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词论-作者李清照_李清照文选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3:16 浏览:加载中
  •   乐府、声诗并著,最盛于唐。开元、天宝间,有李八郎者,能歌擅天下。时新及第进士开宴曲江,榜中一名士先召李,使易服隐名姓,衣冠故敝,精神惨沮,与同之宴所,曰:“表弟愿与座末。”众皆不顾。既酒行乐作,歌者进,时曹元谦、念奴为冠。歌罢,众皆咨嗟称赏。名士忽指李曰:“请表弟歌。”众皆哂,或有怒者。及转喉发声,歌一曲,众皆泣下,罗拜,曰:“此李八郎也。”

      自后郑、卫之声日炽,流靡之变日烦,已有《菩萨蛮》、《春光好》、《莎鸡子》、《更漏子》、《浣溪沙》、《梦江南》、《渔父》等词,不可遍举。五代干戈,四海瓜分豆剖,斯文道熄,独江南李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楼吹彻玉笙寒”、“吹皱一池春水”之词,语虽奇甚,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也。

      逮至本朝,礼乐文武大备,又涵养百馀年,始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又有张子野、宋子京兄弟,沈唐、元绛、晁次膺辈继出,虽时时有妙语,而破碎何足名家?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真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何耶?盖诗文分平侧,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且如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喜迁莺》,既押平声韵,又押入声韵;《玉楼春》本押平声韵,又押上、去声韵,又押入声。本押仄声韵,如押上声则协,如押入声则不可歌矣。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乃知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贺方回、秦少游、黄鲁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无铺叙,贺苦少典重。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黄即尚故实,而多疵病,譬如良玉有瑕,价自减半矣。

      亡国之音哀以思:语本《礼记·乐记》:“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逮至:等到。本朝:指宋朝。涵养:修养。柳屯田永者:宋词人柳永(987—1055),初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行七,人称柳七。祖籍河东(今山西永济),徙居崇安(今属福建)。景祐元年(1034)进士,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令等,官终屯田员外郎,故称“柳屯田”。有《乐章集》传世。“变旧声”句:谓柳永利用唐宋旧曲改创,翻作新调。旧声,旧的音乐。新声,新的音乐。《乐章集》:柳永词集。声称:声誉。宋叶梦得《避暑录话》卷下称:“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可见柳永“声称”之一斑。虽:即使。协音律:与音律协拍。词语尘下:指文词低俗。宋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六:“柳三变好为淫冶讴歌之曲,传播四方。”此指柳词一个方面,柳不乏雅词。张子野:宋词人张先(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进士,尝知安陆,故世称张安陆。有《张子野词》。因词中名句,又被称为“张三影”、“张三中”。宋子京兄弟:北宋宋郊(又名宋庠)、宋祁兄弟,开封雍丘(今河南杞县)人。宋祁(998—1061)更有名,字子京,与兄宋庠同登进士。时称“大小宋”。近人赵万里辑有《宋景文公长短句》一卷。宋庠词今不传。沈唐:宋词人,字公述。生卒年不详。存词4首。元绛:字厚之(1009—1084),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宋天圣九年(1031)进士,官至参政知事。存词2首。晁次膺:宋词人晁瑞礼(1046—1113),字次膺,济州巨野(今属山东)人。宋熙宁六年(1073)进士。有《闲斋琴趣外编》。破碎:指词的构思不完整。晏元献:宋词人晏殊(991—1055),字同叔,抚州临川(今江西临川)人。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十四岁时以神童荐,赐同进士出身。官至宰相兼枢密使,卒谥“元献”,故世称晏元献。存《珠玉词》。欧阳永叔:宋词人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年号六一居士,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宋天圣八年(1030)进士,累迁枢密副使,参知政事。有《六一词》、《醉翁琴趣外编》等词集。苏子瞻:宋文学家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山(今属四川)人。宋嘉祐二年(1057)进士。官至翰林学士、兵部尚书。有《东坡乐府》三卷。学际天人:指学识兼通自然科学(天)与人文科学(人)。际,会合。《易·坎》:“樽酒簋贰,刚柔际也。”酌蠡水于大海:语本汉东方朔《答客难》:“以蠡测海。”此指以小部分精力从事词创作。蠡,瓢;大海,喻才大。句读(dòu)不葺(qì):句子长短不齐。句读,断句;葺,修整。平侧(zè:平仄。古汉语分平、上、去、入四声。平为平声,上、去、人为仄声。五音:古乐的五个音阶,宫、商、角、徵、羽。五声:汉语五种声调,指阴平、阳平、上、去、入。南朝梁沈约《答陆厥问声韵书》:“以累万之繁,配五声之约。”六律:古代音乐有十二律,阴六阳六,阴为吕,阳为律。六律指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此指代十二律吕。清浊轻重:指清音、浊音与轻音、重音。

