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赵皇帝石虎后宫佳丽超过十万,竟还有一只美女仪仗队

  • 发布时间:2018-11-08 11:41 浏览:加载中

  •   后赵皇帝石虎,活了五十五岁,只留下了四个字:暴虐,荒淫。石虎,字季龙,羯族,后赵开国皇帝石勒的侄子,后赵第三任皇帝。因为“虎”字犯李渊之父李虎,所以,唐臣为了避讳,在撰写《晋书》时,一概称石虎为石季龙。龙也好,虎也罢,再怎么讲究的名字,也不能改写石虎“暴君”“淫君”的双料骂名。

      石虎从小就跟随石勒,后来,一度失踪了六年。石虎十七岁时,重新回到了石勒身边。这时,石虎个子长高了,人也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流氓恶少,“性残忍,好驰猎,游荡无度”。效力石勒后,石虎有事没事就用弹弓打人,将士们无不“以为毒患”。由于石虎弓马娴熟,治军严格,加上正是战乱用人之际,石勒从石虎身上看到更多的是其作战勇猛、所向无敌的长处,所以,对石虎越来越器重。不过,石虎杀戮太重,“至于降城陷垒,不复断别善恶,坑斩士女,鲜有遗类”。为此,石勒也多次斥责他,但石虎我行我素,照旧“行意自若”(见《晋书》)。

      东晋咸和五年(公元330年)九月,石勒称帝,改元建平,立儿子石弘为皇太子、大单于,封石虎为中山王、尚书令。对于这个位子,石虎显然不满意。在石虎看来,这些年来他南征北战,东平齐鲁,西定秦雍,先后攻克了十三个州郡,后赵江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他是真正的“成大赵之业者”,大单于(石勒实行胡汉分治,皇帝管理汉人,大单于管理胡人)这个位子非他莫属。想到石勒封赏不公,想到石弘坐享其成,石虎心里早就窝下了一口恶气,发誓有朝一日要让石勒断子绝孙,“待主上(石勒)晏驾之后,不足复留种也”(见《资治通鉴》)。石虎这话不是说着解闷的,而是用来扎扎实实践行的。

      建平四年(公元333年)七月,石勒病死,太子石弘即位,改元延熙,封石虎为丞相、魏王、大单于,加九锡。石弘文弱,名义上虽是皇帝,但大小权力完全操控在了石虎手中。延熙二年(公元334年)十一月,石虎废掉石弘,在众人所谓的“推逼”下,自称居摄赵天王,改元建武。

      不久,石虎将石弘及其生母杀害,继而将毒手伸向了石勒的所有儿子,“乃杀大雅(石弘)及其母程氏,并大雅诸弟”(见《魏书》),这才解了当年的心头之恨。建武元年(公元335年)正月,石虎正式即位,称大赵天王。

      石虎执政后,随即重修古都邺城(今河北临漳),并于建武元年(公元335年)九月,把国都从襄国(今河北邢台)迁至邺城。此后,石虎连续大兴土木,广建宫室。别的皇帝建宫室,一般建在国都,或国度附近;而石虎却放眼各大城市,在所辖版图上来了个遍地开花。譬如,建武二年(公元336年)十一月,石虎“作太武殿于襄国,作东、西宫于邺。……又作九殿于显阳殿后”;建武八年(公元342年)十二月,又“作台观四十余所于邺,又营洛阳、长安二宫”;建武十一年(公元345年)正月,又“治长安未央宫……修洛阳宫”(见《资治通鉴》)。建武十三年(公元347年)八月,石虎又命人“运土筑华林苑及长墙于邺北,广长数十里。……凿北城,引水于华林园”(见《晋书》),可谓水榭楼台一应俱全。

      古代没有机械化,搞土木工程完全靠人工拼体力。譬如,建观光台和洛阳、长安二宫,用了“四十余万人”;治长安未央宫,用了“十六万人”;修洛阳宫,用了“二十六万人”;筑华林苑,用了“男女十六万人,车十万乘”。为了早日完工,早日享用,石虎命工匠不分昼夜地抓紧施工,白天靠太阳,天黑了则“然烛夜作”。遇到斜风细雨倒也罢了,可遇到恶劣天气,石虎仍然不许停工,结果造成了大批工匠的非正常死亡。仅华林苑工程,就因“暴风大雨,死者数万人”,而像太武殿这种“高二丈八尺,纵六十五步,广七十五步,甃以文石。下穿伏室,置卫士五百人。以漆灌瓦,金珰,银楹,珠帘,玉壁,穷极工巧。殿上施白玉床、流苏帐,为金莲华以冠帐顶”(见《资治通鉴》)的大项目,更是可想而知。

