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武的经济发展:腾飞篇——凤凰新姿

  • 发布时间:2017-11-30 12:18 浏览:加载中
  •   宁武关向有凤凰城之誉。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为这只雄健俊美的凤凰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腾飞机遇。于是,便有一个古老而又年轻、原始而又现代、纯朴而又亮丽、厚重而又富足的宁武英姿勃发地呈现于世人面前……

      53

      在前面的叙述中,我们已经或多或少触及到了这一章要表达的内容,读者对今日宁武可能已经或深或浅有了一些印象。应该说,在宁武有文字记载的两千多年的历史中,也不乏相对安定详和的日子。但总体来讲,由于地处边关,这块土地总是处于战乱的阴影之下。正如我们在第二章说过的那样,战争似乎成了宁武这块土地一种挥之不去的“宿命”,几乎贯穿宁武历史的始终,贫苦百姓的命运便也常常与战争和苦难联系在一起。远的不谈,仅是上世纪的几个统计数字便颇能说明问题: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宁武牺牲的有名有姓的革命烈士就有1076人,而死于敌人枪炮和屠刀下的普通百姓更是难以数计。读者一定还记得,1937年日寇第一次侵占宁武,当时只有七千多人的宁武城,一次就被屠杀一千七百多人!1941年,日寇实行“三光政策”,宁武全县490个村庄一共被屠杀八百余人,马仑村王有才一家20口人就有17口被杀。

      1948年春,八路军一二零师攻打卓资山,宁武一下子就组织起一个五百人的新兵团,奔赴千里之外的大青山下;同年9月,解放太原的战役打响,宁武又组成千人担架团开赴前线参战,直至第二年4月太原解放。虽然这是人民大众为自己的利益而战,为推翻“三座大山”而战,但不管目的和动机如何,战争必然带来的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宁武全县总人口为52679人,到民国三十一年(公元1942年)却降为42646人——整整三十年的时间,人口不增反减,且减少一万多人!如果以户计算,1930年全县总户数为15900户,1940年则为6216户——十年间竟减少约五分之三!

      在这样的处境下,“死者长已矣”,即便是活着的人们,其生活状况亦可想而知。首先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都无从保障,哪里还敢奢望什么“幸福安康”?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状况才发生根本性转变。

      54

      1946年7月1日,在晋绥解放军的沉重打击下,驻守宁武的国民党军队弃城南逃,宁武全境获得解放,较全国解放早了三年多。

      但早早获得解放的宁武人民,生活并没有立刻好起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解放之后的二、三十年间,宁武同全国一样,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农民的生活状况依然十分艰辛。仅就人们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吃”而言,1957年分配给社员的粮食人均381斤,“大跃进”的1958年为564斤(这中间恐怕有与“大跃进”相伴相生的“浮夸”成分)。此后,直到1982年,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分配给社员的粮食再未超过400斤,一般都在250斤上下,最少的1965年竟然只有113斤!这也就是说,解放之后的前二、三十年,宁武的老百姓连“吃饱肚子”的问题也没解决。

      再看农民的收益分配。1957年人均31元,1978年为46.4元,1981年为72.7元。其间一直在30至70元之间波动,最低的1965年只有24.5元。尽管当时物价不高,但人均不足百元的收入很难应付日常的必要开销。而且还应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考虑在内:那些劳力多、工分多、收益分配相对较多的农民,实际上却很难兑现,因为同时还有许多“欠款户”存在,所以本应兑现的收入只能在账上“趴”着,只是一个空头数字而已。因此,1988年宁武被列为省插花贫困县,2001年又被列为国家重点扶持县。

      当然,我们也应该承认,解放前后毕竟是截然不同的两重天地。尽管温饱问题尚未解决,但人们的生活是安定的,不必再遭受战乱之苦,更不必有遭受杀戳之虞。我们已经知道,1942年宁武全县的人口总数是42646人,到了1972年——又是整整三十年的时间,一下子增加到了121643人,翻了将近两番!说到“温饱”问题的时候,我们往往忽略这一带根本性的因素——人口的增长。我们并不想在这里讨论计划生育的有关问题,只是想说明,“温饱问题”除了受生产力的制约,还与人口增减有关。同时还想说明,人口的如此快速增长,正折射出社会的和平、安定。“安居乐业”、“平安是福”,这不正是老百姓千百年来最大的企盼吗?

