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近珊瑚岛_广袤旖旎的地理

  • 发布时间:2017-11-30 09:49 浏览:加载中

  •   在史前海洋海底中形成的各种岩石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石灰石,即石灰的碳酸盐。石灰石是海水的产物,就像花岗岩是地下岩浆的产物。今天,无论我们到达多高的一座山峰的顶端,或者下到多深的地球的内部,我们会发现嵌入石灰石中数不胜数的化石,这些化石是岩石形成的过程中,曾经居住在海里的古生物死后的尸体沉埋于不断积累的其他矿物质中,并逐渐石化,经过上万年的沉积,形成嵌于石灰石中的化石。许多大理石也是由从前的生物化石所形成的,就连我们的建材也有很多纯粹是古生物的藏尸所,堆积着贝壳鱼类或者破损的珊瑚的尸骨,所以,我们几乎很难找到一块不含古生物遗体的石灰石。

      史前世界的地下墓穴中,大型动物所占的比重并不多。而数量众多的则是微小生物的尸骸。当埃及建造金字塔取材时,所挖取的大量石灰石岩层包含货币虫这种带壳的微小生物,它看起来有点像小扁豆。当开始建造巴黎时,几乎应用的全部是包含了大团微小粒状贝壳的石灰石,这种贝壳的直径比一毫米还要小。再没有比在外观上这样微不足道的弱小生物却能达到达样巨大的成果更令人感觉震惊的了,但是,仔细想想,为了弥补组成石灰石的贝类先天弱小的不足,又历经了多少数不清的世纪才能够达成这样的成果呢?

      史前海洋和我们现在讨论的这些微小的生物,才是真正的石灰石制造工厂。这些无限小的岩石制造技师,这些构成了无限大的石灰石的弱小微生物,它们的尸体组成了石灰石的微粒,日复一日遗留到今日,形成了我们地球坚固的框架,它们小小的身体,层层叠积,组成了安第斯山或喜马拉雅山的基础。这些永不停歇不知疲倦的卑贱的建筑者,这些净化不纯大气的清道夫,将降雨带来的二氧化碳凝结为固体——当石灰石溶解在海水中后,它们就会把二氧化碳包裹在其中并合为一体,在它们石灰质外表上堆积着难以想象的丰富的石灰石外壳,它们形成了今天我们脚下的地层。为了理解这些微小的微生物建筑者是如何通过它们皮肤上的小孔不断向外渗出石灰石并最终建立陆地这个伟大的建筑,让我们来看看现代的海洋中的情形。

      我们今天的大气中包含二氧化碳,但含量很小,大约为大气组成的0.05%,也就是说,2000升空气中只包含1升二氧化碳气体。大气的组成比例是恒定不变的,除非以特别的方式有意去增加二氧化碳的含量,例如燃烧空气、动物的呼吸作用、有机物的腐烂和带有气体的液体分解作用、火山喷发。仅仅是人类这个大家庭呼吸所释放出来的二氧化碳气体的量,就已经非常巨大了。

      分解作用同样会产生令人难以置信的、数量巨大的二氧化碳——通过有机物腐败后的缓慢燃烧所释放的二氧化碳。此外,我们还必须考虑燃烧木头、煤炭、石油及其他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特别是在当今各种各样的工业中燃烧能源产生的二氧化碳。每年仅欧洲燃烧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气体就达800亿立方米。这些还不包括众多带有气体的喷泉在溶解过程中将二氧化碳释放到大气中,火山喷发所带来的巨大的二氧化碳气体,即我们在前面讲过偶然的火山喷发造成的可怕的后果。那么,不断释放到大气中的数量巨大的二氧化碳为什么没有改变大气恒定的气体组成比例呢?海洋不断地接受这种气体,而大海的空气为什么没有变得不适合呼吸呢?

