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的海洋之路》英美完善反潜体系

  • 发布时间:2018-04-08 10:18 浏览:加载中

  •   为了应对德国狼群在大西洋“空洞”的攻击,1942年夏季,在英国成立了反潜作战委员会,由丘吉尔亲自担任主席,成员包括各部部长、参谋长、美国代表和一些科学家。11月,反潜作战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丘吉尔要求在统一领导下根据统一的原则实施反潜作战;委员会认为,有必要使用尽可能多的远程飞机对北大西洋“空洞”区加以封锁,可是英国海军部和海岸司令部却与英国空军参谋部发生了争执。因为空军参谋部很清楚,反潜是一个极度需要耐心的工作,在广阔的大西洋飞行,可能飞行几十架次才能发现一艘潜艇,这需要大量的飞机、在不同的海域分配,仿佛用梳子梳理海洋,费时费力成效却很低微,所以皇家空军和美国第8航空队都更愿意把远程轰炸机派往欧洲战场,执行类似轰炸柏林这样的任务。英国海军部和海岸司令部都希望加强空中力量,尤其是远程飞机,但空军对反潜不感兴趣。不过,从战略上说,1943年后,大西洋航线显得更为重要,因为这不仅是英国的生命线,而且随着反攻的开始,大量美军需要投放到欧洲战场——1942年10至12月初,盟军准备抽调大批驱逐舰参加“火炬”战役。但是,在1943年1月,当英美在卡萨布兰卡召开会议的时候,摆在盟国高级将领面前的是一张令人不安的表格:仅3月份,英美就有687艘运输船在北大西洋航线上执行运输任务,而德国潜艇对盟国海上运输线的威胁远未消除,所以在当年开辟第二战场的登陆作战不现实,反攻计划因此被迫推迟到了1944年。罗斯福与丘吉尔在摩洛哥首都卡萨布兰卡举行会谈,一致认为要夺取欧洲,这就需要保障大西洋运输线,增加对物资的运输,所以,枯燥无味的反潜就成为更加重要的战略任务。当然,空军也在利用轰炸进行反潜——英美空军对比斯开湾周围的德国潜艇基地和建造德国潜艇辅助部件的那些城市进行了狂轰滥炸,虽然给德国潜艇工业和基地造成重大损害,但未伤及根本。到1943年2月,轰炸机司令部出动约7000架次飞机,对这两类目标进行攻击,投下约1.1万吨炸弹。但是没有一颗炸弹炸穿布雷斯特、洛里昂、圣纳泽尔、拉帕利斯和波尔多那些坚固的潜艇掩体,也没有炸毁一艘德国潜艇。当然,随着整个德国工业被轰炸所严重损害,潜艇的建造和修理还是受到了影响。

      1942年3月1日,美国大西洋舰队司令金海军上将提议召开大西洋护航会议。按照英国的建议,由英国和加拿大负责北大西洋的护航,美国负责中大西洋——即哈利法克斯南部港口以南至地中海航线的护航和整个护航体系的连结部。会议规定了北大西洋护航的职责范围,决定从4月1日起将原在西经35—25度之间的作战控制变换线移至西经47度。这一线以西,由新成立的加拿大“西北大西洋司令部”接管对所有运输队的控制和保护工作;这一线以东的一切仍由英国西部海口地区司令部负责;新成立的美国第10舰队负责从美洲到直布罗陀和摩洛哥以及从加勒比海到英国的一切航线。此次会议后,美国海军组建了到北大西洋航线上执行护航任务的第一个支援舰队。支援舰队的意义就在于当护航舰船继续随船队航行后,支援舰队可以继续追踪潜艇。

      组建支援舰队最初是由英国反潜委员会提出的,但是因缺乏护卫舰未能实现,后因英国放弃了摩尔曼斯克航线后,海军部得以将西部海口司令部两支驱逐舰纵队划拨给马克斯`霍顿海军上将,1943年3月,由其组建了5个支援舰队(后将美国组建的支援舰队编为第六支援舰队),六支支援舰队编成为:

