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奈何不自知》感动故事精选

  • 发布时间:2017-12-25 11:49 浏览:加载中

  •   ◆文/艾一敏

      ——题记

      当“红颜知己”这个词流行开来时,我便将自己定位成了周晓的红颜。都说能成为男人知己的红颜必定是精品女人,妖娆知性,所以我窃喜着为自己骄傲。

      周晓是我的初中同学,那时他是班长,我是学委。我不知他当时面对一个个子矮小,性格内向,说话腼腆但总是考试第一的小女孩是怎样的心理,反正我对他是不屑的。我似乎天生就那么自恃清高,但又有清高的资本,在那时,成绩有绝对说话的权利。

      初中三年,我是孤立的;周晓却是极受大家欢迎的,他们都亲切地叫他“老班”。每次班级选班干部,他都以全票当选班长(我其实是不想选他的,但又不想因为特殊而受同学攻击)。而我,学习委员这个头衔其实是老师给的,当然,仅凭学习这点,我还是很够格成为同学榜样的。

      蓬勃的少年时代一晃而过,没有忧愁,纯净如水。

      中考,周晓可能是应父母意愿报考了一所医药类中专学校。因为在那时,中专生还包分配。我执意上了高中,因为我对大学充满了向往。

      周晓去了一座海滨城市,我在县城的重点高中继续埋头做题。

      周晓从遥远的城市给我寄来了明信片,蔚蓝的天,广袤的海,天海相连,美丽无限。

      日日相对三年没说过几句话的我们竟用信件的方式开始了交往。

      又一个三年。我进了省城的大学。

      周晓在我大二的时候也来到了省城,他被分配到一所研究所工作。

      他来学校看我,引起宿舍女生的惊呼。

      “天哪!苏绮绮!你还有这么帅气的男友藏着啊!怪不得对于子轩不冷不热的!”

      于子轩,是当时追我的男生中的一个,也是她们认为和我最般配的一个。事实上,我也觉得自己爱上了他,只是也许越是爱就越是有点远离的故作姿态罢了。

      周晓确实让我惊了一下。

      他的个子竟窜得那么高,身高160公分的我站在他身边很是娇小。他的皮肤略黑,眼睛灼灼发亮,微笑着,露出整齐洁白的牙。全身洋溢着健康壮实的光芒。

      片刻晕眩后,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让她们羡慕去吧!

      我想,周晓可能也诧异于我的变化吧。天知道进入大学后的我竟会改头换面,再也找不到孜孜不倦的好学生模样。我扔掉了厚重的眼镜,代之以隐形镜片,这让我的大眼晴迷离诱人;我的身高已不矮小,虽然略显消瘦,但也只能冠以娇小玲珑的字眼了。我隐藏的才气在大学校园尽情绽放,我唱歌、写诗,成为众多男生在宿舍谈论的话题。苏绮绮,他们称我为才女,而且是美丽的才女。

      我带周晓去校园后的草坪,我与他相对而坐,相视而笑。

      他轻微地叹气:“你怎么是这样的了。”

      我却自豪无比:“我这叫蜕变!别总记着那时候的我啊!”

      我和于子轩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

      于子轩高我一届,是中文系公认的才子。他清秀挺拔,温文尔雅,丝毫没有沾染当时一些所谓的“诗人”胡乱穿着打扮的恶习,他不蓄长发、不着破牛仔,整个人看上去很洁净。

      我们同做学校的广播主持,于是相识。他给我写的情诗一首接一首,且他声情并茂的朗读声常常响彻学校上空。

      我惊异于他的勇气,感动于他的执著。于是,我们成了恋人。

      但是,“恋人”两字却原来是不能轻易定的,一旦互认,便有了占有和控制的私欲。我和于子轩便是如此。

      因为,依然有勇敢的男生向我示爱,依然有深情的女生向他注视,所以,我们以不断争吵来防范一方的背叛。在争吵中,似乎又找到爱对方的感觉。

      争吵,常常以我的“出走”告终。我总会在争吵后给周晓打电话:“多烧点饭啊,我来吃。”

      我知道,周晓才是于子轩心中最忌的敌人,尽管我总是笑他不可理喻。如果我和周晓会爱,哪里还有你于子轩的事?

      但是,无论是从惩罚于子轩的角度,还是从我自己心里的愿望出发,去见周晓都是最好的选择。

      研究所分给周晓一间宿舍。他自己做饭烧菜。

      他总说我被食堂的伙食折磨得营养不良,自己却还说是苗条才美。然后他让我来之前提前告诉他,他好为我准备美食。我随口说爱吃红烧肉,于是好像每次都能吃到。不过,我确实吃得很香。

      有时我会让他给我准备两瓶啤酒。他不喝,看着我独饮,给我夹菜。

      我总是大口喝酒,张口大骂于子轩。

      “他以为他谁啊!想管我?先管好自己吧!周晓,他最怕你了,他把你也当作情敌呢!小人之心!这样就表示在乎我了?去他见鬼的爱情吧……”

      我的话总是说得很长很长。

      “周晓,还是你最好最亲!我觉得我们像兄弟呢!”

