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枚文章集:袁枚文选在线阅读原文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2-19 22:34 浏览:加载中
  •   祭妹文

      祭文通常有固定的格式,其内容和形式都容易公式化,为后人传诵的不多。但袁枚的《祭妹文》却不拘格式,写得情真意切,生动感人,为后人传诵。这篇文章是我国文学史上哀祭散文的珍品,表现了兄妹之间深挚的情感。作者对亡妹的哀痛之情不单单是因为对妹妹的挚爱,还饱含着对她的同情和怜悯,对邪恶不公的愤懑,对“一念之贞”的痛恨,对自己未尽职责的无限悔恨。这就使得文章包孕了丰富的思想内含,增强了震撼读者心灵的力量。

      乾隆丁亥冬〔1〕,葬三妹素文于上元之羊山〔2〕,而奠以文曰:

      呜呼!汝生于浙而葬于斯〔3〕,离吾乡七百里矣,当时虽梦幻想〔4〕,宁知此为归骨所耶〔5〕?汝以一念之贞,遇人仳离〔6〕,致孤危托落〔7〕。虽命之所存,天实为之;然而累汝至此者,未尝非予之过也。予幼从先生授经,汝差肩而坐〔8〕,爱听古人节义事;一旦长成,遽躬蹈之。呜呼!使汝不识诗书〔9〕,或未必艰贞若是。

      余捉蟋蟀,汝奋臂出其间;岁寒虫僵,同临其穴〔10〕。今予殓汝葬汝,而当日之情形憬然赴目〔11〕。予九岁,憩书斋,汝梳双髻,披单缣来,温《缁衣》一章〔12〕。适先生户入,闻两童子音琅琅然,不觉莞尔,连呼则则〔13〕。此七月望日事也,汝在九原〔14〕,当分明记之。予弱冠粤行〔15〕,汝掎裳悲恸〔16〕。逾三年,予披宫锦还家〔17〕,汝从东厢扶案出,一家瞠视而笑〔18〕,不记语从何起,大概说长安登科,函使报信迟早云尔〔19〕。凡此琐琐〔20〕,虽为陈迹,然我一日未死,则一日不能忘。旧事填膺,思之凄梗〔21〕,如影历历,逼取便逝。悔当时不将情状,罗缕纪存〔22〕。然而汝已不在人间,则虽年光倒流,儿时可再,而亦无与为证印者矣。

      汝之义绝高氏而归也,堂上阿奶仗汝扶持〔23〕,家中文墨汝办治。尝谓女流中最少明经义谙雅故者〔24〕,汝嫂非不婉〔25〕,而于此微缺然〔26〕。故自汝归后,虽为汝悲,实为予喜。予又长汝四岁,或人间长者先亡,可将身后托汝,而不谓汝之先予以去也!

      前年予病,汝终宵刺探,减一分则喜,增一分则忧。后虽小差〔27〕,犹尚,无所娱遣。汝来床前,为说稗官野史可喜可愕之事,聊资一欢。呜呼!今而后吾将再病,教从何处呼汝耶!汝之疾也,予信医言无害,远吊扬州。汝又虑戚吾心,阻人走报。及至绵已极〔28〕,阿奶问望兄归否,强应曰“诺”。已予先一日梦汝来诀〔29〕,心知不祥,飞舟渡江。果予以未时还家,而汝以辰时气绝。四支犹温,一目未瞑,盖犹忍死待予也。呜呼痛哉!早知诀汝,则予岂肯远游,即游亦尚有几许心中言要汝知闻,共汝筹画也。而今已矣!除吾死外,当无见期。吾又不知何日死,可以见汝,而死后之有知无知,与得见不得见,又卒难明也。然则抱此无涯之憾,天乎,人乎,而竟已乎!

      汝之诗,吾已付梓〔30〕;汝之女,吾已代嫁;汝之生平,吾已作传;惟汝之窀穸尚未谋耳〔31〕。先茔在杭,江广河深〔32〕,势难归葬,故请母命而宁汝于斯,便祭扫也。其旁葬汝女阿印〔33〕。其下两冢,一为阿爷侍者朱氏〔34〕,一为阿兄侍者陶氏。羊山旷渺〔35〕,南望原隰〔36〕,西望栖霞〔37〕,风雨晨昏,羁魂有伴〔38〕,当不孤寂。所怜者,吾自戊寅年读汝哭侄诗后〔39〕,至今无男,两女牙牙,生汝死后,才周耳。予虽亲在未敢言老〔40〕,而齿危发秃,暗里自知,知在人间尚复几日!阿品远官河南〔41〕,亦无子女,九族无可继者。汝死我葬,我死谁埋?汝倘有灵,可能告我?

