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足未必常乐

  • 发布时间:2017-09-07 17:51 浏览:加载中
  •   人,是一种不容易满足的动物。无论男人女人,年青年长,甚至是孩子,总是会被各种各样的欲望所困扰,为名,为利,为了去征服,为了去证明,给了自己太多的理由去追逐这一切,去满足那不断膨胀的欲望。到头来,依然是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说是一场空恐怕不合适,但真的什么都没有。

      小孩子想得到比别的小朋友更多的玩具、新衣服、好吃的零食;学生渴望优异的成绩、老师家长的赞许;成人了渴望成功的事业,美满的爱情;有的人追逐名气,有的人追逐利益,有的人追逐权力,无止境,无休止,似乎从来没有尽头,从来没有满足。在欲望不断得到满足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也输给了自己。

      由此,便有了“知足常乐”的出炉,便有了“小富即安”的问世。不仅如此,还会用一些所谓典型事例进行说教——

      黄昏时分,卖烧饼的夫妻数着一天的收入,比昨天又增加了两块钱,夫妻俩幸福地露出了笑容;而也正在这个黄昏,另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仅因为所持股票面值下降了30个百分点而饮弹自杀。

      于是,便以此得出一种荒谬的结论:快乐来源于知足,所以应该知足常乐。

      之所以有这种想法,追根究底,估计还要追溯到老子的遁世思想。《老子》中云:“少则得,多则惑”、“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一个人倘若欲望太多太大,其生活必然也是烦恼的、苦闷的居多。此外,“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意思是说:罪恶没有大过放纵欲望的了,祸患没有大过不知满足的了;过失没有大过贪得无厌的了。所以知道满足的人,永远是觉得快乐的。

      于是乎,“知足”便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宝贵品质,事事以知足为荣,不知足为耻,人人以为知足不辱,知足者常乐。

      然而,这句常常挂在人们嘴边几千年的名言警句是不是就是金科玉律呢?知足就一定会幸福吗?小富就会安稳吗?什么东西都应该“知足”吗?恐怕值得商榷了。

      中国人似乎容易自大,总是以“圣人之邦”自居,惟我独尊,于是乎,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物阜民丰、人杰地灵……只要一说起中国,诸多溢美之词纷至沓来,真可谓知足到了极点。

      大清乾隆年间,英国大使拜见乾隆皇帝,请求以西洋珍品换取天国神技——火药。但不足百年,英国迅速崛起,成为西方大帝国,用洋枪火炮打开了中国的闭关自守、夜郎自大的国门。也就是在鸦片战争中,英国军官对他的部下说:“哈哈,中国人,太懒了,发明了火药,便去睡觉了。现在,我们的火枪里,装的就是他们发明的火药啊!”

      严酷的历史事实告诉我们,知足者能常乐吗?历史发展到今天,你还会幻想着祖先那种“两亩薄天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吗?

      与此相反,恰恰是那些不知足的人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世人:知足者未必常乐,不知足者也未必不乐。

      量子力学创立者之一的薛定谔,一生都在不懈求索,不断进取,他曾在一年之间发表数十篇学术论文,不断提出新观点。爱因斯坦,更是从不满足,不断研究思考,在提出狭义的相对论后不久,又进一步提出了广义相对论,使人类科学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同理,如果不是历代那些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等杰出人物的不知足,哪里会有今天中华民族乃至全世界的灿烂文明?可见,不知足才能乐,知足者未必常乐。

      可见,知足常乐,只不过是一句骗人自欺的伪哲言,是服务于统治者以及社会顶极阶层的意识灌输,是一种麻醉剂。

      我们知道儒学为入世之学,为昔日皇权所利用,同样,佛教、道教也有相似的命运。作为统治维护权利的工具,这种知足常乐、小富即安或者类似的观点在其维护统治中,异乎寻常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历朝历代统治者都希望其百姓百依百顺,作绝对的良民。有了几年的休养生息,有了几个文景之治、贞观之治,便把它捧上了天,当作了神。你有了饭吃,知足吧,想想那些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易子而食的家庭吧;你中了个举人,知足吧,想想那些一辈子也登上仕途的落魄文人吧……

      正是这种知足常乐的思想灌输,加之文治武力的功劳,使得本来容易满足的小民很少产生非份之想,即使是一辈子没有出息,更多的是哀叹命运的不公,更多的是希望于来生转世。

      于是,我们有了异乎寻常的稳定的几千年的封建文明,有了泱泱大国的知足常乐和妄自尊大的闭关锁国,有了近代中华民族被压迫、被侵略、被瓜分、被奴役、被殖民、被掠夺的悲惨命运……

