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荐士-作者韩愈|翻译赏析-《韩愈柳宗元诗选》

  • 发布时间:2017-08-20 11:59 浏览:加载中
  •   周诗三百篇,雅丽理训诰〔1〕。

      曾经圣人手,议论安敢到〔2〕!

      五言出汉时,苏李首更号〔3〕。

      东都渐漫,派别百川导〔4〕。

      建安能者七,卓荦变风操〔5〕。

      逶迤抵晋宋,气象日凋耗〔6〕。

      中间数鲍谢,比近最清奥〔7〕。

      齐梁及陈隋,众作等蝉噪〔8〕。

      搜春摘花卉,沿袭伤剽盗〔9〕。

      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10〕。

      勃兴得李杜,万类困陵暴〔11〕。

      后来相继生,亦各臻阃陕〔12〕。

      有穷者孟郊,受材实雄骜〔13〕。

      冥观洞古今,象外逐幽好〔14〕。

      横空盘硬语,妥帖力排霁〔15〕。

      敷柔肆纡馀,奋猛卷海潦〔16〕。

      荣华肖天秀,捷疾逾响报’〔17〕。

      行身践规矩,甘辱耻媚灶〔18〕。

      孟轲分邪正,眸子看嘹吒〔19〕。

      杳然粹而精,可以镇浮躁〔20〕。

      酸寒溧阳尉,五十几何髦〔21〕?

      孜孜营甘旨,辛苦久所冒〔22〕。

      俗流知者谁?指注竞嘲傲〔23〕。

      圣皇索遗逸,髦士日登造〔24〕。

      庙堂有贤相,爱遇均覆焘〔25〕。

      况承归与张,二公迭嗟悼〔26〕。

      青冥送吹嘘,强箭射鲁缟〔27〕。

      胡为久无成?使以归期告〔28〕。

      霜风破佳菊,嘉节迫吹帽〔29〕。

      念将决焉去,感物增恋缪〔30〕。

      彼微水中荇,尚烦左右芼〔31〕。

      鲁侯国至小,庙鼎犹纳郜〔32〕。

      幸当择珉玉,宁有弃珪瑁〔33〕?

      悠悠我之思,扰扰风中纛〔34〕。

      上言愧无路,日夜惟心祷〔35〕。

      鹤翎不天生,变化在啄范〔36〕。

      通波非难图,尺地易可漕〔37〕。

      善善不汲汲,后时徒悔懊〔38〕。

      救死具八珍,不如一箪犒〔39〕。

      微诗公勿诮,恺悌神所劳〔40〕。

      题解

      此诗作于元和元年(806),主旨是向太子宾客郑馀庆推荐孟郊。诗中一方面对诗歌的发展历程作了简明的评论,另一方面对孟郊的诗歌和人品作了高度的评价,同时对于孟郊的不幸深表同情。

