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轼是个怎样的人?最具才情的全国公考状元,天赋千古冠绝的文艺天才

  • 发布时间:2017-09-09 14:20 浏览:加载中
  • 苏轼

      (1)文二代的“考试桂冠”

      每年高考后,关于高考状元的新闻都遍地开花。一些地方,学校还让文理科状元坐在豪华轿车上,大街小巷敲锣打鼓炫耀。这样的状元算不上牛,因为比起北宋大文豪苏轼,那可是小巫见大巫。

      公元1037年,苏轼出生在四川眉山。他的父亲苏洵是北宋的著名文学家,长于散文,尤擅政论,后来被列为“唐宋八大家”。从这点看,苏轼虽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却是货真价实的“文二代”,与现在的青年作家笛安、蒋方舟类似。苏轼学习上占尽天时、地利、人和:1,经济殷实,生活不愁,2,家里藏书多(可不像我,幼时家里太穷,10岁之前没看过30本文学书,幸亏运气好,十几岁开始发表文章挣稿费,以战养战,才存下了几万元的书),3,身边就有文豪,不愁没高人指点。

      因此,比起苏轼,许多文学青年那可是羡慕嫉妒恨了。正如现在嫉妒蒋方舟这样的少年天才一样,你不服也不行啊。对于自己的出身,苏轼还是相当满意。从小,他就刻苦学习,并熟读名家经典,年少时就很有才华,在自己家乡眉山算鼎鼎有名的青年才俊。“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在封建时代,文人骚客最重要的不是作文,而是入仕当官。当官的前提,就是在考试前尽量博取大的名声。比如李白年轻时就去拜访贺知章,将诗歌送给贺前辈批评指教。苏轼比李白更幸运,因其父苏洵是文学圈的,要见文坛领袖比较容易。公园1056年,苏洵领着苏轼和小儿子苏辙去了大宋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市,包青天当官的那个地方),拜访了当时的“文坛一哥”、翰林学士欧阳修。特别应该提到的是,这时的苏轼才19岁,李白见贺知章时都40岁左右了。当然,当前要是哪一位文学青年,在10多岁时也能被父亲领着去见莫言、贾平凹、王蒙,那这孩子一定也很牛逼。所以,有一个文化人的老爹,绝对是可以带来许多实惠的。

      看了苏轼等人的文章后,欧阳修很是赞赏和鼓励,当时就拍着胸脯说:“恩,相当不错,以后有机会一定向朝廷推荐你们”。有了欧阳修(“中国好文学”导师)的肯定,苏轼父子心里可是乐开了花,自信心也有了,名气也紧跟着来了,还像好声音学员那样满含泪花地郑重表示:“谢谢欧老师对我们的肯定,无论以后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一定会将文学进行到底!”

      这一年,苏轼在首都游玩了一段时间后,顺便也参加了北宋的科举考试,成绩很不错,成功入围。第二年,他又参加了礼部(教育部)的考试,并以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获得主考官欧阳修的赏识。但当时考试的卷子是密封的,欧阳修误认为文章是弟子曾巩所作,为避嫌,最终苏轼只得了第二(这有一定可信度,毕竟欧阳修与苏轼认识不久,即使赏识他,也不可能一下就猜到写好文章的是苏轼)。前面两次考试,只是预热,在公元1061年,苏轼参加了北宋最有分量的中制科考试,即“三年京察”,入第三等,为“百年第一”。这可不得了,苏轼的考试成绩不仅是北宋当年的全国第一,还是宋自开朝100年来的第一,同时也是后来100年第一,打破了宋朝考试的历史纪录。因此,苏轼便被朝廷授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之职(相当于现在市政府办公室主任)。

      (2)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

      考了全国第一以后,不知道苏轼有没有像孟郊当年中榜那样,立即头戴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朝着春楼奔去,并即兴写就了一首“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苏轼因为考试的成功,从此踏进了官场,并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但是,正当苏轼想要在官场大展宏图时,恰巧他的母亲在家乡不幸病故,于是苏轼只得回家尽孝。

      大概过了好几年,也就是1069年,苏轼服孝满期还朝,仍授原来的官职。但是,这时的朝廷已不是他二十岁时所见的“平和世界”了。许多师友,包括欧阳修在内,因在新法的施行上与新任宰相王安石政见不合,被迫离京,朝野旧雨凋零。苏轼对此十分恼火,还常发牢骚,有时还批评王安石的新政。在苏轼的诗文中,就常常流露出对新法的不满。

      苏轼可能是带有个人情绪,王安石的变法相当于一场改革,对大宋国家来说具有积极意义,但苏轼因为自己的老师欧阳修被排挤,心中有些失落,便多次写诗讽刺。按理说,苏轼作为地方官,写几句诗发发牢骚,也不可能传到中央朝廷去吧。但是,苏轼作为当年的公考状元,再加上这时的苏轼诗文已经名满全国了,因此他一发牢骚,都会有小人打小报告。朝廷对苏轼的牢骚有些不满,特别是当权派很气愤,他们想教训教训爱提批评意见的苏轼,于是当权派便想法将苏轼调任外地杭州任通判(上面派到杭州的纪委书记)。本来宋神宗是想把苏轼调到朝廷任职的,因为当时下派苏轼这个公考状元,其实就是为了锻炼苏轼,让他在基层磨练磨练。但是,当权派破坏了苏轼的仕途提拔,并将苏轼一直排挤在地方为官,阻止他进入中央朝廷。

