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航母决斗:中途岛海战》四、航空队南下作战

  • 发布时间:2018-03-31 14:27 浏览:加载中

  •   萨沃岛之战

      一木、川口两个支队相继惨败之后,十分自信的陆军也稍稍改变了对美军的看法。陆军一贯坚信肉弹攻击定能开辟胜利之路,然而,如今这种自信逐渐开始动摇了。不过,把苏联军队看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并将其作为主要美军的日本陆军尽管受到了这次考验,依然把美军看作是弱兵,这种基本思想似乎并未发生变化。他们依然颇为自信地认为前两次失败应归咎于作战准备不足。

      只要把必要的武器弹药和粮食送上岛,就一定能把美军赶走。他们的胜利是附带条件的,可是他们依然洋洋自得,充满自信。

      在陆军看来,瓜岛之所以陷入今天这样的苦境,主要责任当然在海军方面。

      山本大将在位于特鲁克岛附近的“天和”号军舰上时刻收到来自南方的可悲的电报,对事实真相了解得一清二楚。他坦率地引咎自责并向陆军方面做出了保证:一定要让陆军迫切需要的部队登陆以便夺回瓜岛。为此,海军方面要做好周密的安排,为夺回瓜岛而选择的陆军部队是百武晴吉中将所属第十七军的精锐——仙台第二师。这支部队奉命离开爪哇,不久前调至瓜岛。

      美军业已加固了瓜岛的陆上阵地,并增加了飞机,在这种情况下,派大部队登陆绝非易事。山本大将为了忠实执行对陆军许下的诺言,认为很有必要做出困难的抉择。

      大将提出的作战计划构思如下:

      1)陆军主要是用驱逐舰运送,其他重要兵器和装备用船只运送;

      2)联合舰队的大部分兵力在所罗门群岛的东北海面上机动,目的是间接护卫上述运送舰船。外南洋部队的主力直接护卫上述输送船团。

      3)为保证上述运送任务完成,基地航空兵部队宜尽全力在瓜岛进行空中歼灭战。运送陆军主力部队的前一天,以第三战队为基干的部队压制住岛上的机场。

      当时远离友军,只能单独在本飞行队内进行飞行训练的角田部队突然接到命令:火速向特鲁克岛出击。在这以前,角田觉治少将未能目睹所属“龙骧”号军舰的沉没,他以此为憾。他急于报仇雪恨,因而接到这一命令后,便亲自率领“飞鹰”、“隼鹰”和“瑞凤”3艘军舰,于14日从内地出发,急于去接受南云中将的指挥。飞行队在注视瓜岛风云的同时,抓紧时间进行了两个月的训练,飞行技术日趋熟练,自信能完成任务。

      角田部队到达特鲁克岛后,根据上述作战计划,认真地研究了具体的实施计划。

      讨论和研究的主题是关于投入“金钢”号和“榛名”号高速战列舰对陆上目标实施炮击的问题。长期以来,根据多次海上战斗的教训,用舰炮炮击陆上阵地被认为是一种暴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战列舰在地中海通往黑海的达达尼尔海峡同要塞进行炮战,结果大败。海军大臣丘吉尔为此引咎辞职时曾再次确认上述原则。以后,日本海军在侵华战争中也曾进行过此种小规模的战斗。在第一次炮轰上海时,也曾有过同上海下游的吴淞炮台和狮子林炮台进行炮战的经历。当时,还是不得不确认这一原则的。当时,对方既没有海军,又没有飞机。然而,今日的情况却不一样了,瓜岛战场可不那么容易对付。

      在此以前都是用小型舰艇进行炮击的,用大舰还是第一次。打破这一原则要下定很大的决心。尽管如此,山本大将现在还是要使用他极端珍视的战舰。这是一张解开难局的王牌。用现代战斗力的标准来衡量,陆军一个师的火力有时还赶不上一艘大型巡洋舰的火力。为了取得一个师的胜利,山本大将不惜用10倍的兵力与之协同作战。

