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人改名趣闻

  • 发布时间:2017-12-18 12:37 浏览:加载中
  •   起名、改名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古人起名、改名时都要设埴祭祖,请族中有名望的长者,先行占卜,然后起名。今天我们虽不用这些仪式,但在起名时,都是认真严肃的,而改名,更不能随便。

      为了能轻松地步人这一严肃话题,我想先摘录野史中几段古人改名的趣闻。一者以张视听,二者以博读者一笑。曲径通幽,小故事里,往往能蹦出一个大道理来。

      乐乐乐,临考改名荣登榜首

      晚清时期,有三大才子方苞、戴名世、孙维祺同路上京赶考。三才子未考之前,先想考一考主考大人吴长庆。吴长庆是安徽人,与三国时的周瑜同出一地,状元出身,文武全才,素以才思敏捷、用兵神速而闻名。曾帮助朝鲜平息内乱,当时日本虎视眈眈,想趁机出兵占领朝鲜。吴长庆奉命援朝,星夜挥军迅速平定朝鲜内乱。吴长庆上午兵到,日本的军舰亦于正午到达釜山港口,因见中国龙旗已插满海岸,只得掉转船头而去。这一段亦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史,故从清史中摘录出来,与一切热爱祖国的同志们分享。金日成晚年访问中国时,特别关心地问到两个人,一是原新罗国的太子金乔觉(后成为地藏菩萨);一个是镇守朝鲜的吴长庆坟墓情况(当年人民日报曾登过)。像吴长庆这样一位人物,三才子还想设计考一考他,可见“文人相轻,自古皆然”,也可见文人之恃才傲物。三才子绝不怀疑吴长庆之才学,而是看他才思是否敏捷。一个有才华的人,如果才思不敏捷,像民间所说,茶壶里的饺子倒不出来,那是不能跻身官场而只能是学者和老师。三才子知道,考生考主考,而且是像吴长庆这样的主考官,那是要曲尽其妙的,否则将自受其苦。封建时代的科举考试,多在中秋前后举行。故石达开曾有应试诗云:曾摘芹香人泮宫,更探桂蕊趁秋风……

      这一年的中秋节尚未开考,三才子置酒月下,持杯把盏,预祝榜首有名,酒酣耳热之际,忽闻不远处有吟诵之声,惺惺相惜。便六只脚一齐向前走去,对方见有人来,吟诵之声戛然而止,双方打拱作揖,互报姓名年岁,原来此人是庐江乐桥人,姓乐名为乐,连起来读做乐为乐,三才子一听喜不自胜,不由拍手叫道,题目有也。便邀乐为乐一起人席,原来孙维齐是庐江孙家畈人(见老版《庐江县志》),与乐为乐叙属同乡。古代人认为人生有四大乐趣:其一是久旱逢甘雨,其二是他乡遇故知,其三是洞房花烛夜,其四是金榜显名时。现在四乐已得其一,不久金榜显名又得其一,三才子如何不乐上加乐?于是添杯换盏,举酒更酌,刚一举杯,乐为乐就问道:“三位年兄(古代考生之间的互相尊称)适才一听小弟报上姓名,便一齐拍手叫道:题目有也,这是何意?”三才子道:正要找老弟帮忙哩!我们想旁敲侧击地考一考主考大人是否名实相符,但苦无良策,今听老弟的大名叫乐为乐,便心中有了主意。

      殊不知这乐为乐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举人。一听之下便失声叫道,难道三位要小弟改名不成!诸位知道,大凡读书的人比不读书人的智商总要高出一筹,所以古代有句不好听的说法叫做“三代不读书,好比一窝猪”。愚昧嘛!当然这是古代封建统治阶级压迫人民所造成的。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东吴有位年轻人叫吕蒙正的,也就是后来火烧刘备七百里连营的策划者。孙权原来看不起他,因为他是个“士”,“士”者书生也,几天后孙权找他议论一件军务上的事,一听之下大为惊叹,便感叹说:“士三日不见,便当刮目相看。”就是说对于读书的人,三天没有见面便当另眼看待。为什么一定要说“士”三日不见便当刮目相看,而不说“人”三日不见便当刮目相看呢?因为“士”是读书的,说不定这三天里看到了什么好书,有了飞跃的进步。而不读书的人,别说三日不见,就是三年不见,也不会有多大变化。

      现在话归本题,三才子一听乐为乐已经猜出他们的意图,便说正是正是,老弟这名字一改,不但能考出主考大人的才华,更能使老弟名扬天下。乐为乐一听,认为言之有理,便说:三位仁兄是要小弟改名为乐乐乐吗?三才子大笑,联袂而起,六只手,三只杯,一齐举向眉前。

