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翰林学士綦崇礼启-作者李清照_李清照文选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3:17 浏览:加载中
  •   清照启:素习义方,粗明《诗》、《礼》。近因疾病,欲至膏肓,牛蚁不分,灰钉已具。尝药虽存弱弟,应门惟有老兵。既尔苍皇,因成造次。信彼如簧之舌,惑兹似锦之言。弟既可欺,持官文书来辄信;身几欲死,非玉镜架亦安知。饨俯难言,优柔莫决。呻吟未定,强以同归;视听才分,实难共处。忍以桑榆之晚节,配兹驵侩之下才。

      身既怀臭之可嫌,惟求脱去;彼素抱璧之将往,决欲杀之。遂肆侵凌,日加殴击。可念刘伶之肋,难胜石勒之拳。局天扣地,敢效谈娘之善诉;升堂入室,素非李赤之甘心。外援难求,自陈何害?岂期末事,乃得上闻。取自宸衷,付之廷尉。被桎梏而置对,同凶丑以陈词。岂惟贾生羞绛、灌为伍,何啻老子韩非同传。但祈脱死,莫望偿金。友凶横者十旬,盖非天降;居囹圉者九日,岂是人为!抵雀捐金,利当安往?将头碎璧,失固可知。实自谬愚,分知狱市。此盖伏遇内翰承旨,揞绅望族,冠盖清流,日下无双,人间第一。奉天克复,本原陆贽之词;淮蔡底平,实以会昌之诏。哀怜无告,虽未解骖;感戴鸿恩,如真出己。故兹白首,得免丹书。清照敢不省过知惭,扪心识愧。责全责智,已难逃万世之讥;败德败名,何以见中朝之士!虽南山之竹,岂能穷多口之谈?惟智者之言,可以止无根之谤。

      高鹏尺鹦,本异升沉;火鼠冰蚕,难同嗜好。达人共悉,童子皆知。愿赐品题,与加湔洗。誓当布衣蔬食,温故知新。再见江山,依旧一瓶一钵;重归畎亩,更须三沐三薰。忝在葭莩,敢兹尘渎。

      《诗·豳风·七月》:“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此指勉强出嫁。视听才分:看到听到的才开始分明、清楚。桑榆:《太平御览》卷三引《淮南子》:“日西垂,影在树端,谓之桑榆。”指日暮。此引申为晚年。三国魏曹植《赠白马王彪》:“年在桑榆间,影响不能追。”兹:此。驵侩(zāngkuài):做牲畜买卖的中介人。《新唐书·王君廓传》:“少孤贫,为驵侩,无行,善盗。”此喻张汝舟。下才:低劣之才。《刘子·说符》:“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怀臭:大臭,如狐臭类。《吕氏春秋·遇合》:“人有大臭者,其亲戚、兄弟、妻妾、知识,无能与居者。”此喻自己错嫁而身染臭气。“彼素”、“决欲”两句:《左传·哀公十七年》:“(卫庄公)入于戎州已氏。初,公自城上见已氏之妻发美,使髡之,以为吕姜髢。既入焉,而示之璧,曰:‘活我,吾与女(汝)璧。’已氏曰:‘杀女(汝),璧其焉往?’遂杀之而取其璧。”璧,美玉。此以已氏喻张汝舟,张欲强夺李清照保存之金石宝器。刘伶之肋:刘伶,字伯伦,西晋沛国(今安徽宿县)人,竹林七贤之一。用《世说新语·文学》典:“刘伶著《酒德颂》,意气所寄。”注引《竹林七贤论》:“伶处天地间,悠悠荡荡,无所用心。尝与俗士相语,其人攘袂而起,欲必筑之。伶和其色曰:‘鸡肋岂足以当尊拳!’其人不觉废然而返。”肋,鸡肋,此自喻身体瘦弱。石勒之拳:石勒,字世龙,羯族,上党武乡(今山西榆社北)人。十六国后赵国主。《晋书·石勒载记》:“初,(石)勒与李阳邻居,岁常争麻池,迭相殴击。至是,谓父老曰:‘李阳,壮士也,何以不来?沤麻是布衣之恨。孤方崇信天下,宁仇匹夫乎!’”乃使召阳,既至,日与欢谑,引(李)阳臂笑曰:“孤往日厌卿老拳,卿亦饱孤毒手。”按此“老拳”是指李阳,非石勒也。其意是指作者遭受张汝舟老拳“殴击”。局天扣地:化用《诗·小雅·正月》“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意。局天,被天压得弯曲。扣地,以脚顿地。此指自己被张汝舟束缚而愤恨不已。谈娘:踏摇娘。唐韦绚《刘宾客嘉话录》:“隋末,有河间人齄鼻酗酒,自号郎中,每醉必殴其妻。妻美而善歌,每为悲怨之声,辄摇顿其身。好事者乃为假面以写其状,呼为踏摇娘,今谓之谈娘。”此李清照自喻。升堂入室:用《论语·先进》“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字面意思。李赤:唐柳宗元《李赤传》:“李赤,江湖浪人也,尝曰:‘吾善为歌诗,诗类李白。’故自号李赤。”其人狂易,曾欲娶友人妻,又用丝巾勒友人妻咽喉使舌尽出。后人厕而死。此喻张汝舟疯狂凶狠。甘心:快意。“岂期”、“乃得”两句:意谓未料到自己状告张汝舟之小事,被皇帝知晓。宸(chén)衷:帝王的心意。《魏书·王椿传》:“宸衷恳切,备在丝纶,祗承兢感,心焉靡厝。”付之廷尉:指将李清照交付大理寺审理。廷尉,九卿之一,掌刑狱事,又称大理寺卿。被桎梏(gù):戴上脚镣手铐。桎,镣;梏,铐。置对:对问,答辩。凶丑:凶恶不善之人。《陈书·孔奂传》:“岂可取媚凶丑,以求全乎?”此指张汝舟。“岂惟”句:《史记·贾谊列传》:“天子议以贾生任公卿之位,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尽害之。”又,《史记·淮阴侯传》:“(韩信)居常鞅鞅,羞与绛、灌并列。”此处把“韩信”事误用“贾生”上。贾生,西汉贾谊。此李清照喻羞与张汝舟同堂受审。“何啻(chì)”句:指《史记》有《老子韩非子列传》,后人认为老子属道家,韩非为法家,两人不应该放同一传记内。此亦比喻自己与张汝舟非同类人。何啻,何止。友,原指两只兽在一起。《诗·小雅·吉日》:“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此喻与张汝舟同关在一个监狱。凶横者:指张汝舟。