      基于这一考虑,战列舰的36厘米的巨炮就要说话了。珍珠港战役以后,曾发生过多次海战,各种舰艇进行过激烈的死斗,只是以力士姿态独立出现的战列舰除了在中途岛海战中遭到美军机轰炸以外,一直处于战场之外。如果勉强从发挥战斗力的角度来说,也只能举出本年3月7日,“榛名”号和“雾岛”号两艘战列舰在从芝拉扎岛作战归来途中,曾在印度洋上的圣诞孤岛(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巡洋舰“埃姆丹”号在此沉没)进行炮击这种绝无仅有的战例,除此以外,开战以来直至今日,战舰的巨炮一直是保持缄默的。

      作战会议上明确提出的炮战计划内容如下:

      10月13日夜,“金钢”号和“榛名”号两艘战列舰进入隆格泊地,根据友军在岸上点起的微弱的火光确认机场位置。在从肖德兰起飞的水上侦察机发出的照明弹的照明下,根据预先进入瓜岛上空的“金钢”号上飞机的观测进行射击并确定射击成果。

      第三战队司令栗田健男中将系鱼雷军官出身,是一位夜战专家。辅佐栗田的首席参谋有田有三中佐也是鱼雷专家,其为人虽然有一种悠然自得的风度,但由他制定的计划却十分周密。两个人互为膀臂真是相得益彰。与会者每个人都表现出期望早日成功的神情。

      另外,为了根据作战情况核实战果,特派遣江村日雄少佐以参谋身份乘飞机去瓜岛,其任务是观测敌机情况并火速报告。

      10月10日,所乘坐的“飞鹰”号飘着角田少将的将旗向特鲁克出击了。因为近藤部队中没有航空母舰,此次作战中,角田部队编入近藤部队,受命直接护送主力部队——栗田部队。近藤部队由四个战队组成,其中包括,由“爱宕”号、“高雄”号、“摩耶”号组成的第四战队;由“妙高”号、“羽黑”号组成的第五战队;执行炮击任务的第三战队和第二驱逐舰战队。

      南云部队除角田部队以外,此次以其全力在近藤部队的东面实行警戒,以便在敌舰队突然出现时当即迎击。

      出击中,角田部队是全舰队的后卫,从这支部队的旗舰“飞鹰”号望着联合舰队的旗舰“大和”号。身着灰色防暑服的官兵们立于舷侧,着白军装的山本长官和宇垣参谋长的端庄的姿态特别引人注目。山本长官有一个习惯:目送其麾下的舰只出击,直到看不见为止。

      这回终于要穿过赤道到赤道南面去了。赤道正好位于特鲁克和瓜岛中间。按计划,横跨赤道时要边通过边战斗的。不论是军舰或是商船,在平时对于地球上这条看不到的线,总是怀有无限敬意和兴味的。每当越过赤道总要进行赤道祭,对于乘船人米说,这是一种充满乐趣的仪式。回想一下十几年前远洋航海者的记述,人们会不禁感到和平时期之可贵。赤道神从桅杆上降下,把由北半球向南半球过渡的大钥匙交给人们。如今,她是不是已经离开这多事的尘世哟!要不,她也许是为了日军们这些不懂礼仪的人而感到惊愕吧?

      就在我们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所罗门海域的激战一刻也没有停止。三川中将所属外南洋部队抓住良机反复运送陆军部队。第九驱逐舰队和第十九驱逐舰队(包括万吨级的“口进”号特种运输舰)分别于10月2、3两日运送部队成功。为了不失良机,隔一天,第九驱逐舰队和第二驱逐舰队的六艘驱逐舰又于5日试图运送部队。这天美机顽固地进行空袭。日方虽然损失不大,但似乎只有3艘军舰达到目的。

      8日,机数一时减少的敌机再次增补,根据情报;

      “瓜岛所在的美航空兵力是:战斗机30架,俯冲轰炸机20架,其他飞机10架,总共60架。”

      这个数字和此前的情报有出入,但这是江村少佐从可以俯瞰机场的观察所得到的情报,因而应该是大致可靠吧?万幸,日方的布因基地也终于可以使用,一部分战斗机也可以快速出击了。