      说到此必须先有个交代,科举考试乃是封建王朝选拔贤能的一个主要途径,不管贵族和平民都一视同仁。这倒不是说封建王朝重视人权,而是他们统治的需要。清朝、明朝、宋朝唐朝、汉朝虽都是压迫人民的封建王朝,但他们都能各自维持统治数百年之久,这完全是他们也懂得要任人惟贤。所以“科举”的考试非常严格,主考官阅卷也十分讲究,考卷是夹宣纸做的,是一个折叠式的大本子,比现在十六开的书本要长出三分之一,考生的姓名写在卷的右下角,折叠成四五层,再盖上胶漆的封印。而且考中的前十名,还要经过“殿试”当着皇帝的面做文章。由此可见规矩之严,仪式当然也十分隆重。古人所谓“十年寒窗苦,一举成名天下知”,考中举人就能当县令,所以穷书生范进中举之后,高兴的疯了过去。于是戏本上就传下来一个“范进中举”的戏。据说出榜之前,先由全国第一流的书法家写榜,成千支上等的毛笔放在写字台边,文武官员分列两旁,等待抢笔。写状元的姓名时,一支新毛笔只写一笔就丢到桌上,大官们都上去抢,回去给孩子们写字,以图吉利。状元名字的笔划越多,笔也用得多,二三品的官员,才有机会抢得一枝。若是状元公名叫丁一人,那只有五名大官能各抢到一支笔。往下两名榜眼探花,则是写一个字换一支笔,十名以内是一个名字换一支笔。出榜时,高中榜首的前十名,每人姓名之上,都挂一盏特制的宫灯,那种气派真是不得了。考中了不愁分配,从县令到府台(省长)各有其份,新科状元若是逢上皇帝女儿已到婚嫁之龄,还有娶皇帝女儿的专利权。所以古代就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之说,又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的人如果有了成就,那怕是个小小的秀才,尽管他仍然很穷,但秀才也是“功名”,他就有了一个特权,他和人打官司时,对方哪怕是百万富翁,但在大堂上要跪着说话,而秀才则可有一张椅子坐着说话。因为秀才身穿“蓝衫雀顶”的“制服”,也就是蓝色的袍子上锈上孔雀的图案,帽顶上是一只铜制的小孔雀,这象征他的“功名”,也是官府规定的“制服”。按规矩他享有这个权利,除此之外,读书人还有可能得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且是特大的馅饼。因为遇到昏庸的皇帝“选妃”,各州各县都派出人马,将凡是长得漂亮的姑娘都逮起来送进宫去,当官的女儿也不能例外,否则欺君之罪是要满门抄斩的。但皇上也有一个规定,只逮未出嫁的姑娘,不要已出嫁的小姐,所以凡是有女儿的人家,包括官宦之家和大地主之家,就派人背起女儿趁夜送到附近的读书人家去,不但不要聘礼,还要倒陪嫁妆。因为被选进皇宫的女子有数千人之多,能被昏君看中的也只有一两个。“长恨歌”中描写杨贵妃得宠的诗句,就有“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感叹。“阿房宫赋”描写秦始皇宫中妃子的情况,更为深刻,说是“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好多宫女,三十六年都没有被皇帝召见过一次。可见,女娃被选进宫,也就是如判了终身监禁,所以遇到这样的“选妃”之年,读书人就可以得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不是读书人,纵使家财万贯,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漂亮的姑娘被背到穷书生家去。

      笔者这笔头已岔得太远了,但这些“掌故”,都是从老教授那里听来的,虽不算是独家新闻,但作为读者们的佐茶笑料,亦当不算劣品。由此我们纵看历史,任何朝代都是重视知识,重视人才。战乱时代,讲的是“纠纠武夫,公侯干城”。太平盛世,文才便显得重要,尤其是科学昌明的现代,文、数、理、化都得并驾齐驱。

      现在话归本题,科举的考试,为了仪式的隆重,考生入场时,先由唱名官唱名。唱名者,不仅喊得响亮,且要拖着长音,所以不叫点名叫唱名。三才子知道,唱名官主要条件是嗓门大而清悦,文才大都平平,这乐乐乐三字的怪名,他是无法唱出三种不同声音来的。而主考官高踞座上,手中又无点名册,全靠耳听,随时纠正唱名官可能唱错的名字,这也显示主考官必有真才实学,博闻强记,而且反应要快,否则会在天下考生前丢脸的。丢脸还不是主要的,轻者丢官,重者丢命,岂是儿戏。