      首先,二氧化碳适合植物生长,空气中大部分的二氧化碳都被植物所吸收,并在其体内分解成适合它生长发育的有机物和适宜于生物吸入的氧气,碳的有机物在植物体内储存下来,氧气则被释放出来。显而易见,如果所有的植物作为一个整体它们的活力丝毫没有降低,接下来的情况如何呢?大量的碳酸活跃在植物体内,像永久能够支持植物生长发育的动力源泉。事实上,植物直接或间接地支持着自然的腐败过程和动物的呼吸作用,植物王国差不多能够通过吸收二氧化碳制造出取代死去植物的新生植物所需要的碳类有机物。因此,如果动物呼吸和机体分解持续在进行,那么在动物和植物王国中,生长的植物为动物呼吸所制造的气体和植物生存所需要消耗的二氧化碳是相互平衡的,生物生存的世界始终在循环,今天利用的是昨天所丢弃的。有机物的腐败提供了可供机体循环再生的物质,生死处于不变的平衡,第一步为下一步提供了生存的基础。

      其次,在讨论完植物并承认植物对大气组成的重要贡献后,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下由数量众多的火山喷发和气态喷泉所释放出来的二氧化碳,它们累积起来的数量非常惊人,如果这些气体全部残留在大气中,那么世界对于所有呼吸的生物来说将会是一个地狱。如此就必须要有另外的可以保护大气纯净和阻止来自地下的难以呼吸的气体堆积的媒介。而这个媒介,则是那些来自海洋的微小至极的生物,它们将二氧化碳包裹起来并将这些过量的气体转化为固体形式,变成石头,将它们从大气中提取出来使它们在短期内无法回到空气中。众多的海洋中的微小的居住者将雨水或流水所带入大海的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以石质外壳紧紧包住,这种矿物质外壳将这种有害的气体永久地囚禁在内,形成未来陆地的基础。

      这些弱小的海洋泥瓦匠竭力构建新的大陆,并净化着大气,其中最重要的生物是软体动物和珊瑚虫。软体动物另有一个你所熟知的别名——甲壳类水生动物。请不要被它的名字所欺骗,认为它们是鱼类的一种。较为通俗的一种说法是,大多数软体动物生活在水里。关于它的名称我们需要强调的第一点是,软体动物都有一个特别的特征——体表附有甲壳,这层覆盖着肉体的壳是由它不断向外分泌的物质形成的,也就是它通过皮肤上的孔向外分泌石灰质。

      让我们简单说说蜗牛的问题,你就会明白软体动物的贝壳是如何形成的了。蜗牛是软体动物,尽管它居住在陆地而非水中。蜗牛居住的贝壳并非现成的,它也不像我们搬进别人为我们建造的房屋中一样。对于蜗牛,实际情况是,它是自己房屋的建造者。不仅如此,一般的建造者仅仅是遵循建筑师指定的材料并将它们放在一起,而这些材料也并非建造者自身所生产。需要采石工人从山腰上挖出石块,伐木工人供应所需的木料和板材。但蜗牛就不仅仅是自己房屋的建筑师和建造工人,它还是形成贝壳材料的生产者。这些材料是它身体的一部分,房屋的每一块材料和胶泥最初都源自其流动在血管中的血液。蜗牛,和其他软体动物一样,都有心脏、动脉、静脉,血液由此循环,但是它的血液并非红色,而是无色的。当然,由居住者自己身体建造的房屋,是它私人财产的一部分。

      你是否想看看蜗牛为了容纳日渐长大的身体而扩大它的贝壳所需材料的来源?这很简单:逗弄蜗牛让它缩回壳中,你会看到,蜗牛壳的四周张开,膨胀起来的肉体上大量白色的小点星罗棋布,每一粒小点都是为了将来建筑贝壳所储备的石灰质。随着身体的扩张,这种物质根据需要分泌出来,它们附着在贝壳的边缘,随着一层层新物质的增加,贝壳慢慢变大。

      但是石灰质从何而来?它来自软体动物吃下的东西——包含着碳酸盐粒子的石灰,就像母鸡下的蛋的蛋壳来自随着谷物饲喂给母鸡的石灰石颗粒。如果只给母鸡饲喂精心挑选的纯净的谷物,并且将它们饲养在不含任何含碳酸盐的石灰质可寻觅到的禽舍中,母鸡就会产下没有壳的蛋或是产下仅仅包裹着一层如薄羊皮纸一样柔软薄膜的蛋。如此说来,如果将蜗牛摄取食物中的石灰质夺去,它就会变得脆弱不堪,身体外仅仅覆盖一层凝结了的透明黏液。