      55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尽管相当长一个时期内未能彻底解决老百姓的温饱问题,但宁武这这块古老的土地所发生的变化还是非常明显的。

      由于地处黄土高原,山大沟深,还是汾河、桑干河的发源地,所以宁武一方面干旱少雨,另一方面却又水患频仍。清光绪十八年(公元1892年)恢河暴发山洪,竟将三关庙戏台冲走,汾河洪水亦将宁化一古庙冲垮。为此,从1952年开始,各级政府就组织群众挖渠道,筑堤坝,建水库,治荒滩,几乎年年有工程,从而有效地减少了旱涝灾害,并使农业生产条件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以县城为例,就先后于1953年、1963年、1973年修筑三道防洪坝,不但保护了县城和过境公路,还淤地二百多亩。1940年,全县仅有水浇地570亩。到1982年,水地面积就增加到1.8万亩。即便以大约5000亩的实际保浇面积计算,也翻了近十番。

      我们在前面说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宁武境内的林木曾遭到严重破坏。先是民国政府伐木修建平汉路、正太路、同蒲路,使得大材好材几近灭绝。接着又是日军侵占,大肆砍伐,使许多山岭被推成“光头”,连风景林和寺庙内的古树也被大部砍光。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林区开始对部分疏林和宜林荒山实行封禁,以促进森林天然生长。国家还专门建立位于东寨镇的管涔山森林管理局。县里和各公社也分别建立了自己的林场。各级政府还多次颁发护林文件,成立护林组织,采取一系列的护林措施,以加强森林管护,同时还年复一年地开展群众性的植树造林运动。虽然,由于“农业学大寨”,为增加耕地,也曾盲目地毁掉一些林木,但总体来讲境内的森林得到了休生养息,为最终赢得“黄土高原上生态保存最为完整的唯一的一颗绿色明珠”的美誉奠定了基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宁武境内除煤炭开采和零星分散的小手工业外,工业几为空白。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县里相继创建印刷厂、铅笔厂、地毯厂、水泥厂、化肥厂、机械厂、农机厂、五金厂、陶瓷厂、制鞋厂、铝制品厂以及多家社办机械厂。虽然规模都不大,产量都不高,但却是宁武迈向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先声,不但改变了全县的经济结构(1949年工业产值只占工农业总产值的0.053%,1978年这一比例便增至68.9%),而且为后来的发展锻炼了人才、积累了经验,宁武地毯还打入国际市场,开宁武走向世界之先河。至于煤炭开采,亦得到较大发展。解放前,宁武小煤窑甚多,最多时达二百余座,但多为季节性煤窑,年平均产量只有五万多吨。解放后,区办、县办、社办、村办一起上,到改革开放初期,煤炭年产量便增至一百多万吨,成为全县的支柱产业。

      多山多沟的宁武,行路难一直是人们的一块“心病”。1949年时,境内只有一条经宁化、新堡通往岢岚的简易公路,直到1952年才有了57公里长的县乡公路,但尚有10个乡镇不通公路。从1958年开始,相继修筑开通了城郊、沟川、潘川、西狼、管森、湾高、城阳、石官、尔阳、城岭、马火、薛朔、贾下等多条路段。到1978年,22个乡镇便全部通了公路,且有约半数的村庄可以通汽车,通车总里程(包括省道、县乡路、乡村路和专用线)达298公里,不但方便了人们出行,更为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这期间,教育事业也取得了长足进步。1949年初,全县仅有初级小学84所,教师89人,入学儿童一千名左右,入学率约为30%。到1978年,小学数便增至395所,入学儿童24500人,入学率达96.4%,五年制教育的普及率达到85%以上。同时,中学教育也一直逞发展态势。几经整合,到1981年,全县有完全中学两所,初中6所,七年制学校26所,初步形成较为完备的中小学教育格局。此外,1952年还在原省立宁武中学旧址上创建了林牧学校(1955年迁朔县马场);1959年至1967年,还先后办过四期卫校,每期一班,每班50人,学制二年;1958年至1960年,还先后创办林校、师范、煤校、农业技术学校多所职业学校。虽然,根据省教育厅批示,这些学校于1961年先后停办,都已成为历史,但其撒下的“火种”却在长久地发光发热。而整个教育事业的发展,对于全县人民文化水准和整体素质的提高,无疑将长久地发挥基础性和关键性作用。

