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节 立志学农_《布洛洛传》

  • 发布时间:2017-12-17 17:21 浏览:加载中

  •   诺尔曼·布洛格在农村小学8年级的学习就要结束了(以下称布洛格)。他的毕业考试不是十分理想,各科成绩虽然比较好,但还不是前几名。原来,懂事的布洛格近一年来帮助家里干的活太多了,耽误了许多时间,再加上在他的脑海里总在想着小麦的长势,也影响了学习。拿着考试分数单回到家里,他的情绪很低落,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一头钻进了他的房间。吃晚饭也是母亲叫了两遍,他才慢慢腾腾地出来,低着头喝了两口汤,吃了一小块面包,就又进屋去了。父亲和母亲知道一直要强的儿子,一定是考试没拿第一,心里不痛快。

      父亲和母亲找到了祖父,他们要决定布洛格今后怎么办的大事。从他小学毕业的成绩来看,是不是有培养前途还说不准,至少父亲是这样认为的。普通的农家,如果让孩子上高中,就得接着上大学,如果不能上大学,他们认为高中就是白念了,白搭了钱和劳动力,是不合算的事。家庭这样的条件,要供一个大学生是何等的难啊!因此父亲举棋不定,是让布洛格上高中还是像其他人家的孩子一样,从此开始在农场干活。究竟怎么做对孩子更适合,父亲没了主意。祖父的想法却是很坚定,一定要让聪明的诺尔曼继续上学。祖父对孙子的了解,远比父亲对儿子了解更深刻。祖父认为,这个孩子一定会有出息。在这种想法之中,也隐约有自己没让儿子上多少学而懊悔的因素在内。父亲对祖父的意见一向是尊重的,也觉得不能让仅有14岁的儿子,从此就干繁重的农活,在农田里生活一辈子。因为他看的书多,知道世界上还有许多重要的、有地位的、有价值的事情,这样,大人们就初步议定,还是让诺尔曼上高中。

      布洛格当然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望,他非常愿意读书,但他由于自己的毕业成绩不理想,而对自己的智力产生了怀疑,动摇了信心。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学得更好,能不能上大学。这种情绪的微妙变化,祖父是看在眼里了,心里也捉摸透了。因此祖父就鼓励孙子说:“你思考的问题是那样多,那样有见解,说明你的头脑是够用的,只要有信心努力学习,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祖父的鼓励,让诺尔曼热泪盈眶。

      布洛格在农村小学第七、第八两年里,学校换了教师,原来的女教师到克列斯科的一所小学教书了,她是随着她当医生的丈夫一起走的。后来的教师就是布洛格的堂姐赛娜·布洛格。

      堂姐是布洛格在美国的家族中第一个上了中等师范院校的孩子。诺尔曼·布洛格一家非常羡慕,因此对赛娜也十分尊重。可在老纳尔斯的心中,却发了狠心,非要让自己的孙子赶上赛娜不可。因此,平时总是告诉布洛格要尊敬赛娜,用心向她学知识,按照她的样子处事做人。赛娜教了布洛格两年,她深深地了解布洛格是个不寻常的孩子。她非常喜欢这个堂弟,也非常关心这个堂弟,在平时就给了诺尔曼许多的帮助。

      有一天,赛娜来到了布洛格的家。因为按照州里教育主管部门的规定,在学生毕业时,教师必须进行一次家访。父亲和祖父非常欢迎堂姐的到来。

      三个人郑重地谈起了布洛格前途的事。父亲简单地说:初步打算让诺尔曼上高中,但是否能再上大学,心里不托底。老师最了解学生,父亲希望赛娜帮助拿个主意。赛娜在布洛格家族中,是个有知识的人,她的意见在家族会议上一向是很有分量的。赛娜先是看着布洛格,然后慢慢抬起头来,对祖父和父亲用肯定的语气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教了他两年,还不清楚吗?布洛格的学习成绩虽然并不十分出色,但是他有毅力,也很有钻劲,肯动脑筋,勤于思考,这是上高一级的学校必备的品质。小学考试多几分少几分不是大问题。通过高中教育完全可以把他培养成才,你们可千万不能拿错主意,耽误了孩子的前途。相信我吧!也相信你们的孩子吧!我敢断定他不是一般的孩子,而是大可造就的孩子。”