      海洋里的软体动物也遵从住在陆地上的蜗牛一样的方法来建造它们的家:用自身分泌的物质建造贝壳。但是,大海必须提供给它们石灰石,或最起码能够提供给它们含有碳酸和石灰成分的物质。大海中含有碳酸的成分,火山喷发释放的二氧化碳气体在大气中不断积聚,这种对生物存在危险的气体随着降水落到地面,被河流带到大海中。事实上,小溪通常都或多或少地含有溶解的碳酸成分。石灰并没有辜负软体动物的期望,即便海洋中不包含游离状态的石灰,它也会含有一定数量的由石灰成分组成的物质。例如,地中海每升海水中包含44克的盐残留物,在这其中包含6克钙的氯化物、1.5克含石灰的硫酸盐和0.114克含石灰的碳酸盐。我们还会发现,在纯净的水中也会包含有溶解的石灰石,有时候所含的成分之多足可以使被水喷射到的物体外面结一层硬壳。因此,所有的溪流都或多或少地含有能够贡献给大海的石灰石成分,由此海洋中也包含石灰成分,尽管我们无法衡量各种包含石灰的盐类所占的比例。海洋生物——珊瑚虫和软体动物用这种石料不断地包裹着自己,形成了自己的贝壳和珊瑚。

      现在,让我们来特别关注一下岛屿的最奇怪的建造者——珊瑚虫。也许你对这种古怪的小生物并不了解,它们的身体结构非常脆弱以至于轻微的触碰都会使它们受到致命的伤害,但是它们为了建筑一座大的岛屿,群集的数量之大毫无缩减,让我来为你们描述这种小生物的细节。

      你应该知道珊瑚,至少你应该知道那些如同石化的血珠一样用来制作项链和手链的珊瑚珠子。在被制成珠子之前,珊瑚的形状如同一株小小的树,有着树干、枝条和末梢。它并不属于植物世界中的一员,尽管它们繁茂地生长着并覆盖了海洋的洋底;它也不属于矿石,尽管它们如石头一般坚硬;同样,它也不属于动物。那么,它到底是什么?它是那些脆弱的小生命群居的寓所,是那些彼此相依赖生存的生物所形成的城市;或者你也可以把它称为人类在进化的最初阶段、最基本状态下所形成的共产主义共和国。

      这些小生物的机体构造非常简单。它们的身体如同果冻般柔软,基本体型是圆筒或圃盘状,呈辐射对称,身体上有8个触角,如同花朵上的花瓣伸展开来,触角中央有口,与囊状身体相通。现在,你已经熟悉了建造珊瑚的珊瑚虫的结构。它们的触角——或者说触手,用来捕获流动的海水。捕捉到的海水通过口吞噬入内,连接着口的液囊充当了胃的角色,其中的食物和钙质都被它吸收。消化之后,再由口吐出来——肛门和嘴不分家,除了触手中央的出入口,它的身体再无其他的出入口。

      这些奇特的小生物叫做珊瑚虫,然而再没有比它们所居住的珊瑚虫机体群或者叫石珊瑚或者直接说珊瑚更奇特的了。数以千计的珊瑚虫群居在同一座珊瑚礁基上,每个珊瑚虫占据着一个陷入珊瑚礁壁上的小坑,附着在共同居住的珊瑚礁上。每个珊瑚虫在保持着独立结构的同时还彼此依附。每个珊瑚虫都有一个中空而底部密封的柱型身体,它的消化腔与四周的珊瑚虫连接,连接起来的消化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管道系统,这样,一只珊瑚虫吸收消化的营养可以通过管道传递给其他珊瑚虫。珊瑚虫群体附着基如同灌木丛的形状一般伸展开来,顶端还绽放着许多小花,珊瑚虫从永不停息地流动着经过它们身边的海水中攫取有营养的微粒。机会对每个珊瑚虫来说并不是平等的:这只珊瑚虫捕获了食物,而另一只珊瑚虫的8只触角却可能什么也没得到。不过这没关系,整个珊瑚虫群都是食物共享,捕捉到食物的珊瑚虫通过彼此连接的消化腔将食物输送给没有捕捉到食物的珊瑚虫。

