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上关于二奶的故事——“二奶”万万做不得

  • 发布时间:2017-09-07 17:54 浏览:加载中

  •   女人们常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个“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坏,而是说男人一旦有了几个小钱,就自然变得神气了,变的蠢蠢欲动,不安份起来。

      这话粗看起来,有点道理,但仔细一琢磨,觉得只说对了一半。男人并非是因为有了钱后才变“坏”的。大凡男人都是好色的种,恨不能尝遍“天下美色”,囿于能力、地位、钞票等条件限制,才憋住在暗地里干点私活。那些表面上道貌岸然的“柳下惠”,并不一定就是真的安分守己,大多只是苦于缺乏风流资本而只能望“女”兴叹了。所以说,女人将男人的“坏”归罪于钱,实在是大大的错怪“孔方兄”了,宜从男人本性去寻找。

      在拥有女人角度上看,听到比较多的是,现代男人都十分羡慕古代男人,因为古代男人可以讨小老婆,就是“纳妾”,拿现在话来说,就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包“二奶”(当然,这“妾”与“二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并不能等同)。只要你养得起或吃得消,你就是纳上几十个也没人管你,哪象现在,一夫不可娶二妻,娶了,就是违法,就是犯罪,就得坐牢,只能眼巴巴看着、想着。

      有人说,中国古代是“一夫多妻制”。其实,古代也是一夫一妻制,古代男人有不少姬妾,也只是男人的附属品,不算做合法配偶,如果一定要说个什么名堂,那就美其名曰“二奶”了。

      古人有这么多二奶、三奶的,那他们是怎么管理的呢?其实古代男人拥有那么多的女人,她们却有着不同的身份地位,任何人除了正式的一个发妻之外,其他的女人是没有什么社会、政治地位的。古书上说,天子拥有皇后为嫡妻,她拥有单独与皇帝相处的资格,其它的不能随便与皇帝独处,而且是否陪伴或侍寝要经过皇后的允许。而且一般情况下,所有的姬妾都不可以陪皇帝整夜,皇帝入睡后,她便必须离开。

      《唐律疏议》言:“妾乃贱流”、“妾通买卖”,表明了这些二奶在家庭中享受不了“妻”的待遇。为什么呢?她们一般都来自卑贱低下的家庭,甚至是战败方奉献的礼品。而且为妻的女子的家庭出身都高于这些二奶。因此,古人称妻为“娶”,而妾为“纳”,娶妻时送到女方家的财物被称为“聘礼”,而纳妾,则被称为“买妾”,就象我们今天花钱买东西。

      更为甚者,有时候还把“二奶”以物交换,或者二奶换二奶。苏东坡的“白马易妾”的故事就是如此“彪炳于世”的——

      苏东坡一生女粉丝众多,风流韵事也层出不穷,但由于平生坎坷,多次被贬,而每当被贬时,可能由于不太方便,也可能经济上有点捉襟见肘,便习惯将身边的二奶送人。

      一次,朋友蒋某为他送行,偶然看见了年少貌美的春娘,大为钦慕,便对苏东坡说:“我有一匹白马,愿意与学士相换美妾。”苏东坡一想,以名驹换一名二奶,加上近来手头有点紧,这买卖划得来,立刻点头应允,还为自己推托责任曰:“春娘此去太匆匆,不敢啼叹懊恨中。只为山行多险阻,故将红粉换追风。”

      但春娘听说之后,并不买他的账,坚辞不肯,还指责苏东坡道:“妾闻景公斩厩吏,而晏子谏之;夫子厩焚而不问马,皆贵人贱畜也。学士以人换马,则贵畜贱人矣!”激愤之下,当场撞向槐树而死。其意是说,当年晏婴尚且知道不能因马罪人,你这个堂堂苏学士,美其名曰怜香惜玉,却要将人换马!——虽然是二奶,却也是女人,竟被自己所爱的男人视做马驴,哪能受此羞辱,真乃一烈女子也。不过,你烈也好,贞也好,估计也没落个好名声,说白了,你是妾,你是二奶,如何大义凛然也立不了牌坊。可见,这二奶真的当不得的。

      为何?这和我巍巍中华博大精深的汉字文化有很大关系。在我们老祖宗的脑袋里,妻与妾完全使两个概念,妻就是妻,妾就是妾,不可相提并论。当时的“妻”是应父母之言媒妁之约,明媒正娶过来的,是“正室”;妾则不然,不能算作正式婚配,只是“侧室”、“偏房”,不可称之为“妻”。当时的法律虽规定不可娶二妻,却没让人不许纳妾,娶“二妻”犯法,纳“二妾”、“三妾”、“四妾”却无关紧要,虽然在本质上与“一夫多妻”没任何分别。汉字可真是妙!在明朝,甚至有法律规定“凡男子年满四十而无后嗣者得娶妾”。看看,要是你老婆肚皮不争气,生不出儿子,你即使想“从一而终”也办不到,因为政府要逼你纳妾。

