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黔南道中行记

  • 发布时间:2017-12-23 10:53 浏览:加载中
  •   黔南道中行记

      绍圣元年,山谷因被诬《神宗实录》不实,被定以“类多附会奸言,诋熙宁以来政事”的罪名,贬为涪州别驾,黔州安置。此为赴黔州的途中过峡州时作,故名道中行记。绍圣二年正月,山谷在长兄黄大临的陪同下远赴贬谪之地,三月抵达峡州,他们泊舟下牢关,游览三游洞、黄牛庙。此文正是山谷对此事的记载,从中可以看出山谷虽遭到贬谪,但他却有超乎常人的达观心胸。

      绍圣二年三月辛亥〔1〕次下牢关〔2〕,同伯氏元明、巫山尉辛碨尧夫傍崖寻三游洞〔3〕。绕山行竹间二百许步,得僧舍,号大悲院〔4〕,才有小屋五六间,僧贫甚,不能为客煎茶。过大悲,遵微行〔5〕,高下二里许,至三游间,一径栈阁绕山腹〔6〕,下视深溪悚人〔7〕,一径穿山腹碢暗〔8〕,出洞乃明。洞中略可容百人,有石乳,久乃一滴,中有空处,深二丈馀,可玄〔9〕,尝有道人宴居〔10〕,不耐久而去。

      厥壬子〔11〕,尧夫舟先发,不相待。日中乃至虾蟆碚〔12〕,从舟中望之,颐颔口吻〔13〕,甚类虾蟆也〔14〕。予从元明寻泉源,入洞中,石气清寒,流泉激激〔15〕,泉中出石腰骨,若虬龙纠结之状〔16〕。洞中有崩石,平阔可容数人宴坐也,水流循虾蟆背垂鼻口间,乃入江耳。泉味亦不极甘,但冷熨人齿〔17〕,亦其源深来远故耶。

      壬子之夕宿黄牛峡〔18〕,明日癸丑,舟人以豚酒享黄牛神〔19〕,两舟人饮福皆醉〔20〕。长年三老请少驻〔21〕,乃得同元明、尧夫曳杖清樾间〔22〕,观欧阳文忠公诗及苏子瞻记丁元珍梦中事〔23〕,观双耳石马。道出神祠背〔24〕,得石泉甚壮,急命仆夫运石去沙,泉且清而归。陆羽《茶经》记黄牛峡茶可饮〔25〕,因令舟人求之,有媪卖新茶一笼〔26〕,与草叶无异,山中无好事者故耳〔27〕。

      癸丑夕宿鹿角滩下〔28〕,乱石如碔廪〔29〕,无复寸土。步乱石间,见尧夫坐石据琴〔30〕,儿大方侍侧〔31〕,萧然在事物之外〔32〕。元明呼酒酌尧夫,随磐石为几案床座〔33〕。夜阑乃见北斗在天中〔34〕,尧夫为《履霜》、《烈女》之曲〔35〕。已而风激涛波,滩声汹汹〔36〕,大方抱琴而归。

      初,余在峡州,问士大夫夷陵茶,皆云涩不可饮〔37〕;试问小吏,云唯僧茶味善,试令求之,得十饼〔38〕,价甚平也。携至黄牛峡,置风炉清樾间〔39〕,身候汤,手得味〔40〕,既以享黄牛神〔41〕,且酌元明、尧夫云:“不减江南茶味也。”乃知夷陵士大夫但以貌取之耳,可因人告傅子正也〔42〕。

      〔1〕绍圣二年:公元1095年。

      〔2〕次:临时驻扎和住宿。又指临时住宿之处。《左传·僖公四年》:“师退,次于召陵。”下牢关:在峡州州治夷陵之西,陆游《入蜀记》卷六:“过下牢关,夹江千峰成嶂。”

      〔3〕元明:黄庭坚长兄黄大临,字元明。三游洞:陆游《入蜀记》卷六记载其“洞大如三间屋,有一穴通人过,然阴黑峻险尤可畏。缭山腹,伛偻自岩下,至洞前,差可行,然下临溪潭,石壁十馀丈,水声恐人。又二穴,后有壁,可居,钟乳岁久,垂地若柱,正当穴门,上有刻云:‘黄大临,弟庭坚,同辛、子大方,绍圣二年三月辛亥来游。’”

      〔4〕号大悲院:名字叫大悲院。号,称为。

      〔5〕遵微行:沿着小路走。《诗经·豳风·七月》:“遵彼微行。”遵,循,沿着。屈原《九章·哀郢》:“遵江夏以流亡。”

      〔6〕栈阁:即栈道。依山凿孔,在孔中置木条或石条,然后在木条或石条的突出部分铺木板而成的道路。

      〔7〕悚:惊惧,恐惧。潘岳《射雉赋》:“情骇而神悚。”

      〔8〕(dǎn)暗:黑暗,昏暗。黑的意思。

      〔9〕玄:通“悬”。这里指可以悬垂而进入穴中。

      〔10〕道人:指僧人。宴居:即宴坐修道,宴坐是佛教徒的一种修行方法,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坐禅。

      〔11〕厥壬子:辛亥日的第二天,古代以天干地支计算日月,天干与地支相配,如甲子,乙丑等,辛亥后便是壬子。

      〔12〕虾蟆碚:《方舆胜览·峡州》中记载:“虾蟆碚在夷陵县之南,凡出蜀者必酌水以瀹茗,陆羽第其品为第四。”

