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调歌头《黄庭坚集》诗选_原文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2-23 10:41 浏览:加载中
  •   水调歌头

      此词作于何年已难以考证。黄庭坚在坎坷的人生旅途中,世外桃源必是其向往之处。本首词作中词人设想自己置身一个桃花源般的世界中,用幻想手法,描写神游“桃花源”的情景。水调歌头:词牌名。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瑶草:仙草。一何:何其。武陵溪:用陶渊明《桃花源记》事,谓武陵渔人误入桃花源。那个地方与世隔绝,犹如仙境,故武陵溪在此处指人间仙境。这两句是说:我在春色正浓之时进入武陵桃源仙境,那株株仙草是何等碧绿。

      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这两句是说:看那武陵溪上桃树漫布,花开无数,而那树枝上又有黄鹂鸣叫声声,春意盎然。

      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虹霓:即彩虹。这三句是说:我想穿过那无数的桃花,寻找进入桃花源的道路,一直到那白云深处,豪迈之气和天空里的彩虹相接,使我胸怀开阔,舒畅自如。

      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红露:花上的露水。唐·王维《山中》:“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此即化用其意。这两句是说:只是怕桃花无数,进入得太深,花上的露水会打湿我的衣服。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金徽:即琴徽,用来定琴音高下的东西,此处借以指琴。这三句是说:我坐在玉石上,依靠着玉枕,拂弄着瑶琴。

      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谪仙:世称李白为谪仙。这里指嗜酒傲世的诗人。白螺杯:用白螺做成的酒杯。这两句是说:也不知那被贬下凡的诗仙身处何地,我一人独捧白螺杯,无人与我共饮。

      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朱唇丹脸:比喻媚俗的样子。长啸:长叹。这三句是说:我是山中不同凡俗的灵芝仙草,不屑于涂脂抹粉做一个随俗媚世的小人,那又何必因计较得失而长吁短叹呢!

      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明月逐人归: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这两句是说:我因贪杯醉酒,乘醉下山,和我相随的只有那一轮孤月。

      词用幻想的手法,描写神游“桃花源”的情景,反映了作者孤芳自赏、不肯媚世求荣的性格。上片逐层写神仙世界的美丽景象,“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犹如苏轼中秋词“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曲折地表达了词人出世和入世的矛盾。下片一连用玉石、玉枕、金徽来表现其金玉般高洁的品行,并以谪仙不在来抒写知音难得的孤寂。“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明确表示自己的去取:“耻贵世上艳,所贵心之珍”(李白《拟古》),自己所追求的是超凡脱俗之境,而不屑于涂脂抹粉做一个随俗媚世的小人,既然如此,又何必为得不到功名长吁短叹呢!结二句从仙境回到人世,以孤月相随的映带手法,流露了自己独处无友的落寞。以景结情,含蓄不尽。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