      所以说,知足常乐实际上是佛家、儒家以及历代封建王朝进行统治的一种思想,无非是一种禁民之小欲而实现己身之大欲的阴险说教。其毒害之深,时至今日还有众多的信徒对此奉若神明。

      有一首歌谣是这样唱的——“终日奔忙为了饥,才能饱食又思衣;冬穿绫罗夏穿纱,堂前缺少美貌妻;娶下三妻并四妾,又怕无官被人欺;三品四品嫌官小,又想南面做皇帝;一朝登了金銮殿,却慕神仙下象棋;洞宾与他把棋下,更问哪有上天梯;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九天还嫌低”。

      这是很正常的,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头螳捕蝉。”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歌谣中的主角的想法完全符合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这是合情合理的基本需要、原始想法。按现在的观点看,他应是一个不肯向现实低头,不断地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进取者,但他在中国农耕社会却成了那些知足常乐,小富即安者冷嘲热讽的对象。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论调:“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太多有啥用?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大厦千间,夜眠八尺。人生在世何必为了那富贵的虚名,整天劳形伤神,自讨苦吃,还是知足常足,终身不辱;知止常止,终身不耻实在啊!”

      听听,这样的感慨,初听蛮有道理。其实,就是维护统治者的利益,让小民们不要有非份之想,安于现状,日出而耕,日落而息,过个安稳日子就已经不错了。

      确实,古代的生产力水平低下,基本靠天吃饭,全社会可供分配的物质资源很少。如果平民百姓不知足,不肯小富即安,不说“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单只说过点殷实、小康日子,也就意味着在有限的物质资源分配中占据更多的份额,这势必与统治阶层的利益发生冲突,统治阶层从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出发,当然会希望平民百姓满足于自身做奴、做婢的现状,满足于每日的粗茶淡饭,能安分守己,顺时听天。

      所以,知足在中国历来是一种受到鼓励的美德,知足的人容易让上级放心,容易得到别人的信赖,而不知足则代表着野心勃勃、功高震主、危及社会的稳定与安全。

      因此,提知足常乐者要么是统治者骗人劝世的鬼话,如上面分析然;要么是聊以自慰者。有些人自己的追求无法达到,为了求得内心的平衡,伤心欲绝之时、无可奈何之际,回过头来看看,原来不如我的人大有人在,于是稍许心里得到点平衡,只得叹口气:“算了,跟他们相比,我还算可以,应该知足了。”

      其实,一般人都并没有真正理解知足常乐。

      “知”是什么意思?“足”又是什么意思?这里的“知”并不是简单的“知道”、“晓得”那么一层意思;而是更进一步包涵了“懂得”、“通晓”、“理解”、“善于把握”等多层内容。这里的“足”也不是“够了”、“行了”那么简单;而是指“适度”、“恰如其分”这样的涵义。常乐的“常”是指一个时段,一个不是很短的过程;既然如此,与其相对应的“知足”,也应该是一个动态的调整过程。

      把以上意思连贯起来,应该就是——通过不断调整对于适度目标的把握,才能得到经常的快乐状态。

      乐,是因为知足,而往往会忽略两个字——追求,知足常乐者一味的沉醉在昨天的影子中,又岂能在满足中把全部的热情和心血都倾注到今天,那么明天将只能是明天。昨天永远不会再来,今天就在脚下,明天正向我们招手,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满足中,而没有更高的追求,乐,又焉能长久?惟有不断的追求,去体会征服一个个问号,使之变成叹号的快感,方能由衷而乐。

      知足是堵不透光的墙,认识之光被它死死的挡住;知足的实质是认识的疲软,它使人失去对更高追求的动力,使人的理性感官变得钝木;知足无异于认识的衰老;知足使人慢慢感到心虚气短,如果不马上前进会越来越累;知足使将来的自己随着灵魂的夭亡而变为一个子虚乌有的空壳。

      记得《礼记》中有“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一说,把知不足看作是自我反省的必要前提。宋人林逮也有“知不足者好学”的说法。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那种无所作为、消极保守的观念亦愈益显得与时代不协调、不合拍;而锐意进取、开拓创新才是时代的最强音。这就要求我们用时代的眼光来审视传统的“知足常乐”:它不妨可用作平衡心态的砝码,但万不可变成裹足不前的羁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