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作者韩愈_韩愈作品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5:32 浏览:加载中
  • 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①


      君讳適,姓王氏。好读书,怀奇负气,不肯随人后举选②。见功业有道路可指取③,有名节可以戾契致④,困于无资地⑤,不能自出⑥,乃以干诸公贵人⑦,借助声势。诸公贵人既志得⑧,皆乐熟软媚耳目者⑨,不喜闻生语⑩;一见,辄戒门以绝。

      上初即位,以四科募天下士。君笑曰:“此非吾时邪!”即提所作书,缘道歌吟,趋直言试。既至,对语惊人,不中第,益困。久之,闻金吾李将军年少喜事可撼,乃蹐门告曰:“天下奇男子王適,愿见将军白事。”一见语合意,往来门下。卢从史既节度昭义军,张甚,奴视法度士,欲闻无顾忌大语,有以君生平告者,即遣客钩致。君曰:“狂子不足以共事。”立谢客。李将军由是待益厚,奏为其卫胄曹参军,充引驾仗判官,尽用其言。将军遣帅凤翔,君随往,改试大理评事,摄监察御史,观察判官。栉垢爬痒,民获苏醒。居岁馀,如有所不乐,一旦载妻子入阌乡南山不顾。中书舍人王涯,独孤郁,吏部郎中张惟素,比部郎中韩愈,日发书问讯,顾不可强起,不即荐。明年九月疾病,舆医京师,其月某日卒,年四十四。十一月某日,即葬京城西南长安县界中。

      曾祖爽,洪州武宁令。祖微,右卫骑曹参军。父嵩,苏州昆山丞。妻,上谷侯氏处士高女。高固奇士,自方阿衡、太师,世莫能用吾言,再试吏,再怒去,发狂投江水。

      初,处士将嫁其女,惩曰:“吾以龃龉穷,一女怜之,必嫁官人,不以与凡子。”君曰:“吾求妇氏久矣,惟此翁可人意,且闻其女贤,不可以失。”即谩谓媒妪:“吾明经及第,且选,即官人。侯翁女幸嫁,若能令翁许我,请进百金为妪谢。”诺,许白翁。翁曰:“诚官人耶?取文书来!”君计穷吐实。妪曰:“无苦,翁大人,不疑人欺我,得一卷书粗若告身者,我袖以往。翁见,未必取眎,幸而听我。”行其谋。翁望见文书衔袖,果信不疑,曰:“足矣。”以女与王氏。生三子,一男二女,男三岁夭死,长女嫁亳州永城尉姚挺,其季始十岁。

      铭曰:

      鼎也不可以柱车,马也不可使守闾。佩玉长裾,不利走趋。只系其逢,不系巧愚。不谐其须,有衔不祛。钻石埋辞,以列幽墟。

      【题解】

      此文作于元和九年(814),这年韩愈四十七岁。

      韩愈的墓志铭,各篇有不同的写法,随墓主的生平、事业,特别是随墓主的性格、行事,而有不同的变化。所以韩愈的墓志铭,庄谐并陈,疏密相间,点染琐事,形容笑貌,详其所当详,略其所当略,是传记文学中的第一流作品。

      这一篇,为王適此人作传,说事业无大足记叙,说文学更一无可述,只有抓住他的“怀奇负气”来突出他一生的成就。通篇文章,就是贯穿这四个字。但是,古代等级森严,一个仅靠“怀奇负气”的人是无法出人头地的。王適采取两手办法,一手是投靠权门,“乃以干诸公贵人,借助声势”;另一手是大言不惭,自我吹嘘,自称“天下奇男子”。果然做到了节度使的幕府官。韩愈描绘了一位玩世不恭的狂生面貌,但又如实记载了这位狂生借狂之名玩弄的“政坛登龙术”。韩愈写的墓志铭,价值就在这里:他笔下的人物,各还其本来面目,尽管笔法有时十分含蓄婉转,只须细加体会,不难见其用心所在。

      王適的婚事,是一幕绝妙的“骗婚记”。王適的冒充,媒婆的狡谲,侯高的颟顸,都是着墨不多,声音如闻,令人失笑。把这样的滑稽剧写进墓志铭,也只有韩愈的大手笔、大名望才能办到。后代的道貌岸然古文家只好承认,这是“能者游戏,无所不可”(《韩昌黎文集校注》引曾国藩语)。

      【注释】

      ①试大理评事:这是虚衔,表示官阶,非实职。

      ②随人后举选:追随别人后面去应考。

      ③可指取:可指诸掌而取得。

      ④可以戾契致:可刻画而得到。一说戾契作多节目解。以上都说功业、名节不必经过考选进士而取得。

      ⑤困于无资地:缺少资格、地位。

      ⑥出:进身。

      ⑦干:求、奔走。

      ⑧志得:志满气得,得意洋洋的样子。

      ⑨皆乐熟软媚耳目者:都喜欢那些听得悦耳看得顺眼的人。熟软为句,媚耳目者为句。

      ⑩生语:生硬而不入耳的话。

      戒门以绝:不再接见。戒门:以门为限。

      上:指唐宪宗。

      四科:在常规的进士、明经等科之外特开的科举:一、贤良方正直言直谏科;二、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三、达于吏理可使从政科;四、军谋弘远堪任将帅科。

