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兰花令《黄庭坚集》诗选_原文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2-23 10:47 浏览:加载中
  •   木兰花令

      当涂解印后一日,郡中置酒,呈郭功甫

      山谷于崇宁元年六月赴知太平州任,九日到任,十七日即罢官。这首词便记录了其晚年这一遭遇,在感叹之馀寻觅解脱。木兰花令:词牌名。当涂:太平州治所在地,在今安徽当涂县。郭功甫:郭祥正,字功甫,有诗名。

      凌台上青青麦,姑熟堂前馀翰墨。暂分一印管江山,稍为诸公分皂白。江山依旧云空碧,昨日主人今日客。谁分宾主强惺惺,问取矶头新妇石。

      凌台上青青麦,姑熟堂前馀翰墨——凌(xiāo)台:在当涂县城北黄山之巅,宋武帝刘裕曾建离宫于此。青青麦:《庄子·外物》引逸诗:“青青之麦,生于陵陂。”姑熟堂:在安徽当涂。《舆地纪胜》卷十八:“姑熟堂在当涂之清和门外,下临姑溪。”这两句是说:看那宋武帝的凌歊高台如今已是麦苗青青,姑熟堂前昔日名士已逝,唯有翰墨文章流传至今。

      暂分一印管江山,稍为诸公分皂白——暂分一印:暂时执掌官印。管江山:管理州务。分皂白:即分辨是非。《宋书·王徽传》:“弟僧谦卒,徽以书告僧谦灵曰:‘冲和淹通,内有皂白,举动尺寸,吾每咨之。’”这两句是说:我只是暂时执掌官印,管理州务,愿我为官一任,稍能为当地民众分辨是非。此处“暂”和“稍”二字淡化了为官的意义。

      江山依旧云空碧,昨日主人今日客——这两句是说:江山依旧是往日的江山,白云依旧漂浮于碧空当中,然而昨天还是主人的我,今天则已成为客人。此二句抒发了江山依旧,人事已非的感慨。

      谁分宾主强惺惺,问取矶头新妇石——惺惺:清醒,明明白白,禅宗语言。新妇石:即望夫石,在当涂县西北。《舆地纪胜》卷十八:“新妇石在当涂县。昔人往楚,累岁不还,其妻登此山望夫,乃化为石。”这两句是说:宴席之上不须将谁宾谁主分得明明白白,人事有代谢,那望夫山上的望夫石长久于此,你可以去问问她。此二句表明主客变化不定,无需作彼此之分。

      此词是山谷于崇宁六年赴知太平州任,为官九日后即遭罢免之后的作品,这首词便记录了这一事件。上片起首二句“凌台上青青麦,姑熟堂前馀翰墨”,从当地名胜写起,看那宋武帝的凌台如今已是麦苗青青,姑苏堂前唯有昔日名士的翰墨文章留传至今,这不禁使人想起后来姜夔《扬州慢》中“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的句子,颇具沧桑感。馀二句以“暂”和“稍”两字各自引起,从而淡化了为官的意义,体现了作者超脱的态度。下片前二句记录了自己九日遭罢的事情,“昨日主人今日客”,是那样的突然,从而也揭示了政治生涯的无常。后二句“谁分宾主强惺惺,问取矶头新妇石”表明主客变化不定,无需强作彼此之分,立于江边的望妇石,“望来已是几千载”,一切都如过眼云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