      一番话说得祖父和父亲豁然开朗,他们佩服赛娜的眼光,也为有这样的好孩子高兴。

      1928年9月的一个清晨,布洛格的父母和祖父一直把他送到农场的大门口。他挺起了胸膛,迈着轻快的脚步大踏步地向克列斯科走去,他要到那里去上高中了。

      新学校坐落在克列斯科镇的最东面,前面是平坦的草地,一条大道通向镇里,后面就是连绵不断的小山,山坡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木。教室是起脊的砖房,每栋教室的房顶都有几个又高又大的烟囱,因为室内都有一个在冬天支起的大火炉。操场上有篮球架子,也有足球门,长着绿茵茵的小草,就像一块巨大的绿色地毯铺在那里。新学校的环境,是农村小学没法相比的。布洛格非常喜欢这个学校,很快就适应了学校的生活了。

      高中的课程有语文、代数、几何、物理、化学、地理等,这些课程对布洛格来说都是新东西,他如饥似渴地用心学着这些新知识。这些课程分量不是很多,每星期每科也只有两个小时左右,而学校的主要课程农学,占用了一多半时间,有作物生长、生物学、土壤和栽培知识等科目。主修课是农业纲要,选用由史密斯·休斯编写的教材。因为学生毕业以后,大多数还是要回到农场中从事农业生产的,所以学校才对课程作了这样的安排。

      教农学课的老师是哈利·舒艾德,他对农学课相当娴熟,对各种事物反应相当敏捷,一般都能做出严密而又科学的判断。诺尔曼对植物生长的过程和土壤的性质有着特殊的好奇心,他不但能够准确全面地接受这些知识,还能向哈利老师提出许多有价值的问题,有些是他在农场里看到的和自己解释不了的问题。哈利老师不久就看出,布洛格不是一个死读书的学生,而是一个注意联系实际、善于独立思考,并且有着强烈求知欲望的好学生。因此,他开始把自己有关农业的全部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诺尔曼。

      布洛格非常佩服也非常尊重哈利老师,每当哈利老师上农业课的时候,他都必定要坐在中间第一排,仔细听老师讲的每一句话,用心在笔记本上记下重要的部分。哈利老师的农业知识非常丰富,讲课总是深入浅出,很容易被学生接受。特别是在讲授土壤学的时候,布洛格带着自己在农场思考的问题,努力在老师的讲授当中寻找答案。这个答案虽然他还不能马上找到,但是他确实知道了许多关于土壤的知识。比如:土壤中的微量元素都有什么?什么元素对什么植物有作用?什么作物需要哪一种元素更多一些?怎样进行水土保持,又怎样根据不同地块不同作物施用什么肥料?对这些问题,哈利老师都讲得明白易懂,布洛格也记得非常扎实。

      布洛格越来越崇拜哈利老师,经常向他问一些课程以外的奇怪问题,每一次哈利老师都能细心地给予解答。哈利老师非常喜欢这个学生,也非常欣赏这个学生,师生俩几乎成了知心朋友,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哈利老师就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里,和学生接触的时间很多,有时还让布洛格到他的宿舍里去谈心。布洛格来到那简朴的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他看到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是像样的家具,一张床是木板用砖头垫起来的。房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两大排简易书架,上面放满了厚的、薄的、精装的、简装的各种书籍,还有许多厚纸印刷的大大的彩色图片集。布洛格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书,十分吃惊。在他看来,老师的宿舍简直就是一个小书店。哈利老师看到布洛格对书籍的那种关注的神情,他知道这个学生是爱书的。就对布洛格说:“我的这些书,大多是农业方面的,我在大学时就是专修农学的。你要想看,就随时来取吧!”

