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上的名人的那些错位人生——难说对错

  • 发布时间:2017-09-07 17:51 浏览:加载中
  •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句老话一直铮铮的告诫着人们——选择比努力重要。一个人放对了地方就是人才,放错了地方就是蠢材。选择不对,努力白费,如果不能在自己喜欢的目标上发光发热,心情的愉悦度大打折扣不说,可能是一无所为,可能是为祸众生。

      一直以来,很多人的终极梦想便是成为古代的国君帝王,想想多风光啊。九五之尊,黄袍加身,后宫三千、五千大把的美眉,宴席上的流水宴三年都可以不用重复,振臂一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估计夜里做梦都在笑,真是前世福份修到家了。如若这种奢侈生活都不想过,那么这人必定就是傻瓜了。可在历史上,这样的傻瓜还真就有,而且数目还不少。

      电影《十全九美》中立威廉饰演的木匠皇帝朱笑天很牛,做个木鸟都可以振翅飞天,虽然托了电脑特技的福,不过是杜撰的一部喜剧电影,但木匠皇帝在史实中确是有原型可查的。

      明朝真正的木匠皇帝明熹宗叫朱由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木匠迷。他不但做木匠活,而且醉心于建筑,皇宫中亭台别院很多便是出自他的手笔。也许提起他的政绩很多人感觉陌生,但提起和他同时代的宦官,不少人肯定如雷贯耳。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权臣魏忠贤。正是因了明熹宗不务“正业”,魏大宦官才得以作威作福,祸乱朝廷。朱由校的“昏”不是贪财好色,而是荒政。一个建筑天才被不知是天意还是命运安排在自己不喜欢的龙椅上,提不起兴趣也罢了,他直接导致的后果便是江山社稷的安危。

      同样一个著名的例子便是李煜。他才华横溢,能书善画,能诗擅词,通晓音律,是被后人千古传诵的一代词人。但作为身为皇帝的他,既无君临天下的才华,也无勤政亲民的心思。然而,历史总喜欢开这种高级玩笑。本无心争权夺利、一心向往吟诗作赋的惬意生活的李煜却登上王位,接下后唐的烂摊子,正儿八经做起了皇帝。他嗣位的时候,南唐已奉宋正统,多次入宋朝进攻,苟安于江南一隅。

      这样一个潜心于诗词文学深海的文学青年竟然鬼使神差地涉足政治,其后果可想而知,这在他以后的皇帝生涯中也显露无遗。因为他的优柔寡断,他犯了很多的政治错误——该杀的不杀,不该杀的杀了,最后成为宋钦宗和宋徽宗那样的俘虏,也就不足为奇了。尽管当皇帝的路没有能够走好,而且走得相当糟糕,但他在诗词史上的地位却是非凡的。在亡国之后,他在宋朝的首都大书特书自己的亡国伤感之情,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就高度概括了一代词帝的兴衰荣辱,同时也造就了这个悲剧词帝的万古流传。

      李煜的艺术才华非凡,但不通政治,治理国家让人不敢恭维,不然也不会落个亡国的下场。上帝是公平的,给你可以画鸟招来真鸟的才能,给你对物质清心寡欲的定性,就收回你坐在龙椅上叱咤风云的能力。明熹宗、李煜、顺治等人是幸运的,世袭制决定了他们的帝王身份,他们不用辛苦拼搏就获得万世敬仰的荣光和权力。他们也是悲哀的,命运弄人,生在帝王家,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即便自我的才能和职位完全错位脱节,也得正儿八经、装模作样留在龙椅上接受非议和责难,在历史卷宗上留个昏君、亡国君的名声。

      俗话说,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其原因除了大自然本身不可抗拒的因素之外,还与人生的种种错位是分不开的。

      如果有理想人生和实际人生之别的话,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说,是人生不断的错位而导致了这些巨大的差别——与理想人生越来越远、越来越大的差别。

      生活中最常见的错位动能来自人的原始本能——行为先。人类的祖先在大脑尚不发达的时候是通过劳动来刺激大脑的,即所谓“劳动创造了人”。随着大脑的逐步开发,人们越来越善于用脑,反过来以大脑来指挥行动,亦即所谓“实践——理论——再实践”,再实践已经是理论指导下的行为,自然能够大大促进劳动有效性的提高。直到现在,凡事都策划在先,自然事半功倍。