      或许有人认为当皇帝最舒坦,因为皇帝有三宫六院、有粉黛三千、有大把美女老婆,真是逍遥!其实不然,做皇帝哪有如此快活。你若是个明君,则内要治国,外要安邦。国家政事要亲历亲为,批奏折,下圣谕,从早到晚忙得一塌糊涂,晕头转脑,国家太平了,却冷落了后宫娇娃,没享用,不划算!你若是个昏君,则大可不理朝政。你可以日日笙歌,夜夜缠绵,荒淫无度去。结果逍遥是逍遥了,然而国也亡得快,你这个皇帝最后死得也会很难看,死了还得背个千古骂名,也不划算!由此可见,皇帝还真非一般人当不了。

      所以,真正懂得享受风花雪月,懂得享受妻妾成群绕,软玉温香抱之乐的男人是不愿去做那个劳什子皇帝的。聪明且懂享受的男人的理想人生乃是——值太平世、生湖山郡、官长廉静、家道优裕、娶妻贤淑、纳妾漂亮、妻妾成群、多多益善、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难怪现在“二奶”横行,慢慢地这些二奶也从暗处走到了太阳底下,明目张胆起来,有时还敢于正室叫板,可能是后面有男人撑腰的原因,也可能是她们有着正室所没有美艳。难怪款爷们对“养二奶”趋之若骛,至于那些没本钱“坏”的穷光蛋,只好蹲在一旁流口水,实在憋不住了,就骂两句出出气:一骂偷葡萄可耻!二骂他偷得是酸葡萄!

      酸葡萄也好,甜葡萄也好,葡萄毕竟是个诱人的玩意。这几年不但诱人,连鬼也给诱得垂涎三尺,其在人间的孝子孝孙与他们精神相通,于是趁清明节跑到坟场猛烧“纸糊二奶”,用以孝敬长辈。当真是好孝顺的子孙,好享福的死鬼。

      不过,这二奶大多没有几个有好结果的。别看各取所需,但有钱男人把你当做的是玩物,待遇如同妓女一般,完了给钱一个样,不过就是只给一个人玩而已。

      据《三国志》记载:袁绍围臧洪时,“城中食尽,初尚煮筋角,后无可食者……(臧洪)杀其爱妾以食军士。”看看,这位小妾与其说是二奶,不如说是猪肉更确切一些。

      隋朝末年,中华大地终于诞生了两位惊天地,泣鬼神的吃人大宗师:诸葛昂和高瓒。这两位经常互相切磋吃人心得,研究食人方法,力求做到煎炸炒都有,色香味俱全——

      有一天,高瓒请诸葛昂吃饭,隆重推出了“双子宴”:取一对十来岁的双胞胎为原料,烹熟洒料后,把他们的头、手、脚分别装在盘子里端上,俩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品尝起来;过了几天,诸葛昂回请,特别介绍“烤全人”:他把自己的一位爱妾一股脑的塞进大蒸笼里蒸熟,然后把其放在一只大盘子里,当然还得让她摆成盘腿打坐的姿势摆好造型,为了美观,又在她脸上重新涂上胭脂,然后身上洒上食盐、味精、八角等调味品。当仆人们端上,不,是抬上大盘子后,诸葛昂就亲手撕下她大腿上的肉给高瓒吃,高瓒吃的是连声称赞,诸葛昂自己也没闲着,早就瞄上了乳房上的肥肉,俩人这次吃的油光满面,风卷残云,在留下一堆骨头后意犹未尽的尽欢而散。啧啧,得了,这二人根本没有人性不说,可怜这二奶就这么成了二人的口中肉了。

      据传,契丹的东丹王喜欢喝鲜血,他常把其小妾身上扎个洞,然后像喝蒙牛牛初乳一样,吸食新鲜血液,真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吸血鬼,如此这般,西方的所谓吸血鬼可能要甘拜下风了。

      看到这些,我不知道那些个二奶小妾什么的有何感受,至少我是后背都是冷嗖嗖的。可能,你我这样活生生的人尤其是那些细皮嫩肉的二奶小妾在以上那些恶魔的眼睛里就是蛋白质和脂肪的混和体而已。一代文豪鲁迅先生曾在狂人日记里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鲁迅先生这里的“吃人”虽然指的封建礼教和封建制度对人性的摧残,不过看了上面这些张着血盆大口的美食家们的表演以后,我们理解成吃人肉的本意可能更为直观一些。

      因此,这二奶确乎是当不得的,看到了眼前的几个轻松钱,得到了暂时的快乐,伤害的是自己,也伤害了别人的家庭,这是万万不可为的。

      我不知道“二奶”制度,到底是自发的,还是自觉的。作“二奶”的女孩子,没有一纸凭证,地位朝不保夕;还无法为自己争取应得的报酬;至于“二奶”生的孩子,问题既严重又深远。所以说,这样做实际上是对妇女的迫害。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几年以后,将会成为一种对妇女的歧视制度——男性会永远把女性当成玩物。

      然而,与此论调相反的是,有些二奶竟然恬不知耻,还到处宣传张扬,天天上网发帖子进行炫耀,好车、钞票、房子、衣服……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呢?我想,大概是因为空虚到顶了,百无聊赖了,便产生了自虐性幻想,医学上称之为伪高潮。

      但是,我想负责任地告诉她们——她们的大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