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怕的食人族

  • 发布时间:2018-03-27 05:18 浏览:加载中
  • 可怕的食人族

    一直以来,关于食人族的传说就不曾断过,从希腊神话中的克洛诺斯吃掉自己新生的孩子,到黄帝将蚩尤剁成肉酱,与人分食,再到史书上记载的灾荒之年,穷苦的民众之间易子相食的例子。这些光怪陆离的故事背后,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没有人能说得清。真的有人能够活生生地吃掉自己的同类吗?这一理论现在已无实据可考,无法辨明真伪,但是或许研究一下地球上最后的食人族——科罗威人,人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这一问题。

    魔鬼部落的原始生活

    生活在印尼东部巴布亚省偏远森林中的科罗威人据说是地球上最后的食人族,但是谁能想到,这个部族事实上仍在过着近乎原始人的生活。他们住在树上,吃虫子,过着原始的打猎、捕鱼的日子。他们很多时候会把家安在距地面50米高的树上,平日里只靠系着芭蕉叶来遮羞,至于他们使用的狩猎工具,则主要是箭、棍等。他们会根据不同的“敌人”使用不同的武器,有捕鱼的,有用来对付蜥蜴的,有用来对付野猪的,不一而论。

    这群原始人一直生活在人们的视野之外,直到20世纪70年代,人类学家们才第一次接触到了他们。他们之中只有极少数人会读、会写,大部分的人都要靠打手势进行交流,他们的生活状态依然处于石器时代。

    人类学家对科罗威人的生活状态进行调查时,发现他们的主要食物是野猪、鹿、西米、香蕉等野生的动植物,这就驳斥了科罗威人必须以人为食的观点,但是事实上,食人现象在这个原始的部落是依然存在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或许人们应该相信科罗威人自己的解释——他们并不是吃人,而是在向克哈克华复仇。

    科罗威人之间经常发生部落冲突,各种疾病以及其他潜在的危险时刻在威胁着他们的生命,他们对于那些滋生在茂密丛林中的致命的病菌和毒物一无所知,只是固执地认为,那些神秘的死亡现象一定是由变成男人模样的巫师——克哈克华造成的。他们认为,克哈克华会装扮成亲戚朋友的样子,到别人家中,趁他人睡着的时候,吃掉其内脏,并且用炉灰做一个假的内脏来代替,而被吃的人却一无所知,最后,克哈克华会用一支毒箭射穿这个假的心脏。

    而受害人在临死前会对家人悄悄说出那个装扮成人的克哈克华的名字。当他死后,亲戚朋友便会去抓住、杀死并吃掉克哈克华,而其中,谁杀死了克哈克华,谁就能最后得到他的人头。

    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在吃人,而只是一种复仇。复仇是他们文化的一部分,如果克哈克华吃了一个人,大家为了报仇而把克哈克华吃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到底谁是这个克哈克华,随意性太高了,有的时候可能是自己的亲戚、朋友,有的时候则可能是别的部落的人,在那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会被复仇火焰高涨的人们杀掉。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不是食人族,科罗威人表示,他们并不会因为其他的原因而吃人,也不会吃掉他们在战斗中杀死的敌人的尸体,他们坚信,他们并不吃人,只吃克哈克华。

    这种解释的真实性根本就无从考察,受害人在临死之前一定会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吗?为什么会说这个名字?可能并不一定是由于仇恨,而是思念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吧。但是这些问题在科罗威人看来,并不是问题,他们固执地认为,受害人临死之前说的那个名字一定就是克哈克华,他们一定会复仇,于是,这样的食人行为还会继续,除非有一天,科罗威人的这种认知消失。

    探察吃人部落

    1948年,南斯拉夫探险家帖波尔`西克尔在南美大陆探险中听说在巴西的丛林里还生存着一支吃人的部落,他决定去看看究竟。

    西克尔的探险小分队一共有6人,其中还有一名女性。他们乘坐独木舟,通过bō利维亚布兰科河进入了巴西境内,然后沿着有人的痕迹,进入茫茫的原始森林,寻找着传说中的吃人部落。

