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漠中的绿色魅影——撒哈拉的前世今生

  • 发布时间:2017-08-30 20:05 浏览:加载中
  •   撒哈拉给我们留下的普遍印象,一般是漫天黄沙。阿拉伯语中的“撒哈拉”本身也有“大荒漠”之意,所以其名称对它本身的地貌特征也有所反应。

      撒哈拉大沙漠总面积有800万平方千米,西部的源头自大西洋开始,往东一直延伸到红海的海边,虽位于非洲北部,却占据了大西洋沿岸到尼罗河河畔的广大非洲地区。这里的平均海拔为200~300米,起伏着大大小小的沙漠,中部有高原和山地。撒哈拉沙漠地区的最高温可达58℃,年降水量不足100毫米,高温状态一直持续着。

      那么,漫天黄沙的撒哈拉大沙漠是不是由古以来都这样的荒凉呢?

      科学家的探索证明,在公元前6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的远古时期,这里其实是一片绿地。土地肥沃、树木葱茏,非常适宜人类生活。并且,在这里生活过的早期居民也曾创造了辉煌的文化,在非洲最为古老。

      撒哈拉的“前世”

      19世纪中叶,德国探险家巴尔斯经过长期的努力,终于在19世纪中叶,探得撒哈拉的前期情况。

      曾经,巴尔斯独自行走在撒哈拉荒漠中的恩阿哲尔高原地区,他忽然看见一道高大的岩壁,并且画有许多图案。巴尔斯接近岩壁,仔细看了上面的图画,人、马、水牛等形象皆有,并且可以看得很清楚。一个疑问产生了,干燥缺水的荒漠中,岩画上怎么会画有水牛呢?

      事隔不久,巴尔斯又在撒哈拉沙漠的其他地方也看到了画有水牛的岩画。因此他开始联想:这样的岩画,应该说明在撒哈拉荒漠里曾经有水牛这种动物。以此类推,应该会有一个需要水牛的游牧民族。所以,远古时期,撒哈拉这里很有可能是类似大草原的有水有草之地。

      法国科学家亨利·诺特于1956年组织了一支考察队撒哈拉沙漠考察。他们在阿哈加山脉和恩阿哲尔高原地区发现了一条隧道,幽深而狭长;同时找到了一些山洞,应该属于古代的遗留。大约1万件壁画呈现在他们眼前。上面画有狮子、河马、羚羊、大象等诸多种类的动物,并且还画有人们狩猎的场景,画上人们正在协力围剿一些动物。

      诺特还注意到,这些被重叠在一起的壁画有着不同的风格,应该不是出于同一个年代。人们有可能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度过了人畜兴旺的年代,那时的撒哈拉一定是一个有水有草的绿地。如果这些壁画的创作年代得以确认,撒哈拉的绿洲年代也随之可以确定了。

      另外,考古人员在撒哈拉地区发现的墓葬中,有很多人和动物的骨骼化石,动物化石包括大型鱼类和鳄鱼。这些数量繁多的化石又给撒哈拉的“绿色时期”提供了证据,只有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才会有大鱼和鳄鱼,人们和动物才得以生存。在这些葬墓的附近,曾经有古湖泊。

      但是研究人员还发现,这些出土的人类骨骼、器物等包含了2个不同时期的人类化石,中间相隔大概1000年。早的人类文化大约是8000~10000年前,晚的则是4500~7000年前。

      并且,在较早的文化时期中,人们狩猎来维持生存。他们擅长捕鱼,还发明了长木鱼叉,或者进行一些其他的捕猎活动,那时的撒哈拉应该是最湿润的时期。在较晚的文化时期中,人们不再单纯依赖狩猎,放牧的证据也已为科学家找到,这就是“绿色撒哈拉”后期人们的生活。

      那么,撒哈拉的绿洲和文明具体的转衰时间是什么时候呢?是怎样的原因导致撒哈拉由绿洲变为现在的荒漠了呢?

      撒哈拉的“今生”

      据科学家的发现,公元前3000年左右,水牛、河马和犀牛形象开始从撒哈拉壁画里淡出。这很可能意味着撒哈拉的自然条件发生了一些变化。到公元前100年时,再也找不到壁画了,所以撒哈拉的史前文明很有可能就在此时完全走向了衰落。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