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濩泽传说_《濩泽之源——固隆古文化探》

  • 发布时间:2017-12-26 23:22 浏览:加载中

  •   伏羲八卦系泽城

      相传,在远古的时候,中国的西北方,曾有过一块极乐的国土,这个国家就叫做“华胥氏之国”。

      有一条大河从华胥氏之国中间穿过,有传说,这条大河就是濩泽河。这条大河的上游有一片大泽,因为雷神住在那里,所以人们管那片大泽叫做雷泽(见今朝圣山碑文记述),也有人说这条河就是泽河(今阳城有泽河,俗称南大河)。华胥氏之国的人就居住在濩泽河的两岸。在华胥氏之国里有一位美丽的姑娘,人们都叫她华胥氏。

      华胥氏性格开朗,无忧无虑,生活得很快乐。一天,她顺着河边来到了雷泽,站在雷泽岸上,放眼濩泽:“哇!好漂亮的地方哪!真是仙境一般。”她一下子便被濩泽美丽的景色给吸引住了。她玩着走着,走着玩着,有点乐而忘返了。华胥氏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濩泽的源头,她发现河边上有一个巨大的脚印,很好奇地便踩在这个巨大的脚印上。当她一踩上去的时候,身子不觉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一股奇怪的感觉,由脚底传遍了全身,她被牢牢地吸在那里不能动了。她哪里知道那是雷神印下来娶妻用的。这时,雷神从水里钻了出来,对华胥氏说:“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妻子了。”说完便把华胥氏带到他在水下的宫殿里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华胥氏便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小男孩,就是后来的东方天帝——伏羲。

      华胥氏生下了孩子后,雷神便打算携妻带子离开雷泽,回到天上去住。可是华胥氏很想念自己的家乡,她想:自己回不去了,就把亲生的孩子送回华胥氏之国吧。一天,她趁雷神不在家的时候,便把孩子放在雷神盛酒的大葫芦里,把大葫芦当做小船,让它顺着水流,向雷泽河下游的华胥氏之国漂去。华胥氏之国的人,在河里捕鱼的时候,发现了那只顺水而来的大葫芦,他们很好奇,便把大葫芦打捞到岸上,打开一看,葫芦里躺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身上盖着一件花衣裳。华胥氏之国的人认得华胥氏穿过的衣裳,便知道了这孩子是华胥氏和雷神的儿子。人们很高兴,大伙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伏羲”。“伏羲”是华胥氏之国的方言,就是“葫芦”的意思,因为这孩子是乘葫芦顺水漂来的。

      伏羲是靠濩泽的水养大的,身材魁伟高大,而且聪明神武。他很爱这片养育他的土地和人民,他凭着超人的智慧,为这里的人民做了许多伟大的贡献。他仿照蜘蛛结网捕虫的样子,用绳子编织成一张一张的大网,教人们到水里捕鱼捉虾,又教人们驯化和饲养野马、野牛、野猪、野犬、野鸡为家畜,以充庖厨。出于对伏羲的感激之情,人们一致推举他做了华胥氏之国的国君。

      在上古的时候,先民们过着群居生活,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伏羲便在妹妹女娲(雷神与华胥氏在天庭上生的女儿)的帮助下,为人们制订了嫁娶之法,教人们先起姓氏,然后再行婚嫁,正五行始定人道。从此,人们知道了父子关系,开始有了稳定的家庭,而不再群居群婚。据说,伏羲首先按照自然界应该讲风水阴阳的理念,把自己家族的姓确定为风,以风为姓,取号太昊,所以后世称他为太昊伏羲氏。后来在濩泽的西面就有了叫风陵渡的地方。伏羲居帝位后很得人心,共工、柏皇、朱襄、昊英等大臣,帮助伏羲治理国家,国家极盛一时。

      一天,有人向伏羲报告说:孟津河中出现了一个奇怪之物,一直朝着濩泽方向游来。此物生得龙首马身而有龙鳞,左右有翼,在波中踏水,如履平地,并且背上还有图点,一六居下,二七居上,三八居左,四九居右,五十居中央,请伏羲前去观看。伏羲来到河边果然见到此物,踏水不没,背有图案,于是感叹地说:“此乃文明之始也。”这便是所谓“河出图”。随即命人将其图案仿画于木板之上,并叫人建了一大方坛,独自坐在其上,整日冥思苦想起来。他用双耳极力倾听八面之风,用双目环顾宇宙的八个方向,手指不时地在地上画来画去,画出一个“-”横线起名叫“阳爻”,又画出“——”两个短横线,起名叫“阴爻”,再由阴爻和阳爻组织成卦,每卦爻。名称为: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坎(水)、离(火)、艮(山)、兑(泽),这就是八卦。八种符号,分别代表自然界的天、地、水、火、风、雷、山、泽八种事物。八卦中的八种自然现象,是对立的,如“乾”与“坤”,“天”与“地”;“震”与“巽”,“风”与“雷”;“坎”与“离”,“水”与“火”;“艮”与“兑”,“山”与“泽”对。他明确告诉人们,“乾”、“坤”两卦在八卦中占特别重要的地位,是万事的最初根源。八卦表示方位,则从西北开始,分别为:乾(西北)、坎(北)、艮(东北)、震(东)、巽(东南)、离(南)、坤(西南)、兑(西)。到了后来的商周时期,周文王姬昌将八卦两两相叠演为六十四卦,以象征自然现象的发展变化。

