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言小说《奇骗》原文翻译赏析_古文小说精选

  • 发布时间:2017-12-20 00:15 浏览:加载中

  •   此篇出自清代袁枚的小说集《子不语》。袁枚(1716—1797),字子才,号简斋,晚号随园老人,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清代著名诗人、诗论家、散文家、小说家。《子不语》是袁枚的一部文言小说集,取意于《论语·述而》“子不语怪、力、乱、神”,表明所记正是孔子所“不语”者,全书二十四卷,续十卷。书成,发现元人小说中有同名者,遂改为《新齐谐》,本于《庄子·逍遥游》“齐谐者,志怪者也”。

      《奇骗》是其中很精彩的一篇小说,记述的是一场精心设置的骗局。

      骗术之巧者,愈出愈奇。金陵有老翁持数金至北门桥钱店易钱,故意较论银色[1],哓哓不休[2]。一少年从外入,礼貌甚恭,呼翁为老伯,曰:“令郎贸易常州,与侄同事,有银信一封托侄寄老伯。将往尊府[3],不意侄之路遇也。”将银信交毕,一揖而去[4]。

      老翁拆信谓钱店主人曰:“我眼昏,不能看家信,求君诵之。”店主人如其言,皆家常琐屑语,末云:“外纹银十两,为爷薪水需。”翁喜动颜色,曰:“还我前银,不必较论银色矣。儿所寄纹银,纸上书明十两,即以此兑钱何如?”主人接其银称之,十一两零三钱,疑其子发信时匆匆未检,故信上只言十两;老人又不能自称,可将错就错,获此馀利,遽以九千钱与之[5]。时价纹银十两,例兑钱九千。翁负钱去。

      少顷,一客笑于旁曰:“店主人得毋受欺乎?此老翁者,积年骗棍,用假银者也。我见其来换钱,已为主人忧,因此老在店,故未敢明言。”店主惊,剪其银,果铅胎,懊恼无已。再四谢客,且询此翁居址。曰:“翁住某所,离此十里馀,君追之犹能及之。但我翁邻也,使翁知我破其法,将仇我,请告君以彼之门向,而君自往追之。”店主人必欲与俱,曰:“君但偕行至彼地[6],君告我以彼门向,君即脱去[7],则老人不知是君所道,何仇之有?”客犹不肯,乃酬以三金,客若为不得已而强行者。

      同至汉西门外,远望见老人摊钱柜上,与数人饮酒,客指曰:“是也,汝速往擒,我行矣。”店主喜,直入酒肆,捽老翁殴之曰[8]:“汝积骗也,以十两铅胎银换我九千钱!”

      众人皆起问故,老翁夷然曰[9]:“我以儿银十两换钱,并非铅胎。店主既云我用假银,我之原银可得见乎?”店主以剪破原银示众。翁笑曰:“此非我银。我止十两,故得钱九千。今此假银似不止十两者,非我原银,乃店主来骗我耳。”酒肆人为持戥称之[10],果十一两零三钱。众大怒,责店主,店主不能对。群起殴之。

      店主一念之贪,中老翁计,懊恨而归。

      [1]银色:银子的成色。

      [2]哓哓(xiāo):争辩声。

      [3]尊府:对他人住宅的敬称。

      [4]揖(yī):古时拱手礼。

      [5]遽(jù):急忙。

      [6]但:只,只要。

      [7]脱去:逃脱离开。

      [8]捽(zuó):揪住。

      [9]夷然:很平静的样子。

      [10]戥(děnɡ):用来称量金银药物等的小型杆称。

      这篇小说的主旨是揭露和批判骗子的伎俩,告诫人们不要因一时贪念而受骗上当。

      高明的骗局,往往从一开始就精心策划,从选择施骗对象到对行骗时机的把握和对于被骗者心理的揣摩,目的只有一个:让对方作出错误的判断并导致错误的反应。

      小说中的“老翁”先是故意较论银子的成色,引起店主的不耐烦;而后安排少年送信,强调信的来源的偶然性和可信性;最后假托“眼昏”让店主代看信,并提出用信上所说的十两纹银兑钱。店主在不耐烦的心理及“将错就错,获此馀利”贪心的支配下,自然就上当了。而当店主人发觉上当找到老翁时,又因所拿假银数目与所兑钱数不符,百口莫辩。

      小说故事曲折回环,文笔朴实无华,自然流畅,把人性中那个“贪”字刻画得淋漓尽致。其实凡是骗局都有破绽,可是我们只要一动贪念,破绽再明显,我们也会视而不见,这就是常说的利令智昏。就像小说中的店主人,只要他稍加鉴定,银子的真假便可分明,只是他急于收利,以为可以多得一两三钱银子,便上了那老翁的当。

      《奇骗》之外,袁枚还写了《骗人参》、《偷靴》、《偷墙》等篇,揭露了形形色色的骗子、骗局与骗术,反映了当时阴暗险恶、尔虞我诈的世态人心,我们现代的人也应当以此为诫。

      (孙义梅)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