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清淫秽小说大全,明清淫秽小说书目清单

  • 发布时间:2017-12-24 09:46 浏览:加载中
  • 作者:步仁章
    


      最近两年,明清通俗小说成为出版界热点,不仅北京、上海出版社出,各地出版社也纷纷跻身其中,竞相推出,种类繁多。一个引人注目的趋向,就是愈来愈注重涉及性描写的明清淫秽小说的出版。

    (一)古代小说知多少?

      明清淫秽小说是明清通俗小说一类,明清通俗小说又属中国古代通俗小说一部分。通俗小说之外,还有其他小说。

      中国历代小说有多少?通俗小说,小说史家孙楷第在其《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以下简称《书目》)中,共列书目八百余种,其中含同书不同名的,包括已佚只存其名的。孙楷第所说“通俗小说”,指明是“语体旧小说”,即白话小说。不过,《书目》还兼收了少数浅显文言小说如:《三国演义》、《覃(左加虫字旁)史》、《三妙传》以及《僧尼孽话》、《如意君传》、《痴婆子传》等。孙楷第自有其严格标准,人们熟悉的《聊斋志异》、《剪灯新话》就未收入。《书目》一九三三年初版,一九五七年重版时,又增加书目数十种,总数仍不到九百种。从那时到现在,据说又发现二、三百种通俗小说,八十年代中期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编写的《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统计,共有一千一百六十部。

      中国历代文言小说有多少?一九八一年,北京大学袁行霈、候忠义仿孙楷第《书目》体例,编了一部《中国文言小说书目》,共收小说书目二千三百零四部(含同书异名)。

    两者相加,那么,中国古代小说总数为三千四百六十部左右。

    (二)淫秽小说之界定

      《书目》录宋元时期小说一百四十三种,其余七百余种为明清时期小说。宋元小说中没有淫秽小说,那么,明清通俗小说中的淫秽小说有多少种呢?这就要首先来鉴别明清淫秽小说,界定淫秽小说、色情小说以及爱情小说之间的区别。

      我们可以从小说中对性描写的态度和程度来区分,性描写是点到即止,还是一般描写,还是不留余地地详描细写,甚或是大肆渲染,极度夸张、乖谬常情地描写;性描写是为小说中人物塑造、情节发展所必需、非如此不达目的,还是可有可无的,或者是不必要地有意为之。淫秽小说可说就是不留余地、大肆渲染、乖谬常情地描写性行为的小说,用鲁迅的话就是“著意所写,专在性交,又越常情,如有狂疾”的小说。

      更直接的,我们还可以从淫秽文字的数量上把握,这也是一个更可靠的标准。以短篇小说为例,一九五七年古典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二刻拍案惊奇》(以后所印多是这个版本),这个本子共删除了一千余字的淫秽文字。这一千余字在整部小说中占多少比例呢?整部小说五十余万字,只占约五百分之一。再看中、长篇小说,齐鲁书社一九八七年版《金瓶梅》总共删除了一万零二百八十五字,按标点者说明,删除的是“淫话秽语属自然主义描写成分者”,也就是淫秽文字。齐鲁书社属内部发行版(一九八七年版和一九八八年版各只印行了一万部),为使原书以更完整的面目出现,在删除上是极其慎重、宁少勿多的。就以这一万余字的淫秽文字计算,与全书一百余万字相比,仅占百分之一左右,因此,其他不论,单就以这百分之一的比例而言,也不能将《金瓶梅》看作是淫秽小说。

      明清淫秽小说中的淫秽文字,在数量上一般占多少比例呢?这个标准不用虚拟,因为有大量淫秽小说存在,以较为知名的《肉蒲团》来看,粗略计算,淫秽文字大约要占其一半篇幅。可以这样说,对《金瓶梅》这类小说中的淫秽文字作删节处理,不会影响全书的完整、妨碍读者的阅读。但如果将《肉蒲团》这类小说作类似处理,那么整部小说将支离破碎、无法卒读。如果要对那些淫秽描写占主要篇幅的淫秽小说如《绣榻野史》作删节处理,那么,可以说整部小说将不复存在。

      从质和量两方面考虑,我们可将涉及性描写的明清通俗小说大致分为三类:爱情小说、色情小说和淫秽小说。为使读者能调动自己阅读经验,此处再各举一实例附之,读者可据此类推。爱情小说:《红楼梦》;色情小说:《金瓶梅》;淫秽小说:《肉蒲团》。

    (三)淫秽小说存多少?

