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晓岚:立身之地也要好风水_历史迷局真相

  • 发布时间:2017-11-19 21:38 浏览:加载中

  •   在民间,纪晓岚是一位才华四溢、忠直正义的人物,有关他的故事广为流传。他31岁中进士,入翰林院做庶吉士,继授编修,因为擅长词对而被乾隆留在身边,升为侍学士。但纪晓岚一生并未做过一天大学士,只是在临终前勉强做了一个月的协办大学士。纪晓岚一生著述甚丰,既有以官方身份主持编纂的《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等,也有以私人身份著述的《阅微草堂笔记》。纪晓岚入主四库馆,惨淡经营了13年,编纂的《四库全书》几乎囊括了乾隆以前中国历史上的主要典籍。正是因为主管如此浩大的编书工程,才使他青史留名。

      纪晓岚小时候,正是鬼神之说盛行的时候,人们或多或少地相信,在这大千世界上,还到处游荡着一种人类以外又非动物的精灵。纪晓岚也深信世界上有鬼,但是鬼并不可怕,它们甚至可以像人一样对待。

      据传在一个秋天的夜晚,纪晓岚在塾馆中读书到深夜,一个人打着灯笼去茅房。茅房早有一个人蹲在那里,在幽暗的灯光下,纪晓岚看不清那个人是谁,就问了一声:“谁呀?”“我是鬼。”蹲着的人低头说话。

      纪晓岚听了一愣,看那鬼觉得也没什么可怕的,便笑着说了一声:“鬼也会屙屎,没听说过。”那鬼低头不语。纪晓岚的灯笼没有地方放,看那鬼的大头顶平平的。于是,他就把灯笼往它头上一放,说道:“你是个善鬼,这次你干点儿好事,给我顶会儿灯笼吧!”那鬼等纪晓岚解完手,把灯笼交还给他说道:“你好大胆!”纪晓岚笑哈哈地摸摸鬼的头,说道:“小鬼小鬼你好大头!”然后他又狡猾地笑道:“小鬼儿,你为我顶灯笼,我也没什么可赏你的东西,就赏你块煎饼吃吧。”说着这话,他把一直捏在手中的那张刚才用过的手纸,塞进鬼的嘴里。鬼闻到一股臭味,明白塞进嘴里的是手纸时,嗥地大叫一声,跑出茅房不见了。

      纪晓岚也不追赶,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同窗的学童听到叫声赶来时,纪晓岚一走三晃地笑着,大家莫名其妙,回到屋中询问,都听得大笑起来。

      纪晓岚祖籍是江苏应天,遵奉朝廷迁大户实畿辅的诏命,纪晓岚的父亲带领家人,千里迢迢奔向直隶。

      从江苏到直隶,虽然仅隔山东一省,但人地两生,直隶又地面宽广,官府也未指定移民何处定居。途中,纪晓岚一家一直在盘算着,到哪儿去好呢?正当在没有主意的时候,在徐州遇上了一个算命的先生。纪晓岚立即来了兴趣,心想何不向他问上一问,请他给指个明路,心里有个实底。然而,当纪晓岚将要算的事讲明后,算命先生用手指掐算了一回,说道:“你向前走吧,待见到车上树、牛上房的地方,那便是你安家落脚的地方。”这下子,可使得纪晓岚为难了。他想,车怎么能上树,牛怎么能上房呢?看来,这是算命先生在瞎蒙人了。可是,也无奈,只好这样走着看。纪晓岚跟随着全家人,越过山东境,便入了直隶界。经吴桥,过东光,穿越交河诸县,一路上都没有见到适宜的地方。

      这天,他们全家进入了献县境内,来到了一个古镇。时当初夏,天色将午,一家人只好停车,来到一棵树的树荫下歇息。树荫下,坐着几个妇女,一边说笑,一边纺线。这儿是一个偏僻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大官。今天忽然有位大官从这里路过,穿着奇异,车饰华丽,马铃摇脆,自然都感到新奇无比。于是,那些在田里做活儿的,在家里闲居的,无论是大人或是小孩,都跑到这里来看官儿。那些用纺车纺线的人怕人多踩坏了纺车,于是索性便把纺车举起,挂在这棵树的树丫上了。

      碰巧,在这株大树北面不远的地方,有个由高向低的坡坎。一户穷人家,在那个坡坎处盖了一个房子。这房子一面利用坡坎挖掘成墙,一面再另砌新墙,上面盖上苫。由于前来看官儿的人多,再加上喧嚷声大,把正在附近吃草的一个牛犊吓惊了。那牛犊儿没处去,就沿着那个坡坎跑到了这家房顶上了。

      这时,纪晓岚抬头一望,看见了摇挂在树上的纺车;一回身,又看见了跑上地窨子房顶的牛犊儿。于是,他心机一动,拉着父亲的衣袖说:“你看,这不是车上了树、牛上了房吗?咱们就住在这儿吧!”纪晓岚的父亲看了一看,接着又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地形地貌,只见这里三面环河,一面着陆,交通豁达,树木繁茂,物产丰饶,真也是个好地方。于是便在这儿定居下来。古代的人都迷信风水,纪晓岚相信,就是家人选择的这一块“风水宝地”,才有了他以后的博学才华和高官厚爵。

      清代文献中都有记载,纪晓岚是个大胖子,喜欢用大烟袋锅子。他大约从30岁以后开始发胖,身材偏矮,远远地望去犹如水桶一般。而纪晓岚的对头和珅,则是乾隆年间著名的美男子,精通满、汉、藏等多种语言,尤其擅诗文。乾隆用人不仅要能干的,还喜欢长得英俊的。

      相貌丑陋却偏偏又碰上乾隆,所以即使他再才华横溢,也难得到真正的重视,只能以文字安身立命。纪晓岚只能做乾隆的词臣,而难以做乾隆的宠臣、重臣。他一生中两次任乡试考官,六次任会试考官,三次任礼部尚书,均是这种际遇的体现。这种官职并无重权、实权,只是大清朝廷的摆设而已。

      即便是乾隆派他出任督察院,因判案不力,本应受罚,乾隆却说:“这次派任的纪晓岚,本系无用腐儒,本来只不过是凑个数而已,况且他并不熟悉刑名等事务,又是近视眼,他所犯的过错情有可原。”可见,皇帝并不对他寄予厚望。

      有一次,内阁学士尹壮图指陈弊政,称各省督抚“声名狼藉,吏治废弛。我经过各省地方,问起官吏的好坏,人们都皱眉叹息,各省风气大抵皆然”。由于这些话惹恼了年岁已高、再也听不进忠言的乾隆,结果军机大臣要将尹壮图拟斩。尹壮图之父尹松林与纪晓岚是同年进士,当纪晓岚打算为尹壮图求情时,乾隆勃然大怒,当即骂道:“朕以你文学优长,故使领四库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尔何妄谈国事!”原来,皇帝让纪晓岚总纂《四库全书》,并不是真正把他当成独当一面的重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