      陆军主力登陆一天也不能推迟。当天夜里,“日进”号和另5艘驱逐舰上的人员在机场西北的塔萨法伦顺利登陆,翌日(9日),轻巡洋舰“龙田”号和另5艘驱逐舰上的人员也在上述泊地登陆,此外,还有另外6艘驱逐舰在该泊地北部的加明堡完成登陆任务。

      幸运的是,百武中将所属第十七军司令部和丸山政男中将指挥的第二师的主力也几乎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顺利登陆。所剩的只是笨重物件而已。这种情况是决定下次总攻成败的关键。

      11日,除“日进”号外,还有同型舰“千岁”号在6艘驱逐舰援护下开进塔萨法伦实行登陆。为保证此次登陆成功,基地航空部队不分昼夜全力以赴地实行空中攻击。第一次有陆基攻击机9架,零式战斗机18架;第二次有陆基攻击机45架,零式战斗机30架实行攻击。但是因为气候恶劣,只有半数攻击成功,被击落的敌机只有7架。

      与此相反,对于终日在上空执行警戒任务的“日进”号和“千岁”号上的战斗机的一番苦心却应大写特写。这些飞行员在机数不足,活动距离较大,在有受敌机进攻危险的条件下,克服各种恶劣条件,为完成警戒任务采取了非常手段;由技术熟练的飞行员驾驶的6架飞机宁肯用尽燃料也要坚持在日没之前在船队上空飞行,直到天色昏暗方可在海上着水,飞行员要由驱逐舰收容。正因为如此煞费苦心,结果保证了安全登陆。

      当夜,五藤存知少将率领的第六战队在兼任船队护航的情况下,在为炮击机场而南下途中,在机场北面近距离内遭到一支由敌巡洋舰、驱逐舰组成的部队的突袭,相互进行了激烈的炮战和鱼雷战。结果,据报告,美2艘巡洋舰和1艘驱逐舰被击沉,日方也遭到损失:“古鹰”号沉没,旗舰“青叶”号负伤,指挥官五藤少将战死,此外还有许多幕僚和官兵战死或负伤,最后不得不停止炮击返航。这是没有雷达造成的可悲结果。

      此次战斗史称萨沃岛海战。根据美军记录,参加作战的有: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5艘。从数量上看,美军占有优势,“盐湖城”号旗舰负伤,“波阿斯”号轻巡洋舰和“法伦霍尔特”号驱逐舰受重创,“邓肯”号驱逐舰沉没。

      输送船队的丢失

      翌日(12日)清晨,从瓜岛返航的第十九驱逐舰队和“白云”号,“丛云”号等6艘驱逐舰遭到敌机的跟踪追击,结果,“丛云”号因负伤而失去航行能力,最后,不得已被日方用鱼雷击沉。前来救援的第九驱逐舰队也因遭到美机攻击而失掉“夏云”号。

      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肯就此善罢甘休,因而,形势不容乐观。驱逐舰的苦衷实在难以设想。要有飞机,何必受到这样的损失?“再等一段时间吧,奋力坚持吧!”日军从遥远的大洋上发出了声援。

      天明后到了13日,这一天是栗田部队终于要打进瓜岛的日子。炮击部队在瓜岛北方约300海里的洋上同近藤部队告别后,在洋面上留下大小不一的8条白色的航迹,最后在远方的天水线上消失了。目送友舰踏上悲壮征途的“飞鹰”号舰上也笼罩着一种紧张的空气。人们想友舰能否顺利到达目的地完全取决于角田部队的飞机了。

      “金刚”号、“榛名”号和由担负护卫任务的第二驱逐舰战队司令官田中赖三少将指挥的6艘驱逐舰必须经常保持有6架战斗机和2架反潜巡逻机,其使命是对本队实行反潜、对空警戒,必要时对美军舰船实行攻击。单靠“飞鹰”号和“隼鹰”号是难以完成这一任务的。何况途中飞机还可能发生事故。要想很好解决这个问题,栗田部队必须占与最近位置(在瓜岛近处)。角田司令官发扬了其固有的战斗精神,决心跟栗田部队同行,将部队护送到陆岸附近。但是近藤部队的大部分兵力亦在附近,因而角田的计划是无法实现的。