      石虎在全国各地建造多处大型宫豪宅,不是为了搞投资,搞房地产,而是用来广纳美女。石虎是个极端好色之人,石勒刚一闭眼,他就迫不及待地将石勒的后宫美女连同贵重物品一扫而光,“简其美淑及车马服御,皆归虎第”(见《魏书》)。显阳殿后面的九座宫殿建成后,石虎又“选士民之女以实之”,其中仅“服珠玉、被绮縠者万余人”。后宫有了这么多佳丽,石虎除了发泄兽欲,还从中精心挑选了一千名善骑者组成一支千骑美女仪仗队,充当自己车驾的侍从,“以女骑千人为卤簿,皆著紫纶巾,熟锦袴,金银镂带,五文织成靴,执羽仪,鸣鼓吹,游宴以自随”(见《资治通鉴》)。此后,石虎无论是外出游幸,还是应邀赴宴,这支英姿飒爽、粉香脂浓的千骑美女仪仗队出镜率极高,堪称中国后宫史上的一大奇观。

      石虎的后宫美女远不止这一万多人,其后每年都有递增,仅建武十一年(公元345年)就陡增了四万多人。这一年正月,长安、洛阳殿修缮完毕急需填充,其他宫殿也需要注入新鲜血液。为此,石虎打着“增置女官二十四等”的幌子,向全国十三至二十岁的未婚女子,发布招贤就业通告,各路使者“大发百姓女”,貌美者优先。这哪里是招公务员,明摆着是选美,可石虎的话谁敢不听,结果连抢带骗加威胁,有“三万余”民女掉进火坑,被石虎“为三等之第以分配之”。二十四等指标,只招了三等,数量还远远不够。为此,石虎下令可以适当降低门槛,放宽条件,无论是处女还是熟女,不管是已婚还是离异,只要容貌“务于美淑”即可。于是,又有一批已婚女子约“九千余人”被离散家庭,强抢入宫。到了六月,先后有四万多名美女云集国都邺城,场面极其壮观,难怪石虎“临轩简第诸女,大悦”(见《晋书》)。

      上行下效,其中,反应最快,下手最快的莫过于石虎的儿子石宣。选美期间,石宣等人浑水摸鱼,瞒着石虎“私令采发者,亦垂一万”,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后来,石宣被石虎用酷刑折磨而死,焚尸扬灰,恐怕也与这件事有关。入宫伺候天王石虎,未婚女子去也就去了,而多数已婚女子都不肯合作。不少已经嫁人的女子,面对威胁,宁死不屈,“率多自杀”(见《晋书》)。郡守县令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惜“强夺人妻”,甚至操刀杀掉她们的丈夫,断其后路;也有不少丈夫眼睁睁看着妻子被人抢走,又气又恨,自寻短路,致使“杀其夫及夫自杀者三千余人”(见《资治通鉴》)。一时间,后赵各地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石虎只想着把美女弄到手,哪管百姓的死活。为了表彰先进,石虎还“封使者十二人皆为列侯”,破例提拔了十二个黄门使者为侯级干部。那些没有封侯的黄门不甘心,继续在各地“大发百姓女”,以博得石虎的封赏。元老逯明,实在看不下去了,恳切地劝了石虎几句,就被“拉杀之”,用杖打断肋骨而死。

      建武十二年(公元346年)五月,中黄门严生因为遇上大雨,道路泥泞,延误了上交美女的期限,非但没提拔,反遭到石虎的训斥。为了推卸责任,严生告发尚书朱轨“不修道,又讪谤朝政”(见《晋书》),石虎听后,立马囚禁了朱轨,不久便杀了。石虎之所以杀朱轨,不修路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朱轨对他的所作所为不满,背地里说他的坏话,议他的无道。明目张胆地做了,又怕别人说,石虎还真有点婊子立贞节牌坊的意思。

