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自成:进京施暴行,自己逼死自己_历史迷局真相

  • 发布时间:2017-11-19 21:35 浏览:加载中

  •   明朝末年,李自成发动农民起义。农民军势如破竹,攻入北京后,李自成命人遍索皇宫,发现大内府库中只有黄金17万两,白银13万两,骇异之下,失望至极。本来,他“建国”之后,依理应该大赏将士,如今金银缺少,如何是好!

      在刘宗敏等人撺掇下,李自成下令“追赃”。最早向大顺军“献财”的,乃大太监曹化淳,他一出手就是5万两白银,让李自成高兴了一把。

      三月二十日,新朝“宰相”牛金星发布文告:“各官俱有次日朝见。朝见后,愿去者,听之。敢有抗违逆令者,斩!”

      第二天,李自成等人坐于朝堂,牛金星手执花名册,一一点名。李自成坐一会儿就不耐烦了,与刘宗敏起身离去。忽然间,农民军中有传令:“前朝犯官俱送刘宗敏将军处听候发落。”于是,这大批人被驱赶至刘宗敏处。

      结果,刘宗敏根本不审,也不问,只让人传令:“以官第献银,一品必须献银累万,以下必须累千。痛快献银者,立刻放人;匿银不献者,大刑伺候。”

      一时之间,棍杖狂飞,炮烙挑筋,挖眼割肠,北京城内四处响起明朝官员的惨嚎之声。同时,城中富民不少人也被加以拷掠,平民的薪米尽被农民军抢掠以供军用。城内饿尸遍地。

      李自成也觉有些过分,对刘宗敏等人讲:“你们为何不帮助孤王做个好皇帝?”

      刘宗敏马上顶他一句:“皇帝之权归你,拷掠之威归我,你别废话!”

      李自成默然。甭看刘宗敏的官衔只是“权将军”,不是“太尉”、“大司马”什么的,其实他几乎与李自成平起平坐,根本不买这位哥们儿“皇帝”的账。

      初入京城纪律严明,但随后军纪日益败坏。官员中首遭掠死的,竟然是率三大营兵士在京城外最早投降的明朝国戚、襄城伯李国桢。

      这个贼臣,是崇祯帝末期最受宠信的臣子。李自成在北京城外初见李国桢,就没一丝好印象,呵斥他说:“汝受天子重任,信宠逾于百官,依理应该死国,厚脸来降,汝欲何为?”马上就令人把他绑个严实,根本不理他的痛哭哀求。

      刘宗敏首先刑拷于他,小火燎烧,大板痛砸,折磨一夜,终于让这位李爷极痛而死。

      大学士魏藻德,明朝状元出身。单独囚于一黑屋中。这魏大人隔门缝乞求:“新朝如欲用我为官,就把我放出来吧,别把我锁在这里。”这一来,反而提醒了刘宗敏。

      刘宗敏把魏藻德提入厅堂亲自审问,首用夹刑,边夹边问:“汝居首辅,何以乱国如此?”

      魏藻德边嚎边答:“我是书生,不谙政事,先帝无道,遂至于此。”

      刘宗敏大怒:“汝以书生擢状元,为官三年即升首辅。崇祯何处对不起你,竟敢诬他为无道昏君!”

      于是,刘将军扇了他数十大嘴巴。士兵见状,夹棍猛扯,老魏十指皆断,疼痛之下大呼:“我有一女,愿献给将军为妾!”刘宗敏唤人立取其女,奸污后送入军营,听凭军士享用。

      但是,对于献女的老魏,刘宗敏更加不屑,严命兵士加紧拷掠。一共“伺候”了六天六夜,最后魏藻德脑袋被刑板夹裂,脑浆流出而死。

      明朝的翰林、科臣这些清贫官员最倒霉,他们家中油水实在拿不出,多被刑掠而死。

      经过数天拷掠,李自成军共得银7000多万两,均让工人重新熔铸成巨大的中间有孔窍的方板状银板,以便于运输。7000万两真不是小数。崇祯帝10多年加饷摊派,从民间得银不过2000万两,结果导致民心涣散而亡国。李自成在京城榨银7000万,酷烈可知。