      当天日没之前角田部队的飞机一直为栗田部队执行反潜与对空警戒的任务,曾经发现过一架美军的巡逻机,但该机可能被吓跑而没有被飞行队发现(没有收到美军巡逻机发出的电波)。

      计划按预定方案进行。“如果能照此顺利进行下去,在特鲁克制定的预定方案准会成功。”每个人都暗暗抱有这种希望。

      这一天,基地航空部队也再次派出40架陆基攻击机和36架零式战斗机,目的是再次用火力压制机场以配合友军协同作战。

      快到夜里11点时,气候不佳(因为在此之前空中布满了阴云而使飞机活动易于发现)。幸运的是天气逐渐好转,收到了“金刚”号的电波,接着又收到了弹着点观测准备完毕的报告。

      “准备开始行动!”这是盼望已久的开始射击的情报。

      晚十一时,从“金刚”号上发出了第一次电波:

      “开始射击!”

      “噢,终于开始了!”人们不禁握紧了拳头。

      过一会,从瓜岛观测所和观测飞机上都发出了报告:

      “机场上一片火海……”

      以后的情况每时每刻都从报务室中传送出来。巨大的成功。出乎意料地从舰桥上发出欢呼声。好!明日清晨派出飞机,对于功勋卓着的部队必须安全收容!参谋这时正在起草飞行命令,不知不觉间,拿铅笔写字的手增加了力量。

      为了提高此种夜间炮击的命中率,曾采取了非常大胆的措施,冒着出现在敌前的危险,把航速降低到18节,按预先安排好的计划在航路上照直前进,凭仗着栗田中将的熟练的技术,首席参谋的周密的计划,两舰舰长以下舰员的高超的技艺以及瓜岛所在的陆海军部队之间的直接或间接的配合,一切都丝毫不差地按计划进行。基地航空兵奋力作战,消除了美军和军舰的干扰,这无疑也是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这真可以说是“尽人事,仰天助”了。

      这天夜里打到美军机场上的炮弹是像高射炮弹那样在空中爆炸的三式弹,每条舰发射的炮弹数为500发。

      机场上的大火一直烧到翌日傍晚。自开战以来,36厘米炮首先在这里表现出自身的价值。

      这次作战的结果,日军又有了绝好的机会。

      第二天(14日)快到黎明时,角田部队在瓜岛北面200海里处派出对空预警飞机和反潜巡逻机,在接近陆岸的地方迎接了上岸的栗田部队。

      第4次巡逻机离舰不久,即上午10时左右,突然发现遥远的南方水天线处有一个飞机似的东西在旋回。一定是己方的飞机。啊,回来了,集合在舰桥上的许多人同时把目光集中到这一点上了。不久,“金刚”号的桅顶,稍后,“榛名”号的桅顶,还有围绕着这2艘巨舰的驱逐舰像一个个小点似地浮到水面上来。“噢,回来了!万岁!”人们相互拍肩、握手,欣喜非常。

      彻夜在敌阵中横冲直撞之后被接上舰船的栗田部队的官兵们后来曾说:

      “看到上空有直接护卫的飞机以后,日军们这才真正放心了。”

      这是栗田部队从上到下每个官兵的毫无虚假的心声。仅用12架零式战斗机竟显示出如此巨大的威力,对此,舰上官兵无不深感敬佩。

      因前夜取得的成功而情绪高涨的陆军部队再三请求继续用舰炮射击陆上目标。激情难却,14日夜,作为外南洋部队主力的“鸟海”号和“衣笠”号在2艘驱逐舰随同下,奉命去炮击机场。

      与此同时,美军的机动部队似乎在瓜岛南方海面出现了。看样子,美军也在连续向瓜岛派遣负有增援任务的输送船队。海军各部队不能不对此提高戒备。

      当天(14日)从前进基地出发的六艘大型高速运输船急速开往瓜岛。从布因基地起飞的战斗机在军舰上空旋来旋往地实行警戒。结果,美机根本无法接触日方舰只,不过,因为当天的警戒一直坚持到日没,最后6架飞机不得不再次庄水上迫降。当天,基地航空部队,特别是41架陆基攻击机和30架零式战斗机对瓜岛进行了攻击,据报告,日方飞机捕捉住地面之敌,收到巨大战果。

