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战争的转折点_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经典战役

  • 发布时间:2018-03-29 09:43 浏览:加载中
  • 雪峰山战役也称芷江战役、湘西会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次会战。侵华日军此战目的是争夺芷江空军基地。中国军队在援华美军飞虎队的配合下以雪峰山为屏障,成功地阻击并击败了进犯的日军。

    中日战争的转折点

    ——雪峰山战役

    战役背景

    1943年春天,太平洋战场的形势朝着不利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方向发展,中国战区军队在敌后战场开始对日军实施局部反攻,在正面战场则取得常德会战的胜利,包括东北地区的关东军在内的130余万人的庞大日军部队被困在中国大陆。日本法西斯面临着彻底灭亡的命运。中国抗日战争已胜利在望,世界人民看到了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曙光。

    雪峰山战役

    日本侵略者为了挽救其失败的命运,改变其在太平洋战场上的不利态势,阻止美军的反攻,急欲尽快结束对华战争,以便从中国战场抽调更多的兵力用于太平洋战场。1944年,在中国大陆的日军犹做困兽之斗,发起了一场纵观中国南北,代号为“一号作战”的大规模战役,先后攻占了河南、湖南、广西和广东的部分地区,摧毁了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南宁等地的7个中美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中国空军不得不退守芷江。

    1945年3月,日军又发动鄂北老河口作战,占领了那里的美军机场。此时,湖南芷江机场成了美国战略空军在华的唯一的前方机场。该机场规模宏大,停留了较多的中美战机,驻有中美空军战勤人员2000多人,从这里起飞的美军重型轰炸机可直接打击日军在华的战略目标。日本东京大本营认为,在日军进行抗击美军登陆中国沿海的作战时,从侧背芷江机场起飞的中美空军,将会给日军造成重大伤亡。因此,想拔除这颗钉子,不惜投入4个半师团、8万余人进行雪峰山会战,准备夺取芷江。

    战役经过

    雪峰山,绵亘数百里,从东北至西南侧对湘西,东临资水,西靠沅江,地势险要复杂,是湘黔桂间的天然屏障,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1945年4月9日,日军分三路向雪峰山地区突进,企图把中国军队消灭在雪峰山以东洞口、武冈西北地区。中国军队掌握了控制权,战斗意志旺盛,王耀武率第4方面军对日军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节节抵抗,给日军以重大消耗。日军不仅不能达到消灭中国军队主力,尽快占领芷江机场的目的,而且深深陷入崎岖险峻山谷之中,粮弹缺乏,补给困难。

    雪峰山战役纪念碑

    5月3日,天刚刚放亮,疲惫的日本士兵头戴钢盔趴在战壕里打瞌睡,雪峰山群峰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一片宁静。突然,远处传来嗡嗡之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瞌睡的日军被这种可怕的声音惊醒,睁大了眼睛、伸长脖子向远处望去,看见许许多多小黑点从山顶处冒出来,原来是中、美空军的战斗机、轰炸机、侦察机。日军惊惶失措,丢下高射炮四处逃窜。中、美空军轰炸机一次次地向日军阵地俯冲下来,投放重磅炸弹与纳帕姆弹,砸得日军钢盔啪啪直响。纳帕姆弹着地立即燃烧,日军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雪峰山成了火焰山;日军被烧的鬼哭狼嚎,伤亡惨重。

    4月27日,日军左翼的关根久太郎第58旅团第117大队对武冈发起了猛攻。武冈位于资水上游北岸,为中国守军南线的战略支撑点。日军第117大队大队长永里偃彦对夺下武冈充满信心。布置完攻城任务后,他对勤务兵说,收拾好东西,准备进城喝茶去。在十几辆坦克的掩护下,日军独立步兵第117大队从东、西、南三面向武冈城发起进攻,第一次进攻很快被中国守军击退。随后,中国守军在三天内连续击退了日军的十几次进攻。面对久攻不下的武冈城,关根久太郎拿出毒招,派150名日军“特攻队”队员,身绑百斤重炸药,头缠太阳徽号白毛巾,冒死冲到城下,拉响了导火索炸开城墙;中国守军很快地堵住了城墙并再次击退日军。

    中美两国军人正在清点雪峰山战役中缴获的日军武器

    关根久太郎见“人肉炸弹”一招不行,又命日军“特攻队”用绳梯登城;中国守军使用美式卡宾枪、汤姆机枪和火焰喷射器对爬城的日军“特攻队”队员进行狂扫。日军“特攻队”队员纷纷掉入护城河中,护城河染成了一片血色。一直到5月2日,武冈城依然在守军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为配合中国守军雪峰山会战,4月1日和2日,美第14航空队两次袭击上海机场,击毁日机92架,击损16架。4月初,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将军从昆明飞到芷江指挥空军对日作战,日夜轰炸湘粤、湘桂铁路和公路,极大地破坏了日军兵力的集结和补给。4月10日,中美出动大批飞机对衡阳、邵阳、湘潭三角地带大小桥梁进行轰炸,彻底破坏了日军驰援。4月20日,中美混合团第5大队出动全部飞机,轮番轰炸放洞、红岩大庙、大黄沙等地及长沙、衡阳、冷水滩日占机场,给立足未稳的日军以致命的打击。

    5月8日,中国守军第73军、第74军、第100军由正面向中路日军第116师团发起攻击;第18军从侧面在新化、山门一线对中路日军发起攻击,将日军第116师团分割包围。5月9日,冈村宁次下达了终止雪峰山会战的命令,要求日军适时撤回原驻地。

    至6月7日,中国军队收复了战役开始前所失的地方,恢复了会战前态势,雪峰山会战结束。

    评价

    雪峰山会战中国军队以伤亡1.9万余人(其中阵亡7737人)的代价毙伤敌人28174人(其中毙12498人),俘敌247人,缴获大小火炮24门,步枪1300余支,机枪100挺,战马347匹,其他战利品20余吨,粉碎了日军攻占芷江机场的企图。雪峰山会战的胜利标志着日军中国战场攻势的结束,从此日军转入战略收缩防御阶段。中国正面战场则从此转入战略反攻阶段,先后收复桂柳,反攻广州、梧州、滇西取得成功。

    在这次战役中,一向作风顽强的日军战斗意志被全面击溃。据记载,雪峰山会战中日军有1000多名官兵自杀,被打散的小股日军跪在地上乞求投降,这是抗战爆发以来从未出现的现象,可以说日军的战斗意志已完全崩溃。

    这次战役还没有结束时,日军伤亡的惨重引起日军前线指挥官的严重不满。第116师团长岩永注和第47师团长渡边洋联合发电报给南京的冈村宁次,要求终止雪峰山作战,理由是此次战役,中国军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而且掌握着制空权,日军只要一出动,就挨飞机的轰炸。冈村宁次派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去前线视察,小林浅三郎视察5天后回南京向冈村宁次说:“现在官兵中出现了5多,就是官兵们装病的多,夜间开小差的多,写反战标语的多,自杀的多,还有的士兵公开枪杀军官后自杀的多。”最后,小林还说,有5名联队长(相当于团级指挥官)提出了辞职返乡的请求。小林浅三郎在给家人的信中写道:冈村宁次策划的“芷江作战”,大日本皇军已成为中国军队案板上的肥肉。

    此战之后,美国《纽约日报》评论说:“1937年亚洲战争发生以来,华军首次以其与敌同等武器在国内与日军作战,在空军密切配合下,具有优势装备之华军,现已粉碎日军进犯重庆东南250英里芷江美军基地之企图,此一佳音,可视为中日战争转折点之暗示。”这一评论高度评价了雪峰山战役胜利的重大意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