      话说乐为乐改名为乐乐乐之后,即以乐乐乐三字报名应考,入场那天,唱名官一个个唱名入场,唱到乐乐乐名字时,唱名官高叫乐yue乐yue乐yue,也就是音乐的乐,下面无人答应。唱名官略一思考,又叫乐le乐le乐le,也就是快乐的乐,下面仍无人答应,唱名官汗如豆下。说时迟,那时快,主考官吴长庆在上面叫道乐yue乐yao(与需要的要同音,意义相近,为喜爱之意)乐Ie,乐乐乐大声答道:“有”,昂首阔步进入考场。原来这乐字,古有五种读音,意思也各不相同。乐为乐改名为乐乐乐之后,由于使主考官有机会在天下“举子”前展示了一下渊博的学识,便对乐乐乐产生了好感。在点中“进士”后,又提选为“探花”(第三名,第一名状元,第二名榜眼)。而三位才子虽然也都各列“进士”之位,但比之乐乐乐,则稍逊一筹。古代无专门改名之机构,只偶有为之者,但一经改名,便收立竿见影之效果,言之令人捧腹。

      常知命。名字一改好运来

      乾隆28年除夕之夜,北京城内翰林院官署的门头上彩灯高挂,双门敞开,内庭里坐着一位50左右的翰林,独自在浅斟低酌。这时靴声橐橐进来一位气宇非凡的中年汉子,这位翰林独居,正愁孤寂,下人虽多,却因身份不同,难共谈笑,正想有一位身份相等的官儿陪他猜拳行令以消长夜,便起身拱手,将中年汉子请人西席坐下(古代宾主相见,以西为尊,主人坐东,客人从西)。中年汉子谦谢之后,便开口问道:阁下现供何职?这大年除夕为何不回家团聚,以叙天伦之乐?这翰林说道:下官身为翰林,在翰林院编修国史,只因下官过去教的几个学生,“殿试”时一甲三名,状元、榜眼、探花,衣锦还乡,好不荣耀。我作为他们的老师,虽也考中“进士”(相当于现在博士)却低他们一等,相形见拙,无颜还乡,故翰林院里的翰林,只我一人驻守。那中年汉子问道:阁下尊姓大名,何以您的学生都高中榜首,而你却瞠乎其后?这翰林喟然长叹,说道:下官姓常,名叫知命,取“君子安贫,达人知命”之圣训,虽怀才不遇内心难平,但想到“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的谚语,又联系自己名叫常知命,所以不免黯然神伤,便借酒消愁。每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来自嘲自讽,也算是不平之鸣吧,谁叫我号常知命呢?且又到了天命之年,唉,知命,知命,喝酒,喝酒,来、来、来,“尽此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拉着中年汉子就要喝酒,他也不知道那中年汉子是何等人物,他也不看看那中年汉子眉彩飞扬,哪里会有什么万古之愁。那中年汉子也不客气,举杯一饮而尽,饮罢笑道:岂不闻事在人为,人定胜天之古训。昔“鲁阳麾落日,诸葛借东风”命运应该操之己手,自强不息才是,阁下名字虽然不好,但名字可以改换,如阁下改名为常造命,虽只动一字,却有四两拨千斤之妙用,改被动为主动,破除心中陈腐之气,自能面目一新前途无限。说罢又是一笑,起身拱手,便要离去。常知命哪能舍得放他走,探手一抓,想把那人留住,陪他多饮几杯,谁知那中年汉子手力奇大,且动作敏捷异常,只一抖一丢便轻而不失礼貌地卸掉常知命的抓力。一叠笑声,竟自翩然而去。常知命醉眼朦胧,本意是借酒消愁,恰恰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把他愁云驱散。正喜峰回路转,曙光初露,却又“神龙见首不见尾”,才饮一杯,就又撇下他忽地走了。

      但常知命已被撩得春意盎然,心想这除夕之夜,谁个会独自在大街上转悠,而且衣着谈吐、举止皆非常人可比,莫非是“天使”来点化我不成!呀,常造命,命由自己来造,人定可以胜天,我应该是要改一改名字了。又想起以先看过一本《了凡四训》讲的是一位县官如何改变自己命运,当上御史大夫之职,越想越觉得那中年汉子说得有理,仿佛名字一改,马上就可官加一等了。但又转而一想,堂堂一个翰林,怎么好改名字呢,惊动户部不算,还要面临上司的质问,若被朝廷知道,岂不说我异想天开,说不定丢官削职,降为平民,唉,想着想着,不由伏在桌上睡了过去,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少时候,忽听门外喧闹之声大起,抬头望去,却见一簇人拥着一个大太监径直向内走来,口中喊道:常知命接旨!封建时代的官,一听说接旨二字,便不由自主地趋前跪了下来,只听那太监接着叫道:宣翰林院常知命上殿,钦此!这常知命云里雾里,跌跌撞撞向门外走去,也不知是梦是醒,也不知是凶是吉,早有备好的鞍马,将他引到一个去处,常知命定晴一看,那气派简直和皇上的金殿一般,这一惊睡意全消,转晴向两旁一看,文官武将,金瓜玉斧,肃立森然,便知不是幻境,慌忙滚鞍下马,撩袍端带,俯伏丹墀三呼万岁,行三拜九叩大礼已毕,便伏地不敢再动。只听上面传来皇帝声音,命常知命抬起头来,常知命胆战心惊地向上看去,却因睡眼惺忪,看不清皇帝的面孔。又听皇帝问道:常知命你见过朕(皇帝自称)否?常知命答道:臣职卑微,虽屡欲瞻仰龙颜,却一直未能如愿。那皇帝忽然大叫道,你好记性!才过半夜怎么就忘记了!原来昨夜那个中年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的乾隆大帝,这乾隆一向不拘小节,性好游玩,除夕之夜嫌宫中喧哗太甚,便借口到“养心殿”静坐养神,却瞒着东西两宫,独自溜了出来,也是想看看老百姓过年的情况。