      十旬:百日。囹圉(língyǔ):牢狱。抵雀捐金。以金子投掷雀鸟。此化用《庄子·寓言》“以随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典,喻损失甚大。将头碎璧:《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秦王坐章台见相如,相如奉璧奏秦王……王授璧,相如因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谓秦王曰:‘……臣观大王无意偿赵城邑,故臣复取璧。大王必欲急臣,臣头今与璧俱碎于柱矣!”’此谓李清照不惜一切与张汝舟斗争到底。分知:清楚地知道。狱市:狱讼。《史记·曹相国世家》:“惠帝二年,萧何卒……使者果召参。参去,属其后相曰:‘以齐狱市为寄,慎勿扰也。’后相曰:‘治无大于此乎?’参曰:‘不然。夫狱市者,所以并容也,今君扰之,奸人安所容也?吾是以先之。’”宋朱翌《猗觉寮杂记》卷下:“狱如教唆词讼,资给盗贱,市如用私斗秤欺谩变易之类,皆奸人图利之所,若穷治则事必枝蔓,此等无所容必为乱,非省事之术也。”可见狱讼黑暗的一面。伏:敬词。内翰承旨:官职名。此指綦崇礼。捂绅望族:指綦崇礼出身名门望族。《史记·封禅书》:“其语不经见,捂绅者不道。”捂绅,士大夫。冠盖:礼帽与车篷。此指代官僚。汉班固《西都赋》:“冠盖如云,七相五公。”清流:喻德行高洁的士大夫。日下无双:京城无第二人可比。《南史·伏梃传》:“(伏梃)博学有才思,为五言诗,善效谢康乐体。父友乐安、任昉深相叹异,尝曰:‘此子日下无双。’”此赞綦崇礼德行高尚,才情杰出。“奉天”、“本原”两句:据《旧唐书·德宗纪》:唐建中四年(783)十月,方镇泾原(治所在泾州,今甘肃泾州北)兵变,唐德宗避难奉天(今陕西乾县),翌年(兴元元年,784)平乱后返回长安(今陕西西安)。陆贽,据《新唐书·陆贽传》:“陆贽,字敬舆,苏州嘉兴人。十八第进士,中博学宏辞……帝(德宗)在东宫,已闻其名矣,召为翰林学士……从狩奉天,机务填总,远近调发,奏报下,书诏日数百,贽初若不经思,速成,皆周尽事情,衍绎孰复,人人可晓……由是帝亲倚,至解衣衣之,同类莫敢望。虽外有宰相主大议,而贽常居中参裁可否,时号‘内相’。”此以陆贽喻善于写草诏的綦崇礼,据宋楼钥《攻愧集·北海先生文集序》称,南渡之行綦崇礼“在帝(宋高宗)侧,实代王言。诏旨所至,读者感动,诸将奔走承名,如陆宣公(贽)之在奉天也”。“淮蔡”、“实以”两句:此两句用典有误。唐平淮蔡之吴元济,在元和年间,与会昌相去二十馀年。

