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方城寻七叔祖旧题《黄庭坚集》诗选_原文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2-23 10:02 浏览:加载中
  •   过方城寻七叔祖旧题

      此诗作于元丰元年(1078),时山谷从北京至邓州(今属河南),途经方城,为追思其七叔祖而作此诗。方城:宋代时属唐州,即今河南方城县,为山谷去邓州的必经之地。七叔祖:即黄庭坚的七叔祖黄注,字梦升。旧题:旧日题诗的遗迹。

      壮气南山若可排,今为野马与尘埃。

      清谈落笔一万字,白眼举觞三百杯。

      周鼎不酬康瓠价,豫章元是栋梁材。

      眷然挥涕方城路,冠盖当年向此来。

      壮气南山若可排,今为野马与尘埃——壮气:豪气,意气。排:压倒,推倒。李白《梁甫吟》:“力排南山三壮士,齐相杀之费二桃。”野马:指路上浮动的灰尘与空气中水分相混,游离空中,太阳一照,远望起来好像奔马,故称为野马。《庄子·逍遥游》:“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野马与尘埃即说明黄梦升已经逝世。这两句是说:七叔祖你当年的意气不凡,可以压倒南山,如今却已经深埋黄泉,化为尘土。

      清谈落笔一万字,白眼举觞三百杯——清谈:指清新雅丽的谈吐与议论。《后汉书·郑太传》:“孔公绪清谈高论,嘘枯吹生。”白眼:表示蔑视。晋代的阮籍见到俗人常常以白眼望之,而见到嵇康则青眼有加。觞:酒杯。杜甫《饮中八仙歌》:“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这两句是说:你谈吐不俗,清新雅丽,文思敏捷,常常下笔即可写出万言之论;你睥睨世俗,喜好饮酒,常常豪气奔放,痛饮而休。

      周鼎不酬康瓠价,豫章元是栋梁材——周鼎:指周朝的传国宝器九鼎。不酬:不值。康瓠:空的酒器。康,空虚。贾谊《吊屈原赋》:“斡弃周鼎兮宝康瓠。”豫章:指大木材。《淮南子·修务》中说:“豫章之生也,七年而后知,故可以为棺舟。”元:原。这两句是说:七叔祖你本是栋梁之材,但怀才不遇,沉沦下僚,就像那周代传国九鼎却不如一个空酒壶值钱一样。

      眷然挥涕方城路,冠盖当年向此来——眷然:依依不舍的样子。冠盖:指古代士大夫的服饰与车乘。此处借指其七叔祖黄注。这两句是说:我依依不舍地离开方城,想到此处是你当年来过的地方,但如今物是人非,我不禁泪沾衣襟。

      这首诗是山谷途经方城,寻他的七叔祖黄注旧日题诗的遗迹而作,通过对其七叔祖的才情及际遇的概括,抒发自己对七叔祖的怀念与惋惜。首二句“壮气南山若可排,今为野马与尘埃”写其七叔祖当年意气不凡,而如今却深埋黄泉,化为尘埃。开始即含惋惜之情。随后二句“清谈落笔一万字,白眼举觞三百杯”则是对其才情及性格的进一步展示,他谈吐不俗,文思敏捷,而且睥睨世俗,喜好饮酒。颈联“周鼎不酬康瓠价,豫章元是栋梁材”是正面说其七叔祖是栋梁之材,但怀才不遇,沉沦下僚。因为方城是其七叔祖来过的地方,且有旧日题诗的痕迹,但如今却物是人非,作者只能挥泪依依离开,其怀念之情由此可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