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孺子祠堂《黄庭坚集》诗选_原文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2-23 09:57 浏览:加载中
  •   徐孺子祠堂

      此诗作于熙宁元年(1068),时山谷将赴汝州叶县尉。徐:字孺子,东汉高士,豫章南昌人,家贫躬耕,公府屡次辟请而不就。徐孺子祠堂在南昌,据其故居修成。此诗为诗人赴任前拜谒徐孺子祠堂时有感世风而作。

      乔木幽人三亩宅,生刍一束向谁论?

      藤萝得意干云日,箫鼓何心进酒樽?

      白屋可能无孺子?黄堂不是欠陈蕃。

      古人冷淡今人笑,湖水年年到旧痕。

      乔木幽人三亩宅,生刍一束向谁论——乔木:高大的树木。《诗经·小雅·伐木》:“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幽人:即隐士。孟浩然《夜归鹿门山歌》:“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三亩:言地方之小。生刍一束:《后汉书·徐传》载徐前往吊郭泰母丧,在灵堂前放了一束新割的青草而去,其意取《诗经·小雅·白驹》“生刍一束,其人如玉”之意。生刍,新割的青草。这两句是说:看那祠堂地方仅占三亩有馀,但其中乔木参天,曾有高人在此居住;想那徐孺子生刍一束,其意又有谁能够明白呢?此二句表明古人品质高洁。

      藤萝得意干云日,箫鼓何心进酒樽——藤萝:泛指蔓生植物,其茎常攀援于乔木之上。干云:形容树木高大,及于云际。箫鼓:指祭祀时奏乐。汉武帝《秋风辞》:“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这两句是说:看那藤萝攀援于乔木之上,一直高及云际,但祠堂之中却一片冷落,祭礼萧条。此二句说明那些新进官僚攀附向上,得意一时,而相比之下,高士的祠堂却一片冷落,亦有惜才不被重用的感叹。

      白屋可能无孺子?黄堂不是欠陈蕃——白屋:平民的住所,古代平民住屋不施彩,故称白屋。可能:怎能,岂能。黄堂:指太守之堂。范成大《吴郡志》卷六中说:据《郡国志》载:黄堂“在鸡陂之侧,春申君子假君之殿也,后太守居之。以数失火,涂以雌黄,遂名黄堂,即今太守正厅是也。今天下郡治,皆名黄堂,仿此。”陈蕃:东汉人,为豫章太守时,不接宾客,每当徐孺子来,则特设一榻,徐离开则将坐榻挂起。此句因曾巩曾经为徐立祠,故说地方官中亦有礼贤下士之人。这两句是说:平民之屋中并不是没有像徐孺子一样的高洁之士;为官一方的太守之中也并不是没有像陈蕃一样礼贤下士之人。

      古人冷淡今人笑,湖水年年到旧痕——湖水:指南昌城外的东湖,即今之青山湖,徐孺子祠堂在湖南边的小洲上。这两句是说:古人的自甘淡泊,高风亮节被今人所笑,但尽管如此,那湖水依旧,波痕不减,万古长存。

      此诗为山谷二十四岁时的作品,首二句即以乔木幽人,生刍一束起句,以此象征像徐孺子一样的古人品质之高洁,紧接着又以藤萝攀援于高树之上说明现今的新进官僚攀附向上,得意一时,早已经没有古人的那种高洁品质,眼前高士的祠堂一片冷落,祭礼萧条。然而是不是高洁之士已经没有了呢?不是的。颔联以“白屋可能无孺子?黄堂不是欠陈蕃”告诉读者,在民间,拔俗之士并没有绝迹,而为官者当中也不乏礼贤下士之人,给人以希望,从语气看不仅有自喻之意,而且有对曾巩的赞誉之情。尾联首句以古今作对比,古人的自甘淡泊,高风亮节被今人所笑,但尽管如此,古人的高风依然犹如那湖水,波痕不改,万古长存。清·方东树曾经评此诗说:“起二句分点,三四写景,五六所谓借感自己,收切祠堂,高超入妙,即五六句中意。今人尚笑古人冷淡,则我安得不为人笑,但有志者不顾也。末句所谓兴也,言外之妙,不可执着。”(见《昭昧詹言》卷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