      这一切变化和成就(受篇幅所限,还有许多变化和成就未能在这里一一列出),今天看来似乎微不足道,但倘若搁在六十多年之前,说起来无异于天方夜谭。要知道,这些变化和成就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取得的呀!当然,更大更深刻的变化还是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大潮涌动起来之后。

      56

      在我们中国这样的国度,农村、农民、农业永远是一个绕不过去、举足轻重的话题,所以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这方面的情况。

      “人叫人干人不干,政策调动千千万。”一个改革开放,更具体地说,一个联产承包责任制,似乎一夜之间,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便如洪水决堤般迸发了出来,那态势正应了毛泽东同志八十多年前说过的一段话:“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是解放,但这次“解放”与上一次解放不同,是思想的大解放,是生产力的大解放!1979年,宁武全县推行农业生产责任制的第一年,粮食产量便开始回升。1978年,全县粮食总产为2136万公斤,1979、1980、1981逐年上升,分别为2485.5万公斤、2486.5万公斤、2500万公斤,1982年更达到创纪录的3368.5万公斤。1984年再创纪录,达到3612.5万公斤,较1978年增长69%,“肚子问题”开始得到缓解。

      但从1985年起,产量便又出现下滑现象,1986年全县粮食总产竟又跌到了1920.6万公斤。问题在哪里呢?原因人所共知,并不复杂:一是气候条件差,二是立地条件差,三是生产条件差。山高坡陡,寒冷干燥,十年九旱,靠天吃饭,有的村庄还不通水,不通路,不通电,怎么可能旱涝保收,稳产高产?为此,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二十多年来历届县委、县政府一直将改善农民的生产、生活、生存条件当作“三农”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完成土地承包责任制、农村税费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改革的同时,从宁武的实际出发,认真贯彻省委、省政府“根治汾河、拦沙保库、治穷致富”的战略决策,以治汾工程为主线,动员千家万户,治理千沟万壑,全面展开汾河流域的综合治理。如果将这一过程全面记录下来,那将是一部内容丰富却又篇幅浩大的报告文学,所以我们只好依旧让统计数字来说话——到2008年年底,全县共建成五配套高标准基本农田6万亩,基本实现了用全县八分之一的土地生产百分之八十的粮食的既定目标。因此,宁武县连续五年荣获山西省农田基本建设最高奖“禹王杯”。

      治汾工程共完成汾河干流两侧小流域治理16处,新造林4.4万亩,其中退耕还林1.02万亩,控制水土流失5.08万亩,汾河干流河道整治24.6公里,种植护岸林带36公里。在暖泉沟流域修建骨干淤地坝一座,库容量478.54万立方米,坝控面积47.7平方公里,为全省目前单坝控制面积最大、功能最多、效益最好的工程。

      1995年以来,全县共投资13714.2万元,新建人畜饮水解困工程145处,使271个村庄、73074口人、11956头大牲畜彻底告别了“水荒”,结束了“吃水难”的历史。

      先后完成长城生态林、环城生态绿化、宁化张家山植被建设、暖泉沟库区生态林、鸾桥流域生态建设等6处规模大、品味高、效益好的生态植被建设工程,治理控制面积达6.45万亩,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均达到95%以上。

      积极申报并组织实施了5期14个乡镇71个村庄1457户5836人的扶贫移民工程,共建移民新村15个,吸纳移民799户3228人。

      这些工程的完成和措施的落实,有效地改善了汾河源区的生态环境和农村落后的生产、生活、生存条件,广大农民的生活质量亦随之提高。

      但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

      57

      茫茫林海,漫漫草坡,注定了宁武人的生存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先天地决定了宁武的经济形态。因此,与农业处于同等重要位置的还有畜牧业,在“三分天下有其一”的格局中畜牧业理当占据一席之地。

      如前所述,作为楼烦故地的宁武,历来是中原汉族与北方民族的必争之地、交战之区,亦是黄河文明与草原文明、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的交流之地、融合之区。而且,宁武所在的忻州市,地理坐标为38°6′5″-39°40′,从世界范围看这一纬度最适合饲养牲畜,美国和加拿大处于这一纬度的地区,畜牧业都很发达,因此宁武历来就有饲养牲畜的习惯和传统。史志载,1949年,宁武全县养羊39386只,户均2.14只。到五十年代末,更突破十万只大关,此后也一直保持在十万只上下。但是,显然是受农耕文化的影响更大一些,宁武以至忻州全市的庄稼人虽然有饲养牲畜的习惯和传统,却从未像游牧民族那样把养殖当作“主业”。加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以粮为纲”一直是农业生产首先遵循也必须遵循的信条,以致原本具有的传统和习惯却未能很好地发扬光大。

