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龙吟·听兮清巩琼瑶些-作者辛弃疾_宋词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4:27 浏览:加载中
  •   用些语再题瓢泉,歌以饮客,

      声韵甚谐,客皆为之釂

      听兮清巩琼瑶些。明兮镜秋毫些。君无去此,流昏涨腻,生蓬蒿些。虎豹甘人,渴而饮汝,宁猿猱些。大而流江海,覆舟如芥,君无助,狂涛些。路险兮山高些。块予独处无聊些。冬槽春盎,归来为我,制松醪些。其外芬芳,团龙片凤,煮云膏些。古人兮既往,嗟予之乐,乐簟瓢些。

      【题解】

      作者淳熙末年寓居瓢泉时曾作《水龙吟·题瓢泉》词,此次自福建归来,再到期思卜筑,所以有再题瓢泉之作。所谓“些语”,指《楚辞·招魂》体,结句都用“些”(suò)字押韵。据朱熹的说法,《招魂》是假托上帝之命,派遣巫阳招屈原之魂,恐屈原无罪被放,魂魄散而不归,所以用夸张的写法,说四方上下的险恶可怕,不可居住,以及归来的华美享乐。《梦溪笔谈》卷三载楚地民间禁咒句尾都用“些”字,保留了楚人的旧俗。作者此词不但用韵模拟《招魂》,而且在内容上也模拟《招魂》,但作者不是自招,而是借为泉招魂,寄托作者甘心与泉为伴的胸襟。上片是为泉招魂,为泉择地,借泉在深山,力劝泉水不要流出山外,去协助凶虐的暴秦,落个阿房一炬、遍地蓬蒿的结局;不要为吃人的虎豹解渴;不要为江海上的狂风巨浪推波助澜,颠覆舟楫。这就划出了一个界限,把瓢泉同黑暗残暴的现实社会区分开来。下片是写魂兮归来之后的享受和乐趣,但作者并没有羡慕《招魂》中贵族的华美生活,而是写归来与泉为伴的清贫和高尚情操。其中心旨趣仍然是蔑视富贵和权势,表明同封建统治的决策集团不予合作的态度。从体制上说,这首词是作者改革词体的有益尝试,属于以诗骚体入词的创举,也是稼轩词所独具的特色。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