    迄今为止,有许多关于食人族的故事,很多已经得到证实的例子表明,吃人现象在古代确实发生过,并且多发生在颗粒无收的年代,大人们为了生存常常易子相食。

    几天之后,探险队来到了一个丛林部落,但这个部落并不是传说中的吃人部落。经过打听,西克尔得知吃人部落名叫图帕利族,在原始森林的深处。西克尔在当地雇了几个向导引路,希望能早日抵达目的地。当向导领着西克尔的探险队进入图帕利族人的地界时,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前进了。西克尔自然不愿意就这样轻易放弃,于是就顺着向导指引的方向,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西克尔发现前面有一些茅草屋。他想,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食人部落了。为了不惊动他们而带来危险,西克尔和他的队员们悄悄地钻进了村舍旁的灌木丛中。在灌木丛里,西克尔和队员们看到在一片空地上有许多人,其中还有妇女和儿童。西克尔做过研究,知道以前有探险家之所以被土着人吃掉,是因为这些探险家自视甚高,认为自己有先进的武器而不把落后的土着人放在眼里。于是,土着人被激怒了,双方才发生了冲突,导致探险家的丧命。

    在一些与世隔绝的古老部落看来,人肉是神的食物,食人是人与神交流的一种方式,是进行象征性统治的一部分。

    吸取了教训的西克尔早就想好了办法,他让自己的队员隐蔽好,然后自己悄悄靠近这些土着人。当他觉得没有什么危险时,就突然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土着人被西克尔的出现吓了一跳,立刻围了上来。西克尔看到这种情况,立刻把手里的武器扔掉,然后飞快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赤身裸体地站在这些土着人面前,用刚学的土着语喊:“我们是朋友!我没有恶意。”但受惊的土着人依然保持警惕,他们拿起长矛和弓箭,对准了西克尔,稍有不对,就会向他发起攻击。

    西克尔带着微笑向那些土着人靠近,并拿出一些礼物向他们展示。看到土着人渐渐放松了警惕,西克尔就把礼物递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土着人手里。当这个土着人接住一条好看的手巾时,西克尔的伙伴一齐跳出了灌木丛,重复着西克尔的动作——放下武器、脱衣服和拿出礼物。虽然土着人又紧张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一个个也把武器放在地上。

    这时,这个部落的酋长走了过来。西克尔迎上前去,送给酋长一把刀作为礼物。酋长很高兴,和西克尔交上了朋友。几天过去了,西克尔他们和这些土着人越混越熟,终于找机会和他们聊起了吃人的习俗。部落里的人没有隐瞒,说起了他们吃人的习俗。

    原来,这些土着人吃过被他们杀死的敌人,也吃过他们自己族里被人仇杀的人,但病死的人是不吃的。他们也不是饿肚子才吃人,而是为了“心灵”上的需要。在他们看来,吃人就是吃了一个人的灵魂,而吃灵魂的好处就是能增强自己的灵魂。他们吃人还有仪式。要是有了适宜的被杀死了的人,他们就举行全村大会,在院子里点起熊熊大火,在火堆旁跳裸体舞。这时,尸体就被缚在一根棒上放在火里烤。当然,酋长和男巫得到的是最好的肉。他们认为一个人的精华在于手和脚,因为无论做什么,没有手和脚是不行的。

    对于吃人,这些土着人过去是很热衷的,并因此挑起了和临近部落的战争。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图帕利族人口急剧减少。从1925年的两千多人减少到目前的180人,而且他们所吃的人都是自己人,90%以上是敌人杀死后,拖回来被自己人吃掉的。

    面对这种情况,图帕利族的酋长觉得应该改变吃人的陋习了。于是他召集全族人,说了许多道理。他说要是还保持吃人的习惯,图帕利族就会有灭绝的危险。于是,图帕利族就不再继续吃人了。听了酋长的话,西克尔很庆幸他们来得晚了点,要不然他们就会被吃掉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23岁的胎儿
下一篇:千奇百怪的异食癖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