      但是,它们的消化腔之间彼此是如何相互连通的呢?每一个珊瑚虫群体的附着基在最初的时候都是由一个单独的珊瑚虫形成的。开始,珊瑚虫在大海中自由漂浮,直到将身体驻足固定在海底的某块岩石上,由此,一个新的生物群开始形成了。它们有一种特殊的本领,就像某种植物一样能够成倍地分裂繁殖发育。分裂出来的新生的珊瑚虫你压着我,我挤着你,将珊瑚体的枝茎不断延长,它们的消化腔和父母的彼此相连,使得生长所必需的体液能够通过消化腔传递过来。一个新的珊瑚虫的诞生伴随着第二个、第三个珊瑚虫的诞生,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转眼之间,便儿孙满堂,不断新生出的珊瑚虫保留了和父母之间消化腔互通的网状结构。每一座珊瑚礁,都是居住在其上的珊瑚虫社会所有成员共同分泌的结果,它们不断地分泌出石灰石,就像蜗牛分泌石灰质物质构筑自己的壳一样。群体珊瑚虫不断繁殖,随着珊瑚虫数量的增长,珊瑚礁也随之变大,每个新生的珊瑚虫都为它们所居住的珊瑚礁石的壮大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通过这种方式你已经明白了珊瑚虫群体的附着基是如何建造起来并住满珊瑚虫的,但是这无法说明另一个新的珊瑚群是如何从第一个中分离出来的,因为这些生物群体上所有的珊瑚虫都是彼此连接繁衍的。通过裂殖,珊瑚虫群体附着基不断增长,但另一个新的珊瑚虫群体附着基却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出现的。这个过程是非常复杂的。自然赋予了动物让它可以拥有像植物一般通过裂生繁殖的本领,她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让它们通过散布的方式来繁衍开来。在珊瑚虫生长的某一阶段,它们停止裂殖并开始产卵,并随着海水被带到海底的各个地方,在那儿它们驻足并继续繁殖,生成新的珊瑚虫群体。

      它们所形成的珊瑚也千姿百态。最常见的珊瑚呈现纯白色,这是组成它们的石灰石的碳酸盐自身的颜色;少数珊瑚呈红色,这是珊瑚虫本身的颜色。形态各异五彩缤纷的珊瑚群让你的双眼获得愉悦的欣赏。有些地方,石珊瑚像一丛丛的灌木,枝条形态逼真;而在另一些地方,管状的珊瑚平行排列,如同并排组合在一起的导管。有的珊瑚像细胞一样密集地群集在一起,让人看了联想起蜂巢;有的则松散地凝结在一起,夹带着气泡在其中,如同石化的肥皂泡沫。还有一些圆形的珊瑚礁看起来就像花椰菜或者蘑菇一样,粗糙的外表上规则分布着鳞苞,有的像群集的星星,有的呈几何形的网状,有的则像褶皱和褶曲错综复杂地糅合在一起,沟壑密布。此外,还有的珊瑚礁平得如同一张薄纸,有的仿佛是被裁开并加上花边的薄纸。这些数不胜数的姿态各异的形状,都是由于组成珊瑚礁的珊瑚虫张开它们的触角所形成的,这使珊瑚看上去如同镶嵌了美丽的玫瑰花饰,任何一点轻微的触碰都会使它们迅速闭合触角。

