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寄卢仝-作者韩愈|翻译赏析-《韩愈柳宗元诗选》

  • 发布时间:2017-08-20 12:02 浏览:加载中
  •   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问而已矣〔1〕。

      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2〕。

      辛勤奉养十馀人,上有慈亲下妻子〔3〕。

      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4〕。

      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5〕?

      俸钱供给公私馀,时致薄少助祭祀〔6〕。

      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7〕。

      水北山人得名声,去年去作幕下士〔8〕。

      水南山人又继往,鞍马仆从塞闾里〔9〕。

      少室山人索价高,两以谏官征不起〔10〕。

      彼皆刺口论世事,有力未免遭驱使〔11〕。

      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12〕。

      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13〕。

      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14〕。

      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駬弭〔15〕。

      去岁生儿名添丁,要令与国充耘耔〔16〕。

      国家丁口连四海,岂无农夫亲耒耜〔17〕?

      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18〕。

      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19〕。

      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20〕。

      故知忠孝本天性,洁身乱伦安足拟〔21〕?

      昨晚长须来下状,隔墙恶少恶难似〔22〕。

      每骑屋山下窥阚,浑舍惊怕走折趾〔23〕。

      凭依婚媾欺官吏,不信令行能禁止〔24〕。

      先生受屈未曾语,忽来此告良有以〔25〕。

      嗟我身为赤县令,操权不用欲何俟〔26〕?

      立召贼曹呼五百,尽取鼠辈尸诸市〔27〕。

      先生又遣长须来,如此处置非所喜。

      况又时当长养节,都邑未可猛政理〔28〕。

      先生固是余所畏,度量不敢窥涯涘〔29〕。

      放纵是谁之过欤?效尤戮仆愧前史〔30〕。

      买羊沽酒谢不敏,偶逢明月曜桃李〔31〕。

      先生有意许降临,更遣长须致双鲤〔32〕。

      题解

      此诗作于元和六年(811)春,时韩愈任河南县(河南府首县,治洛阳)令。卢仝(?-835):唐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号玉川子。家贫好读书,初隐少室山,不求仕进。甘露之变,为宦官所杀。有《玉川子集》。诗中一方面描写卢仝贫居守节的生活,另一方面对其才华与道德给予高度评价。