      呜呼!身前既不可想,身后又不可知,哭汝既不闻汝言,奠汝又不见汝食。纸灰飞扬,朔风野大,阿兄归矣,犹屡屡回头望汝也。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1〕乾隆丁亥冬:乾隆三十二年(1767)冬天。

      〔2〕三妹素文:名机,字素文。与高氏子指腹为婚。后来高氏子恶劣无赖,高家人请求解除婚约,但素文受封建礼教的影响,不肯解约。她婚后受尽虐待,不得已,与高家断绝关系,回居娘家。死时四十岁。乾隆三十二年丁亥(1767),袁枚为她营葬。 上元之羊山:在今江苏南京,当时属江苏上元。下文“斯”即指羊山。

      〔3〕浙:指杭州。

      〔4〕当时:指袁机初生的时候。 梦:怪异的梦。

      〔5〕宁知:岂知,哪知。

      〔6〕仳(pǐ)离:离弃,这里是不合之意。

      〔7〕托落:孤独不遇。

      〔8〕差肩:比肩,并肩。

      〔9〕使:假使。

      〔10〕同临(lìn)其穴:同到它的穴边凭吊。临,哭吊死者。

      〔11〕憬然赴目:清楚地呈现在眼前。憬然,醒悟。

      〔12〕《缁衣》:《诗经·郑风》里的一篇。

      〔13〕则则:赞叹的声音。

      〔14〕九原:墓地,这里指地下。

      〔15〕弱冠(ɡuàn)粤行:刚成年时前往广西。袁枚曾于乾隆元年(1736)到广西去看叔父袁鸿。弱冠,男子成年。粤,广西包括在古代“百粤”范围之内。

      〔16〕掎(jǐ):牵引。

      〔17〕披宫锦:指中进士。唐朝进士及第,披宫袍,后人就称中进士为“披宫锦”。下文“长安登科”即指这件事。

      〔18〕瞠视:直视。

      〔19〕云尔:用在话语之后,表示如此而已。

      〔20〕琐琐:细小的(事)。

      〔21〕凄梗:悲咽,哭不出来。梗,阻塞。

      〔22〕罗缕:详细。

      〔23〕阿奶:指袁枚的母亲。下文“汝嫂”,指袁枚妻,“阿爷”,指袁枚父,“阿兄”,指袁枚自己。这些称呼都是向袁机说话的口气。

      〔24〕雅故:过去的文章典故。

      〔25〕婉:柔顺和静。

      〔26〕微缺然:稍有点欠缺。

      〔27〕小差(chài):(病)稍减。

      〔28〕绵惙(chuò)已极:病势危急。

      〔29〕已:既。

      〔30〕付梓:指书稿付印。梓,梓木,书的雕版。

      〔31〕窀穸(zhūnxī):墓穴。

      〔32〕江广河深:由南京到杭州,乘船要先经长江,后经运河,所以这样说。

      〔33〕阿印:袁机有两个女儿,阿印是其一,早死。

      〔34〕侍者:妾。

      〔35〕旷渺:广远。

      〔36〕原隰(xí):平原和低下的地方。

      〔37〕栖霞:山名,在江苏南京东北。

      〔38〕羁魂:旅魂。羁,寄居在外。

      〔39〕戊寅年:乾隆二十三年(1758)。

      〔40〕亲在未敢言老:父母在,自己不称老,这是古礼。

      〔41〕阿品:袁枚弟弟袁树的小名。

      《祭妹文》构思精巧,别巨匠心,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从素文墓地入笔到病根祸源的交代,从野外同捉蟋蟀到书斋共读《诗经》,从胞妹送哥眼泪流到把盏喜迎兄长归,从离家出嫁到中道归返,从侍奉母亲以示其德到关爱长兄以显其情,从素文之死到后事料理,情节层层推进,感情波起浪涌,叙事历历可见,抒情句句见心,文情并茂,浑然一体。

