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作者李清照_诗歌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3:12 浏览:加载中
  •   其一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宫柳咸阳草。

      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

      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

      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

      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纪文字?

      著碑铭德真陋哉,乃令神鬼磨山崖。

      子仪光弼不自猜,天心悔祸人心开。

      夏商有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

      君不见,当时张说最多机,虽生已被姚崇卖。

      “胡兵”句:指安禄山叛乱。安禄山初名轧荦山,因其母嫁突厥人安延偃,而改姓安,名禄山。唐天宝十四载(755)冬,在范阳起兵,先后破洛阳、长安,称“雄武皇帝”,国号“燕”。胡兵,指参加叛乱的少数民族士兵。忽白天上来,形容来势突然而凶猛。逆胡:指叛唐者安禄山、史思明等胡人。奸雄:指奸诈而足以欺世的野心家。《三国志·魏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太祖(曹操)问许子将(攸):‘我何如人?’子将不答。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此处以曹操喻安禄山等。”勤政楼:即“勤政务本之楼”,为唐玄宗设酺赐之所。故址在今陕西西安兴庆公园。《唐会要》卷三十:“开元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以兴庆里旧邸为兴庆宫。后于西南置楼,西面题曰‘花萼相辉之楼’,南面题曰‘勤政务本之楼’。”胡马:指叛军兵马。“珠翠”句:指唐宫珍珠翡翠等宝物尽被叛军践踏于尘埃。“何为”句:意谓唐军为何一出战就溃败不堪。辄,就,总是。披靡,喻军队溃败。《史记·项羽本纪》:“于是项王大呼驰下,汉军皆披靡,遂斩汉一将。”“传置”句:指驿站为杨贵妃从岭南急送荔枝,途中马匹多倒毙。《新唐书·杨贵妃传》:“妃嗜荔支,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又,杜甫《病橘》:“忆昔南海使,奔腾献荔支。百马死山谷,到今耆旧悲。”传(zhuān)置,驿站转运。“尧功”句:此以古代圣君尧舜之如天功德喻唐肃宗。“安用”句:意谓何必用区区文字记载唐肃宗的功德。“著碑”句:指唐代撰碑文铭记唐肃宗功德之举实在浅陋俗气。磨山崖:指在山崖上刻《摩崖碑》。子仪:唐代名将郭子仪,官至朔方节度使,是平定安史之乱的功臣,封汾阳郡王。不自猜:指二将不相互猜忌。天心悔祸:《左传·隐公十一年》:“天祸许国,鬼神实不逞于许君,而假乎于我寡人……若寡人得没于地,天其以礼悔祸于许,无宁兹许公复奉其社稷。”此指平定安史之乱是天意要改祸为福,亦含唐玄宗因失政而悔恨误用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之意。人心开:指百姓开心。夏商有鉴:夏、商两朝留下历史的借鉴、教训。《诗·大雅·荡》:“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殷,即商。鉴,镜子。简策:原指竹简编成书册,此指史册。汗青:竹简用火烧烤,烤出水分如出汗,烤干后便于书写并长久保存。“当时”、“虽生”两句:郑处诲《明皇杂录》卷上载:“姚崇与张说同为宰辅,颇疑阻,屡以其相侵,张衔之颇切。姚既病,诫诸子曰:‘张丞相与我不叶,衅隙甚深。然其人少怀奢侈,尤好服玩。吾身殁之后,以吾尝同寮,当来吊。汝其盛陈吾平生服玩、宝带、重器,罗列于帐前。若不顾,汝速计家事,举族无类矣。目此,吾属无所虞,便当录其玩用,致于张公,仍以神道碑为请。既获其文,登时便写进,仍先砻石以待之,便令镌刻。张丞相见事迟于我,数日之后当悔。若却征碑文,以刊削为辞,当引使视其镌刻,仍告以闻上。’讫姚既殁,张果至,目其玩服三四,姚氏诸孤悉如教诫。不数日,文成,叙述该详,时为极笔。其略曰:‘八柱成天,高明之位列;四时成岁,亭毒之功存。’后数日,张果使人取文本,以为词未周密,欲重为删改。姚氏诸子乃引使者示其碑,乃告以奏御。使者复命,悔恨拊膺,曰:‘死姚崇犹能算生张说,吾今方知才之不及也远矣。’”张说,字道济,一字说之,洛阳人。唐玄宗时任宰相。姚崇,又名元之,陕州(治所今河南陕县)人。唐玄宗时任宰相。张、姚两人不合。多机,多机谋。卖,出卖,陷害。

      【品评】

      诗作于宋元符三年(1100),是李清照早年之作,十馀岁的年轻女子能写出这样诗笔雄俊的七古诗,十分难得。明陈宏绪《寒夜录》卷下评“二诗奇气横溢,尝鼎一脔,已知为驼峰、麟脯矣”,甚是推崇。二诗乃和张文潜(实为秦观)的《浯溪中兴颂》,属咏史诗。

