之,获其国王以归。仙芝性贪,获石国大瑟瑟十余石,真金五六,骆驼、名马、宝玉称是。”《新唐书》卷135《高仙芝传》记载:“天宝九载,讨石国。其王车鼻施约降。仙芝为俘献阙下,斩之。由是西域不服。其王子走大食乞兵,攻仙芝于怛罗斯城,以直其冤。”《旧唐书》卷109《李嗣业传》、《旧唐书》卷128《段秀实传》均有关于高仙芝败逃的较详记载。此外,《资治通鉴》、《册府元龟》等史书也记有相关内容,大体可以反映战役的始末。

    很显然,是高仙芝的暴行导致石国王子向大食搬兵。

    怛罗斯战役后,大食势力进入中亚,昭武九姓国隶属大食。以葱岭为界,大食与中国各执丝绸之路一端,使欧亚大陆贸易的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至此,唐朝近百年来在葱岭以西的经营彻底结束,其后吐蕃控制河西走廊,加之唐朝经济和军事力量衰退,没能力经营西北边疆地区,中亚各国逐渐脱离了与唐政府的政治关系。

    怛罗斯战役并非唐王朝与阿拔斯王朝的战争

    在阿拉伯帝国的历史上,749年至754年是阿拔斯王朝取代倭马亚王朝并设法巩固政权的最为动荡的阶段。自747年阿布·穆斯林率众在呼罗珊起义到749年历时两年,倭马亚王朝军队迅速溃败,“阿拔斯人和呼罗珊的起义者占领库法城后,于749年年底在库法清真寺宣誓拥戴阿布·阿拔斯,是为阿拔斯王朝的第一任哈里发”。“750年1月,倭马亚王朝的军队在底格里斯河上游支流扎布河畔覆没,倭马亚王朝末代哈里发麦尔旺二世西逃,8月在埃及的布希尔遭阿拔斯人追杀而死,倭马亚王朝灭亡”

    阿拔斯王朝建立之初局势不稳,哈里发致力于扑灭和铲除倭马亚家族,他不惜采取最残酷的手段。750年6月25日,在艾卜·弗特鲁斯城设计伏杀倭马亚家族80余人,只有阿布杜勒·赖哈曼(拉赫曼)奇迹般地逃离。倭马亚王朝历代哈里发的陵墓遭到破坏,尸体或被鞭打或被焚毁。而且,阿布·阿拔斯不断追捕和迫害什叶派的成员,曼苏尔执政后继续这一政策。其后,阿拔斯王朝的统治者着手对付政敌,先后杀害阿布杜拉和阿布·穆斯林。待国内局势安定之后,又跟永久的敌人拜占廷展开边界战争。

    应该看到,“阿拔斯王朝初期,对内镇压异己,平息内乱;对外争取和平,避免战争。在它和平外交政策的影响下,国际贸易取得了迅速发展,伊斯兰教也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从另一个方面说,“阿拔斯人遇到了波斯萨珊王朝遗留下来的、纠结万端的国际问题,特别是同拜占廷在西亚、小亚细亚和埃及的问题;又承受了倭马亚王朝遗留下来的千头万绪的国际纠纷”。总之,阿拔斯王朝建国初期的两任哈里发没有精力进行对东方的征服。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扎格罗斯山以东的中亚广大地区在呼罗珊总督的统辖之下,这位总督是阿拔斯王朝的开国元勋阿布·穆斯林。他位高权重,驻节木鹿,号令一方,颇具势力,并且染指宫廷事务,干涉朝政。“751年,阿布.穆斯林派遣部将齐亚德进兵阿姆河右岸,在怛罗斯击败唐朝安西节度使高仙芝部,俘唐军2万人。”这一点很重要。它足以告诉我们,与唐军发生冲突的不是哈里发派遣的政府军,而是边疆守军。我们对怛罗斯战役最大的误解是把怛罗斯战役看作阿拉伯政府对外战争的组成部分,把阿拉伯呼罗珊总督的军事行动看作最高统治者决策下的行动,把阿拔斯王朝看作完全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怛罗斯战役之后两国之间的关系

    怛罗斯战役对唐和大食之间经济文化交流的影响并不大。自公元七世纪中叶

    以后直至八世纪末,阿拉伯与中国唐朝的友好往来基本上是连续的,并不因怛罗斯之战而间断。据《册府元龟》记载,从651年(唐永徽二年)到747年(天宝六年),阿拉伯遣使来华共计二十四次。752年(唐玄宗天宝11年),黑衣大食谢多可密遣使来华,这是阿拔斯王朝正式与中国通好。753年3月、4月、7月和12月阿拔斯王朝使节四次进入长安。754年4月,黑衣大食遣使来朝。755年7月,黑衣大食遣使贡献。756年7月,黑衣大食遣大酋望二十五人来朝。此后,公元758年(5月11月两次)、760年、762年、769年、772年、774年、791年、798年每年都有黑衣大食使者来华。这至少说明,阿拉伯与中国唐朝之间,自倭马亚王朝就有使者或商团往来,互赠礼品,不曾间断。当然,这些使者或商团并不一定都是官方的。有些商人和旅行家,冒充哈里发的使者,向中国皇帝贡献贵重礼品企图受到尊重或帮助。怛罗斯战役之后两国能够保持友好关系的原因

    怛罗斯之战前后,阿拉伯帝国处于政权更替之时,是多事之秋,无暇东顾;中国唐朝西境先有突厥的威胁,后有吐蕃的威胁,四年之后的安史之乱几乎使唐王朝覆灭,根本无暇西顾。仅军事方面而言,两国为帮助属国而用兵,小规模的摩擦和冲突不断,怛罗斯之战只是较大规模的一次。然而其后唐朝还向阿拉伯借兵,阿拉伯人、突厥人、畏兀儿人组成的军队到中国,帮助唐政府平叛。唐与阿拉伯的友好关系没有间断。阿拉伯与唐帝国的关系不因怛罗斯之战而中止,经济文化交流不因怛罗斯之战而减弱。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