      峡江寺飞泉亭记

      峡江寺在今广东清远峡山上,又名飞来寺。峡江寺的飞泉亭因便于观赏瀑布而使袁枚“意难决舍”,并给予高度评价。这是一篇将诗、画、音乐完美结合的散文。文章描绘了峡山寺附近山水的胜景,并刻画了抒情主人公飘逸的形象,高僧“只在此山中”的仙风,书童和寺僧的对弈之趣。风光人物交替行文,相映成趣,各有其形象,各有其意境。

      余年来观瀑屡矣,至峡江寺而意难决舍,则飞泉一亭为之也。

      凡人之情,其目悦,其体不适,势不能久留。天台之瀑,离寺百步;雁宕瀑旁无寺〔1〕;他若匡庐〔2〕,若罗浮〔3〕,若青田之石门〔4〕,瀑未尝不奇,而游者皆暴日中〔5〕,踞危崖〔6〕,不得从容以观〔7〕,如倾盖交〔8〕,虽欢易别。

      惟粤东峡山,高不过里许〔9〕,而蹬级纡曲,古松张覆〔10〕,骄阳不炙〔11〕。过石桥,有三奇树,鼎足立,忽至半空凝结为一。凡树皆根合而枝分,此独根分而枝合,奇已〔12〕!登山大半,飞瀑雷震,从空而下。瀑旁有室,即飞泉亭也。纵横丈馀〔13〕,八窗明净。闭窗瀑闻,开窗瀑至。人可坐,可卧,可箕踞,可偃仰〔14〕,可放笔砚,可瀹茗置饮〔15〕。以人之逸,待水之劳,取九天银河置几席间作玩〔16〕。当时建此亭者其仙乎〔17〕!

      僧澄波善弈,余命霞裳与其对枰〔18〕,于是水声、棋声、松声、鸟声,参错并奏〔19〕。顷之,又有曳杖声从云中来者,则老僧怀远,抱诗集尺许,来索余序。于是吟咏之声,又复大作。天籁人籁,合同而化。不图观瀑之娱,一至于斯!亭之功大矣。

      坐久日落,不得已下山。宿带玉堂,正对南山。云树蓊郁,中隔长江,风帆往来,妙无一人肯泊岸来此寺。僧告余曰:“峡江寺俗名飞来寺。”余笑曰:“寺何能飞!惟他日余之魂梦,或飞来耳。”僧曰:“无征不信。公爱之,何不记之?”余曰:“诺。”已遂述数行,一以自存,一以与僧。

      〔1〕雁宕:即雁荡山,在浙江省乐清市东北。

      〔2〕匡庐:即庐山,在江西省九江市南。

      〔3〕罗浮:罗浮山,在广东省博罗县西北。

      〔4〕青田之石门:浙江省青田县的石门山。

      〔5〕暴(pù):通“曝”,晒。

      〔6〕踞:蹲坐。

      〔7〕从容以观:悠闲地观看。

      〔8〕倾盖交:路上认识的朋友。倾盖,两辆车错车时车盖倾斜挨在一起。

      〔9〕里许:一里多。

      〔10〕张覆:张开树盖遮蔽。

      〔11〕炙(zhì):烤,晒。

      〔12〕奇已:奇怪了。已,语气助词,表示确定无疑的语气。

      〔13〕纵横:指长宽。

      〔14〕偃(yǎn)仰:仰面朝天躺着。

      〔15〕瀹(yuè)茗:煮茶。瀹,煮。

      〔16〕九天银河:指瀑布。李白《望庐山瀑布》诗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句。

      〔17〕其仙乎:大概是个仙人吧。

      〔18〕霞裳:刘霞裳,袁枚的学生。对枰(pínɡ):对弈。枰,棋盘。

      〔19〕参(cēn)错:参差交错。并奏:一起响。

      文章自然、清淡,写景抒情均不刻意为之。表面上看似不着力,而读来韵味隽永醇厚。文章采用由远到近,由外到内,由景到人,由景入情的写法,中间过渡毫无痕迹,浑然天成。作者描绘山寺景色,并不一味地从寂静无声上用力,反而着意写了大自然的一切声响,这声响非但没冲淡整个环境的平静,反而增添了僻静之感。

