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结_《中国制造业空间格局与企业生产率研究》

  • 发布时间:2018-01-11 17:48 浏览:加载中
  • 第四节

    小结

    本章基于2007年大样本微观制造业企业数据从企业、产业和区域的角度探讨产业集聚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统计结果显示制造业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受益于产业集聚,但集聚效应存在企业、区域和产业差异。总体上,中国制造业企业存在显着的集聚经济效应,城市产业就业密度的提高有利于提高企业的劳动生产率。计量结果还显示企业所在地区的市场化水平和全球化水平的提高有利于企业生产率的提高。企业本身的特性如研发创新能力和外向度水平的提升也能显着提高企业的生产率。

    集聚经济对不同生产率企业的影响存在差异。分位回归的结果表明,就业密度提高有助于低效率的企业提高生产率,对高生产率企业提高生产率的能力一般,过度集聚不利于高生产率企业生产效率的提高。分位回归的结果也表明,同类产业企业的集聚对于中等效率和高效率的企业不存在拥挤效应,但同类企业的过度集聚可能会损害低效率企业的效率。与不同产业的集聚有利于中低效率的企业的效率提高,但对高效率企业,过度集聚可能产生拥挤效应。

    集聚经济存在显着的地区差异。东、中、西部地区就业密度的增加均有利于提高企业生产率,东部和中部地区的多数产业还有集聚的空间,西部地区已呈现出集聚不经济现象。沿海地区具有显着的地方化经济和城市化经济,中部地区没有显着的城市化经济效应,但存在地方化经济效应。西部地区没有显着的地方化经济,但存在城市化经济,多数产业高度集聚在大城市可能使西部城市出现拥挤效应。

    城市就业密度的提高有利于提高长三角地区的企业效率,但对首都圈和珠三角地区企业生产率的影响不显着。首都圈不存在显着的地方化经济,但存在城市化经济;长三角地区存在显着的城市化经济和地方化经济效应;珠三角地区有显着的地方化经济和城市化经济效应,但珠三角地区已经出现了拥挤效应。这可能由于长三角地区已形成良好的分工合作关系,全球化和市场化水平很高,区域一体化水平较高;而首都圈和珠三角地区尚未形成良好的分工与合作关系,企业的过度集聚往往又导致对土地、资源、劳动力、基础设施的过度竞争和对环境的破坏,从而出现集聚不经济现象。因此,首都圈地区可以适当培育次级中心城市,以形成合理的城市群分工,适度培育产业集群,形成专业化分工与合作;珠三角地区可以适当提高中心城市与周边城市的产业联系,适时将低附加值制造业转移到周边城市。

    产业集聚和效率的关系存在明显的部门差异。市场化水平较高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均能从地方化经济和城市化经济中获益,但地方化经济中,劳动密集型产业集聚达到一定临界值后不利于生产率提高,而技术密集型产业不受此限制,同类产业技术密集型企业密度提高有利于提高生产率。而一些资源密集型产业和市场垄断产业,如烟草制品业、石油加工业,则不存在明显的集聚经济效应;这些产业或受政府强烈控制,或是能源密集型以及污染产业,与其他产业的集聚可能产生负外部性,形成拥挤效应。因此,对于市场化水平较高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政府可以适当鼓励进行产业转移,对于电子通讯等高技术制造业,政府可以鼓励在人口密集区发展产业集群,增强产业内的分工与联系。

    集聚效应具有部门—区域差异。首先沿海地区的多数产业的企业受益于集聚经济,且多数产业的就业密度和产业生产率呈U形关系,表明当产业集聚度达到一定水平后,产业集聚有利于企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其次,中部地区的集聚经济效应弱于东部地区,中部地区部分劳动和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就业密度和企业生产率呈U形关系,显示出一定的集聚效应。西部地区的集聚效应更不显着,只有少数产业具有集聚效应,在具有集聚效应的产业中,集聚超过一定程度可能形成拥挤效应,不利于产业效率的提高。区域是否形成良好的分工、完善的市场和基础设施条件是集聚效应能否顺利发挥的关键。

    城市群的集聚效应也存在明显差异,首都圈和珠三角地区的多数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部分资源技术密集型产业均出现了过度集聚现象,京津地区并未完全发挥集聚优势,产业和区域联系尚不够紧密,应该将不适合京津地区发展的低附加值产业或资源密集型重化工业向首都圈其他地区转移,缓解京津地区过度集聚的压力,同时增强京津周边地区的集聚效应。长三角地区的多数产业受益于集聚经济,这些产业多属于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但这一地区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并没有体现出显着的集聚经济,因此需要将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迁移到其他地区,升级这一地区的产业结构,提高其在国际和国内的竞争力。珠三角地区的多数产业也已出现过度集聚现象,需要将低附加值产业转移出去,同时升级原有的产业结构,改善区域的产业发展环境,促进产业间和产业内联系,提高产业的集聚效应,珠三角地区的“腾笼换鸟”政策正是部分产业集聚不经济的积极响应。

    实证结果对中国的产业发展具有明确的政策含义,中国产业政策倾向于提高产业集聚水平,包括同类产业集聚和相关产业的共聚。随着经济转轨和市场一体化的发展,产业价值链可能在空间上进行垂直分离,企业将越来越依赖于其他产业或企业的中间产品投入。生产片段化将提高产业间联系和需求,促进相关企业的地理邻近。

    国家应根据区域和产业特征制定相应的区域和产业政策。对于沿海地区,为了保持产业竞争力,必须提升沿海地区的产业集群,特别是高技术产业和资本密集型产业集群。这两类产业不仅受益于地方化经济还受益于城市化经济。对于沿海地区的三大都市圈,需要培育京津地区的产业集群,促进京津和周边地区的区域协调,疏解部分低附加值的生产功能到周边地区,降低京津地区的拥挤效应;积极鼓励长三角地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把劳动密集型产业及时向区外转移,提升本地区的产业结构;也有必要进一步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沿海地区的其他主要城市,促进地区产业构成的多样化,提高城市化经济效应;珠三角地区的低附加值产业应及时向珠三角外围和中西部地区迁移,本地区应及时升级产业结构,培育产业集群并增强价值链分工,深化区域内和区域间分工,提高产品附加值。

    从全国层面,沿海地区需要将一些资源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部地区,加强中部地区的劳动分工和合作,使其充分享受到地方化经济;还需要积极提高中部地区产业结构的多样化水平,提高产业间联系,使企业受益于城市化经济;西部地区需要进一步发展产业集群,促进同类产业的集聚,提高产业专业化水平,使其受益于地方化经济,也有必要改善城市基础设施,提高西部城市的市场接入能力,降低西部城市的集聚不经济现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