      王仲闻曰:“淮蔡”疑当作“泽潞”。《旧唐书·李德裕传》:“自开成五年春,回纥至天德,至会昌四年八月平泽潞,首尾五年。其筹度机宜,选用将帅,军中书诏,奏请云合,起草指踪,皆独决于德裕,诸相无预焉。”此以李德裕喻綦崇礼善拟文书。解骖:解脱骖马赠人。喻以财物救人困急。《史记·管晏列传》:“越石父贤,在累绁中。晏之出,遭之途,解左骖赎之。”“未解骖”,是说綦崇礼没有以财物赎救自己。如真出己:《左传·成公三年》:“苟营之在楚也,郑贾人有将置诸褚(锦衣)中以出。既谋之,未行,而楚人归之。贾人如晋,荀蕾善视之,如实出己。”此谓实际是綦崇礼帮助自己出狱。丹书:用朱笔书写的罪人名册。《左传·襄公二十三年》:“裴豹,隶也,著于丹书。”注:“盖犯罪没为官奴,以丹书其罪。”“得免丹书”,即得免罚,无罪也。责全责智:指要求自己对人尽量周全,对己明于自处。中朝:内朝。《汉书·刘辅传》颜师古注引孟康曰:“中朝,内朝也。大司马、左右前后将军、侍中、常侍、散骑诸吏为中朝。”南山之竹:形容竹简极多。《汉书·公孙贺传》:“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辞,斜谷之木不足为我械。”多口:多言。《孟子·尽心下》:“无伤也,士憎兹多口。”无根之谤:无根据的诽谤。无根,没有依据。宋苏轼《李氏山房藏书记》:“后生科举之士,皆束书不观,游谈无根。”“高鹏”、“本异”两句:《庄子·逍遥游》:“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溟也。斥鷃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尺鷃即“斥鹦”。

      指大鹏与鹦鸟一升一沉,本自相异,喻自己与张汝舟品性“本异”。“火鼠”、“难同”两句:火鼠,传说中的异鼠,其毛可织火浣布。《太平御览》卷八百二十引晋张勃《吴录》:“日南比景县有火鼠,取毛为布,烧之而精,名火浣布。”冰蚕,古代传说的一种蚕。晋王嘉《拾遗记·员峤山》:“有冰蚕长七寸,黑色,有角有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长一尺,其色五彩,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燎。”宋苏轼《喜雨赋》:“冰蚕不知寒,火鼠不知暑。”此以火鼠与冰蚕之迥异喻自己与张汝舟嗜好难同。达人:通达事理的人。《左传·昭公七年》:“圣人有明德者,若不当世,其后必有达人。”品题:品评人物之高下。《后汉书·许劭传》:“劭与靖俱有高名,好共覈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湔(jiān)洗:洗雪。《资治通鉴·后晋高祖天福七年》:“中外皆言陛下受彦泽所献马百匹,听其如是,臣窃为陛下惜此恶名,乞正彦泽罪法,以湔洗圣德。”后綦崇礼于李清照送给其观赏的唐吴道子《天龙八部图》上所作题跋以“赵淑间”誉李清照,即是其“赐品题,与加湔洗”之举,因为“淑问”意谓令德美名,且仍视清照为赵氏夫人。温故知新:《论语·为政》:“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此指吸取教训。一瓶一钵:唐释贯休《陈情献蜀皇帝》:“一瓶一钵垂垂老,万水千山得得来。”重归畎亩:指归隐田园。三沐三薰:再三沐浴熏香。“薰”同“熏”。《国语·齐语》:“严公将杀管仲,齐使者请曰:‘寡君欲亲以为戮。若不生得以戮于群臣,犹未得请也。请生之。’于是严公使束缚以予齐使。齐使受而退。比至,三衅三浴之。”唐韩愈《答吕毉山人书》:“方将坐足下三浴而熏之。”此表示对綦崇礼崇敬之意。忝:谦词,辱。葭莩(jiāfú):《汉书·中山靖王传》:“今群臣非有葭莩之亲,鸿毛之重,群居党议,朋友相为,使夫宗室摈却,骨肉冰释。”颜师古注:“葭,芦也。莩者,其中白皮,至薄者也。葭莩喻薄,鸿毛喻轻,轻薄甚也。”后世指亲戚。李清照夫婿赵明诚与南宋参知政事谢克家有表兄弟关系,谢克家子谢汲为綦崇礼女婿,故李与綦有远房亲戚关系。尘渎:麻烦,打扰。尘,污;渎,慢。