      大顺军初入城的前10天左右纪律严明,士兵犯抢劫及强奸罪的被钉死剐杀了数百人。只是随着时日推移,农民军军纪日益败坏。

      四月中旬,听闻山海关吴三桂“造反”,李自成坐不住了。他想让刘宗敏、李锦率军出征,但二将耽于京城内的淫乐享受,摇头不应。无奈,李自成只得“亲征”。

      四月十九日,李自成早晨发兵。随行人中,除七八万精兵外(号称20万),还有吴三桂的父亲吴襄以及崇祯帝的3个儿子。

      1644年初,皇太极已死。主持清廷政局的多尔衮听说李自成在西安建“大顺”,立刻派人前去联络,提出要“并取中原,同享富贵”。李自成没有做出反应。

      松山败后,明廷并未严处败逃的吴三桂,仅名义上降其三级,仍然派他固守宁远。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他还率兵多次击败清军的进攻,并多次拒绝其舅父祖大寿替清军对他的“招降”。

      农民军兵临北京城下,明廷下诏吴三桂弃宁远回援京师,他于三月十六日抵达山海关。三月二十日到达丰润,却听说农民军已经在前一天攻破北京城。

      李自成派人持檄招抚,表示吴三桂归大顺后“不失封侯之位”。北京城内的吴三桂父亲吴襄为全家性命打算,也“语重心长”亲笔写信来劝(也可能是被农民军所逼)。

      犹豫间,吴三桂得知了大顺军在北京拷打明朝官员追赃之事,大失所望。不久,当他得知自己父亲也被夹拷,愤怒至极,决定不再入京,怕自入罗网后父子遭杀戮。后人总是渲染吴三桂爱妾陈圆圆被刘宗敏抢掠奸污之事是他“冲冠一怒为红颜”、叛李自成的主要原因,其实这只是次要原因。

      吴三桂被李自成逼得撕破脸,不是即刻降清,而是以大明孤臣的身份,向清廷“借兵复仇”,这也为李自成最后的身死埋下了注脚。

      多尔衮接到吴三桂密信,大喜过望,立刻直奔山海关而来。同时,他写信给吴三桂,许以“裂土封王”,要对方投降,而不是“借兵”。

      李自成听说吴三桂与清军搭上线,不敢怠慢,派出降将唐通与白广恩先率骑兵赶至抚宁县东南的一片石,而他自己则率主力布阵于石河(今秦皇岛燕塞湖水库)。

      此时,多尔衮及部下均心有疑惑,一怕吴三桂骗人,二是清军从未与李自成交过手,心中没谱。于是,清军先拿唐通一军开练,首先在一片石打败了这批为数不多的前“官军”与农民军混合的部队。

      惶急之下,四月二十二日清晨,吴三桂本人亲自出关,驰奔欢喜岭上,拜见多尔衮。

      多尔衮拉着吴三桂的手说:“君为故主复仇,大义可嘉。我今次领兵入关,严令大军遵纪。望君告知关内士民,万勿惊慌。”

      吴三桂“感动”之余,忙与多尔衮盟誓,宰马杀牛祭天地,表示谁违约谁就不得好死。

      多尔衮仍不放心,又让吴三桂剃发。吴三桂只得和手下几个高级军官立刻剃发、称臣。明军四五万人来不及一时全剃发,多尔衮就让他们先在身上缠白布条做记号。白布不够,明兵们用裹脚布扯下当记号。由此,混战之中,清军见身上裹白布的汉人就知为“盟军”不杀。