      此非吾时邪:这正是我的运气来了。反诘句作正面解释。

      提:拿起、带起。这里有意用“提”字,如“提剑”之类,表示王適的豪气。

      缘道歌吟:一路唱着歌。

      趋直言试:去应贤良方正直言直谏科。

      对语:科举考试有“策问”项目,提出问题(大抵是国家大事、政治得失等),照问题回答,称为对策。有的对策,直指时弊,常常触犯皇帝,受到贬斥。

      闻金吾句:金吾李将军:李惟简,原范阳节度使李宝臣(奚族)子。元和初任检校户部尚书,金吾大将军。韩愈有《凤翔陇州节度使李公墓志铭》,记载他的生平。可撼:可以打动。

      蹐门:轻步登门。按,蹐原意为小步行走,跼蹐连用是谨慎小心的意思。这里形容王適求见贵人,一方面大言不惭,但也不敢十分放肆。

      卢从史:原为藩镇督将,擢拜昭义节度副大使,史称“既得志,寝恣不道”。后谋反赐死。

      张甚:十分猖狂。

      欲闻句:指卢从史心谋不轨,爱听背叛朝廷的言论。

      钩致:收罗。

      卫胄曹参军:指金吾卫的官名。金吾卫掌朝会随驾仪仗等事。

      引驾判官:官名,掌管皇帝出行,导引仪仗等事。

      遣帅凤翔:元和六年(811),以李惟简为凤翔陇州节度使、户部尚书,兼凤翔尹。

      摄:代理。这也是虚衔。

      观察判官:节度使的属官,掌民事行政。

      栉(zhì)垢爬痒:梳去污垢,搔到痒处。比喻为老百除去积弊,使他们得到舒息。栉:梳篦,这里作动词用。

      如有所不乐:好像不大开心。

      王涯:字广津,太原人。官至宰相。甘露之变中受害。

      独孤郁:字古风,洛阳人。独孤及子。官至秘书少监。韩愈曾为他写墓志铭。

      张惟素:元和间曾任吏部侍郎。

      比部郎中:按韩愈于元和八年(813)三月自国子博士迁擢比部郎中、史馆修撰,则比部是虚衔,修撰乃是实职。比部属尚书省,掌内外诸司公廨及诸州军府物账用度等。

      不即荐:不再荐举。

      其月某日卒:旧注:“按上文观之,当是元和九年卒。”

      右卫骑曹参军:官名,掌管诸州军府牧养簿账等事。

      处士高:侯高,字玄览,上谷(今河北易县)人。隐居庐山,号华阳居士。未任官,称处士。

      自方阿衡、太师:自比于伊尹、吕望。阿衡:官名,商朝伊尹曾任此官。太师:官名,三公之一,周代吕望曾任此官。这句也可作虚指解,不一定实指某人。

      世莫能用吾言:这是第三者代侯高说话,故用“吾言”两字,是一种代叙法。后文“妪曰:‘翁大人,不疑人欺我。’”也用此法。

      再试吏:不止一次为吏。吏,指下级官吏。

      再怒去:不止一次发怒而去。

      以龃(jǔ)龉(yǔ)穷:与人不相合而穷困。龃龉:牙齿不齐。

      凡子:普通人,指无功名的人。

      谩谓:对某人说谎。

      明经:唐代科举的科目。

      官人:有官职的人。前面说王適“不肯随人后举选”,看不起科举考试;这里却又冒充明经及第,希望得到人们尊重。韩愈对王適的描写,明褒实贬,揭露了所谓“奇男子”的矛盾心理。

      幸嫁:愿意出嫁。

      为妪谢:作为您的谢礼。王元启说:“谢字应在妪字上。”“谢妪”虽亦通,但“为妪谢”并不错。

      许白翁:答应向侯翁说明。

      翁大人:指侯翁是正人君子。

      告身:授官的文书,盖有吏部的印章,即后代的委任状。

      眎:同“视”。

      衔袖:塞在袖中。衔:含。

      鼎也不可以柱车:食器或礼器的鼎不能用来支撑车。柱:同“拄”,支撑。

      马也不可以使守闾:马是骑乘的不能叫它看门。闾:里门。

      佩玉长裾:挂着玉佩,曳着长袖。

      不利走趋:不便于跑步。

      只系其逢:只关遇合,指遭际时运。

      不系巧愚:与聪明、愚笨无关。

      不谐其须:不合人们需要。

      有衔不祛(qū):有本领没有施展开来。祛:同“胠”,开展。

      钻石埋辞:指刻在石碑的墓志铭埋入土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