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的海洋之路》美国海岸“击鼓”战役

  • 发布时间:2018-04-08 10:16 浏览:加载中

  •   在执行“刻尔柏洛斯”行动前,当时邓尼cí手上的潜艇总数为91艘,但是其中25艘在地中海,6艘在直布罗陀海峡西面,用以支持隆美尔在北非的作战;4艘在挪威海域,其余是用于大西洋潜艇战的。但是用于大西洋的55艘潜艇中,由于严重缺少造船工人,有60%还在港口进行修理。但完全可以抽出12艘潜艇进入美国海域,所以邓尼cí提出袭击美国海岸的要求,但没想到希特勒又命令海军将主力转移至挪威海岸。希特勒的命令导致德国海军能用于大西洋作战的潜艇大为减少。当时德国海军作战部认为不能削弱地中海的战斗力,最终只批准5艘排水量为500吨的潜艇去美国沿海执行“击鼓”作战。德国潜艇对美国海岸商船的攻击揭开了大西洋海战的第四阶段(1942年1月—7月)。

      1941年12月9日德国统帅部就不再限制对美国商船和军舰的一切行动。

      1942年1月12日,从比斯开湾悄然驶出5艘U艇,然后横越大西洋,抵达美国东岸的哈特勒斯角湾和加拿大东南部的圣劳伦斯湾之间的海域。德国潜艇在美洲海岸的活动范围主要是两个海区:一个是美国和加拿大沿岸(从纽芬兰到佛罗里达),一个是包括墨西哥湾、加勒比海、巴拿马运河通道以及南美东北沿岸。

      1942年1月13日夜,德国潜艇抵达美国港口外,他们惊奇的发现,美国竟然没有进行灯火管制,港口黑夜如白昼,把所有船只都照亮,这使得德国潜艇可以轻易地清点港口商船数量、吨位、装卸货情况,然后寻找吨位最大的目标。第一批出动的德U-123艇艇长哈尔德根少校在他的作战日志里这样写道:“真遗憾,当我驶近纽约的那个夜晚,除我而外,没有再增加两艘大型布雷潜艇一起全力攻击。更遗憾的是,今天夜里没有10—12艘潜艇来替代我。我相信,一起出动定能大获全胜。我看见大约20艘轮船,其中还有几艘大型运货船。它们全都紧靠在海岸边。”抵达美国海域的当天,德国“Ul23”号艇就在离科德角以东300海里处,用鱼雷击沉了英国“赛克洛皮斯”号客轮。此后,德国潜艇不断袭击商船——14日,在哈特拉斯角附近巴拿马油船“诺内斯”号被击沉;15日,英国油船“科因布腊”号被击沉;18日,美国油船“阿兰`杰克逊”号被击沉;19日,加拿大3艘商船被击沉,至1月底又有6艘油船被击沉。1942年整个1月份,德国潜艇在大西洋总共击沉盟军船只43艘(27.6795吨),其中有13艘是在刚刚离开港口的时候就被击沉;连同轴心国其他国家潜艇共击沉62艘(32.7万吨)商船,绝大多数都是在美国海域击沉的,其中70%是油船。由于战前美国倾向于建造航母、战列舰和巡洋舰这类大型主力舰,所以在驱逐舰、护卫舰以及其他小型舰艇方面力量不足,东部海防指挥官、海军中将阿道弗斯`安德鲁斯这时只好组织拖网渔船,配备一些有反潜经验的军官和海军士兵,另外从大西洋护航舰队中抽调一些驱逐舰,在东海岸组成了反潜战线。但是,德国潜艇继续为所欲为——1月中旬,德国再向美国海岸派出3艘大型潜艇;月底,再从亚速尔群岛抽调7艘潜;2月初,邓尼cí在加勒比海部署了5艘大型潜艇,主要用于攻击油船。在2月份击沉17艘船(10.3万吨);当月,轴心国潜艇击沉盟国商船总吨位达47万吨。2月底,德国潜艇在德拉韦角还击沉了一艘美国驱逐舰。当时这艘单独向南航行的美国“雅各布`琼斯”号驱逐舰被德国U578潜艇发现并进行攻击,驱逐舰身中3枚鱼雷,沉入海底。在美国北卡罗纳州到诺福克的海岸线,仍是德国潜艇的猎杀天堂,大批商船遭劫遇难的场所。这些潜艇在戴蒙德浅滩附近和哈特腊斯角浅水区附近潜坐海底,夜间浮出水面进行攻击。“纳德森”号油船在12个小时内遭到2艘潜艇的3次攻击,最后被击沉了。“加尔夫特雷德”号油船在离巴尼加特2海里的地方被鱼雷击沉,仅有1名船员幸免于难,当时,该油船离海岸警卫艇只有274米。3月31日夜间,在查尔斯角附近有1艘拖船和3艘驳船遭到炮击而沉没,只有拖船上的两个人得以逃生。如此,在3月份,仅在美国东海疆区就被德国潜艇击沉商船28艘159340吨;在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海疆区被击沉商船15艘92321吨;在大西洋中击沉商船86艘50万吨。自1942年1月中旬至4月底止,德国海军在美国沿海共击沉148艘船只(115万吨),其中油船占57%;同时却没有一艘德国潜艇被击沉。这段时期因而被德国潜艇兵称之为“第二个快乐时光”。这期间,邓尼cí的潜艇部队又诞生了一批英雄:哈尔德根少校的“U123”艇共击沉了11艘商船;摩亚少校的“U124”艇击沉了9艘船;拉森少校的U-160艇及其他两艘U艇各击沉5艘船只。