      从此,苏轼终其一生都对王安石等变法派存在着某种误解,并还带有一些恨意。苏轼在杭州待了3年,任满后,被调往密州(山东诸城)等地,任知州(市长)。政绩显赫,深得民心。1079年(元丰二年),42岁的苏轼到任湖州(地处浙江省北部,与杭州相邻),还不到三个月,就因为作诗讽刺新法、以“文字毁谤君相”的罪名入狱,史称“乌台诗案”。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由于有人举报,在宋神宗的默许下,李定派亲信黄埔遵等人直接闯入湖州衙门大厅。当时,作为读书人的苏轼,从没看到过这样的场面,看到纪委干部直接来“双规”自己,当时脸色都吓白了。在看到皇甫遵脸色铁青,胆战心惊的苏轼,哆嗦地小心问:“哎,我知道自己平时管不住嘴,多次乱说话激怒了朝廷,这次肯定是皇帝要赐我死罪了。死我倒不怕,能不能给我留点时间告别家人啊!”皇甫遵仰着头,不仅没有答应苏轼的要求,还怒目喊道:“没时间给你告别,格老子立即上路!”于是,两个士兵便把苏轼连绑带拖地给拉走了。

      到了京都,审判官便开始审苏轼。首先第一句就是:“你们家有没有丹书铁劵(免死金牌)?”这个审法有问题,哪有未审就认定有罪呢,一来就问有没有免死金牌。

      苏轼腿都吓软了,他供述道:“我写了几十卷诗,但是只有那么几首诗歌是有点讥讽朝政,讥讽新法。但是,我不是所有诗都讥讽哦,能不能宽大处理?”接着,苏轼自己还举了一两首诗为例,比如有这么一句:“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大意就是,新法的好处,农民不仅没得到点实惠,反而还带来了不便。譬如他们办手续,总往城里一趟一趟地跑,不仅耽搁了庄稼,还让乡村的儿童,也跟着学会了城里的口音。

      当时审判官可没听苏轼的辩解,直接将苏轼定罪,并将苏轼打入天牢,并以“攻击新法,讥讽朝政,指责皇帝”罪行进行起诉,并准备择期宣判苏轼死刑。

      幸亏苏轼平时人缘好,宋神宗也不是个昏君(要是昏君,没人敢救,更救不了了),于是便有人开始营救。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革新派的代表王安石。当时,王安石给皇帝上疏:“一个伟大的君王,是不能在圣明时代杀知识分子的!”虽然这时王安石已经退居南京,但却对神宗的决定起了很大的作用。

      再加上当朝在职宰相吴充对神宗进言:“皇上,您觉得曹操这个人怎么样呢?”神宗回答:“曹操不怎么样,我所佩服的是尧舜禹呢?”吴充道:“那就怪了,连曹操这样的人都能容忍当面骂他的祢衡,皇上您这样的圣君怎么不能容忍苏轼这样的小人物呢?”神宗一时语塞,顿了几秒之后回答:“嘿嘿,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把苏轼叫来了解下情况,不久就会把他放了的。”

      王安石、吴充等人的营救,使得皇帝最终改变了主意。于是,苏轼在监狱里面坐了4个月牢后,最终被释放出来,后贬为黄州团练。

      (3)一朝天子一朝臣,苏轼东山再起

      苏轼写讽刺诗入狱,王安石的营救起了很大的作用,在苏轼出狱被贬后,便抽空去江宁拜访了这位伟大的人物。

      6月底,苏轼的船到达了江宁。苏轼来到江边,远远看到王安石骑着一只小毛驴,慢慢地朝苏轼走过来。这时的王安石,已不再是当年那位霸气十足的宰相,而是一位孤独而落寞的老人。

      接着,苏轼快步迎上前去,而王安石也下了毛驴,两个伟大的人物紧紧握着双手,相视一笑。苏轼首先开口:“真不好意思啊,我今天穿着乡村野夫的便装来见您这样的大宰相!”

      王安石回答:“那些繁文缛节难道是为你我这样的人物所设置的么?”言下之意,就是他们之间的恩怨是因为国家公事,从不涉及私利和个人恩怨。

      于是,两个伟大的文学家冰释前嫌,从此一笑泯恩仇。

      苏轼在江宁和王安石一起呆了1个多月。苏轼走之后,王安石对自己的门客评价苏轼:不知道还要过几百年才会出现一个像苏轼这样的人物啊!

