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作者李清照_宋词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2:07 浏览:加载中
  •   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樽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品评】

      此词作于宋建炎二年(1128)暮秋,词人时在江宁(今南京)。秋末冬初,气候的萧条肃杀,增添了词人心中的凄凉悲苦之感。虽然词人已与夫婿赵明诚团聚,但是因金兵侵占青州而背井离乡,北方国土沦丧,词人的“闺怨”已为家国之思所取代。

      上片叙述清晨醒来所见,琐窗上阳光惨淡凄冷,梧桐树披上严霜,外界之“寒”乃内心之冷的显现。为驱寒遣闷,词人饮罢酒再品茗,还燃起瑞脑香料,以打发时光。但是因为心里凄苦,词人竟产生“秋已尽,日犹长”的时间错觉。之所以如此,因为词人正似当年王粲一样心绪“凄凉”。“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王粲《登楼赋》)词人身在异乡,尽管生活还过得去,但“信美而非吾土”,她深切怀念已被金兵占领的故土,有此“忧思”怎能不度日如年而觉“日犹长”呢?“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操《短歌行》),词人只能再借“樽前醉”解忧,并去“东篱”赏菊花销愁了,至于能否真正地解忧销愁,自是不言而喻。词上下片皆采用先写忧、再写解忧之行为的方法;一再反复,可见忧之难解。上片移情于景,含蓄蕴藉;下片巧用典故,自然妥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