      为了杜绝“讪谤朝政”,石虎下令,今后凡奴才告主子的状,下级说上级的不是,发现一起,处理一起,一律处以“威刑”,也就是砍头。石虎的高压政治,让朝野上下噤若寒蝉,公卿以下的官员索性就此封住了嘴巴,朝会时只能相互递个眼神,谁都不敢多说一个字,就连最基本的日常寒暄问候语,也从此销声哑言,“公卿已下,朝会以目,吉凶之问,自此而绝”(见《晋书》)。石虎广蓄后宫一事,成了一条高压线,谁说一下,谁碰一下,就会招来灭顶之灾。石虎究竟霸占了多少美女,大臣们不敢说,史官们也不敢记,所以,正史中没有明确记述,不过,当年苻洪劝谏石虎的那番话中,还是提到了十万,这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数字。

      苻洪,氐族盟主,早年投降石虎,封冠军将军,委以西方之事,石虎对他宠遇甚厚。朱轨被囚后,苻洪对石虎说:“陛下既有襄国、邺宫,又修长安、洛阳宫殿,将以何用?作猎车千乘,环数千里以养禽兽,夺人妻女十万余口以实后宫,……愿止作役,罢苑囿,出宫女,赦朱轨,以副众望”(见《资治通鉴》)。对此,《晋书》也有类似记载,“今襄国、邺宫足康帝宇,长安、洛阳何为者哉?盘于游田,耽于女德,三代之亡恒必由此。而忽为猎车千乘,养兽万里,夺人妻女,十万盈宫。……特愿止作徒,休宫女,赦朱轨,允众望。”苻洪说的这段话,不是谩骂,不是声讨,而是对石虎一番推心置腹的劝谏。苻洪当时寄人篱下,在没人敢吱声的时候,他在公开场合跳出来说话,至少应该不敢夸大石虎的罪恶事迹。

      在古代,四马一车为一乘,千乘即四千匹马、一千辆车。修建一所华林苑,石虎还动用了“十六万人,车十万乘”呢,何况石虎从小就喜欢打猎,置办“猎车千乘”在情理之中。再者,《晋书》也明确记载石虎“性既好猎,其后体重,不能跨鞍,乃造猎车千乘”。石虎的猎场确实很大,《晋书》称“自灵昌津南至荥阳,东极阳都”。灵昌津,今河南滑县;荥阳,今河南荥阳;阳都,今山东沂南。三处连起来,周长“环数千里”或方圆“养兽万里”是恰当的。既然猎车和猎场都用了实际数字,同一句话中的“十万盈宫”会是苻洪信口开河?再者,后宫是皇家私密禁地,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苻洪敢说吗?显然,石虎后宫美女数量至少是十万,恐怕还要高于这个数,所以司马光用了“十万余口”,加了个“余”字。

      可能有人会说,隋炀帝的后宫嫔数也不少,“九区之内,鸾和岁动,从行宫掖,常十万人,所有供须,皆仰州县”(见《隋书》)。其实,文中提到的“十万人”并非专指宫掖,而是指各种男女随从。所以,石虎是中国历史上后宫美女最多的皇帝。这么多美女,以石虎一人之力应对,恐怕也只能走马观花了,难怪苻洪会比较含蓄地开导他“出宫女”,“休宫女”。对于苻洪的忠告,石虎虽装作不理不睬,但还是做了一下自我批评,“罢长安、洛阳作役”(见《资治通鉴》),“停二京作役”(见《晋书》),保持现有的规模,不再搞扩建项目了。除去吃着的,占着的,看着的,石虎把一部分宫嫔做了重新安排,有“星占及马步射”的,有“仰观灾祥,以考外太史之虚实”(《晋书》)的,那支千骑美女仪仗队也要随时做人事调整。

      民间的美女,石虎不去理睬了,大臣家的小姐却遭了秧。尚书柳耆的两个女儿都很漂亮,石虎先是“特幸”老大,封为贵嫔,后来又看上了老小,“追其姿色,复纳耆少女于华林园”(见《晋书》)。除了好色,石虎还特别喜欢金银珠宝,“据十州之地,聚敛金帛,及外国所献珍异,府库财物,不可胜纪”。建武十三年(公元347年)八月,石虎为了搞钱,竟“悉发前代陵墓,取其金宝”,又一个帝王级的盗墓贼。睡觉睡累了,数钱数累了,石虎有时也会出来登台观景。石宣被杀时,身体已经被折磨的惨不忍睹,还要放在柴火上活活烧死,“四面纵火,烟炎际天”时,石虎竟饶有兴趣地同“昭仪已下数千登中台以观之”(见《资治通鉴》)。