      第一支援舰队:英国皇家海军布鲁尔上校任指挥,由“塘鹅”号海岸炮舰、“森纳”号前海岸警卫队快艇以及“罗瑟”号、“斯佩”号、“韦尔”号和“杰德”号护卫舰组成。

      第二支援舰队:英国皇家海军沃尔克上校任指挥,由“燕八哥”号,“小天鹅”号、“雷恩”号、“鸢”号、“榴鹬”号、“野鹅”号和“啄木鸟”号海岸炮舰组成。

      第三支援舰队:英国皇家海军麦科伊上校任指挥。由“奥法”号驱逐舰,以及本上舰队中的“忠顺”号、“奥里比”号、“奥韦尔”号和“突击”号驱逐舰组成。

      第四支援舰队:英国皇家海军斯科特—蒙克里夫上校任指挥,由“米尔恩”号驱逐舰,以及本土舰队中的“无比”号、“蚀”号。“冲击”号、“伊卡洛斯”号和“愤怒”号驱逐舰组成。5月,“射手”号航母配属该舰队。

      第五支援舰队:英国皇家海军艾贝尔`史密斯上校任指挥,由“骗子”号航母,以及本土舰队中的“英格尔菲尔德”号、“冷酷”号、“凑巧”号和“导航者”号驱逐舰组成。

      第六支援舰队:美国海军肖特上校任指挥,由“博格”号航母,以及美国的“利”号、“格林”号。“贝尔纳普”号、“奥斯蒙德—英格拉姆”号和“乔治`巴杰尔”号驱逐舰组成。

      支援舰队编成后,很快在支援SC—123和HX—230护航运输队上发挥作用。大西洋护航会议不但调整了护航体系,也采用新的护航时刻表,最主要的变化是利用雷达等新技术,变被动为主动,变被动的护航防御为主动搜索和攻击。

      另外,随着英美舰船采用声纳、飞机采用雷达等探测装备,加上英国成功掌握了德国海军绝密通信密码,德国潜艇被发现的概率大为上升。在1943年3月中旬,共有66艘德国潜艇在北大西洋的前哨游猎线阵上,但是其中有22艘被击沉,占总数的1/3。

      3月26日傍晚,SC—123运输队前面的几艘舰船在费尔韦尔角东南的“空洞”下,进入德国“安康”潜艇群的伏击范围,“U663”号和“U564”号潜艇几乎同时发现了这支船队。但是,当U663号潜艇正准备发动鱼雷攻击的时候,忽然一艘英国驱逐舰出现,该艇很快被击沉。

      英国驱逐舰之所以能及时赶到,是因为此时英美支援舰队驱逐舰上大多都装备了新式高频测向仪,能很快发现潜艇位置。第三支援舰队很快将德国潜艇驱散,SC—123号运输队安然突破了潜艇拦截线。

      袭击HX—230护航运输队的德国“鲇鱼”潜艇群也同样遭遇支援舰队。

      不过,真正对狼群构成致命性威胁的还是从3月底开始加入护航编队的护航航空母舰。这些护航航母本身并没有多少舰载机,有些所谓航母其实就是在大型货轮或者邮轮上加装甲板,能够搭载3—4架“刀鱼”式飞机,但足够对潜艇形成威胁。为了提高护航在大西洋“空洞”中的反潜能力,罗斯福总统甚至亲自下令,对“解放者”式轰炸机进行重新分配,主要用于封闭大西洋空洞。此前,美国海军的112架“解放者”式飞机中,有70架部署在太平洋地区,但没有一架部署冰岛以西的北大西洋地区;此后,从美国陆军航空队、美国海军和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抽调了255架“解放者”式轰炸机到北大西洋地区,分别驻扎在北爱尔兰的巴利凯利、冰岛的雷克雅未克、冈迪亚和纽芬兰的阿根夏。

