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眠至今仍是谜_人类奇闻异事探秘

  • 发布时间:2018-01-08 23:16 浏览:加载中

  •   利奥德·波林,无论怎么睡,一夜也睡不上两个小时。他是专家们所说的那种“天生的少眠者”一那种体魄强健、惬意舒心、事半功倍的人。这种人与常人迥异,不怎么睡觉也能保持旺盛的精力。

      罗杰?希劳顿是渥太华大学医学院的一位专门研究睡眠的专家。他把波林安排在自己的睡眠实验室里进行观察。布劳顿认为:成年人一天内的平均睡眠量为7?6小时,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介于6小时至3?5小时之间;一天的睡眠量不足6小时的人,大约只占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那种极端的少眠者,即所需睡眠时间不足4小时的人,则实属罕见。

      一个正常人的睡眠要经过五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悬逐渐向睡眠的过渡阶段,约持续五分钟;第二阶段,是睡眠者辗转于床上的阶段;第三个阶段与第四个阶段合称为睡眠阶段;在第四阶段后,睡眠者便慢慢转向相反的循环,但还不是睡醒,而是进入了眼球速动睡眠阶段,此时的脑电波波型是短而无定的。梦境通常就在这时出现。少眠者的睡眠效率非常高,他们一经躺下很快就能酣然入睡——波林在一分钟之内就能睡着。这种人在睡眠周期中的最初两个阶段上几乎不花费一点儿时间,因而很快就能进入熟睡阶段(即第三个阶段的熟睡和第四个阶段的深睡)。他们的快波睡眠阶段也十分短暂。

      睡眠时间多与睡眠时间少的人的最明显的差异是:睡眠多的人往往是自寻烦恼者,他们把什么事情都看得很认真,他们之中有些人有点瞻前顾后,但是他们几乎全部都属于正常之列。少眠者往往是些不愿自寻烦恼的人。他们是莫让浮生半日闲,事情要尽可能地多于。他们总是试图把自己的烦恼置之度外——使自己鲜兹暇日,以此来躲避问题。

      研究者认为,睡眠可能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功能。睡眠的第一个功能是恢复精神和体力。这是二、三、四阶段上完成的。睡眠的第二个功能与心理作用有关——而这种心理作用,可能是发生在第五阶段的快波睡眠阶段的。那些自寻烦恼的人往往更多地需要这种心理修复,因而他们也就需要更多的快波睡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