      改革开放的大潮涌动起来之后,“以粮为纲”的禁区也随即被打破。1978年,宁武被定为全省绵羊改良基地县;1979年,又被定为全省绒山羊基地县。特别是中共山西省委和山西省人民政府于2001年11月下发的《关于建设雁门关生态畜牧经济区的意见》,有史以来第一次以省级政府的名义明确提出要“放手让农民种草养畜,走以牧为主、农林牧协调发展的道路”,将发展畜牧业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对于有着广阔牧坡和养殖传统的宁武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县委、县政府立刻组织乡镇书记和分管领导及农口部门负责人南下晋中、太原,北上内蒙古,参观考察,学习取经,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开拓思路,随即便制定了“推行舍饲养殖,引进繁育良种,倡导规模养殖,建设示范园区,加快产业化进程,强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工作方略,并将牛、羊、猪、鸡确定为畜牧领域的四大支柱产业,在全县范围内掀起一个退耕还林、种草养畜的热潮。

      他们首先抓了品种改良。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宁武就搞过黄牛改良。但由于资金、技术、人员等因素,进展一直不快。雁门关生态畜牧经济区建设开始后,他们又“重打锣鼓重唱戏”,每年改良数千头以至上万头,几年间便使良种覆盖率达到近百分之百,存栏黄牛大都为利木赞、安格斯、西门达尔等优种的杂交后代。县里还投入100万元,引进国际著名的肉用型绵羊道赛特、萨福克种公羊100只和国内著名的肉毛兼用型乌珠沁母子羊410对(820只)。农民亦纷纷自筹资金,调进优质肉羊、绒山羊等优良品种。瘦肉型猪和优种鸡也相继在宁武落户,仅2008年就分别推广2000头和38000只。

      几年来,他们还根据“乡建小区,村育大户”的发展思路,先后建成标准化养殖小区15个,养殖大户达到126户,并涌现出新堡农村经济合作社绿保养殖场这样集养殖、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大型企业。该场技术方面依托于中国农科院和山西农科院,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模式,计划总投资3011.3万元,建设存栏5万只柴鸡的养殖示范基地和存栏1200只梅花鹿的养殖示范基地各1个,每年为农户育雏鸡5万只,提供商品鹿仔400只,并配套建设绿化工程、提水工程和涵洞工程等。起步一年多,场内已有固定员工15人,首批饲养的六千多只柴鸡已进入产蛋期,日产蛋100公斤左右,每斤售价约12元,且供不应求。并为农户提供雏鸡3000只,直接带动农户380多户。

      他们还积极引导和支持农民种植牧草,为推广舍饲养殖创造条件。怀道乡农民吕俊杰等人,以股份制形式承包了原怀道农场,在县里支持下种草一百亩,品种主要有苜蓿、草玉米和红豆草。经比较,1亩水地种苜蓿可纯收入800元,比种植玉米增收200元;而旱地除种植土豆的收益与种草大致相当外,种其它作物的收益也都不及种草。这一来便有力地带动了周边村庄老百姓的种草积极性,全乡人工种草达三千多亩。几年来,全县人工种草每年都在十万亩左右。

      与牲畜养殖密切相关的是防疫问题。为此他们始终将动物疫病防控放在突出地位,常抓不懈,从而使全县的畜牧业实现了由量变到质变的稳步健康发展。到2008年年底,全县大牲畜饲养量达到29647头,其中牛17018万头,存栏14318万头;羊的饲养量达到260603只,存栏17万只,较改革开放之初翻了一番多;猪的饲养量达到30988头,存栏1.6万头;鸡禽饲养量达到18.3万只,存栏16.1万只;肉、奶、蛋产量分别达到3095吨、235吨、648吨;畜牧业产值占到农业总产值的45%;农民人均畜牧业收入亦达到400元,占农业人均收入的40%。再加上其它收入,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上升到了1816元。

      1816元,这数字看起来似乎有点让人见笑,仅仅相当于国家科级以下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但是如果纵向比较,却较1978年的46.4元增长了整整40倍!当然,如果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增长幅度便没有这么大。宁武这个贫困县要真正脱贫致富,也还有一段距离。但不管怎么说,千百年来一直困扰庄稼人的温饱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放到历史的长河中考察,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巨变!