      常知命身为翰林,又在京城供职,官虽不大,学位却也不低,见识自也渊博。一听乾隆说破,惊出一身冷汗,便小心答道,臣未曾忘记,只道是“天帝”化身下凡来点化微臣,怎敢想到是万岁,恕臣昨夜无状,死罪死罪。乾隆笑道,你这个常知命,既不甘心落后于自己的学生,却又为何“作茧自缚”,取个什么知命两字为名而框住自己进取之心,你不是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嘛!朕今天就要改掉你的名字,改变你的命运,听封!这时文武官员,一个个羡慕之极,暗想,昨日之夜,我为何不搬张桌椅到大门口去吃饭呢,说不准也能碰上皇帝,今天也好在殿上听封。这时只见太监已捧出新衣新帽,蟒袍玉带,只等皇帝开口。乾隆复又笑道,从今日起,常知命改名为常造命,官封翰林院大学士,钦赐状元,晋升三级。

      这常知命作梦也未想到,昨晚中年汉子建议他改名,今天一早就连升三级,天是朝廷上下,京城内外,这消息不胫而走,尤其是官场人士更是津津乐道。

      卫知命,改名不成官无份

      时有新科状元邢大奇,回家乡无为县祭祖,便和他的启蒙老师说起此事,说来也巧,那老师姓卫,名字也叫知命,连起来念,便叫卫知命,六十开外年纪,一副穷学究模样。邢大奇向他建议说,当今天下太平,政通人和,龙心喜悦,只要能讨得皇帝欢心,引发皇帝的兴趣,便不难讨得一官半职,不知老师可想当官吗?这卫知命虽也满腹文章,却一向胸无大志,只陶情于山水之间,优游岁月,一听当状元的学生这么一问,便顺口答道:做梦都在想哩。邢大奇道:老师若不怕委屈,学生倒有一计,使老师平步青云。卫知命说,你快说来。邢大奇说,按照惯例,学生不久要回京拜见皇上,时间安排在晚上,老师可扮作学生的仆人,挑一盏灯笼照路,皇上见了,一定责问学生为何用老者为仆,学生则答道,这是臣的老师,做梦都想瞻仰皇上的龙颜,听说皇上要召臣进宫,便屈身做臣的侍从以偿宿愿,皇上一听您是我的老师,一定要问你考取过什么功名,老师可如实回答,皇上一定会再问:为什么你把学生能教育成材,而自己依然是个秀才呢?这时老师您赶快就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何况小民卫知命,这名字又不好,因是父亲早年所起,故不能改动,请皇上施恩,赐给小臣一个好名字,也好让小民托万岁的福,能考上一个功名(古时考功名不限年岁,有个叫梁颢的,82岁才考上状元,这是史实,不是故事),也好为朝廷出力。这时皇上一定很高兴,不但会赐老师一个好名,还会封个不大不小的官职。卫知命一昕大喜,在家先行演练一番,待到跟随学生进宫之日,一问一答,果然皆如邢大奇之预料,但邢大奇万万没有料到,到了关键之时,卫知命却乱了套,当皇帝问卫知命说:你既然能将学生教育成材,为何自己总是考不上功名呢?卫知命心中一慌,思绪一乱,却把邢大奇教好的话,忘的一干二净,半天才说出他刍己的一句话来,老朽无能,老朽无能。

      乾隆是何等人物,一见新科状元领着老家的老师来,便知道他是一片苦心,想给老师讨个一官半职,本来也打算在这喜悦的气氛扣,来个喜上加喜,也好为自己这个太平皇帝增添一个传奇色彩,不料这卫知命却是一个“朽木不可雕也”的角色,扫兴之下,笑容一敛,袍袖一拂,淡淡说道,果然是个无能老朽,看在新科状元份上,赐黄金百两,让他出宫去吧。