      【品评】

      此文作于宋绍兴二年(1132)十月。李清照于此启中真实地反思了于赵明诚逝世三年后误嫁张汝舟的教训,并表达了对綦崇礼感恩戴德的由衷之言。

      关于李清照于49岁时改嫁张汝舟一事,于宋绍兴年间李清照去世后不久,即有记载。如宋胡仔云:“易安再适张汝舟,未几反目。”(《苕溪渔隐丛话前编》卷十六)宋王灼说李因“赵死,再嫁某氏,讼而离之”(《碧鸡漫志》卷二),不一而足。宋赵彦卫则更于《云麓漫钞》卷十四抄录清照《投翰林学士綦崇礼启》。可见李清照晚年改嫁乃是不争的事实,当然由于封建传统观念作祟,清照改嫁之事又被讥为“传者不无笑之”(宋胡仔,同上),“晚年颇失节”(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晚节流荡无归”(王灼,同上),云云。而明、清文人却多怀疑清照改嫁的真实性,竭力辩解此事乃无中生有。这固然有爱惜人才的因素,但也是封建保守观念的另一种反映。如明徐煳认为清照此启“殊谬妄不可信”,认为李“老矣,清献公(按,当为清宪公)之妇,郡守之妻,必无更嫁之理”,乃“太诬贤媛也”(《徐氏笔精》卷七),就是颇具代表性的说法。又如清俞正燮云:“读《云麓漫钞》所载《谢綦崇礼启》文笔劣下,中杂有佳语,定是窜改本……余素恶易安改嫁张汝舟之说,雅雨堂刻《<金石录)序》,以情度易安不当有此事。”(《癸巳类稿·易安居士事辑》)诸如此类的辩解之词甚夥。其出发点自然有好心的一面,但称“易安改嫁,千古厚诬”(清陆心源《仪顾堂题跋·<癸巳类稿·易安居士事辑>书后》),只是感情用事,并无翔实的证据。

      本启第一段主要是陈述误嫁张汝舟的原因,记叙上当受骗的来龙去脉,充满“一失足成千古恨”之意。开头以“素习义方,粗明《诗》、《礼》”自许,含有自我辩白的味道,似乎说此事本不该发生,与自己素来的品性、学养不符。接下把“失足”原因归结为客观:一是病几入膏肓,使自己头脑发昏,理智不清;二是受弱弟影响,而弱弟实被张汝舟欺骗;三则是最重要的,张汝舟此人巧舌如簧,善于伪装,自己一时未能识破。因此虽然自己亦曾犹豫莫决,但最后还是糊里糊涂与张“同归”,以致造成“以桑榆之晚节,配兹驵侩之才”的悲剧。清照婉转述说,哀哀动人,意在博得对方的同情与理解。而言词中隐然可感清照羞愧啮心之态,这又反映了一代才女此时强烈的自尊心。

      第二段记述自己婚后的悲惨境况,意在表明自己坚决与张汝舟离婚的原因,并向帮助自己实现离婚愿望的綦崇礼表白感激之情与崇敬之意。由于张汝舟之娶李清照,意在谋夺其珍宝之物,但婚后发现其企图落空,于是原形毕露,大打出手,令清照饱尝“老拳”。两人本无感情,又遭殴击,这就道出清照必欲与其分道扬镳的原因。李清照为达到与张汝舟离婚的目的,乃采取控告“其妄增举数人”之“私罪”而得以人官的策略。但文中对此并未明说,甚至没有点出“张汝舟”一个字,此乃囿于“地告天”即妻告夫亦属犯上的忌讳而有意回避。这是文章的聪明之处。对于自己与张汝舟同堂受审、共关一狱的遭遇,李清照愤愤不平,连用两个典故形容自己羞耻之感,可见对张不共戴天之恨。最后由于綦崇礼的暗中帮助,使皇帝亲自过问此事,下诏将张汝舟罢官除名,流放到柳州编管,而清照与张的婚姻关系亦被解除,且免除坐牢之灾,綦崇礼真是鸿恩无量。故此启对綦说了些赞美之词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亦是发自内心的。但清照对自己名誉十分看重,在感激綦“如真出己”之馀,仍期盼綦崇礼以“智者之言”“止无根之谤”,再为自己说些好话。

      第三段是本启的小结性文字。一是再次强调自己与张汝舟水火不容,意在说明与张离婚的合理性;二是再申请綦为自己“湔洗”耻辱之恳求;三是表白此后将吸取教训,安度馀生,并铭记綦氏之鸿恩。

      此文一个鲜明特点是感情色彩强烈,特别是对张汝舟的不齿与愤恨,充溢字里行间;对綦崇礼的感激与崇敬亦发自肺腑。语言则文采斐然,颇多四六对偶句式,对仗工整,言简意赅,叉富音韵铿锵之美。读完此文,觉一个受尽屈辱而又不失自尊的坚强才女形象栩栩如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