      58

      说到宁武的巨变,煤炭更是必不可少的话题。

      本书开首我们就说过,宁武地上有“绿色银行”,地下有“黑色宝库”,资源优势得天独厚。在宁武1988平方公里的土地下面,蕴藏有煤、铝、铁、铜、硫磺、石英、云母、紫砂、花岗岩等矿藏数十种,其中又以煤炭为最。全县含煤面积1114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56%;煤炭储量初步探明为230亿吨,为山西八大煤田之一;而且具有煤种全、煤质好、煤层厚、埋藏浅、易开采等特点,所以早在清代就出现了自采自用的小煤窑。解放后,煤炭行业也一直是宁武的支柱产业。只是由于受多种因素的制约,基本上是“小打小闹”,自然也难以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不独宁武如此),真正将全县的经济大厦支撑起来。

      随着全党工作重心的转移和全国范围内经济建设高潮的兴起,宁武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终于迎来了得以充分发挥的天赐良机。很快,一个开山办矿的热潮便迅速掀起。除原有的几座地、县两级国营煤矿外,乡办的,村办的,个体办的,军队办的,个体联办的,军地联办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到1986年,全县范围内各类煤矿就发展到了248座。1988年,宁武又被煤炭部确定为全国首批重点产煤县,更给全县煤炭工业的发展以有力推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生产规模小、生产效率低、技术力量薄弱、采掘工艺落后、资源浪费严重、安全形势严峻等问题都逐渐暴露了出来。为将煤炭这块“蛋糕”真正做好、做强、做大,使资源优势真正转化为经济优势,县委、县政府及时制定了创优发展环境、扩大开放引进、实施大项带动的发展战略,采用兼并、收购、入股托管等多种形式,先后引进潞安集团、同煤集团、省乡镇煤炭运销公司等一批大型企业,不仅实现了优势资源与优势资本的有效对接,而且带来了先进的装备、先进的技术和先进的管理理念,使全县的煤炭开采开始走上现代化生产的轨道。

      就这样,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春雨,煤炭行业经过三十年快速迅猛而又步履沉重、波澜壮阔而又艰辛备至的发展,如今已经真正成为宁武全县的支柱产业和经济命脉,全县90%以上的财政税收直接来源于煤炭。直到1994年,煤炭行业的地方税收也才只有1199万元,到2008年便增长到了2.1亿元,13年翻了近5番。

      在煤炭行业的有力拉动下,全县的各项经济指标也直线上升。2008年,全县国民生产总值完成17亿元;财政总收入完成4.89亿元,较1978年增长二百多倍,较1949年增长三千五百多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9200元,较1978年增长约五十倍;社会销费品零售总额达3.5亿元,较1978增长十倍多,较1949年增长一百多倍(以上数据均未扣除物价因素)。

      当我们写下这些看似枯燥的统计数字的时候,心灵着实被震撼了。三十年,以至六十年,在人类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不过是短暂一瞬。可“一瞬间”发生的变化却如此巨大,历史上何曾有过?即便是世人津津乐道的“贞观之治”、“康乾盛世”也不可同日而语。

      但宁武县委、县政府并未因此而满足。为真正实现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最近他们又积极筹备建设2×300MW煤矸石电厂和2××600MW煤电一体化项目。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这两个煤电项目均已上报国家发改委,目前正在积极争取国家发改委立项。这两座电厂达产达效后,每年又可为县里增收6亿元。

      此外,宁武县还着手筹备建设盘道梁风电项目和东马坊风电项目。目前,盘道梁风电项目测风工作已经结束,预可研已评审,正在编制可研报告,项目占地坐标基本圈定,正在加快推进前期准备工作;东马坊风电项目正在进行测风工作,预可研编制接近完成。

      宁武县委、县政府一班人十分清楚,地下资源毕竟是有限的,上百亿吨的煤炭也总有一天要挖完,所以必须未雨绸缪,为宁武的未来着想,为子孙后代着想。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县委、县政府便开始将注意力投向有朝阳产业和绿色产业之称的旅游产业。

