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形篇_孙子兵法详解

  • 发布时间:2018-03-11 07:50 浏览:加载中
  • 地形篇

    孙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故兵有走者、有弛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凡此六者,非天地之灾,将之过也。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卒强吏弱,曰弛;吏强卒弱,曰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凡此六者,败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阨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故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人是保,而利合于主,国之宝也。

    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

    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

    孙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

    据我观察和研究,地形大致可分为通形、挂形、支形、隘形、险形、远形六种。先说个大概,后面我再详细讲解。

    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

    先说通形,就是我们可以去,敌人也可以去,来去自由出入方便,四通八达,平坦宽阔的。在这种地方作战,最好是抢先占领地势高又朝阳的地方去安营扎寨,并确保粮道畅通。这样在地形上占了主动,打仗就多了一分胜算。

    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

    什么叫挂形呢?就是有去无回的道儿,前进容易返回难。走这样的路,如打敌人一个猝不及防出奇制胜,走不走回头路就无所谓了。可一旦敌人有所防备,遇到猛烈反击攻不下来,又无法撤退,那可就被动了。

    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

    道路艰难,敌人过来费劲,我们过去也麻烦的叫支形。遇上这种地形,敌人诱惑我们去打他,那是给我们下套呢,甭理他!谁走这道儿谁消耗体力,我们就是不去!相反,我们还要先把部队拉回来假装撤退,等敌人过来追我们走到半道上时,我们再揍他。敌人经过这份儿折腾,我们再打他就容易了。

    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

    两山之间夹一峡谷,这叫隘形,遇到这种情况,我军要抢先占领有利地势,并用重兵把守隘口等着敌人来挨揍。如果敌人先下手占领了有利地势,并封锁好了隘口,那我们就不要去挨揍了。如果敌人没有用充足的兵力去把守隘口,那我们就去进攻。

    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

    崎岖的山峰和悬崖峭壁这些叫做险形。如果我们来得早先占领了,那就要在高处向阳的地方安扎军营,等候着敌人的到来。如果让敌人抢了先,好地段让人家给占了,那就只好往回撤,别硬打了。

    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远形,就是双方离得都很远,力量又均等。这种情况,隔山跳海的打一回也不容易,忍一忍就过去了,能不打就不打了。以上讲的是六种不同的地形及不同的处理原则,这也是作为将帅的重大责任之所在,不可不认真考察研究哦!

    故兵有走者,有弛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凡此六者,非天之灾,将之过也。

    造成败仗的原因有六种,分别是“走”、“弛”、“陷”、“崩”、“乱”和“北”。这六种情况不是由于地理条件造成的,而是人为的,也就是将帅老大的失误造成的。

    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卒强吏弱,曰弛;吏强卒弱,曰陷。

    在敌我双方地理形势同等的条件下,将帅却高估自己军队人员的能力,总觉得自己的士兵个个是神兵天降刀枪不入,派出去就想以一当十,结果一打起来就临阵败逃,这就叫“走”。还有一种是:士卒强悍没问题,而将帅懦弱能力不够,管理有误,指挥松散,这叫“弛”。再有就是将帅空有一腔报国心,又有能力,而士卒个个懦弱又老弱病残,一旦与敌军接上火,只靠将帅奋勇作战,当兵的不争气,死狗扶不上墙头,这叫“陷”。

    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

    作偏将的,就是军队中的中层干部,如果他们不服从指挥,经常任凭个人感情擅作主张,而主将又管理不好他们,以至于打起仗来先从自身内部崩坏,兵败山倒。将帅懦弱无能缺乏威严,管理无方又毫无章法,官兵不服管,兵将之间关系紧张失调,布兵列阵又杂乱不整,整个军队乱作一团,这叫“乱”。

    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凡此六者,败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将帅缺乏军事眼光,不能正确判断敌情,经常干以寡击众、以弱击强的事儿,又无精锐部队作前锋,那就必然要败北,这叫“北”。以上六种情况,都是造成战争失败的原因。将帅的责任重大,不可不认真考察研究。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阨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

    地形是用兵打仗的辅助条件。能够正确判断敌情,考察地形地势和算计道路的远近曲直,这些是高明的将帅所应懂得的道理和应该掌握的法则。明白这一点并且用于指挥作战,就会有打胜仗的可能,而不去做这些工作,指挥作战不去考虑这些因素,打仗就会受影响。

    故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

    所谓天高皇帝远,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般情况下,如果有必胜把握,即使皇帝老大不让打,咱也自己做主一回,大好时机不能错过,坚决打就是了。能打赢,回去也好交代。相反,如没有胜算把握不大,硬打可能会输,这时即使皇帝老大非要逼着咱打,咱也最好不听他的话,免得损兵折将吃败仗,到头来还得把罪过算到自己头上。

    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人是保,而利合于主,国之宝也。

    为什么这样做呢?身为将帅,不应该以个人利益为重,而应该把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放在首位。即使因不听命令自己回去受处分、挨批评也不算什么。只要对国家、对人民有好处就可以干。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这也是身为臣子对老大忠心耿耿的表现。这样的将帅才是国家最可宝贵的财富。

    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

    作将帅的关心士兵就应该像关心婴儿那样,时刻牵挂着他冷不冷,饿不饿,该不该喂奶,那样他就可以和你一起去同甘苦共患难;对待士卒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照顾他、关心他,经常教他做人的道理,成绩不好了训斥他,干了坏事批评他,知冷知热给他温暖,那他就会愿意和你一起去同生死共玩命。

    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

    关怀爱护可以,但不能娇生惯养。一味地宠爱只顾他的吃喝冷暖,也不进行思想教育,也不训练他教他长本事,也不教他学习听从号令指挥,任他违法乱纪,犯了错误也不整治他,这样一味地放纵,把他给惯坏了,不但不能用来打仗,还会经常给你惹事儿。

    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

    只知道自己的部队能打,而不知道敌人不能打,打胜仗是没有把握的;只知道敌人部队能打,而不知道自己部队不能打,胜利也是没有把握的;知道敌人能打,也知道自己部队能打,但不知道地形不利于作战,胜利也同样是没有把握的。总之,知道得越清楚,越能打胜仗,越是犯糊涂,越容易吃败仗。

    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穷。

    所以,懂得用兵打仗的人,他筹划起事情来不会犯迷糊,谋划策略能变化多端,花样翻新,变着样儿的来,鬼点子用都用不完。因此,了解对方,也了解自己,克敌制胜就不会出问题。如果再了解天时啊地利啊这些情况,那么胜利的把握就更大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