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次东征:日本依靠“神风”打败忽必烈_历史迷局真相

  • 发布时间:2017-11-19 21:32 浏览:加载中

  •   元朝的兴起,绝对是马上民族的骄傲。到了中国南宋末年,蒙古的开创者成吉思汗已建立起横跨欧亚两大洲的帝国,并在公元1259年迫使继新罗之后统治朝鲜半岛的高丽投降,蒙古势力遂与日本隔海相望。

      蒙古帝国的野心,当然不可能让一个小日本在海那边空悬着。况且,当时的日本并没有和蒙古帝国建有外交关系,这当然让蒙古人很恼火,也很好奇。到了元世祖忽必烈时期,让日本知道自己就成了头等大事。

      至元三年(公元1266年),忽必烈派出兵部侍郎郎赫德、礼部侍郎殷弘出使日本。他给日本人写了封信,在信中,他警告日本:效法高丽,举国来朝以通和好,如不相通好,将至“用兵”。

      但他的信并没有到日本天皇朝廷那里,因为此时,日本掌握在镰仓幕府手里,幕府的负责人叫北条时宗,是个典型的武夫和领导武夫的人。他看到这封信后,摇了摇头,他并不知道蒙古帝国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把信只看了一眼就扔到一边。忽必烈知道这件事后,又派出高丽使臣薛皋,送信给日本天皇。至元五年(公元1268年)正月,日本天皇朝廷得到了忽必烈的信。

      这群日本人居然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件非常小的事,所以,操作起来就很随意了。先是开会,开了五个月,得出了他们开始就认定的结果:书辞无理,不能接受,予以退回。

      而镰仓幕府此时,已经作了迎接元朝来攻的准备。忽必烈气得要死,他本就是个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碰到这样不识时务的东西,更是雪上加霜。但这并没有引起忽必烈的怒火,恰好相反,在同年九月,他再次命郎赫德经高丽出使日本,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初,郎赫德使节船到达对马,但对马岛守军拒绝其登陆。此时,忽必烈正在与南宋作战,一时之间还分不出身来对付日本,就在至元七年(公元1270年)十二月,他又派出女真人赵良弼出使日本,目的只有一个:以元朝的名义打开日本的大门。可这一次,赵良弼和前面的使者一样,依旧不能打动顽固的日本人。

      当时,元帝国已经向东征服高丽,向南平定大理、西藏和安南,向西由中亚进入欧洲,席卷俄罗斯、波兰、匈牙利,放眼天下,视线所及,也只有一个弹丸岛国日本了;而且当时的日本与苟延残喘的南宋政权关系十分密切,官方往来和民间交往十分频繁,对南宋的抗元战争有较大的帮助。忽必烈当然知道,只要征服了日本,就可以卡断南宋的外援之路,使其坐以待毙。这样看来,蒙古人与日本人的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了。

      而且,历时五年之久的襄樊攻坚战结束后,南宋的战略防御体系被彻底打破,南宋的灭亡已指日可待。在军事上取得重大进展的同时,元朝受降了大批的南宋军队,如何处理这些降兵降将,成了忽必烈的一块心病。南宋军队的战斗力太差,但又不能把他们直接杀掉。间接杀掉这些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重新发动新的战争。

      战争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到来,蒙古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正在此时,也就是至元十年(公元1273年)的四月,高丽国发生了民间武装与朝廷的直接对抗,忽必烈在高丽王的“邀请”下,派出军队进驻高丽。这支军队由蒙古人忻都、高丽人洪茶丘和高丽将军金方庆带领,忻都率军攻入耽罗岛镇压林衍后,就于耽罗岛设招讨司,驻扎镇边军一千七百人,这一招实现了忽必烈的第一个想法:控制了日本与南宋间的海上通道,自己的军队可以全力进攻日本。

      随后,忽必烈召忻都、金方庆等至元大都商议征日事宜。至元十一年(公元1274年)正月,忽必烈命令高丽王造舰九百艘,其中大舰可载千石或四千石者三百艘,由金方庆负责建造;拔都鲁轻疾舟(快速舰)三百艘,汲水小船三百艘,由洪茶丘负责建造,并规定于正月十五日动工,限期完成。这一项目给高丽人带来了巨大的工作量和沉重的负担,死伤无数,金钱浪费无数。让忽必烈高兴的是,同年六月,九百艘军舰完工。忽必烈立即下达征日命令,于是,一支由蒙、汉、高丽三族军队组成的联军,向日本进发。