      伏羲向人们详细讲述了八卦之间的关系和变化,只要掌握好它们,就可以利用它们为人类谋福利,并以此代替了以往的结绳之政。伏羲的这些话,后来被人们认为具有朴素的辩证因素。据说伏羲对濩泽特别有感情,他总是把八卦的“乾”(西北)和“坎”(北)对准了析城山的西北与北的方向看了又看,望了有望,以示后人那里是风水宝地。于是,不知道到了什么年代,有个博学资深的老阴阳先生告诉后人说,伏羲常看的那个方位,一到夜晚光亮光亮的,那里可以建县城。这大概就是2000多年前在泽城建起的濩泽城了。

      又有传说,伏羲在析城山汤帝庙用八卦图封洞成功,玉皇大帝夸奖伏羲,伏羲高兴得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说,他的八卦图随风而起,飘向了圣王坪西北面的濩泽。宝图倒映在濩泽河中,闪闪发亮,被一个匠艺高手发现,并模仿着制造了八卦图,仿造的八卦图与伏羲的辨不清真假。伏羲醒来后派人到濩泽查访。来人到了濩泽,发现嶕峣山下人山人海,原来是濩泽人在搞“献义”活动。伏羲得到启迪,决定把八卦图献给人类,让它公开为人类服务(今濩泽一带有献义村)。据说濩泽人最先得到宝图,于是立即动工修庙庆贺,并将此宝图牢牢镶嵌在庙的山门舞台顶上。传说中的八卦图有神气,人们历代精心保护,期待灵光焕发。后来,又不知是什么年间,一到泽城庙起会八卦图就光芒四射。午夜时分,当罗盘上的磁针指在子午线上时,八卦图就发出光芒直射庙背面的濩泽县城楼,光耀濩泽山水,呈现一片仙境。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典故,所以泽城汤帝庙舞台山门楼顶上的八卦图倍受保护,至今完整无缺。这些美丽而动人心扉的传说,将濩泽远古的文明点缀得更加绚丽多彩。

      舜渔濩泽播德行

      泱泱九州地,茫茫舜王迹。在濩泽故里一直传颂着尧舜的故事,关于舜的故事更多。因为舜称帝前在濩泽一带活动颇多,有古书中称濩泽为舜泽,舜的德行被编成故事家喻户晓。舜在濩泽附近的山(历山)上耕田,他对使用的两头牛都很公平。在每头牛的屁股上安放一个簸箕,喊着让牛犁地,手里拿着一根平分两杈的木棍,同时敲击着簸箕,既不伤害牛屁股,又促使牛公平竞争向前。尧王在濩泽访贤遇到了舜,看到这种情形很是奇怪。不解地问:这是为什么?舜回答:我的目的是让它们齐心合力耕地,如若不公平,打着红牛红牛恼,打着黑牛黑牛怨。用一个公平杈,喊着“打”而不伤着其中的一个。它们无怨无恼,高高兴兴往前跑。听了舜的一席话,尧王想,此人对不会说话的牲畜都这样公平,如能让他做了帝王,定能善待百姓,公心天下。

      舜常在濩泽钓鱼,边钓鱼边唠家常。他知民间疾苦,又善与百姓交流,天长日久,他在家中孝敬恭顺的事,一传十,十传百,一件一件都被濩泽人知道了。濩泽人饱受舜优良德行的熏陶,民风淳朴,代代相传。司马迁在《史记》里这样记载着:舜,是冀州(今河北)人。舜在历山耕过田,在雷泽打过鱼,在黄河岸边做过陶器,在寿丘做过各种家用器物,在负夏跑过买卖。舜的父亲瞽叟愚昧,母亲顽固,弟弟象桀骜不驯,他们都想杀掉舜。舜却恭顺地行事,从不违背为子之道,友爱兄弟,孝顺父母。他们想杀掉舜的时候,却找不到他;而有事要找他的时候,他又总是在身旁伺候着。

