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贺新郎·再用前韵-作者辛弃疾_宋词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4:43 浏览:加载中
  •   再用前韵

      鸟倦飞还矣。笑渊明瓶中储粟,有无能几?莲社高人留翁语,“我醉宁论许事?”试沽酒重斟翁喜。一见萧然音韵古,想东篱醉卧参差是。千载下,竞谁似?元龙百尺高楼里。把新诗殷勤问我,停云情味。北夏门高从拉击攞,何事须人料理?翁曾道“繁华朝起”。尘土人言宁可用?顾青山与我何如耳!歌且和,楚狂子。

      【题解】

      这首词是作者嘉泰元年(1201)为停云堂所作的《贺新郎》词的续篇,仍然是借陶渊明消释自己胸中的垒块。上片塑造了一个作者心目中的陶渊明归来后的形象:清贫自乐,饮酒沉醉,不计其馀。一个醉卧在东篱下的陶渊明,千载以下,谁人可与之相比?作者在字里行间对陶渊明的奇异的行事,虽有某种嘲笑,但对陶渊明的高风亮节却是怀着无与伦比的崇敬心理。可以说陶渊明是庆元党禁以来,他所心仪的古人。下片则是作者抒发愤世的情怀。“北夏门高”两句,当代某些学者的解释,都把它当作作者自喻,是非常错误的。这本是借来比喻时局难以挽回的痛愤语,和下面陶渊明的“繁华朝起,暮慨不存”的比喻相扣,哀伤愤慨,情绪十分悲凉。这些悲愤语全都是转而关注世事时局的话,是表明作者绝不愿意出山相助,为衰亡的黑暗势力援手的态度,也是作者和青山心意相通的表白,是应该和结句连续诵读,而不能割裂的。这首词写法上的最大特点是多用假设,上片陶渊明对莲社高人的回答,下片同陶渊明的对话,都出人意表,增加了词的曲折含蓄感和隽永深刻的内涵。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