      为了解决U艇燃料不足的问题,以增加其行动日数,邓尼cí还赶造了数艘潜水油船,专为U艇进行加油。这种1600吨的巨大U艇可以装载700吨燃料,其中600吨可输给战斗U艇。如果每艘U艇吸入50吨的油料,就可以将活动半径深入到加勒比海内部。德国潜艇员形象地把它称作“乳牛”。“乳牛”可以大大提高潜艇的作战效能——添加油料和补给后,小型潜艇可以增加4周作战时间,大型潜艇可以增加8周作战时间。补给点通常在佛得角群岛西南300~400海里的大西洋中部或格陵兰东南300~500海里这两个海区,因为这样可以让在安的列斯群岛海区和西非沿岸作战的中型潜艇经加油后可以进入加勒比海地区作战,这就大大弥补了潜艇不足的问题。

      尽管美国对德国早有宣战之心,且与英国暗中进行的军事合作也有相当长的时间,但是美国的反潜准备还是明显不足。当时,美国不仅没有专门的反潜领导机构,甚至都没有进行过专门的反潜训练,配属反潜兵力也很有限。美国海军也缺乏反潜经验,仅在切萨皮克湾附近布设了水雷(365枚),组成了防护雷区;在纽约和大西洋沿岸其它各港布设了防艇网和防潜栅,仅此而已。给商船队提供的警戒兵力也非常不够,开战时,美国海军的反潜兵力总计也只有14艘猎潜艇、76艘驱逐舰、56艘扫雷舰、11艘炮舰和23艘改装的巡逻艇,用于对潜防御的舰艇总数不超过280艘;部署在大西洋沿岸的反潜航空兵也只有6个巡逻中队(每个中队12架飞机)。相反,仅在美国东海疆区每天就有120~130艘运输船需要护航,同时可担任护航任务的水面舰艇只有28艘,而部署在东海岸的舰艇只有大型海岸警卫艇23艘、猎潜舰3艘、旧式猎潜舰和改装的游艇12艘。

      在美国政府没有及时采取有效的反潜手段前,美国民间开始组织近海防御,一些游艇爱好者、渔民用自己的帆艇、摩托艇、改装的渔船和小型商船组成近海纠察队,近海纠察队给自己起的正式名称是“海盗船队”,但美国海军更喜欢称之为“流氓船队”。另外,民间航空认识还组织了民间巡逻航空兵,1942年2月底,民间巡逻航空兵在大西洋城附近建立了海洋交通线空中巡逻基地。这些民间飞机主要是发现受鱼雷攻击的商船和遇难人员乘坐的舢板,报告它们发现的可疑船只。据统计,从1943年3月5日到9月,民间巡逻航空兵共飞行了24.4万个小时,386685架次,其中5684架次是为护航运输队担任警戒。发现潜艇173次,发现遇难商船91艘,乘坐舢板的海员363名。到1943年6月,民间巡逻航空兵损失90架飞机,牺牲26名飞行员。

      为此,海军部长指定由美国海军总司令、大西洋舰队司令、美国东海疆区司令、加勒比海疆区司令和墨西哥湾海疆区司令组成一个非正式的委员会,并责成该委员会拿出一个扩大护航活动的计划。

      4月1日,美国东海疆区司令阿道法斯`安得鲁斯海军中将提出一个局部护航体系,即由隶属于美国东海疆区司令的各海军军区的地方兵力将运输船由一个锚地护送到另一个锚地,白天船只尽可能靠近海岸航行,夜间在有隐蔽的锚地停泊。委员会根据这一提议,拿出了扩大近海护航体系的方案,将所有进出美国东海岸港口的商船组织起来。根据该计划,在大西洋海岸从哈特腊斯角向北大约每隔120海里的海域都有适合船队停靠的港口,在从亨利角以南没有这么多的港口,于是就每隔120海里修建一个设有反潜网的锚地。然后再根据大西洋沿岸航运量,每条航线每隔3天组成一支45艘船只的护航运输队,每支护航运输队至少有5艘护航舰保护。此后,美国近海编起了一张复杂的船队护卫网,南起西班牙港、巴拿马、阿路巴、基维斯岛,北到加拿大东岸诺法斯科西亚的哈利法克斯港。