      舜在20岁时,就因为孝顺出了名。30岁时,尧帝问谁可以治理天下?四岳全都推荐虞舜,都说舜可以治理天下。于是尧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舜来观察他的德行,让九个儿子和他共处来观察他在外面的行为。这大概就是现在的考察干部吧。但舜住在沩水岸边,他在家里做事更加谨慎。尧的两个女儿不敢因为自己出身高贵就傲慢地对待舜的亲戚,很讲究为妇之道。尧的九个儿子也更加笃诚忠厚。舜在历山耕作,历山人都能互相让地;在雷泽(濩泽)捕鱼,濩泽的人都能互相推让便于捕鱼的位置;在黄河岸边制陶器,那里就完全没有次品了。一年的功夫,他住的地方就成为一个村落,二年就成为一个小城镇,三年就变成大都市了……

      舜在濩泽播种文明是从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恭顺行事,公平待人做起的。据说,舜能谨慎地去理顺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五种伦理道德,谨慎地参与百官的事,所有这些他都干得很好,于是尧选贤任能让位于舜让舜接班做了帝王。舜在濩泽一带活动,尧在濩泽一带考察,都是在为后人播种德行。故事展示给我们的是一个男耕女织、不乏信仰、和谐感恩、原始、文明的农耕时代画面。在濩泽的民众中相传,舜还通过观察日、月及金、木、水、火、土五星的运行,掌握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规律,用自己的行为在濩泽播下了使人类能够繁衍生存、和谐相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文种子。

      穆天子休于濩泽

      《穆天子传》记载:“天子四日休于濩泽。”

      穆天子,名姬满。登基后继承先祖业绩,选贤任能,兴利除弊。他关心民生,注重农桑,使百姓安居乐业,国家太平兴旺。

      一日,穆天子带着随行人马,来到濩泽。在濩泽城召集官员了解濩泽民情,然后亲自深入到濩泽南面的大山里,与桑林的老百姓谈桑论事,察看桑林一带的农桑发展(今阳城有桑林村)。穆天子在桑林视察后,起驾西南,沿途招民问事,体察民间疾苦。后人把穆天子接见老百姓的地方叫做“见龙地”(今横河受益村后有此地),还修了一座“见龙宫”,将天子回访的地方起名叫做回龙庙并修庙纪念(今阳城境内有回龙庙)。穆天子爬山越岭,每到一处,稍停即行。后人把穆天子在析城一带停驾的地方叫做驾岭(今有驾岭乡),把穆天子停车膏油的地方叫膏车(今有郜车村)。

      穆天子在濩泽察访了几天后,他渡过清波粼粼、鱼翔鸭鸣的濩泽河,登上了郁郁葱葱、连绵起伏的嶕峣山,尽览濩泽风光胜景。一日,他欣然在老鹳岭至嶕峣山一带骑马、射鸟、猎兽,与民同乐,同吃同住,一起享受劳动和生活的乐趣。后人把他在濩泽游乐和休息的地方起名为“天子掌”(今固隆乡西侧与次营、沁水接境处有村名叫“天掌”)。也有传说,老百姓之所以把嶕峣山叫做朝圣山,是因为“穆天子四日休于濩泽”后,人们就一直到山上敬香朝拜。

      濩泽古嶕峣与黄龙金牛洞

      濩泽的西北有座古嶕峣山。古嶕峣山像一条巨龙盘踞着(在固隆乡西北),后人称为黄龙山。黄龙山是濩泽河岸西北方向的一座大山。站在北燕村的背后,从南往北看,黄龙山的龙体横卧东西方向,西端的高峰,像龙头,上面建有黄龙庙。庙有两院,象是龙的双角(抗日战争中被日军烧毁)。山口西边,从山南伸出一条龙的左臂,自黄沙岭往下延至北燕村的燕沟庄,形如龙爪。岭后庄则像龙的手心。从小壑门至东头的大壑门是龙的下半身,形成一个平平坦坦的一字山,大壑门是黄龙龙尾,龙尾往东,紧接着是白龙山。

      金牛洞在小壑门西侧山坪上的北边,洞口朝东,人可以爬进洞口,洞口外面能看见有大约三米多长的天,好像露天大沟,约一米多宽,南北两壁的大石如刀切割,光滑似镜,不能着脚。沟底乱石滚滚,不知深浅。金牛洞有多深,谁也不敢进去看。传说,黄龙山内有一只在濩泽千年修炼成的金牛。一天,有个仙人来盗牛,在金牛洞的东边铲了一锹,将土石向山南一扬(撂),形成一个大土坪,后人在上面放羊,便叫老扬(羊)坪。滚下去的碎石头堆积起来,便成了东四侯村东侧的乱石岭。仙人又一锹将山铲断,变成了一个大壑,这大壑就成了通往山后的路(今有村名叫大壑村)。

      成了仙的千年金牛隐藏得很深很深,仙人费了很大的劲,也没有找到洞口,于是便在西面又挖了一锹,挖起来的土石,往南一撂,便成了一座小山,后来这座小山植被很好生态平衡,狐狸经常出没,人们便叫它狐圪堆。被挖断的山口叫小壑,小壑直通山后(今有村名叫小壑村)。这一锹才挖开了洞穴,形成了现在的金牛洞口。

