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成功的借贷》_哲理故事_沈岳明作品选

  • 发布时间:2018-03-27 02:37 浏览:加载中

  •   “收破烂,废铜、废铁、废布条……”父亲洪亮的声音穿过村村寨寨,象磁铁一样吸引得一群群光屁股的细伢子,围着父亲的货郎担子转。

      每到星期天我不上课的时候,父亲就要我提了片破铜锣,跟在他的身后敲。我敲一下,父亲便扯开喉咙喊一声。不到半天,父亲的两个箩筐就装得满满的了。父亲光着膀子挑着货担吭哧吭哧地走在山道上,我看见父亲古铜色的皮肤上流淌着大颗大颗的汗珠,父亲累了便找一块较平坦的地方将货担放稳,然后坐在搭于货筐的扁担上掏出黑黑的烟丝卷着抽。父亲边吸烟,边接过我手里的破铜锣,叫我也坐上去。父亲说:“伢仔,爹今天卖了这担破烂,明天就可以交齐你这个学期欠老师的学费了。”都开学一个多月了,学校也催了好几次,我的学费还没交齐。望着父亲的满脸愁容,我鼓起勇气说:“爹,要不,我不读书了,每天跟你收破烂去!”“啪”的一声,父亲硕大的巴掌狠狠地抽在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痛。我看见两颗豆大的泪珠从父亲的眼眶滚下,砸在那片破铜锣上,我幼小的心灵深深的颤抖了起来。

      沉默良久,父亲才用粗糙的双手将我的头捧起,说:“伢仔,还痛吗?都是爹不好,爹赚不到钱供你读书,但这书你一定得读下去,爹可不能让你再走爹这条路啊!”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以后再也不敢提不读书的事了。

      终于,一张来自省城的大学录取通知单飞到了父亲手中。那天晚上父亲神情庄重地召集家人开了个家庭会议。整个会议上,都没一个人吭声,父亲一个劲地抽着自家种的烟,烟雾缭绕在昏暗的泥瓦房里,气氛异常的沉闷。妹妹和母亲的眼里蓄满了泪水,我自始至终抱着头,一言不发。最后只得各自睡去,虽然我们都不说话,但谁都清楚,我们开会的目的,也都知道开会的内容和结果。

      后来才知道母亲和父亲商量了一整晚。因为在省城,我还有一个远房表叔,听说他在省城的一家公司当经理,所以父亲决定去找找他。以前表叔在县城时,父亲带我去过一次表叔家,因为表叔家那不理不睬的样子父亲发誓再也不去了。后来表叔就调去了省城,父亲一辈子没去过省城,所以就中断了与表叔的联系。父亲是在村长那里弄到表叔的具体地址的,村长家建房时因要买建筑材料曾去过一趟表叔家,村长还说,表叔家待人挺热情。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母亲便早早起来为我们父子俩的出发作准备。母亲用面粉煎了两块大饼,又用一个塑料水壶装了,一壶凉开水,给我和父亲带着上路。母亲还用一个大网兜装了家里那仅有的3只母鸡,以及绿豆、黄豆等家乡土特产品,那是带去送给表叔家的礼物,那3只母鸡下的蛋全被母亲卖了给我买学习用品及学校里作了生活费,我靠那3只母鸡的蛋清贫地度过了几个学期。父亲的愿望很简单,希望表叔能借一些钱给我上大学。

      一早从家里动身经过一上午的车旅颠簸,等我们终于来到表叔家时,已是下午2点多了。表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肥胖,浑身珠光宝气,一看就像个贵妇人,表婶上下打量了好半天,才认出我们父子俩来,父亲连忙让我叫表婶。表婶家的地板光洁得让我和父亲如履薄冰,父亲抖抖索索地甩去了胶鞋,赤着一双粗大的脚板进了客厅,父亲将母鸡顺手放在了客厅的门角。

      表婶婶问我们吃午饭了没有,父亲犹豫着说吃过了,父亲问表叔不在家吗?表婶说表叔出差了,要一个星期才回。表婶说,既然你们吃过饭了,那就坐在客厅看电视吧,我今天约了几个朋友打麻将,她们一会儿就到的,我就不陪你们了。坐不多久,果真就有几位和表婶差不多年纪的富贵妇人来了。她们说说笑笑的和表婶去了里间,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哗哗的搓麻将声。

      我和父亲在客厅里坐了两个多小时,父亲的表情很焦急,最后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伢仔咱们还是走吧。

      父亲送我上车前,分给了我一张饼和半壶水。父亲叫我先回,他还要去办点事随后就回。

      母亲见我一个人回来了,很是惊讶,我说父亲说他去办点事后就回。母亲是了解父亲的,她不放心地说,他在省城又没其他熟人,他会去办什么事呢?那晚我与母亲相互安慰着一整晚没有合眼,父亲竟一夜没回,第二天一整天仍然没见父亲的影子。母亲的焦虑一点点地加深,最后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晚上12点多,父亲才跌跌撞撞地推开了家门。母亲急切地扑了上去,我赶紧扶住了父亲摇摇欲倒的身子。父亲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父亲的模样将全家都给吓哭了。

      原来父亲去卖血了,不识字的父亲看见路边停了一辆义务献血的车子,然后悄悄将我送上车后,再返回去“卖”血。当护士小姐给父亲抽血后,父亲才知道这血是“卖”不到钱的。父亲得了一本献血光荣证书,一咬牙决定步行回家,以前父亲去县城是从来不坐车的,父亲不知道省城离家究竟有多远。父亲走了一天一夜,仅凭一张饼半壶水支撑着,如果不是在半路遇上村里去省城来购建筑材料的车子,顺便将父亲给捎了回来,还不知他要走多久!

      一夜之间,父亲似乎已苍老了很多。我突然发现父亲那饱经沧桑的双眼里滚出两颗硕大的泪珠,父亲说,孩他妈,我已经想好了,明天我就去集市上把咱那头驴给卖了……

      卖了驴的父亲样样重活就得自己用肩膀挑,沉重的生活将父亲的腰早早压驼了,但我却放弃了那次上学的机会。我边在南方打工边参加了成人自学考试,并顺利拿到了毕业证,我想,父亲一定会替我感到欣慰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