      从以上两例中,我们可以知道,改名只是外因,发奋图强才是内因,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毛主席生前用鸡子和石头来比喻内因,实在是恰当而巧妙的比喻。明乎此理,我们才能运用好唯物辩证法使精神变物质,物质再变精神,而达到建设两个文明之目的。

      夏步实,改了名字享大福

      下面还有一例,也是载之于野史,说来就更使人捧腹大笑了,不仅是腐朽化为神奇,而且是空前绝后,普天之下,绝无仅有。至今上海卢湾一带老一辈读书人,还津津乐道传说此事。

      说是晚清慈禧听政时,安徽合肥人李鸿章官居中堂大人之职(相当于现在国务院总理),那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官。一天,上海道(省以下府以上的地方官)赴京述职。临回上海前,向李鸿章辞行。那时级别悬殊,只能跪在地上说话。上海道当然要向李鸿章讨好,问中堂大人有何吩咐。其时李鸿章年事已高,肠胃不好,忍不住放了一个屁,二人相距有八尺距离。且上海道诚惶诚恐,问过之后,只注意李鸿章的嘴,看他可有什么话说,哪里能听到中堂大人背后的屁声,而李鸿章虽然身为宰相,但在下级面前放了一个屁,总是不体面的。人嘛,做贼心虚,他认为屁声已被上海道听到,便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下部虚啦!上海道一听中堂大人开口说下部虚啦,他以为中堂大人讲的是个人名,“下”和“夏”同音,姓夏是肯定的了,部虚?步虚?自然是步虚了,步虚凌空青云直上嘛,至于后面的啦字,李鸿章本来声音就说的低,可认为是拖着一个尾音,中堂大人说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说明这个“下部虚”官职一定很小。以中堂大人地位之高,还有这么一个官职很小的亲戚,中堂大人当然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了,我问中堂大人有何吩咐,中堂大人脱口就说个夏步虚来,可见中堂大人很相信我这个上海道,是要我把这个夏步虚提拔上来。上海道脑细胞急速跳动,很快得出这个结论来,于是赶快又磕一头,喳!奴才知道。(清朝官场,就是这么谦虚)上海道回去以后,立即下令在官员中寻找夏步虚。这“下部虚”本是个屁,哪里实有其人呢,找了几个月也未找着。上海道着急了,这又不像政务上的事,还可以做个假报表去糊弄上级,这可是中堂的亲戚,一点也没法造假呀。于是上海道再下令,在平民中按户口挨家挨户的查,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说来也巧,上海县卢湾地区,有一位教国语的教员,名叫夏步实,实者取诚实之意也。已在该校教书二十年整,文才也不错,人事关系也可以,就是提拔不上去,连个教导主任都没当过。老校长很同情他,临退休时向夏步实说,你在我手下当二十年国语教员,我本想提拔你当教导主任,但这个位子一缺,上司马上就安排人来,所以我实在帮不上你,岂不闻《易经》有云:“君子善变”吗,你步实步了二十年,也该变一变了。且《兵法》上说:“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你改名为步虚吧,步虚凌云,有平步青云之意,人到中年,应该改变一下自己,以调整一下心态。这老校长语重心长一番话,夏步实听了也觉得言之有理,便到户口管理处改了名字叫夏步虚,这一改有分晓:“只因动一子,赢得满盘棋。”

      上海道找到夏步虚之后,心中大喜,当即任命给他一个肥缺,出任海关税务局总长,夏步虚立即到老校长家中致谢,老校长意味深长地说,这虚实之间的变换,也就是《易经》上讲的阴阳相通,这一通把你通到天上去了。

      上海道完成了中堂大人的委托之后,暗中欣慰不已,当年再上京“述职”时,免不了要去中堂大人面前邀功,说道,中堂大人的吩咐,卑职已尽心办妥,派在海关供职。大凡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人,都很圆滑,所以《妙联集锦》上有则寓意深长的故事,一对好友一个是当官的,一个则是穷光棍,穷朋友见这位官朋友处人太圆滑,心中气不过,就写了一张上联送给他“鳅短鳝长鲶大嘴,滑对滑”,说是短的泥鳅,长的黄鳝,大嘴是鲶鱼,一概都是滑头。官朋友见上联后。嘿嘿一声冷笑:你骂我是泥鳅黄鳝,我就骂你是乌龟王八,于是提笔写了一副下联,然后叫仆人去请那位朋友来喝酒,菜都是高档货:乌龟老鳖烧螃蟹,穷朋友一见,后悔不该玩笑开过火了,就向官朋友道歉。官朋友说:且慢,还不知道谁向谁道歉呢。于是取出下联来。穷朋友举目一看,却见那下联上赫然写着:“龟圆鳖扁蟹无头,硬闯硬”。这虽是笑话,却寓意官场上必须圆滑些,否则上下都不讨好,而穷人呢,必须穷的硬棒,不能低三下四。