      明清淫秽小说有多少种呢?我们可依据《书目》查找。《书目》将明清小说分为三部:明清讲史部、明清小说部甲和明清小说部乙,讲史的不论,小说部甲是短篇小说集,也暂不论,与我们有关的主要是小说部乙。小说部乙分为四类:烟粉、灵怪、说公案和讽喻。烟粉小说中又细分为五小类:一人情、二狭邪、三才子佳人、四英雄儿女、五猥亵。“淫秽小说”是现代名目,《书目》中不用,这第五小类的猥亵小说就是淫秽小说。《书目》“猥亵”类下共列小说书目四十二种:

      《如意君传》、《绣榻野史》、《闲情别传》、《祁禹传》、《浪史》、《百缘传》、《双峰记》、《痴婆子传》、《肉蒲团》、《灯月缘》、《桃花影》、《浓情快史》、《梧桐影》、《巫山艳史》、《杏花天》、《恋情人》、《龙阳逸史》、《河间传》、《玉妃媚史》、《东游记》、《催晓梦》、《娇红传》、《灯草和尚》、《株林野史》、《采女传》、《昭阳趣史》、《狄公案》、《东楼秽史》、《桃花艳史》、《三妙传》、《空空幻》、《春灯迷史》、《呼春野史》、《闹花丛》、《奇缘记》、《双姻缘》、《绣戈袍全传》、《风流和尚》、《艳婚野史》、《了奇缘》、《碧玉楼》、《采花心》。

      《痴婆子传》以上各书,注明为明代刊印,以下至《株林野史》各书为清代刊印,再以下各书为“时代不明”。

      再看“明清小说部甲”,此部所收小说均为短篇小说集,与“猥亵”有关的小说七种:《僧尼孽海》、《欢喜冤家》、《一片情》、《载花船》、《弁而钗》、《宜春香质》和《风流悟》,其后有注:“以上七书专演猥亵事”。

      定“猥亵”类小说为淫秽小说,当然仅从名目上找对应是无论如何不够的,对涉及性描写内容小说的称谓很多,如:色情小说、情爱小说、性爱小说、性欲小说、秽亵小说以及艳情小说等等,仅依据名目难以确定其具体所指,这就需要依靠阅读来加以确认,不仅需要阅读“猥亵”类小说,也需要阅读非猥亵类小说。阅读非猥亵类小说,可以知道“猥亵”类小说不是什么小说,如不是讲史小说,不是才子佳人小说;阅读“猥亵”类小说,可以知道“猥亵”类小说是什么小说,有何共同特征。后一种阅读显然是更重要的。根据本人阅读“猥亵”类小说和非猥亵类小说所得认识,可以确定,《书目》中的猥亵类小说就是淫秽小说。

      小说分类,难以严格,难免有含糊错杂,《书目》中的“猥亵”类小说也同样如此。四十二种小说及七种短篇小说集,有少数小说就不能说是“猥亵”,如《闹花丛》,整部小说淫秽文字仅占二十分之一;《欢喜冤家》二十四回也只有少数几回间杂有淫秽文字;另有一部《绣戈袍全传》,归入“猥亵”类则完全是个错误,《绣戈袍全传》内容近似于侠义小说,几乎不涉男女风情事,小说十万字,淫秽描写仅几百字。此书前两年已有标点排印本出版,自可复按。但四十九种小说中,大多数是淫秽小说,而且十余种最典型的淫秽小说都包括在内了。

      这四十九种“猥亵”小说存留如何?孙楷第在《书目》中明确写明已“佚”的仅一种:《闲情别传》;另有八种孙“未见”过,但其“未见”的《如意君传》是存在的。我们再姑且将孙“未见”的其余七种也算作已“佚”,那么现存明清“猥亵”类小说即淫秽小说有四十一种。

    (四)淫秽仅知《金瓶梅》

    一九四九年以后,出版制度严格,各类书大多归口出版,正如“二十四史”等古史典籍主要由中华书局负责,古代小说的出版主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部专司其职。政府高度重视明清通俗小说中的“四大名著”《红楼梦》、《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的整理出版,专门组织人员校勘整理,一九五二年《水浒》标点新版本问世,《人民日报》还发了社论。此外,人民文学出版社还先后整理出版了《儒林外史》、《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以及“三言两拍”等小说。

      五十年代中期,当时的古典文学出版社也出版了一批篇幅较小的明清通俗小说,如:《老残游记》、《照世杯》、《石点头》、《醉醒石》等。八十年代,上海古籍出版社利用旧纸型,将这些书陆续重版,列入“中国古典小说研究资料丛书”。该“丛书”又新版了若干明清通俗小说,较著名的如《豆棚闲话》和近百万字的《醒世姻缘传》。

      总起来看,“文革”前十七年,明清通俗小说出版,虽则数量不少,“四大名著”一版再版,直至三版、四版……,迄今每种已印行到几百万册,然而种类不多,这无论是以中国通俗小说总数计,还是单独以明清通俗小说数量计,都是如此。