      一座珊瑚礁的增长是非常缓慢的。数不清的众多的建筑者历经多少个漫长世纪的积累才能形成一定的珊瑚结构,而每个珊瑚虫只能为相对于它们而言的庞大的珊瑚建筑贡献极其微小的一点石灰石。爱伦伯观察了若干生长在红海中的珊瑚体,发现它们的直径都在2~3米,并且属于同一个家族。这些珊瑚的形成始于遥远的古代,根据珊瑚最初的形成层测定到的年代可以追溯到金字塔时代,而居住在珊瑚中的古老臣民从法老时代到现在仍然活跃着。我们难以解释为什么这些脆弱的建筑者能够建造起人类都无法建成的伟大建筑。时间、建造者的数量、它们分泌的材料——缺一不可。在热带的温暖海域,在任何一个有利于它们活动的地点,这些生物聚集成群努力地一层一层地建造着,一层结构覆盖着一层结构,它们以远大于力量的坚定不移的耐力建造着珊瑚,直到珊瑚冒出海面,它们才停止继续向上搭建脚手架。尽管如此,即便它们建造的大厦停止了向上发展,但也仍在继续水平地扩大着它们的体积。浮出海面的珊瑚顶形成了暗礁,不断扩大的暗礁形成了小岛,小岛又继续连成岛屿,而海洋中又有多少一片一片点缀在广阔海面中的岛状陆地呢!

      一座珊瑚岛是巨大的珊瑚虫群体堆积形成的高原,它的根基深植于海底。最初,珊瑚岛仅仅是遍布石灰的荒芜小岛,随着风和海水所带来的种子和植物植根于此,小岛耀眼的灰白色渐渐缓和下来。一些蜥蜴、昆虫随着漂浮的木头从远方来到这里,成为珊瑚岛上最初的一批居民;然后,海鸟在此建造它们的巢窠,偏离了飞行轨迹的迁徙的鸟儿寻求庇护所来到了这里。继而,这些居民使岛上的土壤得到了丰饶,人类出现在此并开始建造住所。

      珊瑚岛只比海平面高出一点点。它们通常由带状陆地环绕成圆形或椭圆形,中间包围着一洼浅湖,湖水和岛外的海洋相连通。它们独特的风貌异常美丽。环形的带状陆地上被棕榈树所覆盖,绿油油的树叶映衬着晴朗的蓝天。在树群中间,静静地躺着一汪盐湖,软体动物和珊瑚虫还在其中不断地构建着岛屿。在这青葱翠绿的岛屿外围,延展着铺满最纯最白沙子的海滩,这些白沙全部由碾碎的贝壳粉末组成,沿着海岸线遍布着礁石,狂暴的海浪击打着海岸,在礁石边形成泡沫与喷雾的漩涡。狂怒的海浪仿佛随时都会将小岛卷入海洋并吞没,尽管珊瑚岛又小地势又低,但由于那些精力充沛的珊瑚虫,小岛坚实地抵御着海浪的威胁。珊瑚虫投入到与海浪的斗争之中,它们日夜苦干修复着受到威胁的小岛结构,一粒一粒地建筑着礁石,以此壁垒增强岛屿的牢固性,它们构建岛屿的速度和被大海不断破坏的速度惊人地一致。这些弱小的生物,每一个都微不足道,但它们以柔软的、像果冻一样的身体联合起来共同抵挡着大海的冲击,以它们持久的建筑抵御汹涌的波涛。

      现在,如果你想知道地球上有多少陆地是由珊瑚构成的,请看看世界地图,请注意那些从南美洲南部到亚洲南部,横亘在太平洋上的由很多小岛组成的群岛。其中的绝大多数完全是由珊瑚所形成的,即便那些非珊瑚的群岛,也被一系列的小珊瑚岛所环绕着。位于印度洋的马尔代夫群岛由12000个环礁、小岛和岛屿组成,而这些全部由珊瑚构建而成,这些岛屿中最大的岛直径差不多有8000米。东印度隶属于荷兰的珊瑚海岸面积达到88平方千米。大洋洲——世界第五大陆地——大部分都是由珊瑚所形成的。

      这些与生俱来的世界的建造者对世界的贡献非常重要,从史前海洋中就开始构建着陆地。现在,世界上的某些陆地地层、某些山脉都是珊瑚虫创造而成。在法国内部的一些区域,人们完全行走在古老的珊瑚遗体之上。现在,我写作本书的这所城镇,建筑它的石材中就包含着珊瑚的成分;我居住着的房屋,它以灰泥构建的墙壁中也存留着珊瑚虫的沙石。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无边无际的海洋_广袤旖旎的地理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