      在这种情况下,久盼的输送船队于当天夜里悄悄进入塔萨法伦。

      然而第2天(14日)早晨,由9架零式战斗机和基地部队的27架陆基攻击机组成的攻击队对敌机场实行攻击的前后,突然一支美方的陪冲轰炸机队向日军最为宝贵的船队杀了过来(可能是由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当时,担负上空警戒任务的基地战斗机虽然竭尽全力进行战斗,但终因寡不敌众而未能阻止美机的攻击。6艘运送船,有的沉没,有的失灵,极为重要的货物也全部丧失。经过巨大努力而到达此地的输送船队在最后瞬间遭到挫折。

      瓜岛方面的战略目的无非是把第十七军,特别是该军的重火器运上陆地。前夜的炮击、11日以来反复进行的基地航空兵的空袭、以及大舰队在洋上待机等项活动都是为了这一目的。即使一时成功地压制住美军机场,但美军的航空母舰依然存在。从几天前运兵的情况来看,美军的航空母舰显然是在日军鞭长莫及之处,然而却容易向瓜岛派遣飞机的地方伺机行动。如果确实如此,那么,白天里用运输船运送部队登陆当然需要空中警戒。10月8日,终于可以部分使用的(布干维尔岛南端的布因基地即使全面使用,也不可能整天向瓜岛上空派遣飞机。即使从常时保持18架零式战斗机这点来考虑,从远离目标300海里的布因基地来看也需要飞机总共200架左右。而当时,一无飞机,二无基地设施。在这种情况下,舰队和舰载机之间的协同是非常必要的。

      美机的活动日趋活跃,有鉴于此,近藤中将在预察到美军输送船队正在接近的兆头之后,便根据山本大将的命令,责成角田部队做好空袭瓜岛的准备;与此同时,又命令第五战队司令官太森仙太郎少将所属“妙高”号,“摩耶”号和第二驱逐舰战队于当天夜里攻击瓜岛机场。

      天刚过午时,从“飞鹰”号和“隼鹰”号下分别有相同数量的9架舰载攻占机(曾由零式战斗机护卫)起飞,向瓜岛上空飞去。

      从瓜岛发出的电报说泊地上没有大型舰船停泊,这样可能要实行陆上攻击了。不过,从陆地望去,在目力难及的地方也许有船只停泊,日军所提出的无可无不可的办法是很难实现的。下命令的人可以随意使用任何语句,可是,要进入美军的实际地域寻找各种目标,在没有取得制空权的情况下,将是一种难以实现的要求。一般说来,要阻止和击退敌机需要36架以上的战斗机。可今天只出动了半数飞机。在了解这种情况的条件下派出飞机的,因而放心不下,默默地坐在报务室里。

      过一会,突然间收到了“飞鹰”队指挥官入来院良秋大尉的突击开始的电报,接着“隼鹰”队也传来“テ……テ……テ……”电码。“テ”电码是美军的缩语,但对方是什么仍不明白。“是军舰呢,还是美军的战斗机呢?”

      平时,攻击结束后,马上要报告战果,唯独今天,什么消息也没传来。

      攻击队的2名指挥官都是第一次上战场。“他们可能有点紧张吧?要不,也许是目标不太清楚,因而在四下寻找地面目标吧……”可喜的是战斗队的指挥官(来自“飞鹰”号“隼鹰”号),队长和分队长都是自珍珠之战以来历经战斗的宿将,他们是不会有什么差错的。尽管这样考虑仍然有些放心不下,因而让报务室同飞行队进行联系。

      跟“飞鹰”队当即接通了,可是“隼鹰”队方面没有任何声音。

      “这可真怪!”冈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到预定返航的时刻,先是“飞鹰”队队伍整齐地飞回来,而后是“飞鹰”队的战斗机分成小队散乱地飞回来了。看样子进行了空战。