      “《声声慢》”句:所列皆词调名。《玉楼春》:词调名。王介甫:宋文学家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抚州临川(今江西临川)人。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进士。宋神宗年间主持变法,官至宰相。晚年居金陵半山园,自号半山老人。宋元丰三年(1080)封荆国公,世称王荆公。卒谥“文公”,故又称王文公。曾子固:宋诗文家曾巩(1019~1083),字子固,南丰(今属江西)人。宋嘉祐二年(1057)进士,官至中书舍人。仅存词1首。小歌词:即词。绝倒:俯仰大笑。别是一家:指词有别于诗,是特殊的文体。晏叔原:宋词人晏几道(约1030—1106),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今江西临川)人。晏殊第七子。有《小山词》。贺方回:宋词人贺铸(1052—1125),字方回,号庄湖遗老。祖籍山阴(今浙江绍兴),出生于卫州共城(今河南辉县)。以承议郎致仕。有《东山词》。秦少游:宋词人秦观(1049—1100),字太虚,改字少游,号淮海居士。高邮(今属江苏)人。宋元丰八年(1085)进士,官至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有《淮海居士长短句》。黄鲁直:宋文学家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涪翁,又号山谷。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宋治平四年(1067)进士,历官秘书郎、校书郎等职。存《山谷琴趣外编》。无铺叙:长调可铺陈叙述,晏几道多小令,少长调,故称。典重:风格典雅庄重。情致:情趣。故实:典故。丰逸:富厚佚乐,生活优裕。疵病:毛病。瑕:玉上斑点。喻小疵。

      【品评】

      此文作于李清照南渡之前,已为学界认同,而徐培均进一步考证作于宋政和三年(1113),可备一说。这是一篇极其重要的词论,不仅是宋代词坛第一篇系统而有独立见解的词学论文,而且是中国妇女文学批评史上首篇文学理论专文。文章虽为词之“论”,但又并非枯燥的高头讲章,其辅以叙事,巧用比喻,使文章生动可读。

      文章第一段以唐代轶事作为开端,通过对善歌者李八郎先隐名易服,后出奇制胜,富有传奇色彩的描述,点出“乐府、声诗并著”的观点,强调词之音乐性的重要。为突出李八郎音乐造诣之高,成功地采用了以当时称冠的“曹元谦、念奴”,以及前倨后恭的众人作陪托的手法。

      文章第二段则简略勾勒出词自唐开元、天宝以后的流变史,以其“郑、卫之声日炽,流靡之变日烦”,乃至五代后“斯文道熄”,来反衬“本朝”词体之兴盛。于是第三四段自然过渡到对北宋词坛的评价,进入文章的主体。

      其论词标举词“别是一家”之旨,乃借助对北宋词坛十六位名家一一评骘的方法予以论证,十分大胆,似乎“藐视一切”(裴畅语),实际上有胆有识。所谓词“别是一家”颇有为“词”正名之意。它主要是针对苏轼“以诗为词,要非本色”与柳永“浅近卑俗”的词风而发的。词“别是一家”的内涵大致包括重典雅、“主情致”、“协音律”、“尚故实”、善“铺叙”、重浑成等诸因素。其中重典雅的思想是词“别是一家”说的重要论旨。它包括对词体的思想内容与艺术风貌颇高的要求。它实际是倡导词思想内容的雅正与语言风格的清新奇俊。清沈祥龙《论词随笔》说得好:“欲俚固非雅,即过于浓艳,亦与雅远。雅者其意正大,其气和平,其趣渊深也。”五代词颇多“郑、卫之声”,或者刻红剪翠,脂粉气浓,词彩亦“过于浓艳”,正所谓“不无清绝之辞,用助娇娆之态;自南朝之宫体,扇北里之倡风。何止言之不文,所谓秀而不实”(欧阳炯《花间集序》)。故李清照指责其“流靡之变日烦”。直至南唐“李氏君臣”登上词坛始别开生面,清俊而去俗艳,突破了花间派脂粉香浓之藩篱,故李清照对他们基本上持肯定态度。但北宋词坛风气与李清照重典雅的思想反出现一定距离。为此她批评贺方回“少典重”,更不满柳永的“词语尘下”。所谓“词语尘下”即指语言形式的卑俗,亦包括思想内容之淫靡而近于“郑、卫之声”,与“典重”、典雅相悖。柳永词在向民间词学习、反映社会下层妇女的心声等方面自有其功绩,李清照亦肯定其“作新声”、“协音律”,因此才会有“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避暑录话》)之佳话。但是柳词又确有庸俗尘下之弊。宋陈振孙批评柳永“词格固不高”(《直斋书录题解》卷二十一),宋严有翼认为“柳之乐章,人多称之,然大概非羁旅穷愁之词,则闺门淫媒之语……彼其所以传名者,直以言多近俗,俗子易悦故也”(《艺苑雌黄》)。诸人之评虽不无偏颇之处,但指出柳词思想内容于语言风格有卑俗不雅的消极方面毕竟是客观事实。李清照欲反柳词卑俗之道而行之,因此要揭橥“典重”、典雅之旨。此旨与词“别是一家”说的其他诸因素亦是相互联系的,它同样要“主情致”、“协音律”、善铺叙、重浑成等。文章对于“协音律”亦特别重视,所以不满于苏轼等词“皆句读不葺之诗尔”,且于音律强调得十分细致,以至有过分之嫌。其本人亦未能做到词应分五音、五声、六律、轻重、清浊等苛刻要求。不过其词富于情致,亦不乏故实与典雅文词,倒是与其观点一致。

      要之,此论的目的是要保持词婉约的传统风格,固守词特有的疆域,与诗划清界限,有其合理因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