      八十年代以后,情况有很大的改观,全国各地出版社除重印、新版“四大名著”和“三言两拍”之外,新出版许多明清通俗小说,计有:《儿女英雄传》、《梼杌闲评》、《三侠五义》、《七侠五义》、《彭公案》、《施公案》、《说岳全传》、《隋唐演义》、《杨家通俗演义》、《痛史》、《荡寇志》、《何典》、《绿野仙踪》、《十二楼》、《孽海花》、《女仙外史》、《海上花列传》、《蜃楼志》、《济公全传》等等。这批小说,内容不一,有讲史的、公案的,也有才子佳人、英雄儿女的,有的小说中也间杂有少量的淫秽内容,但尽管如此,明清淫秽小说仍没有人去碰。古代小说中的“淫书”,当时一般人眼里仍只有《金瓶梅》。

      《金瓶梅》,文学古籍刊行社一九五七年曾影印过一个明万历本,内部发行。八十年代,对此书研究日渐深入,评价也愈来愈高,一九八七年,齐鲁书社出版清刻删节本,以后北京大学出版社和西泠印社又出了不删节影印本。配合“金瓶梅热”,各出版社还出版了多种《金瓶梅》的词典、梗概、评价。

      (五)《房内考》中知淫书

      一九九零年,上海人民出版社翻译出版了荷兰汉学家高罗佩(R.H.Van Gulik )的《房内考》(Sexual Life in Ancient China)。这部有关中国人性观念和性生活的研究著作,原是高为其编辑刻印的中国历代春宫画集《秘戏图考》而撰写的说明文字,不意越写越长,竞写成一部二、三十万字的专著。《秘戏图考》,高只印了十余部,分赠给世界各大图书馆,《房内考》则作为学术著作单独行世。《房内考》在论述明清两代的章节里,重点介绍了四部明清淫秽小说:《肉蒲团》、《绣榻野史》、《株林野史》、《昭阳趣史》。许多人由此才知道有这些淫秽小说的存在。

    此书的翻译出版经过了无数的周折挫顿,方才以内部发行方式出版。《房内考》译者在“译后记”中专门谈了翻译此书的艰辛,其中最困难的就是该书引用的明清淫秽小说。引用的一般古代典籍,只要找到中文原书照抄就可以,但要查找明清淫秽小说,却困难重重。译者本是北大教师,也知道北大图书馆是现今全国保存明清淫秽小说最多的地方,著名的马隅卿藏书即在其内,但就是不得其门而入,直到打了无数报告,开了几个层级的介绍信,才得以进门读书,而且只能读所涉及的某章某节,作者最后只能走“出口转内销”路子,从国外所藏本子复印再返寄国内等等,才得以完成译事。也因为无法遍读明清淫秽小说,《房内考》中个别地方还是译错了。书中谈到发生在唐高宗和武则天之间一件传闻:时为太子的高宗与时为宫女的武则天初识,高宗小溺,武为其举便盆,高宗戏曰:“未漾锦帐风云会”,武伶俐对曰:“先沐金盆雨露恩”。这两句淫戏语,最早出自《如意君传》,译者因为“出处不详”,只能根据英文意译,结果错译成了“清水洗粉面”,“恭承雨露情”,有点不知所云了。

    (六)西风受阻去何方?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淫书”,热门的是《金瓶梅》;西方“淫书”,热门的则是《查特莱夫人的情人》。此书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也是内部发行,可发行得极不顺利,受到了种种批评指责,一度还被封存仓库。当时,曾有“三人闹湖南”之说,除去《情人》,另二书是:西蒙·波伏娃的《第二性──女人》和《周作人文集》,这两部书当时也受到阻碍,一时酿成风波,其后的出版社主持者易人,与此不无关系。

      再以后就出了大事,那就是《玫瑰梦》、《情场赌徒》、《花花世界》等四部小说被禁止发行,有关出版社受到严厉处罚,引起了出版界一场风波。

      《玫瑰梦》是以卖书号、“合作出版”形式做的。出版此书的延边人民出版社刚刚获准出版一些文艺类书籍,以帮助摆脱日见其难的经济困境,不曾想,刚起步就遭此重创。在“合作”过程中,主动权完全操出资者手中,出版社稿子不曾完全审读,印行地也不知何方,书流到四面八方,书商大赚其钱,出版社却遭整顿。此次查处,主管部门还是慎重的,专为此召开专家座谈会。学者专家特别声明:《玫瑰梦》这类书在西方,只是一般通俗小说,但大家对于在中国现时查禁此书和查处出版社,意见却是一致的。