      冈村督促观测员仔细观看“隼鹰”号的上空和南方的天空,可是一架舰载攻击机也看不到。

      “糟了!”冈村不由说出了这句话。尔后向司令官报告说:“看样子进行了空战。”

      冈村急忙架好舰桥梯子,迅速向刚刚着舰的入来院大尉走过去。身材高大的大尉左手拿着一张图从中间坐席上下来,尔后,站在甲板上眺望“隼鹰”号的上空。他脸色铁青,显出一副冷酷的样子。

      “分队长……”

      “伊藤大尉可能叫古拉曼飞机给干掉了。”还没等冈村说完,大尉就接了过去。

      虽说是预料中事,但冈村还是像迎头挨了一闷棍。

      果然不出所料啊!是冈村亲自建议改变了近藤中将的命令,现在冈村真是愧悔莫及啊。在这极为重要的关键时刻,8架舰载攻击机——冈村一直寄予颇大希望的,即使大舰也无法代替的兵力竟然丧失了。想起散落四方的20几名战友,冈村不由仰望南面的天空,连合掌的力气都没有了。

      陆军部队顽强战斗

      16日,巡逻机在瓜岛南面110海里附近发现了美军机动部队,然而角田部队却没有收到这一情报。

      按计划,陆军要在22日发起总攻,为配合这次总攻,部队须补充燃料,为此,近藤部队于当天曾一度北上,越出瓜岛巡逻机的巡逻圈,到洋上进行补给。

      这一期间,外南洋部队依然持续进行运输。为了配合运输,基地航空兵连日反复进行空袭。

      17日,2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在塔萨法伦登陆。与此同时,2艘驱逐舰攻击了机场。19日,第十九驱逐舰队进一步执行运送部队任务,每次运送都获得成功。

      运送部队任务就此告一段落。

      15日夜,陆军部队发来炮击机场业已开始的消息,18日,又发来电报说:

      “向机场南面的奥斯敦山出击,总攻定能成功。”

      人们急切地盼望此次总攻必胜。已经有10天没看到陆地了,人虽然在海上,但心却飞向瓜岛上空了。

      在海上对近藤部队各舰只进行补给的工作于20日顺利完成,22日将开始总攻,部队开始南下向待机点进发。当时,气氛紧张的“飞鹰”号舰桥上收到了简短而重要的电报:

      “Y日延期到23日。”

      Y日是开始总攻的日期。出师不利,一开始就遭到挫折,冈村感到有点困惑莫解。正在这当儿,“飞鹰”号的机舱里传来了报告声:

      “机械发生故障!”

      冈村胸中突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舰速逐渐下降,舰桥上鸦雀无声。舰长别府明朋大佐面带困惑的神情望着浪花。轮机参谋石森市五郎急忙下到锅炉舱里去。

      原来,“飞鹰”号和“隼鹰”号是分别由日本最大的商船“出云”号和“檀原”号改装的航空母舰,其主机不同于一般的军舰,有某些特殊的地方。按经济航速航行时,情况尚属良好,然而从航空母舰航速变换频繁的角度来看,则不仅多为不便,而且是力所不及。正因为如此,要求操作熟练。在阿留申群岛作战时,风力很强,出航时不必变换速度,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早已服役的“隼鹰”号也曾因为机械发生故障而在作战中途返回吴港。对于在此次出击期间就役的“飞鹰”号他们就曾担心它出事故,这种担心如今果然成了现实。勇猛的角田少将也对比一筹莫展,只是一味默默不语。

      尽管轮机参谋和机电部门的官兵们尽了最大努力,最后还是认定“飞鹰”号不能参加战斗。尽管如此,人们还是认为“飞鹰”号似乎可以自力更生回到特鲁克,因而决定于第2天(22日)下午,将其一部分飞机转移到“隼鹰”号上去,角田少将的将旗也转移到“隼鹰”号上去。

      暮色将临时,冈村随从角田少将乘小艇到“隼鹰”号上去。此前,冈村一直感到平静的海面,如今乘小艇一看,跟他们所感觉到的迥然不同。浪涌相当大,另一条在他们后面行驶的小艇不时因被浪涌隔断而不见踪影。