      清朝道光咸丰年间,黄龙山山腹吼动,声响如雷,几天不绝,周围的居民十分恐慌,说这是金牛发怒,大祸即将来临。自洞口往西的山坪上,至今尚有一条高低不平的凹陷沟迹。

      称土移城

      濩泽山下的泽城,背山临水,风景秀美。城池建筑整齐,城内街巷分明,作坊齐全,市井繁荣,吸引着全县远远近近的百姓,车来马往,络绎不绝。终年熙熙攘攘,很是热闹,为濩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据说,到了北魏年间,人们走南闯北,眼见开阔了许多,渐渐觉得泽城地理条件有限,又不好向四面扩展,于是便产生了迁城的念头。

      一日,坪上(今演礼乡的坪上村)的头面人物找到县官说:“泽城往大发展有困难,我们坪上一马平川,不如把县城搬到坪上修。”一听说要移城,凤凰丘(今县城)的主事人也找上门来跟县官说:“泽城风水不好,凤凰丘气贯长河,瑞接南山,早见日月出,迟见日月归,是卧虎藏龙的宝地,应将县城移到凤凰丘。”北留的一群长老面见县官说:“泽城街窄巷短路不平,北留地势开阔,车马大路四通八达,应将县城建到北留。”泽城的人听了很是不悦,纷纷拥进县衙向县官说:“泽城东北靠山如坐虎,西北缘水天龙吐,你站到嶕峣山上看,左青龙右白虎,是濩泽方圆最好的地方,哪里置县也没有泽城好,亘古以来,泽城置濩泽县,少也有近千年,为什么要往走迁?”几方来人碰到了一块,内心里谁也不服谁,一个个吹胡子瞪眼睛,吵得热火朝天,争得面红耳赤,唾沫乱飞。坪上人说:“泽城地方小又窄,凤凰丘是堆土疙瘩,北留吃水咸又涩,坪上建城没话说。”凤凰丘的人气得火冒三丈地说:“泽城是在山旮旯,坪上建城也难大,北留偏东把边跨,唯独凤凰丘建城没话说。”北留人气得肚里如吼雷,火爆爆地说:“泽城地处低洼洼,坪上两头来风大,凤凰丘上跑不开马,北留建城没话说。”泽城人白眼珠子翻了几下,气呼呼地说:“坪上离泽城没多远,凤凰丘四面土坡坡,北留平坦地力薄,泽城是千古风水城,阴阳八卦早选定,谁要敢挪城,神仙皇帝都不允。”

      为争夺新县城建置,几家各说各理,一个个争得双眼血红,喉咙嘶哑,发烟冒火整整吵了三天三夜。县官听得头昏眼黑耳发麻。说坪上人,坪上人不听;说凤凰丘人,凤凰丘人不服;说北留人,北留人反目;说泽城人,泽城人拍着胸膛要动刀戈。闹得县官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

      回到内房,县官茶不思,饭不想,只是哎哎哎地直叹气。妻子见丈夫如此难过,便问因何事愁得这般模样。县官将为难之事告诉了妻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这真是难办呀!”妻子两眼滴溜溜地一转,笑盈盈地说:“我当是什么大事,我给你出个主意,保证能行!明儿你叫他们几家回本地各自取来一斗细土,用秤称一称,谁家的土重,就把县城迁到那里。土作证,秤公平,这下不就行了!”县官听后恍然大悟,用拳头打着自己的脑袋说:“你真是个聪明的妻子,几天来真把人要愁死了,我怎么就笨得想不出这个办法来!对,明儿就这么办!”

      第二天,县官一来,几家又一齐拥上来,七嘴八舌地嚷个不休。这时,县官胸有成竹,讲道:“别吵!别吵!本官我自有主张。你们谁说谁的地方好都不能算数,自古风水离不了土,土好风水就好。你们快快各自回去本地取来一斗细土,到这里当堂过秤,哪家的土重,就把县城迁往哪里。”

      泽城的人最老实,取了一斗地表的活土送来了。坪上的人寻思了一番,取了一斗地后塄硬巴巴的生土送来了。北留村的人讨了个精,取了一斗地下层的老湿土送来了。凤凰丘的人耍了个计谋诡窍,取了一斗河边淤积的细沙土送来了。当堂一过秤,凤凰丘的土最重,泽城的土最轻。县官当下决定将县城迁往凤凰丘。坪上人气得干瞪眼,北留人气得只啪嘴,泽城人气得眼睛拳头大,有话说不出口。从此,濩泽县由泽城迁往凤凰丘,到了唐朝天宝年间又将濩泽县易名为阳城县。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