      于是,吴三桂下令开山海关门。清军不费一兵一卒,由明兵自己打开了百万雄兵难以攻克的险关。

      吴三桂哀兵,自为前锋。农民军有“主上”亲征,个个当先。斗至中午,毕竟农民军实力占上风,吴三桂已呈败相,明军被杀过半,勉强支撑。

      关键时刻,清军号角声响起,两三万戴斗笠拖大辫的清军劲骑忽然呐喊着杀奔而来。

      李自成吓得差点儿从马上掉下来,他低喊了一声“鞑子来啦”,掉转马头就跑。“主上”跑了,大家皆失主心骨,立刻掉头也跑。兵败如山倒。明军与清军合击,一路追杀,二三十里间,很快堆满了数万被杀的农民军尸体,据说暴骨3年后都收拾不净。

      李自成仅剩数千残卒,败退永平,为泄愤,他下令剐杀吴三桂他爸吴襄,把首级悬于高竿之上。小喘片刻,他急忙遁回北京。

      四月二十六日这天,李自成率残兵遁回北京。

      这些败兵入城后,皆知末日将至,完全丧失纪律,开始在北京城内烧杀奸掠,备极惨毒。

      李自成入城后,第一件事就是派人把吴三桂全家34口尽数剐杀。

      第二天一早,李自成即在武英殿举行正式“登基礼”,头戴冠冕,受“百官”朝贺。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忙离京,向西奔逃。自入城到离京,“大顺”政权仅存在了42天。

      五月二日,多尔衮率清军抵至北京。他吸收李自成的失败教训,四处张榜,表示说无论是谁,只要降顺大清,官复原职不说,还要加官晋爵,新有封赏。这一来前明官员大悦,个个弹冠相庆。

      此时各地的李自成部队,仍旧有数十万之多。他本人率残兵一路经太原、平阳,返掠西安,把大部队留守于山西、河南一带抵御明清联军。

      回到西安后,李自成精神萎靡,半年内基本没什么大动作。

      1645年正月十二日,守潼关的李自成部将马世耀投降。第二天,他与7000名农民军均被屠杀。

      困愁于西安的李自成闻讯灰心,西北看来是待不住了。临撤退时,他下令部将田见秀把西安城内所有建筑和仓库烧毁。幸亏这位田将军还算有人性,只点燃了东门楼和南月城楼,为西安百姓留下了御寒的房屋与粮食。

      李自成打不过清军,却渡过长江,在荆河口大败左良玉部明军,武昌、襄阳均落入李自成之手。他准备攻取南京,但清军追至武昌,李自成只得弃城接着逃。

      四月下旬,在江西九江附近的一次大战中,农民军大败,数万人被杀,李自成的两个堂叔以及大将刘宗敏皆被俘后剐杀。

      李自成身边仅剩下万把人。五月初四这天,农民军大队人马行至湖北通山县境。李自成胡乱吃了几口,就率28名亲兵在附近九宫山一带转悠,一来消遣愁绪,二来察看地形。

      附近的山民听说有“贼人”到,就纠集了数十人来杀。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多年遭“流贼”之害,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有数千农民军在附近,只以为是一股小部队,故而有胆上来厮杀。

      李自成手下人马立刻惊散。仓促之间,李自成拍马就跑。

      逃到牛背岭,又遇山间滂沱大雨,李自成坐骑陷于泥中走不动,他只好下马牵坐骑深一脚浅一脚前行。农民程九伯见李自成一人独行,身边又有匹好马,立刻手持锄头窜了出来。李自成毕竟身经百战,程九伯不是对手,被对方骑在身下。李自成压住程九伯,回手抽刀,但刀鞘中因雨水沾泥,一时间拔不出来。

      此刻,程九伯外甥金二狗赶到,他见舅舅被一个大汉骑在身下要挨宰,情急之下,抡起铁铲冲李自成砍去,“嚓”的一声,一下子削去“大顺皇帝”半个脑袋。

      一下岗驿卒(李自成最早从事的职业)死于一农民之手,结局充满了隐喻般的黑色幽默。可以说,李自成完全是被自己逼死的。可叹这一切,杀人“真凶”程九伯根本不知,与外甥一起在山中小屋看着草地上的大马傻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