      注释

      〔1〕三百篇:指《诗经》。《诗经》实为三百零五篇,此言“三百”,盖举其成数。雅丽:雅,典正,言其内容;丽,华美,言其文辞。理:这里有“通”、“达”的意思。训诰:古代帝王的训辞、诰令之文。这里代指《尚书》,《尚书》中有《伊训》、《汤诰》等篇。此句言《诗经》的雅丽与《尚书》相通。〔2〕“曾经”句:指孔子删诗之事。《史记·孔子世家》:“古者诗三千馀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三百五篇。”“议论”:意谓哪里敢妄加评论呢?〔3〕五言”二句:谓五言诗产生于汉代,苏武、李陵是首先变更和倡导的诗人。钟嵘《诗品序》:“逮汉李陵,始著五言之目。”按萧统《文选》录有署名苏武的五言诗三首,李陵的五言诗四首。后世一般认为苏、李之诗为伪托。更,变更。号,号召、倡导的意思。〔4〕东都:指东汉。东汉建都于东都洛阳。漫:本形容水势浩大,这里比喻五言诗的发展、壮大。“派别”句:形容诗歌分成不同的流派,形成百川竞流的局面。〔5〕建安:汉献帝刘协的年号(196—219)。能者七:指“建安七子”,据曹丕《典论·论文》,有孑L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埸、刘桢七人。按建安诗人除“三曹”(曹操、曹丕、曹植)外,以“七子”最为突出。卓荦(1u6):特出。风操:风格,格调。〔6〕逶迤:曲折而延续不断貌。抵晋宋:到了晋代和刘宋之世。气象:指诗歌的艺术风貌。凋耗:零落,衰败。〔7〕鲍谢:指鲍照和谢灵运,二人为刘宋时期的代表诗人。比近:犹言近来。清奥:清新而深刻。〔8〕蝉噪:聒耳的蝉鸣声。这里比喻那些华而不实的诗歌。〔9〕沿袭、剽盗:皆言因袭、模仿古人。〔10〕国朝:本朝,指唐代。子昂:陈子昂,初唐著名诗人。高蹈:突出,崛起。此指陈子昂的诗歌改变了梁陈浮靡之风,创造出刚健的风格。〔11〕勃兴:突然兴起。李杜:指李白杜甫。“万类”句:言万事万物皆为李、杜的诗笔所驱使。陵暴:本义是欺凌压迫,这里是驱使的意思。〔12〕臻:至,达到。阃(kǔn)陕:本指室内隐深处,这里比喻诗歌所达到的隐微深奥的境界。懊,同“奥”。〔13〕穷:谓困顿,与“达”相对称。受材:谓受天赋之才。雄骜:雄健。骜,骏马。〔14〕冥观:深深地观察。洞古今:洞晓古今之事。象外:物象之外。逐幽好:谓追求深幽美好的境界。〔15〕横空:横行当空。盘:此言结撰。硬语:直截之辞。妥帖:稳妥合宜。力排奡:谓笔力可以推排象界那样的壮士。奡,人名,相传为夏时的力士。〔16〕敷柔:铺陈柔美。肆:放纵。纡馀:委婉曲折。奋猛:言其刚健之风。海潦:海水。此二句言孟郊诗歌具有柔美与刚健两方面的特点。〔17〕荣华:喻优美的文辞。肖:似。天秀:天花,自然之花。捷疾:言文思敏捷。逾响报:超过回声。〔18〕行身:立身行事,言其品德。践规矩:遵守原则。甘辱:甘于贫辱。辱指低下的地位。耻媚灶:耻于巴结权势。《论语·八佾》:“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朱熹《集注》:“媚,亲顺也。室西南隅为奥;灶者,五祀之一,夏所祭也……喻自结于君,不如阿附权臣也。”〔19〕“孟轲”二句:言孟轲通过观察人的眸子,就能分辨人的邪正。眸子:眼瞳。瞭眊:眼明为嘹,不明为吒。《孟子·离娄上》:“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嘹焉;胸中不正,则眸子吒焉。”〔20〕“杳然”二句:言孟郊的眸子幽深而纯粹清明,可以镇住浮躁之气。杳然,深远貌。〔21〕溧阳:县名,今属江苏省。尉:县尉,从九品下。孟郊于贞元十六年(800)任溧阳尉。“五十”句:意谓孟郊已经五十,离老年还能有多远?髦,老。《礼记-曲礼上》:“八十、九十日髦。”〔22〕孜孜:努力不怠。营甘旨:求取美味的食物。此指奉养父母。《礼记·内则》:“由命士以上,父子皆异宫,昧爽而朝,慈以旨甘。日出而退,各从其事。日入而夕,慈以旨甘。”〔23〕俗流:世俗之流。指注:手指目注。嘲傲:嘲笑轻侮。傲,同“傲”。〔24〕圣皇:此指唐宪宗。索遗逸:索求在野的隐逸之士。髦士:英才俊士。登造:录用,进用。〔25〕庙堂:指朝廷。爱遇:谓善待知遇之人。均覆焘:都受到庇荫。焘,覆盖,这里是遮盖、保护的意思。〔26〕归与张:指归登与张建封。孟郊曾受知于归、张二人。迭嗟悼:屡屡伤叹。〔27〕青冥:青天,高空。吹嘘:这里是称颂、赞扬的意思。“强箭”句:《史记·韩长孺列传》:“强弩之极,矢不能穿鲁缟。”《集解》:“许慎日:鲁之缟尤薄。”原意是说,强弩射出的箭,到了最远处连鲁国产的薄绢也射不透。这里是反用其意,谓极易成功。〔28〕胡为:为什么。久无成:指孟郊求官久而无成。归期告:告以归乡之期。〔29〕“霜风”二句:谓时近重阳佳节。吹帽:晋朝孟嘉为桓温参军,尝于九月九日会宴龙山,有风吹嘉帽落,而嘉不之觉。见《晋书-孟嘉传》。(30〕感物:谓感于时节物候。嫪:爱惜,留恋。〔31〕“彼微”二句:语本《诗经·周南·关雎》:“参差荇菜,左右笔之。”荇(xìng),水生植物。笔,采择。此二句暗喻盂郊出身寒微,希望郑馀庆采择进用。〔32〕鲁侯:指鲁桓公。《春秋·桓公二年》载:桓公以成宋乱,“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戊申,纳于大庙”。郜,春秋时国名(在今山东城武县东南)。此二句言朝廷应网罗人才。〔33〕珉玉:似石的美玉。珪瑁:古代礼器,以玉制成。大臣所执为硅,天子所执为瑁。〔34〕扰扰:纷乱不宁貌。风中纛:谓如风中的大旗。形容心中不宁。张协《杂诗》:“羁旅无定心,翩翩如悬旌。”〔35〕上言:向朝廷进言。心祷:内心祈祷。〔36〕“鹤翎”二句:指鸟孵卵育雏。范(bào),鸟伏卵。此二句以鹤生需要孵化比喻人才的成长需要扶持帮助。〔37〕“通波”二句:意谓与海波相通并不难做到,尺地之间便可挖通。漕,水道运粮。这里用作动词,谓挖通水道。此二句言郑氏若荐举孟郊,实为举手之劳,不难做到。〔38〕善善:喜爱好的。汲汲:心情急切貌。指从速引荐。“后时”句:言后来只能徒然懊悔。〔39〕八珍:古书所记“八珍”名称不一。这里泛指珍贵食品。箪:竹制盛饭器具。犒:以酒食慰劳。〔40〕微诗:谦辞,即指此诗。诮:讥诮。恺悌:亦作“岂弟”,和易近人。《诗经·大雅·旱麓》:“岂弟君子,神所劳矣。”郑笺:“劳:劳来,犹言佑助。”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