      却说李鸿章在官场上沉浮了几十年,岂不懂得“智欲圆而行欲方”之理,时听上海道这么一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对他有过什么吩咐,便试探着说,你还能记得我说的话吗,是什么事啊?上海道便眉飞色舞的将安排夏步虚出任上海海关税务局总长之事绘声绘色地作了详细汇报,李鸿章一边听一边回忆,忽然想起放屁之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放一个屁居然会放出一个海关税务局长来,不禁展眉一笑。上海道知道中堂大人一向严肃,千金难买他的一笑呵!立时受宠若惊,赶快磕了一个头满心喜慰地走出去。

      事后李鸿章为了防止夏步虚小人得志会胡作非为,给上海道以要挟自己的机会,便暗中派人去查看,倒还是一个踏实干事的人才,便心中盘算如何让夏步虚知道此事,以便自己在官场上多一份力量。夏步虚在得知此事后便做了一首《鹧鸪天》自嘲,诗日:“步虚步实两皆宜,虚实阴阳世岂知。不是二十年步实,怎能一步上天梯。中堂屁,是个谜,不迟不早正逢时。扪心自问真惭愧,亏他腐朽化神奇。”

      正名改名内含机变

      三则故事都因改名而出现一系列情节,说明古代虽还没有设置起名改名的专职机构,但古人早意识到改换名字在某种情况下有它的必要性,这其中涵蕴着“机”、“变”二字。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中,毛主席也说过天下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一部《易经》就是讲“变”。我们看一支蜡烛,它的火光在不断地跳动,‘但是后一秒钟的火花是不是前一秒钟的火光呢,当然不是了。我们坐在椅子上悠闲地休息,前一秒钟的我和后一秒钟的我有没有变化呢,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体内细胞的新陈代谢,这一秒钟也不知出现了多少次生生死死。再说,后一秒钟的思想和前一秒钟的思想是不是没有变化呢,不过微小的变化不易为人察觉罢了。我们再看长江和黄河的水,什么时候都在同样地流,但是下午流的水是不是上午那个水呢,乃至下一秒钟流的水也绝不是上一秒钟流的水。再推而广之看问题,一座房子从建成那天起,也就是它走向毁坏的开始,一只瓷碗从出窑的那天起,也就是它走向破碎的开始,谁能否认这个规律呢。所以说万事万物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中,变化的总规律当然是不可逆转的,但可以通过人的行为去调整它。至于如何去调整,那就要“善于察机”了,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善于审时度势。文言简练,只用一个“机”字。所以孔老夫子在研究《易经》时,不但强调“君子善变”,而且说“知机其神乎”,演绎成现代语言就是“抓住机遇”,战场上、商场上、市场上、乃至球场上无一不讲要抓住机遇。搞写作的人讲得文雅些,说是要抓住一闪而逝的“灵感”,文人当然想得多一些,他知道这机遇和灵感还有它的“个性”一闪而逝,它不等人的。《庄子》上说:“万物皆出于机,皆人于机。”《辞源》上说:机就是事物变化的迹象和征兆。《旧唐书’李靖传》上说:“兵贵神速,机不可失。”《三国志》评论袁绍有几十万兵马而败在只有二、三万兵马的曹操之手,是因为“迟重少决,失在后机。”本来以多胜少那是常规,但袁绍失去了机,所以失败。可见人的一生中,机遇何等重要。若把机遇二字分开来说,“机”是事物变化的迹象和征兆,“遇”是被你有意或无意遇上了,机与遇都不是静止的,这个已发动的“机”,被你遇上了,叫做机遇来了,但是你若麻木不仁视而不见,那么这个机不会为你而停留,就像飞机、轮船、火车、汽车总是不停地运行,你要乘坐它就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和地点才能遇上它,你不抓住这个机遇,它就会和你擦肩而过,你就会和它失之交臂了。

      改个名字或改一改公司店铺的名号,这里也同样蕴涵着机和遇,当朋友向你建议或你自己怦然心动想改一改自己的名字或公司名号时,可认为是“机”动了,是一种潜在的无可名状的信息在暗流涌动了,但你一时尚未找到起名的高手,这叫有机而未遇,机遇尚未成熟。同样当你遇到了一位起名高手,或朋友向你介绍这方面的事例而你不以为然,不为所动,这说明你的“机”尚未发,死水一潭,枯井不能生波。

