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搭凉篷》_哲理故事_沈岳明作品选

  • 发布时间:2018-03-27 02:39 浏览:加载中

  •   春节回家,隔老远就看见母亲站在家门前的土坳上手搭凉篷地眺望,当终于确认我已站在了她的面前时,泪水才哗哗地涌了出来。母亲边撩衣襟擦拭泪水边说:“听村里的刘支书说你要回家过年,所以我就天天来坳上望你!”

      回到家里我就责怪父亲和妹妹,外面咯大的西北风,妈的身体又不好,怎么能让她一个人站在坳上受冻呢?妹妹说,是妈自己执意要去的,如不让去就在家念叨着你的名字,我们都害怕她会憋闷出啥病来,所以就由她自己去了,你在外面工作母亲整日以泪洗面。见我终于回家了,母亲这才露出了难得的笑脸,乐呵呵地去做饭,杀鸡煮肉。

      近几年来由于工作需要,我一直奔波在外,而母亲却已日渐衰老,看着一天比一天黑瘦的母亲,我难过得直掉眼泪。我去药店买了些补品回来逼母亲吃,母亲只是淡淡一笑:“儿啊,你有这份心妈就知足了,妈的身体好着呢,你在外好好地工作,做出的成绩就是给妈最好的补药!”

      母亲命苦,苦了一辈子的母亲依然还在受苦。自小因弟妹多要帮外公外婆一起抚养弟妹,后来又为我们兄妹俩操碎了心。看到母亲苍老黑瘦的面容我真的不想走了,我想留在母亲身边,以尽儿子的一点孝心。母亲却责怪我:“儿啊,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就安心的回南方上班去吧,别老恋着家。”

      春节过后,残雪还未消融,我便要回南方上班了,母亲执意要送我。我走了很远,还看见母亲单薄的身影在呼啸的北风中雕塑般站在出坳上,手搭凉篷地看我。我将手举过头顶猛力地挥动着示意母亲回去,我担心孱弱的母亲经西北风一吹又会咳嗽不止。而母亲宽松的大襟衣依然猎猎如一面破旧的旗帜在山坳上固执地飘扬着,我知道,是我牵走了母亲的心,母亲的魂。

      小时候,我就读的学校离家远,十几里山路对于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来说确实能算得上“长途跋涉”了。我们村子小,又偏僻,以至我上学时连一个同伴都没有。两边山上布满了坟堆,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心里就象揣了头小鹿,怦怦直跳。大白天都会令人毛骨悚然就更别说晚上了,夏天太阳落山晚还有些亮光,如果是冬天每晚就得摸黑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通常是一路小跑,嘴里定要哼着歌儿壮胆。那时我的父亲为了全家的生活,总要挑着小担四处贩卖,居无定所。我想着母亲一定会来接我的,心里就不怕了。母亲从来没有令我失望过,有时走着走着母亲就从前边的山弯里出现了,母亲的嘴里叫着:“伢崽,伢崽,前面是你吗?”我便大声答应着迎上去,心里一下便亮堂堂热乎乎的了。淡淡的夜色中,我发现母亲的衣服竟被汗水湿透,满头冒着热气,母亲的身上布满了泥点,她是从庄稼地里劳作刚刚收工后再来接我的。

      在南方工作的这几年我吃过许多苦也流过不少汗,但我从不流泪。因为我总感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双慈爱的目光在亲切而严厉地注视着,那就是母亲手搭的凉篷!面对依然贫穷的家园,我只有更加勤勉地工作和学习。我时常检查自己的足迹是否端正,自己的一衣一食是否取之有道,我深深铭记着母亲的话:“无论工作还是做人,都应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勤勤勉勉。

      多年来,那份深沉的母爱都丝丝缕缕地溶进了母亲的一言一行中,引导着我稚嫩的步伐和思想,走向灿烂的阳光。母亲的爱哦,如那山中的清泉,浸润进了我的心里肉里骨子里。

      母爱,是那手搭的凉篷!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