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作者辛弃疾_宋词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4:46 浏览:加载中
  •   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题解】

      京口是六朝时期的重镇,历史遗迹丰厚。作者登北固亭,怀念与此地有关的几个历史人物,由怀古进而联想到国家和自己的命运,写出这首不朽名篇。从“四十三年”的回忆和“神鸦社鼓”的现实描写,可以考知这首词作于开禧元年(1205)的二月。此年正月八日立春,社日为二月二十日戊戌,此词即作于二月二十日后,其时作者知镇江府。词的上片歌颂在京口开创历史的孙权和刘裕,而对刘裕给予特别的关注,那是因为他曾经以江东为根据地北伐,并取得辉煌战果。作者对刘裕“气吞万里”的气魄极为神往,其评价显然高于孙权。下片内容颇为纷繁。作者先是追忆了作为刘裕继承者刘义隆的轻举妄动和庸碌无能,对其元嘉北伐的失败予以批评,然后转入对现实的分析议论中。作者南归已经四十三年,当年烽火连天的战场早已沉寂,而侵略者带来的痛苦已被遗忘,更有谁想到要用一个壮志未销然而已经衰老的英雄,去实现恢复失地的梦想呢?在怀古伤今的叹息声中,作者所留给人们的是无限的感慨和回味。

      赢得:原意为获得,这里町解为“落得”。仓皇北顾:惊慌北望。指北伐失利,刘义隆赋诗自悼事。《宋书·索虏传》:“上以滑台战守弥时,遂至陷没,乃作诗曰:‘逆虏乱疆场,边将婴寇仇。坚城效贞节,及战无暂休。覆沉不可拾,离机难复收。……华裔混殊风,率土浃王猷。惆怅惧迁逝,北顾涕交流。”刘义隆诗作于元嘉八年二月滑台陷落之后。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上距高宗绍兴三十二年(1162),为时四十三年。这年正月,作者自山东奉耿京起义军表,渡江南归。这是作者登亭北望,回忆少年南归情景。绍兴三十一年十一月底,金主完颜亮南侵失败被杀,此后金军陆续从长江北岸撤退。作者明年正月自楚州南下,循扬州路至镇江再到建康,朝见宋高宗。扬州在完颜亮被杀前已被金军占领,是其驻跸的大本营,此时金军撤出不久,所以作者还记得当时烽火连天的情景。扬州在长江之北,与镇江隔江相对。佛狸:后魏主拓拔焘字,见《宋书·索虏传》。佛狸祠在长江北真州瓜步山。元嘉二十七年,因王玄谟北伐失败,后魏大举渡河,十二月,拓跋焘进军瓜步山,破坏民居,准备渡江。陆游《入蜀记》卷二:发真州。……舟行甚疾,过瓜步山。山蜿蜒蟠伏,临江起小峰,颇巉峻。绝顶有元魏太武庙。庙前大木可三百年,一井已眢,传以为太武所凿,不可知也。太武以宋文帝元嘉二十七年南侵,至瓜步,建康戒严,太武凿瓜步山为蟠道,于其上设毡庐,疑即此地。王文公诗所谓丛祠瓜步认前朝是也。神鸦:《岳阳风土记》载巴陵鸦多,土人谓之神鸦,不敢弋猎。社鼓:每年立春或立秋后的第五个戊日为社日,民间多有祭神活动。社鼓指社日祭神的鼓声。凭:请,烦劳的意思。凭谁问,即不知请谁来过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廉颇居梁,久之,魏不能信用。赵以数困于秦兵,赵王思复得廉颇。廉颇亦思复用于赵。赵王使使者视廉颇尚可用否,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令毁之。赵使者既见廉颇,廉颇为之一饭斗粟,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赵使者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赵王以为老,遂不召。”作者借廉颇自喻,说不知朝廷还能否用他领兵,去为国杀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