      像上述三则趣闻中的乐为乐,常知命和夏步实,便是抓牢了机遇,所以才能鸟枪换炮。而那位卫知命,本无变的内因,只是在学生邢大奇的鼓动下,一时心动想做第二个常知命,却因穷学究的内因未变,面临机遇而失去了机遇,所以孔子说要“善变”,要变得恰到好处,若是乱变一通,那就适得其反了。

      由此看来,起名改名对人生对事业的确有它的一定意义,那么人人都要到起名公司将自己的名字评点一番吗?那当然不是。比如公路铁路稳稳当当何必要多此一举再去翻修呢?至于婴儿起名,那像设计一条新的铁路一样,是一定要请专家的。你对地文,水文,地理脉络一无所知,仅从地表可见部分来设计线路,多半是要出问题的。

      公司、店铺、个人在什么情况下要改名

      成人、店铺、公司在什么情况下要改名呢?除了正常的困难外,到处碰钉子,事事都棘手,而且还有意想不到的干扰,莫明其妙的风波,这些征兆着你信息通道堵塞了,你的“软件”上出问题了。这里所谓的“软件”,不是指你家里电脑上的“软件”,而是指组成你这个人的“软件”。如果一个人的整个“软件”都丧失功能了,那就变成了植物人,这是兰州大学化学系的一位硕士张戬坤的最新理论。他所著的《回归自然》对此有精辟的论证;人的肌体被认为是“硬件”,基因也属于“硬件”。《易经》中所谓的“器”,“形而下者谓之器”。人的精神及其微妙部分被称为是“软件”。“软件”不仅决定着人的智商和道德修养,而且担负与自然界各方面信息的沟通。人的“软件”上有了毛病,信息不通,消息闭塞,好像猫头鹰一样,没有“视锥神经”,一切都变得灰蒙蒙的,白天只能躲在树洞中,一起飞就会到处碰壁。一个人处在这种状况下,就应对“软件”进行调整,改换一个名字,便是方法之一。而在改名之先,必须对原有的名字进行分析,分析中首先要了解他本人“软件”上所携带的信息,主要是出生时间和地点,也就是空间和时间;同时要了解他的内外环境。这个环境中的信息,和他所携带的信息是互相排斥还是互相吸引,其道理和实验室里搞实验一样。找出关键问题后,才能酝酿怎样改名,怎样排除掉对他不利的信息而趋向于对他有利的信息,这就要求起名改名的从业人士必须掌握以下一系列的知识。

      正名从业人员应懂得“生命全息律”

      首先是“生命全息律”,因为全息现象存在于整个宇宙万事万物中。爱因斯坦有一段话最能引发人的深思,他说:“你能不能观察眼前的现象,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理论,理论决定着你到底能够观祭到什么。”

      首先,我们的名字由汉字组成,而汉字是一笔一划组成。各个字都有它的结构,而且随着时代的变化,字体也在变化,所以说仅就这几点来说,每一个字里都流动着文化全息:汉字全息,结构全息,时间全息。

      第二,声音,每个字都有不同的读音,这声音里的学问深得很。《庄子》把自然界的声音归纳为三大类:天籁、地籁、人籁,指出同声相应的原理。捕蛇的人,他吹出一种哨音,大小蛇都应声而来;玩鸟的人,他在林中学鸟叫,小鸟就来歌唱。

      第三,五行:木、火、土、金、水是构成物质世界不可缺少的基本物质,它们之间的相互次生和相互制约的运动变化所构成的物质世界和人的“硬件”“软件”的对应关系。

      第四,天文学中的占星学,关于“宿次分野”,“月所主国”,“日辰占邦”的“炎变期应”(见《开元占经》,以及人未出生前在母腹中结胎受气之日所值星宿之吉凶),(见《抱朴子》内篇)。

      第五,由于《素问·宝命全形论》指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故在起名中应谋求与宇宙生命场之谐调共振,亦即起名专家所用的“五格剖象命名法”。

      第六,运用排演八卦所见的理、象、数来策划名字的笔划和签名的布局。

      第七,十二生肖和人生关系的经典理论,此属独家披露。

      第八,法于阴阳,和于术数,天人合一。

      第九,《梅花易数》的应用。

      第十,其他如手纹学,面相学,观气术也都要有所了解,这些东西在我们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千年而未泯灭,说明它有一定的存在价值,固然这里面有不少糟粕,但不能因其有糟粕而丢弃其精华,何况在世界许多国家中也都有它流动的身影。据了解,日本人对这些东西尤其相信,一个大公司招工,往往有专职人员负责此事,有的报考者各方面条件俱备,只因手纹上显示了他过于放荡而被拒之门外。假如被拒者也有这方面的知识。就可以运用手纹学上的辩证关系来与之辩论从而折服对方反宾为主,就很有可能成为对方的座上客而被录用。