      59

      宁武发展旅游产业同样具有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

      在本书第三章,我们已经对宁武神奇而又瑰丽的山水作过较为详尽的介绍。这并非我们对家乡风光的溢美谬夸,外人也有公允的评价。那年,一位全国知名的学者到忻州观光考察。他先看五台山,再看雁门关,接着又看了宁武的汾源、天池、芦芽山、万佛洞等景点。因为他对五台山和雁门关事前已有所了解,所以看过之后虽然也很激动,却并不感到意外。而宁武的各个景点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深深地吸引了他,感动了他。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由衷地慨叹“一步一个雷声,一步一个金矿”。

      这样的情况并非独无仅有。正如我们已经说过的那样,表面看,地处黄土高原腹地的宁武免不了带几分荒凉和贫瘠。但也正是这“荒凉”和“贫瘠”,在一定程度上阻隔延缓了现代之风的浸染,从而保藏留存了一颗整个黄土高原生态保存最为完整的绿色明珠,保藏留存了一个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而且,由于地处深山,人迹罕至,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休怪人不识,所居本自僻”的状况。有的景观,如万年冰洞和悬崖古刹栈道群,都是近十多年才被发现。所以,且不说别处的名山大川,仅是与同属忻州市的五台山、雁门关相比,宁武和管涔山的名气也差了许多,以致不少游客到过宁武之后,都同上面那位著名学者一样,会情不自禁生出发现新大陆似的感慨和惊叹。

      宁武确实是一块刚刚被发现的“新大陆”。境内有“全晋第一崇山”芦芽山,有世界级奇观万年冰洞,有全国三大天池之一宁武天池,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和地质公园,华北落叶松原生地,三晋母亲河汾河和桑干河的源头,还拥有悬崖古刹栈道群、“三关”之一的宁武关和古长城,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自然景观链和历史文化链,完全具备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的资源品位,放在全国范围看也是一个极具竞争潜力的景区,完全有可能实现爆炸式增长,成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县长郭宝厚曾经激情满怀地写过一首《芦芽山》:

      金灿灿的云海把你托起来,

      绿茫茫的林海把你围起来,

      古今的壮观装在你的胸怀,

      山水的情缘就是你的风采。

      芦芽穿天外,

      白云绕山崖。

      我登上那高高的太子殿,

      激情多豪迈。

      飞瀑挂山涧,

      香飘看花台。

      我走在那无边的绿色海,

      生命多自在。

      芦芽山,芦芽山,

      古今的壮观装在你的胸怀,

      乘着飞翔的梦幻,

      芦芽山,芦芽山,

      山水的情缘就是你的风采,

      幸福的花儿开千秋万代。

      金灿灿的云海把你托起来,

      绿茫茫的林海把你围起来,

      古今的壮观装在你的胸怀,

      山水的情缘就是你的风采。

      宁武确实美丽!宁武亟待开发!

      宁武县委、县政府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他们便确立了“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观念,组织专家、学者进行了大量的考察、调研,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牵头,会同省、市、县领导、专家、学者,共同制定了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大纲,对2001至2020年的开发前景作出了初步规划,对管涔山风景旅游区主要景观进行了级次评价定位,按照先自然后人文、先基础后提高、由近及远、由内向外、循序渐进的原则,确定了景区景点分段开发的顺序,提出了形象构建、市场目标等具体对策。经过十多年的开发建设,已初步形成汾源山水、天池休闲、芦芽山生态、冰洞栈道揽胜探险、宁化古城历史文化、宁武古关边塞风情六大景区,山、石、林、草、洞、湖、泉、谷、庙、关十大景观群,一百多个景点的旅游格局。

      但是,由于资金短缺,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干线到景区的交通还不是十分通畅,接待能力不足;还由于当地煤炭资源丰富,煤炭的开采对生态环境造成一定破坏;也由于宣传和包装还不是十分到位,仍未改变“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状况,客观上都制约了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影响了旅游业的快速发展,甚至出现停顿和滑坡。为此,最近几年县委、县政府一方面又邀请有关专家,完成了《山西省宁武县芦芽山景区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山西首芦芽芽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和《芦芽山风景区修建设详细规划》并通过环评;一方面像发展煤炭生产那样,实施开放引进战略,实现优势资源与优势资本的有效对接,于2007年1月28日与香港巨遨国际投资集团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宁武旅游资源的合同。根据合同,巨遨集团将在7年内投入10亿元,其中3亿元用于景点建设,7亿元用于服务区建设。双方将齐心协力,全面开发境内旅游资源,全套建设各项基础设施,全力打造宁武旅游品牌,力争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将芦芽山风景名胜区建设为全国一流景区。迄今为止,巨遨集团已先后投资七千多万元,完成了冰洞内旅游线路和洞外游步道建设,以及多功能接待大厅和栈道停车场工程。今年还将投资2.2亿元,上马四星级酒店等十项旅游建设项目。