      “隼鹰”号跟“飞鹰”号是同型军舰,以前也曾做过旗舰,所以,来到这里并不觉得心情有何种变化。新旗舰离开受伤的僚舰,在薄暮中的海面上徐徐滑动了。

      第二天(23日)是陆军预定开始总攻的日子。22日傍晚,近藤部队一路南下,向角田部的飞机攻击瓜岛的起飞地点接近。

      在一片痛苦面紧张的气氛中,海上的夜越来越深了。各舰的报务室里,报务员都聚精会神地倾听着,要让南面天空中的电波一个也休想逃掉。

      23日的黎明来到了。孤零零地剩下一艘航空母舰叫人感到寂寞。正在这种气氛中又收到了电报:

      “Y日再顺延1天。”

      这真是屋漏又遭连阴雨,倒霉之上加倒霉。顺延的理由是:

      “地形险恶,展开迟缓……”

      总攻虽然延期,然而据说在马塔尼克河方面陆军部队却已开始攻击了。

      这一天,从发生故障的“飞鹰”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由“飞鹰”飞行长三重野武少佐率领的16架零式战斗机和17架九九式舰载轰炸机在腊包尔降落,决定在基地航空部队指挥官的指挥下作战。

      第2天(24日),人们想今天总该开始总攻了吧。果然,当天收到了电报:

      “下午5时,冒大雨开始总攻。”

      “万岁,2030!”

      “万岁”是总攻成功的暗语,“2030”是发起突击的时间,即下午8点30分。下面还有一段电文:

      “右翼部队占领机场,左翼部队正在激战。”

      “干得好!干得好哇!”此前的忧愁当即烟消云散了。

      舰桥和普通舱室之间用扩音器,机舱中用电话通报了情况。

      “陆军现已占领机场。”

      通报的声音冷静而有力。

      “一番劳苦没有白费啊,”一想到这里,舰内又出现了一片欢腾的气氛。可是紧接着又收到了如下的电文:

      “日军飞机误入上述机场。”

      “什么?”人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不久欢腾变成了沮丧,期待变成了失望。接着又是一段电文。

      “Y日再顺延1天。”

      近藤部队再次避开美军巡逻机北上了。

      一切都事与愿违,陆军部队面临着难以设想的困难。

      24日中午刚过,美军的巡逻机穿过阴云,出现在近藤部队的上空。“隼鹰”号上的飞机当即起飞,但美机已经逃掉。老是这样在原地打转儿当然要被美军发现。然而,既然是陆海军协同作战,那当然不允许改变预定方案,就这样,部队再次南下了。

      这天本应开始总攻,可是陆军部队却拍来电报说:

      “机场未被占领,美军继续使用,左翼部队一部正在夺取南面阵地。”

      除了这份电报之外,再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人们焦急不安,近藤部队于第二天(25日)下午3时以前一直继续南下。

      25日,从海军的陆上观测所传来了消息说:“瓜岛机场上正在进行激战。”要尽一切可能支援陆军取得此次战斗的胜利。23、24、25这3天之中,基地航空部队连续实行攻击,然而可动兵力却逐渐减少,只剩下30架左右的飞机了。鉴于上述情况,“飞鹰”战斗机队在25日一清早就参加了瓜岛战斗,跟美军约10架飞机交战,据报告,击落美机2架。当天,其他战斗机队大约跟50架美机进行空战。

      山本大将对特鲁克地区进行的殊死战斗十分注意,他给近藤中将发出命令,要求角田部队空袭瓜岛,与此同时,外南洋部队指挥官三川中将命令第三、第四驱逐舰战队于当夜炮击瓜岛机场。第2天(26H)据基地航中部队报告,布因岛上的全部战斗机约50架进攻了瓜岛上空,配合了陆军协同作战。

      看样子,美军阵地之坚固超出了日军们的预料。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旁观者也很不是滋味。冈村再次想到:如果“飞鹰”号也能参战就好了。派往布因岛的“飞鹰”飞行队现在正呆在酷热难挨的基地,他们一定很辛苦吧?冈村祝愿他们奋勇战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