      我们还应该面对一个现实,自从国家实行市场经济以来,不少娇生惯养的国营企业失去了怙恃,一些人下岗待业,森严的壁垒渐被打破,多元文化开始崭露头角,东西方文化也可以自由交流,外国人到中国来办厂办公司,在大城市里人们也司空见惯,但中小城市居民对老外还是陌生得很。随着今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外国公司将大批进入中国,包括银行在内的多个部门,都将在中国谋求一席之地,在对国内企业形成一个强大的冲击波的同时,也对中国人的就业带来了希望。但外来的企业必带来多元化文化,如我们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外国人信神、信主、信风水、信命运是普遍的,尤其是外国老板更相信这些东西。我们看《净空法师文集》和他的讲演录相,可以窥见外国高层人士的信仰。

      澳籍华人夏先生

      在《净空法师文集》中,谈到净空法师有位朋友澳籍华人夏先生。夏先生八十有余,常住美国,是一位国际知名风水专家,专为美国高层人士观察风水,曾一度是白宫风水顾问。他和净空法师的交往,是属于方外之交,一个是看破红尘的高僧,一个是游戏红尘的雅士,二人所走道路不同,但都遵循儒家的格言“君子和而不同”,相处甚为融洽,好像当年大文学家苏东坡和高僧佛印一样。净空法师追求的是“明心见性”,讲究心性上的工夫,认为“物随心转”,不谈风水之学,而夏先生则精于风水之道,认为居住环境对人类有很大影响。一日,二位高人相遇于美国檀香山,夏先生想让净空法师赞同他的风水之学,便搬出当代佛教禅宗高僧虚云老和尚在风水上的讲究,来让净空法师和光同尘,也能注意风水之事。虚云活了整整一百二十岁,直至一九五九年才圆寂于江西云居山寺。净空法师对虚云十分尊重,所以净空法师在此后的演讲中也谈到风水对人类的确有影响,并列举过亲见的事例。由于净空法师在东南亚和美国有很高的声望,他的演讲录音遍及全世界所有佛教寺院,信徒以亿万计,国外大财团、大企业主拜倒在他门下的不可数计,向他捐款动辄数百万美元,这些大财团看好中国市场,纷纷移师中国。

      最近消息报道:第二届“国际流通现代化——北京论坛”透露,2003年伊始,将有1400家世界连锁巨头来北京开业(《华夏时报》2002年12月12日文章),他们在带来多业态的新型经营模式的同时,也带来了多元文化。在和平世界经济接轨的今天,我们在精神、文化领域不可避免地要与多元化文化接触,来者是客,我们理所当然地要尊重客人的习惯,外国人信仰宗教,崇拜上帝,相信命运,在意风水,而东南亚人尤其重视语言文字的吉祥,重视名姓信息。我们若缺少这方面的学问和常识,便在许多方面难以和人家沟通,甚至遭遇尴尬的局面,起码在礼节上会引起人家的不快。有些东西大多自中国传出,远在我国的盛唐时代,国外来中国的求学者、经商者就络绎不绝,以后代代有其人,像日本国连穿着的服装和摆设的家具,还保持着中国盛唐的习俗。

      有许多中国传统的东西,虽仍在外国流行,而中国人多已丢失,尤其在中国传统文化方面如此。武汉大学一位年轻的留美女博士,在“推动儿童读经典”的倡议会上说,有一次一个外国教授问中国留学生:“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是哪一位中国哲学家说的?在座的中国留学生却茫然不知,反而是日本的留学生,答得头头是道,不仅知道这句话是出自《庄子》,而且还论证这是当代物理学所研究的话题,并指出当代物理学家所要找的构成宇宙的基本粒子,早在中国二千多年前的哲学家庄子早已提到,他甚至说,《庄子》上这段论证,是对《庄子》、《道德经》上所讲的“道可道,非常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进一步说明,因为只有“其小无内”的东西才能“万世不竭”。这位武汉大学的博士深有感触地说,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不少精华的东西,却被一些崇拜西学的人视为迷信和糟粕,旷世奇书《周易》若不是英国科学家李约瑟说它是“万有概念奇书”,若不是爱因斯坦对它的推崇,说不定也被视为迷信而束之高阁。这话说得何等痛切!从“今年送礼送金书”这篇报道中,我们看到,99.9%以上纯金打造的《周易》,虽每本书价高达3.1万元人民币,而国外友人并不嫌贵。所以,我们难道不能和夏先生那样,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挖出来,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来一个碰撞,来一个火光进发,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而尽一份力量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