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言_《中国制造业空间格局与企业生产率研究》

  • 发布时间:2018-01-11 17:41 浏览:加载中
  • 第一节

    引言

    研究中国新时期产业的空间格局变动,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探讨新企业的区位选择问题,研究新企业区位选择,有助于了解中国在转轨背景下的制度变化对企业行为的影响,从而更好地理解产业空间格局的变化趋势。如果存在集聚经济,那么新企业的区位选择往往存在路径依赖效应,可能选择在已有较多企业分布的地区,如果出现过度竞争或拥挤效应,那么新企业可能选择布局在远离已有企业的区位。集聚力和分散力共同作用影响新企业的区位选择。

    新经济地理理论认为,产业在一个地区的集聚可能产生循环累积效应,吸引更多产业的集聚(Krugman,1991)。在要素流动的情况下,产业集聚导致价格指数下降,实际工资上升,从而吸引更多的工人,工人的集聚使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促进产业的进一步集聚(Krugman,1991)。在要素不能流动的情况下,中等运输成本条件下产业的前后向联系导致产业集聚,需求联系促使企业接近供应商,成本联系促使上游企业接近下游企业或消费者,促进企业的地理集聚(Venables,1996)。新经济地理理论还认为,在贸易成本继续降低的情形下,产业集聚地区工资的上升可能推动企业向低工资地区扩散,最先迁移出去的可能是对劳动力成本敏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或前后向联系较弱的产业(Fujita等,1999)。新经济地理理论将企业区位内生化,强调垄断竞争、交通成本、市场规模和产业的前后向联系对企业区位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导致循环累积效应,初始产业的集聚可能导致更多产业的集聚,但贸易成本对产业集聚的影响不是单向的,中等贸易成本导致产业集聚,随着一体化水平的提高,产业可能出现扩散,新企业将迁移到其他区位。

    从集聚经济的角度,不同企业倾向于集聚在一起,共同分享基础设施,接近庞大的产品市场和劳动力市场,共同使用中间投入,分享企业间的知识溢出从而节约经营成本(Marshall,1890)。与已有企业的集聚还可能使企业共同面对相似的市场环境,共同抵御经营风险(Helsley&Strange,1990,1991)。集聚经济可以区分为地方化经济和城市化经济,地方化经济指同类产业集聚形成的成本节约和效率提高,城市化经济是指不同产业集聚形成的效率提高。新企业往往选择在已有同类企业集聚的地区,以便共用基础设施、共享专业化劳动力市场和中间产品市场,同类企业的集聚还可以促进知识溢出,降低信息成本(He,2002;Rosenthal&Strange,2003);但过度集聚有可能引起同类企业的过度竞争,或者提高劳动力和土地使用成本,形成拥挤效应,促使新建企业远离已有的产业集聚区(Henderson等,2001)。不同产业的集聚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吸引新企业的进入,有利于新企业与其他产业的企业建立生产上的联系(Jacobs,1969),不同类型产业的集聚还能够提供建立新企业需要的各种思想和人才,这对于一些创新型企业尤为重要。不同类产业企业的过度集聚仍然会形成拥挤效应,引起对基础设施、劳动力和土地的过度需求,致使生产成本上升,不利于新企业的进入。与同类或不同类型产业企业的集聚是否有利于新企业的建立取决于集聚效应和拥挤效应的平衡。

    实证研究表明不同产业的区位选择方式可能存在差异,成熟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倾向于布局在土地和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城市,而高技术产业则倾向于布局在大城市获取集聚经济(Henderson,1995)。Duranton和Puga(2001)认为新企业倾向于建立在具有多样化特征的城市里,以便从不同经济活动中获取外部性。当发展成熟以后,企业将倾向于迁至生产成本低的专业化城市中。

    新企业还可能倾向于布局在已有该产业生产率较高的区域,地区产业效率越高,表明地区环境越有利于该产业的发展,使新企业便于建立有效的水平和垂直联系,旧企业还可以为新企业带来竞争效应和示范效应,从而促进企业的快速发展。

    制度因素是影响新企业区位选择的又一重要因素,已有的研究已经表明,中国制度转轨过程中的全球化、市场化和地方分权显着影响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集聚(He&Zhu,2007)。全球化因素可能影响到新企业的区位选择,如果新企业主要面向国际市场,全球化水平高的地区可能有利于吸引新企业的建立,但如果新企业主要面向国内市场,地区全球化水平的提升可能不会对新企业区位选择产生影响。市场化水平也是影响新企业建立的重要因素,市场化改革解放了资本和劳动力流动的限制,使企业能够按照比较优势布局在最有利于企业发展的区位(Bai等,2004),新企业往往倾向于建立在市场化水平高的地区,特别是对于一些市场化水平高的产业更是如此。中国经济转轨过程中的地方经济分权也可能影响新企业的区位选择,中央政府的权力下放赋予地方政府更多经济发展的自主权,地方政府有激励采取各种干预措施推动地区经济发展,增加地区财政收入(Wei,2000;周黎安,2004)。但地方政府的过度干预可能不利于市场环境的形成,从而不利于企业的发展,降低新企业进入的可能性。

    本研究基于2007年的新建企业,采用条件逻辑模型考察新企业区位选择机制,本章的研究问题主要分为以下几方面:

    (1)中国新企业的区位布局与以往企业布局有何异同?具体探讨不同产业和不同类型的新企业和已有企业产业区位分布及相似度。

    (2)集聚经济如何影响新企业的区位选择?具体研究城市化经济和地方化经济是否影响新企业的区位选择,在何种条件下新企业会靠近或远离已有的产业集聚区?

    (3)企业区位选择是否存在循环累积效应,即新企业是否倾向于分布在同类企业的集聚区?例如不同规模的企业是否倾向于扎堆分布,小企业倾向于布局在小企业集聚的地区,中等企业倾向于布局在中等企业集聚的地区,大企业倾向于布局在大企业集聚的地区?大中小企业之间会不会有集聚效应存在,由于生产联系,小企业是否可能倾向于扎堆在大企业周围为大企业做生产配套,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不同所有制企业的是否也倾向于集聚分布?例如由于生产环境的差异,不同所有制企业在中国存在不同的分布模式,国有企业往往倾向于分布在老工业基地、重化工业基地或垄断工业集聚的地区,如东北地区、西部三线地区以及东部大城市,私营企业往往分布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地区,如浙江、广州等地,港澳台资企业和外资企业往往分布在全球化程度高的沿海地区。受制于企业发展环境,新企业的建立也可能遵循这种模式,企业可能倾向于布局在最有利于该所有制企业成长的环境,也可能倾向于与同类企业建立生产上的联系。

    (4)环境因素如何影响新企业的区位选择?新企业是否会选择全球化、市场化和地方干预强的地区?

    以下的研究内容为:第二节为中国制造业新旧企业的分布对比,第三、四节建立条件逻辑模型考察新企业区位选择的机制,分别探讨不同两位数产业新企业区位选择模式的异同,并区分不同规模和所有制企业,探讨新企业与已有企业的集聚关系,主要研究集聚经济和制度转轨因素如何影响新企业的分布以及同类企业在区位选择上的路径依赖效应。第五节为结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