      延边社卖书号,出于不得已,其实这种形式在当时已普遍,尤其一些地方小出版社。改革逐步深入,各出版社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出书必须适销对路才能保证利润。对老出版社、大出版社来说,有老本可吃,比如商务可以靠其权威性的字典、辞典,再出些印数少的学术专著也没问题;人民文学出版社可以靠“四大名著”以及其他世界名著过日子,只要隔些时日印上一批,自有销路;中华书局可以靠其学术典籍,出这类书既有国家津贴,还可销往港台海外。对于一些后起的小出版社来说就难了,书稿质量是问题,征订推销又乏术,无力对大书稿做中长期投资,只有抓短线的通俗畅销书。什么书畅销?要看时潮和风尚,但“淫书”的销路好,那是再低能的出版者都懂得的。

      《玫瑰梦》事件是一大蹭蹬,既遭禁又受罚,西风受阻,出版商、书商去向何方?转而东进,转向眼前脚下,明清淫秽小说实在是最佳选择。

    (七)天一版越海而来

      出版明清淫秽小说,从常理上说,要比出西方同类书方便,至少可省却翻译一道。实际没那么简单,出这类书,首先得有这些书,即使根据各种“禁书大观”按图索骥,也要能索到。这些书几十年来,重扃深藏,连学者为翻译严肃学术著作参考之用,都难得其门而入,一般人更是连门坎都难摸到的。

      不过,已有近水楼台者在试探,当然不是出淫秽小说,而是出夹杂有淫秽内容的明清通俗小说。最早有北京大学出版社的《三刻拍案惊奇》(原名《幻影》),作为“北京大学图书馆馆藏善本丛书”推出,这可能是这类书中第一本对淫秽内容不作任何删节的新版标点本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照引其例,也在九二年出版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馆藏珍稀小说选刊”,第一批推出“明清小说十部系列”:《欢喜冤家》、《金石缘》、《清风闸》、《补红楼梦》、《风月梦》、《忠孝勇烈木兰传》、《狐狸缘》、《续儿女英雄传》、《花柳深情传》、《青红帮演义》,同样未作任何删节。这一套书的校勘整理也比较严谨严肃,但发行却另辟途径,经由“第二渠道”,打到了书摊上。《欢喜冤家》上市半年,即重新开印,印数直达四万。

      尽管没有象北大、北师大这些名牌大学自有其“善本”、“孤本”可出,各出版社到处寻觅,终于也出了《品花宝鉴》这类专讲“男风”的小说。明清通俗小说到此地步,可以说已在直逼明清淫秽小说的登场了。果然,长江文艺出版社不久就推出了“明清艳情小说”一套四本十一种小说,这十一种小说中,列入《书目》“猥亵”类的有八种。

    这些书从何而来?来自台湾。一九八六年始,台湾天一出版社影印了一套大丛书:“明清善本小说丛刊初编”,共十八辑二百三十六种,每辑一个专题,第十八辑为“艳情小说专集”。“艳情小说专集”共收二十四种小说,其中二十种属孙楷第《书目》中的“猥亵”类小说。天一版这套用宣纸精装影印的“艳情小说专集”有其价值,所有小说均依据原本翻印,可大大方便明清小说研究者。九一年以后,天一版这套“善本丛书初编”陆续进入大陆,于是有了这套长江文艺版的“明清艳情小说”。

      这套长江文艺版有价值吗?虽然在书前书后,出版者尽力摆出严肃姿态作了说明,但稍稍一翻即可知道,这套书完全不能与北大、北师大所出书同日而语,既没其他本子作参考校勘,又为删削淫秽文字而作了“技术处理”,谈不上无丝毫的研究价值。

      (八)今后趋向看时势

      明清淫秽小说以及明清通俗小说的出版前景如何?

      可以预料,明清通俗小说以及不限于明清的通俗小说出版,今后若干年仍是许多出版社的热衷选题,一来,选择范围较大,从现存小说总数来看,至今已出版的仍是少数;其二,不用付稿费,前期出版工作也是可多可少,严格的,找各种版本校勘比对,不讲究的,找到什么本子算什么本子,随便标点一下,排版印出就是;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古代通俗小说在中国有着广大深厚的市场,章回体的形式、忠奸分明的道德判断、轮回报应的天理人情,再加上大团圆结局,经过几百年的培置积累,现今仍是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小说形式。出这些小说,出版社在利润上是有保证的,至多只在于多少而已。去年,青岛出版社出了《野叟曝言》整整六大本,销路不错。有人指责说,半个世纪前,聂绀弩就曾专文批评过此书的荒诞不经,但书已出了,利已得了,又能如何?

      那么,明清淫秽小说出版前景如何呢?是否再有人敢尝试染指呢?难说。这需看出版者的见识和胆量,出版社所承受的经济压力以及整个社会所容许的程度。可以断言:只要有明清淫秽小说这些书存在,只要这些书还有不错的销路,不管以什么形式,明清淫秽小说的出版的可能性总是存在的。

      至于对这些明清淫秽小说本身的价值评价及其源流,那只能留待另篇来谈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