      黄生借书说

      这篇“说”就青年黄允修向作者借书一事发表议论,提出“书非借不能读”的观点,勉励青年应该化弊为利,努力为自己创造学习条件,发奋求学。

      黄生允修借书〔1〕。随园主人授以书而告之曰〔2〕:“书非借不能读也。子不闻藏书者乎〔3〕?七略四库,天子之书〔4〕,然天子读书者有几?汗牛塞屋,富贵家之书〔5〕,然富贵人读书者有几?其他祖父积、子孙弃者无论焉〔6〕。非独书为然〔7〕,天下物皆然。非夫人之物而强假焉〔8〕,必虑人逼取,而惴惴焉摩玩之不已〔9〕,曰:‘今日存,明日去,吾不得而见之矣。’若业为吾所有〔10〕,必高束焉〔11〕,庋藏焉〔12〕,曰‘姑俟异日观’云尔〔13〕。

      “余幼好书,家贫难致〔14〕。有张氏藏书甚富。往借,不与〔15〕,归而形诸梦〔16〕。其切如是〔17〕。故有所览辄省记〔18〕。通籍后〔19〕,俸去书来〔20〕,落落大满〔21〕,素灰丝时蒙卷轴〔22〕。然后叹借者之用心专,而少时之岁月为可惜也〔23〕。”今黄生贫类予〔24〕,其借书亦类予;惟予之公书与张氏之吝书若不相类〔25〕。然则予固不幸而遇张乎,生固幸而遇予乎?知幸与不幸,则其读书也必专,而其归书也必速〔26〕。为一说,使与书俱〔27〕。

      〔1〕生:古时对读书人的通称。

      〔2〕授:交给,交付。

      〔3〕子:对人的尊称,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您”。

      〔4〕七略四库,天子之书:七略四库是天子的书。西汉末学者刘向整理校订内府藏书。刘向的儿子刘歆(xīn)继续做这个工作,写成《七略》。唐朝,京师长安和东都洛阳的藏书,有经、史、子、集四库。这里七略四库都指内府藏书。

      〔5〕汗牛塞屋,富贵家之书:那汗牛塞屋的是富贵人家的藏书。这里说富贵人家藏书很多,搬运起来就累得牛马流汗,放置在家里就塞满屋子。汗,动词,使……流汗。

      〔6〕祖父:祖父和父亲。“祖父”相对“子孙”说。弃者:丢弃的情况。无论:不须说,不用说,不必说。

      〔7〕然:这样。

      〔8〕夫(fú)人:那人。指向别人借书的人。强(qiǎnɡ):勉强。

      〔9〕惴惴(zhuì):忧惧的样子。摩玩:摩挲(suō)玩弄,抚弄。

      〔10〕业:业已、已经。

      〔11〕高束:捆扎起来放在高处。束,捆,扎。

      〔12〕庋(ɡuǐ):搁起来。

      〔13〕姑:姑且,且。俟(sì):等待。异日:日后,将来。尔:而已。

      〔14〕难致:难以得到。

      〔15〕与:给。

      〔16〕形诸梦:形之于梦。在梦中现出那种情形。形,动词,现出。诸,等于“之于”。

      〔17〕切:迫切。如是:这样。

      〔18〕故有所览辄省(xǐnɡ)记:(因为迫切地要读书,又得不到书,)所以看过的就记在心里。省,明白。

      〔19〕通籍:出仕,做官。做了官,名字就不属于“民籍”,取得了官的身份,所以说“通籍”。这是封建士大夫的常用语。籍,民籍。通,动词,表示从民籍到仕宦的提升。

      〔20〕俸:俸禄,官吏的薪水。

      〔21〕落落:堆积的样子。

      〔22〕素蟫(yín):白鱼,指书里的蠢虫。灰丝:指虫丝。卷(juàn)轴:书册。古代还没有线装书的时期,书的形式是横幅长卷,有轴以便卷起来。后世沿用“卷轴”称书册。

      〔23〕少时:年轻时。岁月:指时间。

      〔24〕类:似、像。

      〔25〕公:动词,同别人共用。吝:吝啬。

      〔26〕归:还。

      〔27〕为一说,使与书俱:作一篇说,把(它)同(出借的)书一起(交给黄生)。

      文章围绕中心,夹叙夹议,层次清楚地阐明事理。一开始就提出了“书非借不能读”的观点,出人意表,引人深思,随后围绕着这个中心,逐层展开阐述。文中还多处运用对比方法,从正反两方面去阐明事理。如以“非夫人之物”与“若业为吾所有”作对比;以“余幼好书,家贫难致”的勤学与“通籍后,俸去书来”的疏懒作对比;以“予之公书”与“张氏之吝书”作对比;以自身的“不幸”与黄生的有“幸”作对比,等等。这样鲜明地阐述观点,既加深了读者的理解,又增强了文章的说服力。