      这支联军的核心是蒙古族部队,计有蒙汉军两万人、高丽军五千六百人,加上高丽水手六千七百人,共三万二千三百人,由征东都元帅忻都、右副帅洪茶丘、左副帅刘复亨统率。

      蒙古军的战斗力是有目共睹的,至元十一年(公元1274年),联军在忻都、洪茶丘、刘复亨三将的指挥下,十月三日从高丽合埔出发,驶向对马。十月五日逼近对马岛。

      只一天时间,联军就占领了对马岛。十四日傍晚,联军攻入壹岐岛。十六日,联军逼近了肥前沿海岛屿及西北沿海一带。

      但是,联军并没有在肥前登陆向纵深发展,而是把主力转移向博德湾。十月十七日,联军舰队进攻博德湾,杀散海滨守军占领今津一带。由于今津一带地形不利于大部队展开作战,且距离大宰府(日本的指挥部)尚有一日行程。因此联军当晚回到船上,准备次日进攻大宰府。

      二十日晨,联军兵分四路,展开登陆战。第一路联军从博德湾西部百道源滨海一带登陆,准备被他们全歼的是昨晚已在此布阵的日本第一线指挥藤原景资所率领的五百骑兵。藤原景资是个正人君子,他没有在联军登陆时进攻,而是在联军整顿好队形后,方才按日本当时会战的惯例(这种惯例是自杀式的,无论对方是多少人,都要在对方准备好后才主动进攻。首先是由一名武士单骑搦战,冲在前边,大队骑兵随后冲杀)。可想而知,日本军队的这种做法开始时让联军吓了一跳,但一接触,联军发现这些人都是瞎咋呼,他们的“江湖武术”并不能与正规军队的作战技巧相提并论。结局已经可以预料,百道源战场上,日军“伏尸如麻”,联军很快推进至鹿原。

      另一路联军的进展却并不顺利,他们负责攻击百道源西部的赤阪,肥后武士菊池二郎武房率自己所部武士一百三十骑与联军展开战斗。最高指挥部的藤原景资所率领的武士部队阻挡住了联军的脚步。这部分联军只好向鹿原方向后撤。

      第三路联军从鹿原及鸟饲一带继续登陆,扩大占领地面。日本北九州各地流氓纷纷保卫祖国,或是趁火打劫。但这些人都无一例外地遇上了联军,双方各有损失。

      最后一部分联军从博德湾东部箱崎方向登陆,占领岸边松林,从背后夹击与百道源元军作战的日本士兵。该地守军大友赖泰的武士队伍经不起蒙古人的夹击,开始向东南方撤退。由于大友赖泰部队的撤退,与百道源元军作战的日军腹背受敌,被迫向大宰府水城方向撤退。

      二十日,联军与日军激战了一整天,近傍晚时候,元军先后占领了博德湾箱崎等地,日军被迫全军撤退,但联军坚决痛打落水狗。元军左副帅、作战指挥刘复亨杀红了眼,居然跳下马来,为了更好地追击。日本人见到一个穿着与其他人不同的人,猜测到很可能是个头,就试着向他射了一箭。结果刘将军中箭,联合军被迫停止追击,日本人才把逃命的步伐减慢。日军撤退后,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老幼妇女,被俘近一千五百余人,这些人都被联军总指挥下令全部杀掉。

      晚上,受伤的左副帅刘复亨回到船上,联军总指挥蒙古人忻都召集其余将领讨论明天的军事行动。经过一天的战斗,联军包括蒙古士兵都对日本武士的勇猛颇有惧意,这并非是可怕的,可怕的是,在这个岛上,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会武术的流氓。刘将军躺在床上作要死状,这更让总指挥丧失了些信心。作为前线最高指挥官,忻都失去了往日的英雄气概和智慧,他无法准确地判断出战争双方的形势。有人建议立即班师,忻都当即表示同意,并将所有士兵撤回船上,准备明天就回家。

      可是,老天不让他们回去。

      就在这天晚上,博德湾出现了罕见的台风暴雨。加上不熟悉地形,联军停泊在博德湾口的舰队一片混乱,不是互相碰撞而翻,就是被大浪打沉;午夜后,台风渐停,但暴雨又降,加上漆黑一片,士兵们以为天崩地裂了,都纷纷跳船逃命,其实是送死。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晨,联军死亡兵卒达一万三千五百人。