      〔13〕颐颔口吻:陆游《入蜀记》卷六记载:“虾蟆在山麓临江,头鼻吻颔绝类,而背脊皮色处尤逼真,造物之巧,有如此者。自背上深入,得一洞穴,石色绿润,泉泠泠有声,自洞出,垂虾蟆口鼻间,成水帘入江。”

      〔14〕甚类:十分像。甚,很。类,相像。

      〔15〕激激:指泉水流动时腾涌飞溅。《兵法·势篇》:“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

      〔16〕虬龙:古代传说中的一种龙。屈原《天问》:“焉有虬龙,负熊以游?”虬龙纠结,指像虬龙那样盘曲缠绕。

      〔17〕冷熨人齿:泉水寒冷,使人牙齿感到冰冷。熨,原指用熨斗把衣服等烫平,此处指那种寒冷的感觉很突然,就像高温的熨斗近人身体时那种突然的感觉一样。

      〔18〕黄牛峡:《水经注》卷三十四:“江水又东迳黄牛山,下有滩名黄牛滩,南岸重岭叠起,最外高崖间有石如人负刀牵牛,人黑牛黄。”黄牛峡在宜昌以西。

      〔19〕以豚酒享黄牛神:指用小猪以及酒来祭黄牛神。豚,小猪,猪。《韩非子·外储说左下》:“郑县人卖豚。”享,指用食物供奉鬼神。《尚书·盘庚上》:“兹予大享于先王。”

      〔20〕饮福:即饮用用以供神的酒,人们以为这些酒已经被神灵享用,沾有了神灵的福气。庾信《周宗庙歌·皇夏饮福酒》中有“饮福移樽”的句子。

      〔21〕长年三老:指船工们。长年,为船上撑篙的人。三老,则为船后掌舵的人。杜甫《夔州歌》:“长年三老长歌里。”少驻:稍微停留一会儿。驻,原为车马停止不前,引申为暂时停留。《孔雀东南飞》:“行人驻足听。”

      〔22〕曳杖清樾:是说拖着手杖走在树荫中。樾,树阴。

      〔23〕“观欧阳”句:指欧阳修的《黄牛峡祠》诗以及苏轼的《书欧阳公黄牛庙诗后》。其文中说:“轼尝闻之于公:‘予昔以西京留守推官为馆阁校勘,时同年丁宝臣元珍适来京师,梦与予同舟江,入一庙中,拜谒堂下,予班元珍下,元珍固辞,予不可。方拜时,神像为起,鞠躬堂下,且使人邀予上,耳语久之。元珍私念神亦如世俗,待馆阁乃尔异礼耶?既出门,见一马双耳。觉而语予,固莫识也。不数日,元珍除峡州判官,已而余亦贬夷陵令,日与元珍处,不复记前梦矣。一日与元珍峡谒黄牛庙,入门惘然,皆梦中所见。予为县令,固班元珍下,而门外镌石为马,缺一耳。相视大惊,乃留诗庙中,有石马系祠间之句,盖私识其事也。’”

      〔24〕道出神祠背:从黄牛庙的背后出来。

      〔25〕陆羽:唐代人,著有《茶经》,世人称为“茶圣”。

      〔26〕媪:对老年妇女的敬称。《战国策·赵策四》:“老臣以媪为长安君计短也。”媪后来也为妇女的通称。

      〔27〕好事者:指热衷于品茶的人。

      〔28〕鹿角滩:为峡州西北的一个滩的名称。

      〔29〕廪:指粮仓。指圆形的谷包。廪,指米仓。

      〔30〕坐石据琴:坐在石头上按着琴。据,按着。《庄子·盗跖》:“据轼低头,不能出气。”《庄子·渔父》:“左手据膝。”

      〔31〕儿大方侍侧:他的儿子大方在一旁侍立。

      〔32〕萧然在事物之外:指辛尧夫的样子萧散闲逸,好似超然于世事之外。

      〔33〕磐石:巨大的石头。《韩非子·显学》:“磐石千里,不可谓富。”

      〔34〕夜阑:夜将尽时。阑,残尽的意思。《史记·高祖本纪》:“酒阑,吕公因目固留高祖。”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35〕《履霜》、《烈女》:两者皆为古代琴曲的名称。

      〔36〕汹汹:形容喧闹或纷乱的样子。胡铨《戊午上高宗封事书》:“谤议汹汹,陛下不闻。”

      〔37〕癆(cū)涩:指味道粗涩。癆,通“粗”。

      〔38〕十饼:即十块茶饼。宋代常将茶做成饼状。

      〔39〕风炉:即煮茶所用的炉具。陆羽《茶经》中说:“风炉以铜铸之,如古鼎形,凡四窗,以备通飙漏烬之所。”

      〔40〕用手揉搓。

      〔41〕“既以”句:因此就以它来供奉黄牛神。

      〔42〕傅子正:生平不详。

      黄庭坚此文所记,是贬谪途中的所历所见。面对坎坷,他能以豁达的心态泰然处之,并用优美的文字将沿途的景物记录下来。使我们在领略山谷宽广心胸的同时,也能神游于峡州。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与洪甥驹父
下一篇:黄庭坚年谱简编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