      但是,现实生活中仍然有些人没用脑子,或者说没有脑子,习惯于先干后想,这是最易造成错位的人生行为方式。人是有思想的动物,当然不难做到三思而后行,避免不必要的人生错位。问题是人们很难避免一时的弱思、麻痹状态,如心情败坏时、似醉似醒时、兴奋过度时、心猿意马时等,谁要是在这些心态下做人行事,百分之百会将事情搞砸、做错。

      错位一般很难让人接受,甚至遭受到的是一代人几代人的抵触反对。如有些思想的太过超前造就的与时代错位,令思想者的身前身后名有了巨大的反差。布鲁偌因坚持太阳中心说不为当时代的人们所理解而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凡高由于绘画意识的超前无人理解而没能卖出一幅画作,贫困潦倒终其一生,如今他的画却都是天价,太过讽刺意味;普希金则因为明了自己的真实人生不齿于当世,又不愿意将虚假的形象留给历史和后人,便特意写下了秘密日记,遗嘱百年后才能公开……

      历史发展至当下,人类进步了这么多,人们还是难以接受某些错位。也许,错位有时让人们感觉恍若隔世。如生活在都市的我们,偶然来到偏远的地方小住,就会产生时间缓慢乃至停滞的感觉。当一个人从较长期的禁闭(如监狱)状态中出来,蓦地走进繁华喧闹的都市,他会一时不知所措,隔世为人的感觉油然而生。

      社会生活中,错位的人生时有可见,错位的现象时有耳闻——

      太过自私自利的人注定会有错位的人生。自私虽是人的本性,应该也无可厚非,但私心膨胀巨大到遮蔽了自己的目光便会无法正确地认知事物,客观地判断是非,从而导致人生的悲剧性错位。

      第三者也可以归入错位之列。他(她)们原本可以有更好的机会,可以有更好的目的,更妥当的选择,却由于“遮蔽”“一叶障目”而往往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导致三败俱伤。

      更大的人生错位,更大的人生悲哀是,太多的人们缺乏特立独行的精神,他们没有能够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安排选择自己的工作或生活道路,原由则往往是人们太过急功近利,或者太过随波逐流而导致人生发生不利于己的种种变异。

      不过,话说回来,我想,我们大可反过来进行换位思考。人生错位就像出错的纸牌,既然错了,有时也覆水难收,那么索性就将错就错地错下去,别一朝苏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结果弄得什么事也干不好,什么人也做不了。如果就这么错下去,或许能有不错的结果,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这大概是因为人生本无完美,刻意制造完美必然失败,而自然产生的一切才真正美丽。

      陶渊明,一个小知县,在那个黑暗的动乱的魏晋年代,这个有骨气的小吏,却不因五斗米而折腰。命运总是如此捉弄人,却在他归田园后写出了那样恬静优雅、充满泥土气息的篇章。如果说这是个启示,还不如说是个讽刺?仕途中的败者可以“守拙归田园,开荒南野际”,达官显贵却逐水桃花东流去!或许陶渊明的桃花源是一个错位,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错位,一个诗人却在仕途上厮混了无数红尘岁月。可是,这个错位看来并不让人感到悲哀和令人婉惜。

      岳飞,原本是一个词人,在风雨飘摇的宋王朝,他背着“精忠报国”的誓言,却提枪跨马冲向金人的铁骑。一手豪劲的文笔,一腔沸腾的热血,似乎难以救国。当提笔的手变成握枪的手,当纸变成沙场,当文字变成鲜血,岳飞冲冠一怒为天下,《满江红》镌满了赤诚和风骨。或许没有战争,他仅是一位吟诗作对的散游诗人。但这个错位却让诗人变成了一代战将,造就了一代英雄。看样子,这个错位倒还错得其所。

      可不是,当历史的车轮在转动时,无数的齿轮咬合就会碾碎很多东西,就会发生错误。当一个人近于世俗的茫茫人海时,它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艰辛的奋斗,一条是舒适的放纵。这不是一个选择,一个机遇吗?!有的人就因为错位所以成就了伟大的事业。有人说世界太平静了就会有动乱,同样人生太安逸了就会有挫折。当一个错位发生时,你的机会就来了,可以从一个钉子变成金子,但要经历艰难的磨炼。

      可以说,虽然错位的人生大多没有什么好的结果,也扼杀了不知多少人才,但做人有时也不必太过悲观,有时,错位还是不错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