      邓尼cí此时更加困难,他只好下令减少水面舰艇和航空兵的活动,把资源大部分用于支持潜艇作战上,这自然引起一些海军将领的不满,认为他是在“用有限的兵力进行一场无限的战争”。这些将领的嘲弄没有错误,但这也是邓尼cí的无奈之举。邓尼cí把4个“狼群”大约50艘潜艇派到“空洞”区,组成一道道巡逻线。在美国组建支援舰队的时候,邓尼cí又在北大西洋部署了4条拦截线:由16艘潜艇组成的“椋鸟”(或称“燕八哥”)潜艇群潜伏在冰岛的西南方向,主要拦截ONS—5运输队;由18艘潜艇组成的“啄木鸟”潜艇群在纽芬兰东北海域,主要拦截SC—127号护航运输队;在“燕八哥”潜艇群南面的是新成立的“山鸟”潜艇群,其组成全部是刚刚下水的潜艇,主要拦截HX—235运输队;第四个“画眉鸟”潜艇群由13艘新潜艇编成,配置在西班牙和比斯开湾以西直布罗陀航线上,以截击为避开德潜艇而转航的运输队。

      不久,德国潜艇发现了ONS-5运输船队,邓尼cí立即下令展开大规模的袭击战。当时,邓尼cí集中了51艘潜艇,对该船队进行了持续7天的攻击。尽管邓尼cí在北大西洋几条航线上都部署了潜艇群,但是在情报战方面德国B机关略逊于英国布莱奇雷情报机构,所以邓尼cí的部署实际上已经被英美所掌握,所以大多数盟国商船队都绕过了“狼群”,只有0NS—5号运输队遭到伏击。ONS—5护航运输队共计43艘运输船,由3艘驱逐舰、5艘护卫舰和2艘担负救护的武装拖网船负责护航。4月22日,由40艘商船组成的ONS-5运输船队在2艘驱逐舰、5艘反潜快艇、2艘武装拖网船护航下从克莱德河口出发,在冰岛和纽芬兰岛远程飞机的保护范围内航行,分11路纵队在偏北的航线避开德国潜艇经常活动区,横渡大西洋开往加拿大,美国等港口。26日,与冰岛驶出的1支小护航运输队(3艘运输船、1艘舰队驱逐舰)会合。

      4月28日,位于“椋鸟”潜艇群巡逻线最北端的U-650潜艇发现了这支商船队,狼群迅速向目标区域集中。4月28日7时,“椋鸟”群15艘潜艇,在北纬56°30′和61°30′之间、距费尔韦尔角以东420海里处,由南向北首先抢占攻击阵位;“啄木鸟”群的19艘潜艇在费尔韦尔角和纽芬兰岛费勒密史沙滩中间在西北和东南两个方向占领阵位;“画眉鸟”群的13艘潜艇(后增至17艘)配置在“椋鸟”群的东南方也埋伏下来。但是,由于海上天气恶劣,“狼群”未能发起攻击。“狼群”向柏林发电,请求指示,但被英国驱逐舰上的高频无线电测向截获。英国护卫舰艇立即向潜艇所在具体位置驶去,结果28日夜里2艘潜艇被深水炸弹炸伤,7艘潜行撤离,迫使“狼群”暂时停止了攻击活动。

      但是至29日凌晨,U-650潜艇仍一直在紧紧跟踪ONS—5运输队,并担任起战场指挥之责。引导U-258艇击沉了一艘商船。但这立即招来了一架从冰岛起飞的“卡塔利纳”式飞机,其以俯冲投弹的方式在15米的高度投下4颗深水炸弹,导致该艇受创,被迫退出战斗。30日,运输队进入以格陵兰的伊维塔特为基地的近程航空兵的掩护范围,“狼群”难以展开攻击。

