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晋好;基友;:王导曾把头枕在周顗的腿上

  • 发布时间:2018-06-30 15:23 浏览:加载中
  •   他父亲有段浪漫爱情

      西晋派六路大军灭吴时,东边的一路军统帅是王浑。消灭了东吴中央军后,突然停在江北,走完了九十九步,只差最后一步。当时有个人急得要命,劝王浑说:赶紧进入建业啊,否则肯定会被王濬抢去头功。

      王浑不听,后来肠子都悔青了。这个劝说的人就是周浚,周顗的父亲。

      周浚有段真正邂逅的爱情,估计前世有上万次的回眸,换得今生的这次偶然。灭吴后他任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相当于扬州的最高军事长官。一次带着随从们出去打猎,途中天空中飘起了雨。他看到路边有户人家,就进去避雨。

      周浚坐着休息,本来没有在意,一直是手下人和户主打招呼。但过了一会他感到很奇怪,因为只看到丰盛又精细的菜上来,却听不到人动静。他就悄悄地到厨房去看,只见一个漂亮女子和婢女在忙忙碌碌,一切井井有条,毫不慌乱。周浚一下子就坠入了情网。

      这个女子叫李络秀,当天父亲和哥哥正好外出,她就招待了这十多个客人。

      周浚赖着不走了,一直等到他们回来,提出要纳李络秀为妾。她父亲和哥哥感到太突然了,不答应。李络秀听到后,说:我家门第不高,如果和贵族联姻,对我们家族很有帮助,何必爱惜一个女儿呢?

      婚事遂成。李络秀生了三个儿子,分别是周顗、周嵩、周谟。在周家的帮助下,李家也渐渐成为北方的大族。

      周顗名气大脾气好

      到了东晋,周顗等人都做了高官。但三个人性格并不一样。在一次宴席上,李络秀举起酒杯对三个儿子说:我们都是渡江到南方来,现在你们都显贵了,我还有什么忧虑的呢!

      老二周嵩说:恐怕不是这样。大哥志大才疏,名声大却见识糊涂,恐怕不能保全自己;我性子耿直,也不会被社会所容;只有弟弟平庸,将来一定会好好服侍你。

      后来周顗、周嵩果然都被杀。

      周顗对人宽厚,周嵩是个臭脾气,一次喝醉了酒拿蜡烛打周顗,说:你的才气不如我,凭什么名气比我大。

      周顗脸色不变很淡定,说:你实施火攻,这本来就是个下策啊。

      这件事后,周顗对他弟弟依然很好。

      周顗长得帅,声誉很高,有一个东南名士叫戴渊,以雄辩出名。听到周顗大名,一次专门去拜见他,相对而坐好久,完全被他的气势压倒。直到离开时,都不敢显示自己的口才。

      王敦从小就与周顗相识,但每次遇见周顗,都紧张得面热耳赤。即使是在寒冬腊月,也要用手作扇,扇风不止。

      周顗差点被王敦杀掉

      周家是名门望族,南下后对司马睿忠心耿耿,司马睿任他为荆州刺史,对他寄以了无限希望。

      当时荆州正经历着第二次叛乱:杜弢造反。原来的荆州刺史是王澄,回建康途中被王敦杀死。周顗就是顶替王澄,屯兵在浔水城(今湖北黄梅西)。没想到杜弢立即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周顗预备工作做得太差,又是个名士,不是打仗的料,看到外面战鼓阵阵,都不敢应战。

      正在一筹莫展时,王敦派陶侃救援,才击退了杜弢。王敦感慨:伯仁(周顗的字)刚到任,就被贼兵击败,不知道他怎么能当刺史?

      周顗在他心中的偶像形象就此崩塌。

      周顗感到力不从心,控制不住这纷乱的局势。就到豫章投奔王敦,王敦越发看不起他,还洋洋得意地问手下:是我进步了,还是周顗退步了?

      王敦知道司马睿这次任用周顗是担心王家势力太强,想在荆州“甩石头”“掺沙子”,不让王敦独霸荆州。于是他动了杀心,准备除掉周顗。

      司马睿听到消息后,大惊,立即召周顗回建康,才从王敦刀下救下他一命。让他留在身边做军谘祭酒,接着转为右长史,相当于担任司马睿的秘书。

      周顗和司马睿拉开了距离

      然而司马睿却是浪费了一番苦心,因为周顗的心变了。他“下放锻炼”的时间虽短,却尝到了王家的厉害,自己不再愿意卷入到“王、马”的是非斗争之中。他采取的办法是天天醉酒。

      他本来酒量就大,也喜欢喝酒,经常说喝酒没有对手。一次江北来了个朋友,周顗非常开心,宴请他时双双大醉。等到周顗醒了以后,发现那个人已经喝死了。

      不仅如此,他在和王导的相处中,对他越来越崇拜,两人几乎到了好“基友”的地步。王导曾把头枕在周顗的腿上,指着周顗的肚子,问: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周顗回答:这里空空洞洞,没有东西,可是能容纳下几百个像你这样的人。(“此中空洞无物,然容卿辈数百人。”)

      周顗是开玩笑,说自己肚量大,王导听了也不生气。这就是成语“空洞无物”的由来。

      周顗又曾在王导座间傲然长啸,王导说:你是想学嵇康、阮籍吗?

      周顗回答说:我怎么敢近舍明公(指王导),而远效嵇康、阮籍呢?

      周顗投入了王家的怀抱,对司马睿则是渐渐拉开了距离。

      司马睿在一次聚会中,酒酣耳热,想到南方初平,高兴地说:众位爱卿,今天名臣聚集,和尧舜时相比怎么样啊?

      周顗很不给面子,在下面大声喊:现在怎么能够和“圣世”相比。

      司马睿大怒,命人把周顗抓了起来,准备处死他。过了好多天,司马睿心情才平静下来,把他从狱中放出。朋友们去探望他,周顗说:我就知道死不了,没犯死罪啊。

      两人至此貌合神离,司马睿一番苦心宣布失败,只得另外寻找同盟者。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