      与此同时,他们还不断加大宣传力度,对宁武山水进行全新包装。他们请名家写宁武,画宁武,唱宁武,拍摄长达二十集的电视专题片介绍宁武,并聘请奥运会冠军孟关良出任宁武山水形象大使,与国家水上运动中心签约,将暖泉海列为国家水上训练基地——这同样是一种开放引进,既为国家队的训练提供了方便,又扩大了宁武的知名度。

      宁武的名声越来越响,知道宁武的人越来越多。2008年,宁武的接待游客人数已突破二十万人,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门票直接收入接近六百万元,带动相关产业收入接近四千万元;旅游直接从业人员达到四千多人,即便是仅仅从解决就业难的角度看,也已经取得相当可观的社会效益。

      不仅如此。一系列旅游开发重大举措的实施,不但为宁武山水走向全国奠定了基础,更促进了人们观念的转变,思想的开放,意识的觉醒。“旅游”成了宁武最热门的词语之一,发展旅游业已经由单纯的政府行为逐渐化为广大群众和社会各界的自觉行动。近年来,全县新建成三星级酒店一家,二星级酒店两家,可住宿百人以上的宾馆达到十几家,接待能力迅速提升。连昔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山民,也念起了“旅游经”。东寨、涔山、西马坊、余庄等旅游区的群众,自发搞起了农家乐旅游,先后建起农家客栈68家。品味乡风民俗与观赏瑰丽山水呼应,给宁武旅游又平添几分丰韵和魅力。

      宁武旅游已经拉开了做好做强做大的序幕!

      60

      到宁武旅游,一般情况下宁武县城是必到之地。而宁武县城的巨变无疑是宁武全县巨变的一个缩影,很值得我们一看——早先的宁武关城,我们已经作过介绍。六十年前的宁武城又是个什么样子呢?那时我们刚刚出生,无缘目睹,但三十年前的宁武城我们是见过的。当时城内只有一条南北大街——原来叫七百户街,解放后改称人民大街。其路面坑坑洼洼,也没有下水道,每逢下雨,街道就变成了河道。街道两侧连路灯都没有,县城人口也只有9574人(1982年),仅占全县总人口的7.2%,如实讲只能算个大点的集镇,很难称得上是城市。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宁武县城的建设也步入了稳步发展的快车道。

      1980年,县城主要街道开始翻修,铺设了沥清路面和下水管道。

      1981年,县政府四层层混结构办公大楼破土动工,一系列城建工程也随之相继上马。

      1987年,政府投资300万元,对长约五华里的凤凰大街进行扩建,对路灯和上下水管道等附属设施进行了升级改造。

      近年来,又新建了凤凰西大街和县城环城路;梧桐路、食品街、南巷街、北巷街、学府路等大街小巷全部硬化、亮化、绿化;体育场、体育馆、图书楼、汽车站、栖凤公园、南山公园等一批关系民生的工程也相继竣工,投入使用;投资一千万元为县人民医院配备了德国西门子双层螺旋CT、彩超、腹腔镜等先进设备;投资一百三十多万元,改建了面积达一千七百多平方米的老干部活动中心……让县城居民切身体验到了现代化城市的韵味。

      这期间,住宅建设更是以几何级数增长。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上百栋住宅楼便拔地而起,矗立于县城的各个住宅小区。多少年以前人们梦寐以求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共产主义生活”,似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现实。县城人口同样呈几何级数增长的态势,三十年间翻了好几番,常住人口44289人,约占全县总人口的28%。城街上白天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夜间万家灯火,霓虹闪烁,与大都市几无差别。