      长期的放纵,让石虎的身体渐渐垮了下来,太宁元年(公元349年)正月,染病在身的石虎正式称皇帝,改元年号,想以此消灾去病,老来安宁。然而,石虎已经病入膏肓,任何法子都无力回天。四月,石虎一命呜呼。

      石虎一死,几个儿子争权夺利,相互残杀,后赵宫廷一片血腥,而那些后宫美女们却面临着另一种生活。石遵争得帝位后,石虎的养孙冉闵掌握大权,为了收拢人心,广树恩信,除了为悍将“万余人”加官进爵,还特别“赐以宫女”,估计至少一人一个,这一下子就少了接近两万。后来,冉闵兵败被杀,邺城被前燕围困,因城中无粮,石虎的女人们又派上了用场,“邺中饥,人相食,季龙(石虎)时宫嫔被食略尽”(见《晋书》)。这样一来,石虎的十万美女所剩不多,没被吃掉的则成了慕容儁的战利品。

      石虎死后,谥曰武帝,庙号太祖,《晋书》和《资治通鉴》均称石虎葬于显原陵,其实是空坟一座。石虎自知罪恶不浅,死后怕人算计,于是效仿石勒丧葬时“夜瘗山谷,莫知其所,备文物虚葬,号高平陵”(见《晋书》),也想忽悠盗墓贼。然而,十年后,这个秘密竟被一个名叫李菟的“邺女子”揭晓。晋生平三年(公元359年)二月,前燕皇帝慕容儁,梦见石虎咬他的胳膊,醒来后便挖了石虎的显原陵,一看是虚冢,“求尸不获”。没办法,慕容儁四处打听,并“购以百金”。不久,李菟“知而告之,得尸于东明观下,僵而不腐”。慕容儁一边踢石虎尸体,一边大骂“死胡,何敢怖生天子”,然后“鞭之,投于漳水”(见《资治通鉴》)。也就是说,石虎真正的墓在东明观下。那么,李菟这个神秘女子究竟是谁?

      为了解开这个谜,查阅资料,《水经注·卷九》记载“过邺县南,洹水出山,东径殷墟北。……又东,分为二水,一水北径东明观下。昔慕容隽梦石虎啮其臂,寤而恶之,购求其尸,而莫之知。后宫嬖妾言,虎葬东明观下,于是掘焉,下度三泉,得其棺,剖棺出尸,尸僵不腐,……此盖虎始葬处也”,说明李菟当时是慕容儁的“后宫嬖妾”。此外,《全史宫词·前燕》中那首“常山圭璧应真人,啮臂无端入梦真。东苑鞭尸谁指认,后宫犹有石家嫔”,则点明了李菟曾经是后赵(石家)的宫嫔。晋永和八年(公元352年),前燕攻陷邺城,慕容儁下令“殿中旧人皆随才擢叙”,李菟的岗位没变,只是换了男人。考虑到石勒早就死了,石世、石遵、石鉴在位时间极短,石袛又是在襄国称帝,所以,李菟只能是石虎的宫嫔。

      应该说,李菟是后宫十万美女中一个非常特殊的美女,要不然,她不可能知道石虎的真正墓穴。李菟为何要告密,现在看来已无关紧要,关键是石虎一生倒行逆施,居然连同床共枕过的女人都对他咬牙切齿。石虎,这位后宫美女多达十万的暴淫皇帝,这个疯狂掘坟敛财的盗墓贼,竟然由于李菟的告密,最终被暴尸墓外,鞭尸东苑,弃尸漳河。可惜,河水没能冲走那具肥尸,“尸倚桥柱不流”。

      十一年后,也就是晋太和五年(公元370年),前秦灭前燕,王猛出镇邺城后,诛李菟,将石虎遗骸“收而葬之”(见《资治通鉴》)。为此,王猛遭到了各种议论,有说他多事的,有说他汉奸的,有说他执行苻坚密令的,也有说他调节民族关系的,褒贬不一。往事越千年,历史的真相,恐怕也只能穿越时空问问那一条滔滔漳河水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