      注释

      〔1〕洛城:即洛阳城。〔2〕奴:此指男仆。须:胡须。婢:婢女,即女仆。〔3〕慈亲:慈爱的父母。〔4〕结发:古代男子自成童开始束发,因称童年或年轻时为结发。俗徒:世俗之辈。动:动辄。一纪:十二年为一纪。〔5〕仆:古代男子自称的谦辞。忝:谓忝官,愧居官位,谦辞。县尹:古代县的长官,此指县令。〔6〕“俸钱”二句:意谓自己的俸金除供给公私花费外,还不时从剩馀的部分中拿出一些接济卢仝。助祭祀,帮助其祭祀时所用的香火费。此实为接济的委婉说法。〔7〕“劝参”二句:意谓曾劝他去拜见东都留守和河南府尹,可他总是不听。按此处“留守”、“大尹”分别指郑馀庆和李素。见《旧唐书·宪宗纪》、韩愈《河南少尹李公墓志铭》。〔8〕水北山人:指隐居于洛水之北的石洪。幕下士:幕僚。按石洪于元和五年(810)受河阳军节度使乌重胤征辟为僚属。事见韩愈《送石处士序》文、《送石处士赴河阳幕》诗及《集贤院校理石君墓志铭》。〔9〕水南山人:指隐居于洛水之南的温造。又继往:谓温造继又受乌重胤之辟署。闾里:里巷。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洛之北涯日石生,其南涯日温生。大夫乌公,以斧钺镇河阳之三月,以石生为才,以礼为罗,罗而致之幕下。未数月也,以温生为才……又罗而致之幕下。”〔10〕小室山人:指李渤。李曾隐居少室山(在登封县北,嵩山西)。索价高:谓待价而沽。“两以”句:谓朝廷曾两次征之为谏官,然皆不就。不起:指不出仕。事见《旧唐书·宪宗纪》及《李渤传》。〔11〕彼:指上述三人。刺口:多言,犹言饶舌。遭驱使:谓被当权者所驱使。按《旧唐书·李渤传》载,当时李渤虽未应征出仕,然“朝廷政有得失,附章疏陈论。又撰《御戎新录》二十卷,表献之”。故亦在“遭驱使”之列。〔12〕法律:指礼法纲常。绳己:约束自己。〔13〕“春秋”二句:意谓卢仝只深入研究《春秋》经文,而不读《春秋》三传。《春秋》三传,指《春秋》左氏传、公羊传、谷梁传。究终始,谓探究根本。许《彦周诗话》:“玉川子《春秋传》,仆家旧有之,今亡矣。词简而远,得圣人之意为多。后世有深于经而见卢《传》者,当知退之之不妄许人也。”〔14〕嘲同异:指卢仝《与马异结交诗》。诗中有“昨日仝不仝,异自异,是谓大同而小异。今日仝自仝,异不异,是谓仝不往兮异不至”等语。谤不已:谓因卢仝诗语险怪而不断遭时人的毁谤指责。〔15〕“近来”二句:言卢仝自以为想要寻找一条平坦的出路,恐怕比骑马登天还难。虚空,指天空。绿駬,亦作“绿耳”,古代传说的千里马。见《穆天子传》及《淮南子·主术训》。〔16〕添丁:卢仝子名。卢仝有《示添丁》诗,又见其《寄男抱孙》诗。充耘耔:谓作农夫。耘,除草。耔,培土。〔17〕丁口:古代对男子或成年男子的通称。连四海:极言其多。亲耒耜:指从事农业劳动。耒耜,古代翻土工具。〔18〕“宰相”句:意谓不许以宰相之职,恐怕其终身不会出仕。即上句“抱才终大用”之意。〔19〕陈力列:为国尽力之辈。指做官。《论语·季氏》:“陈力就列,不能者止。”立言垂范:谓创立学说,为后代树立示范。《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足恃:足以自负。〔20〕苗裔:子孙后代。十世宥:意谓子孙十代若有罪都应当得到宽恕。宥,宽免,赦罪。贻厥:亦作“诒厥”。《尚书·五子之歌》:“有典有则,贻厥子孙。”《诗经·大雅·文王有声》:“诒厥孙谋,以燕翼子。”自晋以来常作歇后语,以贻厥兼子孙而言。基5止:建筑物的最下层。引申为基业之意。《汉书·疏广传》:“子孙几及君时颇立产业基5止。”〔21〕“故知”二句意谓卢仝天性忠孝,其不出仕不可以指为“洁身乱伦”。古人以不出仕为洁身乱伦。《论语·微子》:“子路日:不仕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拟,比拟。〔22〕长须:指卢仝家奴。下状:送来告状的文书。恶少:无赖少年。恶难似:谓坏得少有,无与伦比。〔23〕每:每每,经常。屋山:屋脊。阚(kàn):窥视。浑舍:全家。多指妻儿。〔24〕婚媾:婚姻。此指与豪门贵族的联姻关系。令行禁止:有令即行,有禁即止。《逸周书·文传》:“令行禁止,王之始也。”〔25〕良有以:确有缘由。曹丕《与吴质书》:“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26〕赤县令:此指河南县令。唐制,县分赤、畿、望、紧、上、中、下七等,县治设在京师者为赤县。河南县治东都,故称赤县。俟:等待。〔27〕贼曹:本汉官名,为州县主刑狱的属吏。五百:一作“伍百”。古代官员出行作前导的吏卒。此指县衙刑吏。鼠辈:喻恶少。尸诸市:处死后陈尸于市。诸,“之于”的合音。〔28〕长养节:指春季万物萌生的时节。《礼记·月令》:“仲春之月……安萌芽,养幼少,存诸孤。择元日,命民社。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狱讼。”都邑:都市。猛政:严苛的政策。理:治理。〔29〕涯涘:水边。引申为边际。〔30〕“放纵”二句:意谓放纵恶少已是自己的过错,效尤戮仆杀掉他们更是愧对前史。效尤,明知错误而仿效之。《左传·襄公二十一年》:“尤而效之,其又甚焉。”戮仆,《左传·襄公三年》:“晋侯之弟杨干,乱行于曲梁,魏绛戮其仆。”杜氏注:“仆,御也。”《正义》:“以车乱行,是御者之罪,故戮其仆也。”〔31〕谢:谢罪。不敏:不才。谦辞。《论语·颜渊》:“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32〕降临:来访的敬语。双鲤:指书信。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