      “周晓,你谈过恋爱吗?说说嘛……”

      “周晓,你真的很帅呢,一定很多女孩追你吧?”

      “周晓,你说于子轩到底爱不爱我?”

      周晓常常只有点头或摇头的机会,跟不上我说话的节奏。其实,我似乎也并不是要他一一回答,我只是发泄我心中的怒气而已。

      我与于子轩的恋爱在毕业前夕结束。他要回他的家乡,而我是肯定要留在省城的。分手那天,我竟莫名地感到轻松,心底竟想:终于不会再吵了。只是突然想到这一别,已不知何年才能再见时,蓦然落泪。

      我进了一家外企做文秘。周晓说要为我庆贺,送给我一套宝姿套裙,第一次请我去喝咖啡。

      咖啡厅的灯光温馨得让人柔肠万千。我看到周晓的眼神有些兴奋,但有些许躲闪。

      我说:“怎么了?为我庆贺怎么不敢看我呢!”

      他说:“我怕自己错觉在谈恋爱。”

      我说:“和我谈恋爱?开玩笑!我好不容易从恋爱中逃出呢!不过,进了外企,我可得擦亮眼睛找个钻石王老五!哈哈!”

      他说:“你和于子轩真的完了?”

      我说:“当然。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真爱过他。”

      说着说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说:“老同学,你怎么还不找个女友?要求不要太高啊。”

      周晓的眼睛黯淡下去:“哪能说找就找着了。”

      “你有爱过人吗?”我不觉来了兴趣。

      “爱过。可人家不爱我。”

      “不会吧?快告诉我,那是怎样的女孩啊?漂亮吗?肯定很漂亮。”我诧异,从来没听他说过有这样的一个女孩。

      我频频摇头:“老同学,你英俊帅气,正直善良,竟有女孩看不上你吗?不信。”

      他嘿嘿一笑,有明显的故作轻松:“姻缘天定嘛,哪能强求。”

      看着周晓眼中的失落,我忽然涌起一丝感伤。是啊,爱,哪能强求。

      走出咖啡厅,街上人来人往。我竟有和周晓相拥的冲动。这个城市中,我是多么孤独,只有他,像亲人,似乎一直在我身边。

      我挽住了他的胳膊,像一对情侣,行走在人流中。

      我穿着那套几乎花了周晓两月薪水的宝姿骄傲地走进了写字楼。

      我像一只美丽的蝴蝶轻盈地飞在各式男人的眼中。

      我的约会连绵不断。

      每隔两三天会接到周晓的电话,我总是无暇和他多说。他其实也没什么事,每次就那一句:“还好吧?要注意休息。”

      我有时甚至觉得他烦,“周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了!”

      他便讪笑着:“好了,好了。挂了。”

      日子无声息地流逝着。

      我终究没找到中意的钻石王老五。

      又是新年。我才恍然惊觉自己已26岁了。

      忽然想起,新年,周晓竟没给我一声问候一个祝福。

      失落忽然就那么重那么重地压上了心头。然后,急忙拨那个熟悉的号码。

      通了。电话里传来的竟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你好。请问哪位?”

      我竟慌乱得没出声就挂了电话。我不知所措地在屋里走来走去。这么多年,我似乎习惯了他只对我嘘寒问暖,忘了他身边应该有别的女孩。

      屋内电话铃声响起。

      “是我,”是周晓,“你打过电话来吧?”

      “我……”我竟不知说什么。

      “我要结婚了。”那边说。

      又是一怔。“你,要,结婚了?”

      竟然,一滴泪,滑落脸庞。

      那个女孩叫安静,省医院护士,周晓的校友。人如其名,安静得像一朵娇艳的花苞独自等待绽放。

      她说,她暗恋周晓三年,追求周晓五年,终于爱神垂怜她了。

      她说,周晓在校时心中就有一位女孩,那么多女生追他,他都不动心,我就是爱上了他的这种执著。

      她说,你不知道,周晓有多么好,我知道我终会感动他的。

      她说,我等待,只因我不想轻易错过我爱的人。虽然他也许不如我爱得深,可是我相信以后他不会辜负我。

      她说,我现在感觉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说,她说……

      我的心就在她的轻声细语中尖锐地疼痛起来。

      想起高中时代的书信,想起再见后的整整五年,想起他的红烧肉,想起他的叮嘱,想起他一直任我随心所欲……

      他原来是一直爱着我的!

      我却视而不见,放任自己盲目追逐!

      我原来也是爱他的!

      只是这爱太亲切,融入心底,以致忽略。

      再见周晓,我说:“老同学,你太不像话了!原来一直藏着佳人啊!连我都瞒着!好歹我也算是你的红颜知己吧?”

      婚礼上,我笑靥如花,祝福新人。

      但悲伤在我心底肆意流淌。想喝酒,终究滴酒未沾。

      周晓,周晓,我如何能爱你不自知?

      只能,终成离别,永远。永远。

      当爱已成往事,一切都太晚了。趁爱还在,好好把握,毕竟,一旦错过就是一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