      首轮攻击“狼群”未能得手,邓尼cí于是调整部署,下令“啄木鸟”和“山鸟”两个潜艇群合并,然后将这30艘潜艇分布在运输队可能行驶的航线,形成一条新月形的拦截线。另外,“画眉鸟”群潜艇也已增至21艘,分成4个分群,其中2个群横跨该运输队的航向;另外2个群群沿南北方向占领阵位,这样既可以攻击运输船队,又可以拦截其他偏离航线的船队。邓尼cí的指令是:“不要过高估计敌人,要把它捏死在告别角至弗勒密史沙滩之间!”

      5月4日夜,在北极光之下,船队清晰可见。不过,此时船队已经与5月2日下午由圣约翰斯出发的第三护航支援舰队所护送的运输船队会合了,所以反潜力量更强。ONS—5运输队排成横宽纵短、多路纵队的队形,船与船之间相距3—5链,护航舰艇配置在距运输船20链左右的地方。此时,“狼群”已经大量集结,护航舰队处于劣势,但护航舰艇的反击很猛烈。“平克”号驱潜快艇发现U-192潜艇后,连续追击3小时40分钟,前后用“刺猬”式深水炸弹进行了7次进攻,终于成功地将它击沉。另外加拿大皇家空军驻甘德第5中队的“坎索”式飞艇也赶来参战,U-630潜艇、U-438潜艇连续被击沉。

      此战有7艘商船被击沉,德国被击沉2艘潜艇,受创多艘。

      为取得更大的战果,邓尼cí决定在5日—6日进行最后一战,并且孤注一掷地下令,即使在敌方水面舰艇与飞机出现的情况下,也要浮出水面攻击。6日早晨,15艘潜艇展开完毕,但天不作美,海上大雾弥漫,能见度降到100米左右,潜艇无法观察到目标;但是相反,英国驱逐舰上的厘米波雷达却可以在大雾中轻易地“看到”德国潜艇。结果导致多艘潜艇遭到护航舰艇的拦截。U-267潜艇以高速度才摆脱了“珍珠莱”号驱潜快艇的追击;U—638潜艇命运不济,被深水炸弹;U-125潜艇在大雾中与“奥里比”号驱逐舰相撞,随后被“雪花”号驱潜快艇击沉;与此同时,第一支援舰队的5艘舰赶到,“塘鹅”号海岸炮舰的雷达一下子捕捉到德国U-438艇,很快将其击沉。

      邓尼cí的“不顾敌军水面舰艇与飞机继续发动攻击的命令”与大雾弥漫共同使得德国潜艇几乎完全暴露在英国雷达面前,这种战场的单向透明导致德国“狼群”损失惨重。在得到潜艇的告急电报后,邓尼cí意识到情况危急——此时大雾弥漫,反潜机尚不能发挥作用,一旦午后大雾消散,潜艇将更加不利。于是只好下令停止此次作战。此时,已经有6艘潜艇失去音讯,另外有4艘受到重创。邓尼cí面对这次惨败在1943年5月6日的日记中写道:“敌人安装在飞机和水面舰只上的雷达极大地妨碍了潜艇的作战。潜艇本身不易被发现这一最大的优点现在却有丧失的危险。敌人空军现在几乎已能对整个北大西洋海域的运输队提供空中掩护。可以断定,留下的那些‘空中缺口’不久就会被岸基飞机或舰载飞机填补。敌人的护航舰只日益增多,使潜艇作战日益困难。”

      此战可以看作是一个转折点——此后,邓尼cí再也没能在一次战斗中组织起这样大规模的“狼群”袭击战。1943年5月,大西洋海战的局面开始朝着有利于盟国的方向发展。英美两国的护航力量已经远大于德国潜艇的力量,U艇的月损失率已达15艘,与其建造率持平;相反,英国商船的替补率已经超过损失率。换言之,德国潜艇战已经不能扭转大西洋运输战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