      随园记

      随园是袁枚辞官之后所居之处,他的许多诗文都写到随园。此文记述其购置与修葺该园的经过。

      金陵自北门桥西行二里〔1〕,得小仓山。山自清凉胚胎〔2〕,分两岭而下,尽桥而止。蜿蜓狭长,中有清池水田,俗号干河沿。河未干时,清凉山为南唐避暑所,盛可想也。凡称金陵之胜者,南曰雨花台,西南曰莫愁湖,北曰钟山,东曰冶城,东北曰孝陵,曰鸡鸣寺。登小仓山,诸景隆然上浮,凡江湖之大,云烟之变,非山之所有者,皆山之所有也。

      康熙时,织造隋公当山之北巅〔3〕,构堂皇〔4〕,缭垣牖〔5〕,树之千章〔6〕,桂千畦,都人游者,翕然盛一时〔7〕,号曰隋园,因其姓也。后三十年,余宰江宁,园倾且颓弛,其室为酒肆,舆台呶〔8〕,禽鸟厌之,不肯妪伏〔9〕。百卉芜谢,春风不能花。余恻然而悲,问其值,曰三百金,购以月俸,茨墙剪阖,易檐改涂。随其高,为置江楼;随其下,为置溪亭;随其夹涧,为之桥;随其湍流,为之舟;随其地之隆中而欹侧也,为缀峰岫;随其蓊郁而旷也,为设?〔10〕。或扶而起之,或挤而止之,皆随其丰杀繁瘠〔11〕,就势取景,而莫之夭阏者〔12〕,故仍名曰随园,同其音,易其义。落成叹曰:“使吾官于此,则月一至焉;使吾居于此,则日日至焉。二者不可得兼,舍官而取园者也。”遂乞病,率弟香亭、甥湄君,移书史居随园。

      闻之苏子曰〔13〕:“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然则余之仕与不仕,与居此园之久与不久,亦随之而已。夫两物之能相易者,其一物之足以胜之也。余竟以一官易此园,园之奇可以见矣。己巳三月记〔14〕。

      〔1〕金陵:即今南京市。

      〔2〕清凉:山名,在南京市西北。胚胎:指事物的开始或形成。此句意为小仓山由清凉山而来,为其分支。

      〔3〕织造:官名。隋公为雍正时江宁织造,名赫德。

      〔4〕堂皇:官府的大堂。

      〔5〕缭:营造。垣:墙。牖:门户。

      〔6〕(qiū):通“楸”,木名。《汉书·货殖传》:“山居千章之。”章:株。

      〔7〕翕(xì)然:聚合的样子。

      〔8〕嚾呶(huánnáo):喧闹。

      〔9〕妪伏:鸟孵卵。《淮南子·原道训》:“羽者伏妪,毛者孕肓。”

      〔10〕宧乱(yíyǎo):指房屋。

      〔11〕丰杀繁瘠:意为丰富或缺乏的。

      〔12〕夭阏(è):亦作“夭遏”,摧折,遏止。

      〔13〕苏子:指苏东坡

      〔14〕己巳:乾隆十四年(1749)。

      袁枚号“随园老人”,居处叫“随园”,著作有《随园诗话》,他喜爱这个“随”字,一生追求“随”意。这篇《随园记》便夫子自道地表明了这“随”的内涵,体现了他的个性和人生态度。乾隆十四年(1749),三十四岁的袁枚借口有病辞去江宁县令之职。此前他先后在溧水、江浦、沭阳等地为官,颇具吏才,有政声。然而为官非易,须“为大官作奴”,“身往而心不随”,真是“官苦原同受戒僧”。于是步陶渊明后尘弃官归隐,于小仓山营造随园。在修葺花园时他处处强调一个“随”字,“……随其高,为置江楼;随其下,为置溪亭;随其夹涧,为之桥;随其湍流,为之舟……”短短一段文字便有八个“随”字,它是自由的代名词,也是袁枚人生哲学的表白。它决心“舍官而取园”,就是不再“自以形为心役”(陶潜语),不再“为大官作奴”,这不仅表明了他的人生态度,也是他“性情得其真,歌诗乃雍雍”的文学主张“性灵说”的根源!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