      张(秦)之作主要是记述平定安史之乱的过程,又歌颂郭子仪等人的功绩,最后抒发“百年历史废兴”之感叹,立意一般。而李清照则站在史评家的高度,以批判的眼光,深究唐代安史之乱的原因,以达到“夏商有鉴当深戒”之“借古讽今”(黄墨谷语)的目的。这就与一般咏史区别开来,而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诗其一前十句基本是纪事,罗列统治者骄奢淫逸的生活现象,说明玄宗无心富国强兵,使士兵无斗志,给安禄山、史思明叛乱创造了机会,从而揭示了安史之乱发生的原因;又描写了安史之乱给社稷苍生带来的灾难。诗人愤懑之情暗寓其中。后十句主要是议论,从议唐元结等“著碑名德”议论到玄宗朝张、姚二相的争斗。诗人认为著碑歌功颂德是浅陋之举,毫无意义;而总结平定安史之乱成功的原因,如郭、李二将精诚合作,“天心悔祸”才是重要的。还进一步强调唐玄宗时张、姚二宰相的勾心斗角乃有害社稷的前车之鉴,要引以为戒。此为诗人的独特见解。张、姚之斗当使人联想到宋朝廷中派别的争斗,这是让诗人感到担忧的。诗人的见识无疑很深刻。

      其二

      君不见惊人废兴传天宝,《中兴碑》上今生草。

      不知负国有奸雄,但说成功尊国老。

      谁令妃子天上来,虢秦韩国皆天才。

      花桑羯鼓玉方响,春风不敢生尘埃。

      姓名谁复知安史?健儿猛将安眠死。

      去天尺五抱瓮峰,峰头凿出“开元”字。

      时移势去真可哀,奸人心丑深如崖。

      西蜀万里尚能反,南内一闭何时开?

      可怜孝德如天大,反使将军称好在。

      呜呼!奴婢乃不能道辅国用事张后尊,

      乃能念春荠长安作斤卖。

      唐郑綮《开天传信记》:“华岳云台观中方之上,有山崛起半瓮之状,名曰瓮肚峰。上(唐玄宗)赏望,嘉其高迥,欲于峰腹大凿‘开元’二字,填以白石,令百馀里望见。谏官上言,乃止。”时移势去:形势变化。指唐由盛而衰。“奸人”句:指权臣李林甫心地丑恶、阴险。新旧《唐书·李林甫传》:“性阴密,忍诛杀,不见喜怒。面柔令,初若可亲,既崖穽深阻,卒不可得也。”深如崖,即“崖穿深阻”,形容心地阴毒奸险,如深险的崖穽。“西蜀”句:指唐玄宗因“安史之乱”逃到四川,平乱后仍能返回长安。旧题唐李溶《松窗杂录》:“玄宗幸东都……谓一行曰:‘五甲子得终无恙乎?’一行进曰:‘陛下行幸万里,圣祚无疆。’及西行,初至成都,前望大桥。上举鞭问左右曰:‘是桥何名?’节度使崔圆跃马而进曰:‘万里桥。’上因追叹曰:‘一行之言,今果符之,吾无忧矣。’”反,同“返”。“南内”句:指唐玄宗从西蜀返回长安后,初被唐肃宗之宦官李辅国幽禁于其旧邸南内兴庆宫,不久又迁往西内甘露殿,不能再回南内了。可怜:可惜。唐卢纶《早春归盏厔别业却寄耿拾遗》:“可怜无益费精神,有似黄金掷虚牝。”孝德如天大:此讽刺唐肃宗对其父唐玄宗的作为悖于“孝德”。将军:指唐玄宗宠信的宦官高力士,唐开元初为右监门卫将军,天宝七年(748)官至骠骑大将军,故称“将军”。《新唐书·高力士传》:“帝或不名,而称将军。”称好在:唐柳理《常侍言旨》载:“玄宗为太上皇时,在兴善宫(引者按:应是兴庆宫),属久雨初晴,幸勤政楼。楼下市人及往来者愈喜,曰:‘今日得再见我太平天子。’传呼万岁,声动天地。时肃宗不豫,李辅国诬奏云:‘此皆九仙媛、高力士、陈元礼之异谋也。’下矫诏,迁太上皇于西内。给其扈从部伍,不过老弱二三十人。及中道,攒刃辉日,辅国统之。太上皇惊,欲坠马数四,左右扶持得免。高力士跃马前进,厉声曰:‘五十年太平天子,李辅国旧为家臣,不宜无礼!’李辅国下马失辔。又宣太上皇诰曰:‘将士各得好在否?’于是辅国令兵士咸韬刀鞘中,高声曰:‘太上皇万福!’一时拜舞。力士又曰:‘李辅国拢马。’辅国遂拢马着靴行,与将士等护侍太上皇平安到西内。辅国领众既退,太上皇泣,持力士手曰:‘微将军,阿瞒已为兵死鬼矣。”’好在,好吗,用于问候。辅国用事:宦官李辅国专权。《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三“肃宗宝应元年”:“李辅国悖功益横,明谓上(玄宗)曰:‘大家但居禁中,外事听老奴处分。’上内不能平,以其方握禁兵,外尊礼之。”张后尊:唐肃宗皇后张良娣与李辅国勾结,嚣张跋扈。《旧唐书·肃宗张皇后传》:“皇后宠遇专房,与中宫李辅国擅权禁中,干预政事。帝颇不悦,无如之何。”“春荠”句:唐郭湜《高力士外传》记:高力士于上元元年(760)九月被除名,流放巫州,“于园中见荠菜,土人不解吃,便赋诗曰:‘两京秤斤买,五溪无人采。夷夏虽有殊,气味应不改。’使拾之为羹,甚美。”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