      听哈利老师一说,诺尔曼惊喜起来,立即去到书籍旁,看着书脊上的书名。他是个有礼貌的孩子,知道不能随便动主人的东西,何况是他崇拜的老师的书呢!哈利老师明白了他的意思,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布洛格,你愿意看什么就自己抽出来吧!我说过,你可以随便看你要看的书。”布洛格这才抽出关于植物、昆虫的大画册,浏览起来。他不知道这是教材,是标本,他只觉得好看,只是看看热闹而已。哈利老师见他心不在焉地一页一页地翻看图册,郑重地对他说:“布洛格,书籍是力量的源泉,它记载的东西是哲理和经验的总结和升华,是获得知识,就应该仔细地多读书,对书中的每一个问题都要认真弄懂,认真研究,使它变成自己的思考和能力,这才有用。你对农业有兴趣,专修农业是有意义的,为发展农业生产而奋斗,解决人们最起码的要求,就是吃饱肚子,这是最有实际意义的问题。布洛格,你说呢?”

      从此,布洛格经常到哈利老师的宿舍里来借有关农业知识方面的书籍,有时还向老师请教自己弄不懂的问题。诺尔曼对农学课程的学习,要比其他孩子好出许多,课本外面的知识比其他孩子知道得更多。布洛格看的书越多,他对农业知识的兴趣就越大,专修农业的想法就逐渐形成了。

      克列斯科高中的校长大卫·白特尔玛对布洛格的一生也有着深刻的影响。他是布洛格崇拜的第二位校长。当时,白特尔玛校长还兼任体育教师。他是一位身材矮小而健壮的人。他胸膛宽阔,腰板始终挺得笔直。他体重165公斤,但看起来似乎更重一些。1924年,他曾以美国摔跤队预备队员的资格,参加过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学生的眼里,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认为,在竞赛中那种力争上游的精神,是使人们活动起来的一种无形的动力。因此他主张:假如一个学生能在运动场上取得最好的成绩,那么他在学习和未来的事业上也将会获得令人满意的结果,对于那些个性较强、天资聪明、意志坚强的学生,他总是给予帮助。他认为对这些学生进行特殊的指导,使他们的潜力充分得到发挥,那么在将来,他们在某一方面,就有可能取得卓越的成绩。

      一天下午,布洛格正在操场上踢足球,当他同大年龄的、身体更为强壮的前锋激烈争球时,白特尔玛长时间地注视着这个虎虎有生气的学生。不等比赛结束,他就把布洛格叫出球场。

      “我希望你能够参加校摔跤队,参加校际比赛,”白特尔玛对这个吃惊的学生说。“你身体健壮、动作敏捷、意志顽强,你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摔跤运动员,但是,你必须刻苦训练,否则,你就会被淘汰。”这个邀请对布洛格来说,显然是太突然了,但他还是欣然接受了。他为能够参加校摔跤队而感到极其荣幸。

      他在最初训练的时候,总想击败他的教练员,当他尚未达到目的的时候,他就设法运用自己学来的招数,希望能比教练员抢先一招,将教练员摔倒。每当发生这种情况,白特尔玛总是立即停止训练,并及时指出:你现在做的是这一个动作,而你脑子里考虑的却是下一个动作,因此动作显得非常不协调。白特尔玛告诫他说:“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出色的摔跤运动员你就必须训练自己把想的和做的统一起来,只有精神高度集中,才能充分发挥威力。”

      白特尔玛的指导获得了预期的效果,布洛格不久就成为学校最优秀的摔跤运动员之一。同时,他还是足球赛和垒球赛中的明星。但是白特尔玛的富于哲理的说教所产生的影响,却远远不止这些。他要求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把自己的能力充分发挥出来,从而尽可能把事情做得尽善尽美。“要把上帝赋予你的能力全部使出来”,他总是这样说:“如果你不想这样做,那么参加比赛对你就毫无意义!”这就是他对运动,对学生,对工作,对生活的哲学,正是这一点,后来便成为布洛格和白特尔玛之间深厚友谊的纽带。

      布洛格上高中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他不仅学到了许多知识,而且参加了许多活动,受到了许多锻炼。他是高中同年级学生之中最优秀的学生。寒假回家的时候,他向祖父和父亲汇报了自己的学习情况,并讲到自己将来的志向是学农,为农业发展积累更多的知识。祖父和父亲十分高兴,认为布洛格将来上大学肯定是不成问题了。因此,祖父和父亲开始为诺尔曼上大学准备学费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