      这期间,宁武的道路交通建设也在突飞猛进。如果仅就宁武县城而言,交通原本就比较便捷。修筑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横贯山西南北的同蒲铁路,与宁武县城仅仅一河之隔,甚至可以说穿城而过。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又修筑了宁岢(宁武至岢岚)支线。每天,南来北往有十多趟客运列车经过宁武。近年来,由神华集团投资修筑的朔黄(朔州至黄铧港)铁路和由地方投资修筑的宁静(宁武至静乐)铁路也相继开通。一个小小的县城,有四条铁路线通过或始发,恐怕全国都极为罕见,堪称是名副其实的“四通八达”。

      公路方面,境内有178公里的省道,山西的南北大动脉大运路(大同至运城)亦从城边通过。为适应发展旅游业和煤炭运输业的需要,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陆续上马并完成了崞五、宁白、大忻等干线公路的升级改造项目;农村通村公路改造、硬化工程也在加紧实施,迄今为止,全县农村公路通车里程达974.5公里,通油路村达213个,占全县村庄总数的45.9%,全县464个行政村全部实现通达。此外,途经宁武县境的忻州至保德高速亦已奠基开工,建成通车后,将进一步拉近宁武与全国各地的距离。

      就在本书将要杀青的时候,从宁武又传来消息:2009年,全县将投资十多亿,上马十二项重点工程。除上面提到的东马坊风电项目一期工程外,还有县城集中供热工程、4条共67公里县乡三级公路改建工程和90个村330公里畅通工程、汾河清水复流工程、怀道寄宿制学校改扩建和23所农村中小学危房改造、6个文化站建设、阳方口中心卫生院改扩建、农业产业化服务体系建设等。我们发现,这些项目无不与民生息息相关。同时都在告诉我们:宁武的明天必将更加美好!

      61

      现在,让我们再次登临华盖山,与古老而又年轻的宁武关城作一个暂时的告别。

      我们曾经说过,整个宁武关城的布局酷似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因此宁武城遂得名“凤凰城”,建有护城墩的华盖山便是凤首。从1991年起,宁武人民历时数载,用勤劳的双手建成了以华盖山为中心的栖凤公园。公园占地60公顷,四周有同蒲、宁岢、朔黄、宁静四条铁路通过,宛若祥龙盘瑞凤,更给宁武增添几分祥瑞之气。早在清乾隆年间就已废弃的护城墩,如今则在其旧址上建起了凤鸣阁。阁为三层六角,古朴典雅,蔚为壮观。明三关总兵周遇吉墓也已迁入园内。经过逐年的植树绿化、美化,园内绿树成荫,亭台巧置,曲径回复,环境幽雅,已成为县城居民晨练夕聚、休闲娱乐的首选之地。伫立凤鸣阁举目远眺,我们不禁想起著名歌词作家张枚同先生所写的《雁门关》。如果将其中的“雁门关”换作“宁武关”,“滹沱岸”换作“汾河岸”,似也非常贴切,所以未经作者同意,我们便擅自作了上述置换(别的一字未改),抄录如下:

      曾经风刀雨箭,几度战火烽烟,

      雕刻了你的悲壮,你的威严。

      北望茫茫金沙滩,

      回首弯弯汾河岸,

      眼前飞过金戈铁马,

      梦中犹有旌旗招展。

      啊,宁武关,巍峨的宁武关,

      千年英雄事,喋血镇三边,

      一股浩然气,磅礴心海云天。

      阅尽世事沧桑,而今雨细风暖,

      彩绘了你的壮美,你的笑颜。

      北望无边林草地,

      回首千里米粮川,

      眼前铺开春光秋色,

      梦中又添锦绣画卷。

      啊,宁武关,巍峨的宁武关,

      大路脚下走,长歌山水间,

      登临看世界,万里天高云淡。

      我们仿佛看见,在天高云淡的万里长空,英姿勃发的宁武“凤凰”正展翅腾飞,而且必将越飞越高。

      宁武,正站在一个历史的新起点!

      宁武,正进入高歌猛进的新时期!

      附录:

      参考书目

      《宁武府志》(清乾隆版)

      《山西通史》(山西省史志研究院编)

      《管涔山志》(侯文正主编)

      《宁武县志》(王树森主编)

      《宁武旅游系列丛书》(郭新民、贾真主编)

      《宁武名胜诗文选》(张海生编著)

      《五福忻州导游词精编》(苏高田主编)

      《忻州文物》(苏巨田、廉考文主编)

      《雄关风云》(中共宁武县委老干部局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