      直到1942年4月底,美国终于在东海岸组建了第一批护航舰队,并且开始在海岸线实行了灯火管制。但此时德国潜艇的数量正在增加,1942年4月,邓尼cí共拥有288艇潜艇,其中有125舰参加作战,因此他在大西洋上部署了81艘潜艇。所以这个月仍有23艘船被击沉。不过,情况也开始出现转变——4月14日,美国“洛巴”号驱逐舰击沉U-85潜艇,为美国海军赢得了首次用军舰击沉U艇的殊荣。

      14日这天夜里,“洛巴”号驱逐舰正在诺福克以南海域以18节的航速航行,舰载雷达发现距它2470米的地方有一艘潜艇。舰长豪少校立即下令以20节航速追击目标。U-85潜艇排水量为500吨,1941年6月服役,这是它在1942年中第二次在美国领海活动。在这之前,它共击沉两艘美国商船,曾历经4次空袭和2次驱逐舰的攻击都安然逃脱。当驱逐舰逼近至640米的时候,它发射了两枚鱼雷,但被驱逐舰规避。此后,经过一夜的战斗,最终U-85潜艇被深水炸弹炸沉。

      5月,大西洋舰队司令罗亚尔`伊`英格索尔海军上将给美国东海疆区司令增拨了一些舰艇,组成了6个护航队。每个护航队通常由2艘驱逐舰、2艘拖网渔船和3艘其它船只编成,由其中一艘驱逐舰的舰长担任护航队队长。这6个护航队主要负责关塔那摩和哈利法克斯之间、纽约和基维斯特之间的航行安全。安德鲁斯在5月份也终于组建了第一支沿海护航队;沿岸的19个机场也已有300多架反潜飞机。情况顿时为之改观,当月只有6艘船被击沉。

      德国潜艇于是转移了游猎区,到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地区巡猎。由于美海军在这里尚未建立反潜系统,所以5月份德国潜艇在这里击沉了41艘船(22万吨)。进出这里的油轮有一半被击沉在密西西比河河口。1942年6月,轴心国潜艇击沉盟国运输船吨位总数第一次达到了邓尼cí所认为的、击败英国所必须的每月击沉吨位数,即70万吨。1942年1月至6月,盟国和中立国共损失船只989艘(414.7万吨),其中被潜艇击沉的为585艘(30.8万吨),绝大部分是在美洲沿岸被击沉。油船的损失对盟国的影响较大,当时美国石油储备量因损失过大而急剧下降,国内汽油消费不得不进行限制,从荷属西印度群岛和美国向英国及北非战场的石油运输量大比例下降,使得盟国在欧洲、北非以及亚洲的行动都不同程度受到影响。直到美国在这里也建立了反潜组织,情况才改变。

      6月份,新上任的美国墨西哥湾海疆区司令考夫曼海军少将,根据他在冰岛海军作战基地任司令期间与德潜艇斗争的经验,提出用装备有反潜仪器的军舰和飞机组成歼击群,对德国潜艇进行攻击。6月10日夜晚,考夫曼收到有关“海根”号汽船在古巴以北的巴哈马海峡遭到鱼雷攻击的通报。他立即派出两个猎潜战斗群,分别前往尼古拉斯海峡和桑塔累姆海峡进行不间断的搜索;派“诺阿”号驱逐舰去老已哈马海峡进行对潜搜索,派“格里尔”号驱逐舰赴老巴哈马海峡东口附近搜索。6月11日早上6时28分。一架从迈阿密起飞的、装有雷达的“Bl8”式陆军轰炸机发现了德国潜艇。这是德国“U157”号潜艇。下午,猎潜各舰相继抵达该海域,15时50分,在5艘舰艇的围攻下,“U157”号被击沉。美国海军一位军官说,“我们好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用围裙把小鸡赶出了厨房。”

      与此同时,美国又开辟了四条新航线:即由哈利法克斯至荷属西印度群岛;由巴拿马运河至关塔那摩;由特里尼达岛经阿津巴岛至基韦斯特;由特里尼达岛向东的航线。8月末,美国又建立了分段护航体系,如此一来,美国横渡大西洋几条上线上的数千艘商船都纳入到了护航体系中。按照该体系,凡是北线前往英国的商船都需事先集中在纽约;凡是南线前往英国的商船都需事先集中在关塔那摩或者基韦斯特,然后再编订专门的时间表,所有船只都编入护航船队,统一护航。

      德国潜艇又开始在巴拿马、特立尼达、萨尔瓦多和里约热内卢外海搜索其他商船。这时,德国第一批新型“乳牛”级1700吨的补给潜艇到达这一海域,使得德国潜艇的作战范围和作战时间都得到延长。但是,到1942年8月,“快乐时光”还是随着美国反潜网和护航舰队的完善而终结,这使得德国“击鼓”作战无法持续下去——击沉的商船数逐月下降:4月份为23艘船,5月份下降为5艘,6月份为13艘,7月份再降至3艘。

      1942年1月至7月盟国和中立国商船损失情况如下:

      显然,在美国沿岸的作战已无利可图。7月19日,邓尼cí下令从美国沿海撤出,把作战的重点再次转移到北大西洋海上运输队的航线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