      可见,一代文坛大腕,政坛泰斗王安石,对于苏轼的评价可是相当高的。

      没过多久,38岁的宋神宗因为积劳成疾不幸驾崩。他的儿子宋哲宗即位,当时只有10岁。由于哲宗年幼,高太后于是临朝听政,退隐归家达15年,已经66岁的旧党领袖司马光重新被启用为相。而以王安石为首的新党,则逐渐被排挤出朝廷,亦被打压。

      一朝天子一朝臣,为了录用自己的人,宋哲宗便将一批人召回朝廷,其中包括苏轼。1085年9月,50岁的苏轼被任以礼部郎中(教育部官员),12月,又被升为起居舍人(皇帝近臣,负责记载皇帝言行的官)。1086年3月,51岁的苏轼免试为中书舍人(正四品),9月,不又升翰林学士知制诰(内相,正三品),离宰相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短短2年不到,苏轼就从一个刚犯了罪的地方官,一跃而成为皇帝的近臣,宰相的储备人选。其升迁之快,进步之大,的确让人惊叹。

      苏轼的这个翰林学士,比起李白的翰林学士供奉,可要正牌得多。李白当年起草的文件,最厉害的一次也就是回答少数民族的外交公文。而苏轼这个翰林学士身份,可是起草册封太子、册封将相、册封皇后等重大国家大事的诏书,同时还可以参与国家方针政策,与皇帝一同商讨政事,其重要程度那是无与伦比的。

      然而,虽然自己与宰相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苏轼并没能顺利继续再进一步。由于,欣赏苏轼才华的司马光仅仅只当了8个月宰相就病逝。于是,苏轼一派与保守派之间的矛盾,便暴漏得更加明显。当时,程氏兄弟(程颢、程颐)一派与苏轼兄弟(苏轼、苏辙)一派竞争得最为激烈,由于两派意见不统一,格格不入。(苏轼和程颐两人都是哲宗的老师)

      另外,司马光病逝之后,宰相的位置一时闲着,还没有确定的人选。而这时,苏轼作为翰林学士,才华又最高,其做宰相的机会最大。于是,锋芒毕露的苏轼,便引起了竞争对手程颐等一批人的攻击。再加上,苏轼的政治观点和立场,与旧党人物不相同,他最终选择“知难而退”,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到地方任职进行逃避。

      在这期间,苏轼相继当过杭州太守(杭州市长)兼浙西军区司令。在杭州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苏轼暂时忘却了朝廷的尔虞我诈,你争我斗的血腥场面,而是将全身心精力用在地方发展的进程之中。

      在杭州,苏轼见到西湖再也不是自己年轻时所写“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那样美丽,反而受到了严重的污染。于是,苏轼便开始对西湖进行整治改造,大力排污清理,经过一段时间的清理,最终西湖又恢复了以往的面貌,再次焕发靓丽的风采。

      除了在杭州当太守外,苏轼又去过颍州等地做太守(颍州市长)。在地方任职期间,苏轼做了许多比较实在的政绩工程,为当地百姓谋得了不少福利,当他离开任地时,百姓们都排着长龙去送他,其受欢迎和拥护的程度,的确值得为官者学习和效仿。

      (4)天赋千古冠绝的文艺天才

      除了在地方任职,苏轼之后又回到朝廷当过吏部尚书(中央组织部部长)、兵部尚书(国防部长)等职。或许,正是因为官职的不断变更,以及任职地点的不断变化,再加上苏轼卓越的文学艺术天赋,他才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成为一个全能型的天才(在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考上全国状元的知识分子,像苏轼这样具备极高文艺天赋的并不多,像苏轼这样留下文学盛名的更不多)。

      首先,比诗歌,苏轼的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艺术表现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北宋诗歌双子星,并排北宋第一);再比词,苏轼的词豪放奔腾,影响后世,与辛弃疾并称苏辛(北宋词坛两大腕,亦排第一);再比书法,苏轼的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书法在北宋排前四);又比画,苏轼的画与他的文同学,都主张神似,提倡“士人画”,在北宋开辟一派先河,堪称画坛顶级高手。

      看到这里,作为普通人,不得不羡慕嫉妒恨了。苏轼这前辈,不仅成绩好,摆脱了书呆子的帽子,更考了全国第一。当时,肯定也是像现在的状元一样,骑着白马,戴着红花,青楼阳台听情歌,那威风劲儿可羡煞了众人。光成绩好,还不算最牛,苏轼官也当得大,先后当过兵部尚书、礼部尚书、吏部尚书(正部级领导当着玩),即使被贬时,也是到各大繁华市去当市长、军区司令。官当了还不说,苏轼诗词书画,样样在北宋排全国前几名,其中诗词还是第一。哎,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苏轼这样的天才真让人又爱又恨,幸亏李白没有和他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不然凭李白的性格,肯定会拿着长剑,跑到苏轼的豪宅大骂:上帝太不公平了,你这个文二代,名利权都被你占完了,还让不让人活啊!

      不过还好,这世间唯一还算绝对公平的就是,不管是皇帝,还是天才,他们都是要死的。1101年7月28日,66岁的苏轼北返回常州的途中去世了。一代天才就像一颗流星,在天空中划过的那一刹那,便注定是永恒。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