      第二天一早,日军在大宰府水城列阵,但不见联军进攻,派出士兵侦察,才知博德海面已无船只,联合军撤退了。日本朝野对突如其来的台风赶走敌人十分惊喜,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拜神的活动,称为“神风”。此后“神风”陪伴了日本人六百七十多年,直到公元1945年。

      事实上,忽必烈第一次发兵东征,主要意图就是通过武力威胁,迫使日本臣服,并不想占领日本。而总指挥忻都返回中国后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就跟忽必烈说,蒙古兵已经攻入了日本,并且打败了他们。

      作为无敌于天下的蒙古军队来讲,这样的消息是合情合理的。忽必烈很高兴,他以为日本吃了这次苦头后,会给脸就要的。于是派杜世忠等人持国书出使日本,以建立友好关系。不想日本政府拒不接受国书,反将这些人全部杀掉了。

      忽必烈知道这个消息是四年后,南宋灭亡时,他才想起了杜世忠等人。当他再让南宋降将范文虎派人出使日本时,这些被派出去的人又遭杀害。

      忽必烈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一个小国居然敢这样轻视我大元帝国。一定要把他们杀得一干二净才罢休!

      忽必烈命范文虎去江南收集张世杰旧部及其他自愿从军者计十万人,战船三千五百艘,组成江南军,由范文虎统率,从庆元(今浙江宁波)起航,跨海东征日本。另一方面,命洪茶丘至东北,招募沈阳、开原等地自愿从军者三千,归洪茶丘统领。那个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就丧失信心与智慧的前东征总指挥忻都仍统领蒙族军。考虑到高丽跟日本人的仇恨,忽必烈又任命高丽将领金方庆为征东都元帅,统率高丽军一万、水手一万五千,战船九百艘,军粮十万石。三军合计近四万人,组成东路军,取道高丽东征日本。

      军事部署完成后,忽必烈于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正月,召集两路征东军统帅会议,并任命宿将阿刺罕为两路军总指挥。会议确定,两路军各自择日出发,于六月十五日至壹岐岛会师。同时,忽必烈命令各船携带农具,以备占领九州岛后做屯田之用。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忽必烈和他的蒙古军队并非是以杀人为业的,他能统一地球四分之三的陆地,还是具备了一定智慧的。

      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初,元世祖忽必烈征日军事部署已经基本完成,即将择日下令出征。恰值此时,高丽王上书朝廷称日本武士犯边。于是,忽必烈下令征日大军出发。五月三日,元军东路征日军进攻对马岛的世界村(上岛佐贺浦)、大明浦,守岛日军坚决不想活了,顽强抵抗,但他们被全部杀掉。元军占领对马岛后,大肆杀掠。二十六日,东路大军进入隐歧岛。元军占领隐歧岛后,理应按忽必烈在军事会议上的指示,在此等待江南军。但是,蒙古人忻都自恃有上次战争的经验,且兵力多于上次,尤其是出于对于南宋降将蔑视的心态,恐怕江南军抢占首功,因而在没有对日军的防御措施进行侦察的情况下,贸然率军自隐歧岛出发,驶向博德湾。

      他真是丢尽了蒙古人的脸,在遇到日军的顽强抵抗后,战斗持续到六月十三日仍旧不能进得半步。此时,正值盛夏时分,蔬菜和饮水供应都非常困难,内陆士兵长期在海上生活和战斗,不但疲惫不堪,还非常容易地患上了各种疫病。在这种情况下,抢占博德湾的计划已难以实现,遂决定于六月十五日从志贺岛撤退,驶向壹岐岛,与江南军会师。

      日本人占了地利,所以,就在七月二十七日元军准备撤到壹岐岛的途中时,先头部队受到了日本水军的攻击。范文虎与忻都想要先攻大宰府,结果两个人就像患了偏瘫一样,迟迟不展开反攻,只在海上飘荡。到了八月一日,海上一阵台风袭来,元军的厄运再次到来。

      在此次“神风”的袭击下,蒙古东路军损失三分之一,江南军损失一半,一些靠近海岸的士兵被日本人屠杀或溺死。也就是说,蒙古人第二次东征日本又以惨败而告终了。

      蒙古人东征的失败让忽必烈知道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自己的民族征服不了的国家。他经过各种资料的汇编与分析,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也是日本人最信奉的:日本有神风保佑,人间一切力量都不能左右日本。

      很多人都见识过台风的威力,我们现在已经不知道当年那两次台风的级数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元军即使不遇上台风,攻下日本也是非常困难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