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奴娇·赤壁怀古-作者苏轼_宋词翻译赏析

  • 发布时间:2017-08-18 11:02 浏览:加载中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题解】

      元丰五年(1082)七月,苏轼游黄冈赤壁,作《赤壁赋》。与此约略同时,作此词。

      赤壁是东汉献帝建安年间以周瑜为代表的孙权刘备的联军和曹操的军队进行战役的战场。历史上即以赤壁名此次战役。这次战役对历史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赋和词都写到了周瑜和曹操,赋着重议论,词着重抒情,都是千古名篇,可以参看。

      据记载,今湖北省境内有五个赤壁,一般认为,进行赤壁之战的那个赤壁,是在蒲圻县境内。但这并没有关系,作者只不过是借赤壁之名抒发心中郁结,他自己也没有肯定黄冈赤壁是进行赤壁之战的赤壁。

      此词是作者豪放词的代表作。通过对赤壁雄奇瑰丽景色的描绘和对古代豪杰周瑜等的缅怀,表达作者愿为国效力建功立业的豪情及壮志难酬的郁闷。

      上片即景怀古。气象开阔,气势空前,既写了大江,又写了历史,把二者紧密融合在一起。非心中囊括整个大江,囊括全部历史,孰能如此。盖其积之也久,一朝爆发,遂产生震撼的力量。

      开篇两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在广阔的时空背景下,为全篇激越的豪情造声势,为赤壁“如画”的壮美景色及英雄豪杰的出场作铺垫,也引导读者步入千古兴亡的历史场景中:“大江”引出下文的“赤壁”;而“风流人物”将引出下文“周郎”及“多少豪杰”,甚至包括“多情”的“我”,即作者自己。“浪淘尽”所寄寓的慨叹与惋惜,正应合怀古伤今的主题。而以长江奔流东逝映衬古今历史变迁与时光推移,则为传统艺术手法增添了雄伟的气势。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交代了地点、时代和人物,扣紧词题,并将开端三句从面到点具体化了。“人道是”三字极有分寸,表明作者无意进行历史地理的严密考证,宁愿借民间传闻来抒发怀古之幽情。赤壁之战,以弱胜强,成就了周瑜的功名,也奠定了三国鼎立的基础。那宏伟壮阔的战争场景正好用来烘托作者豪迈之情。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是正面描绘赤壁风光。写山崖石壁直插云霄,着一“乱”字以形容悬崖的突兀参差,杂乱无序,显得愈发雄伟;着一“穿”字形容绝壁的陡峭高耸,险峻挺拔,显得更加壮丽。这句写山形,是仰观;后二句则写水势,是俯视:怒涛搏击江岸,可以想见其汹涌澎湃,似可听到那涛声轰响。“惊”字显示出水势凶险,震慑人心;“拍”字显示出流势猛烈,呼应“浪淘尽”。接下来用“千堆雪”比喻狂澜的壮美,虽是化用李煜《渔夫》“浪化有意千重雪”的诗句,却平添了一股豪情。

      “江山如画”是对上述赤壁有声有色的奇险景象的总结,形象生动,通俗易懂。诗人将赤壁奇景定格为静态之美,令人叹为观止。“一时多少豪杰”由写景转入写人,呼应开头两句,但已由“千古”收拢到“一时”,由泛指的“风流人物”过渡到赤壁古战场的“多少豪杰”,而重点要缅怀的英雄人物周瑜已是呼之欲出了。

      下片怀古伤今。赞颂周瑜这个古代豪杰。这个人物,对苏轼所处的那个时代有现实意义。现实中周瑜不易得,故结句有“酹江月”之语,抒发无限感慨。词题云“怀古”,怀古每易伤今。

      “遥想公瑾当年”让作者缅怀的古代英雄人物主角粉墨登场,却又出人意料地以“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亮相,让读者看到的是距赤壁之战十年前,那英俊威武、风姿潇洒、议论超群、识见卓越的“周郎”。作者又一次挣脱历史事实的束缚,也不再借助“人道是”虚应故事,而是采用文学创作所允许的时空变幻,随手拈来“小乔初嫁”的细节,塑造出青春年少,风流倜傥的“少帅”形象,从而与老谋深算、终于“灰飞烟灭”的曹操形成强烈反差和鲜明对比。这神来之笔为作品增添了浪漫色彩,带给读者联翩的遐想。

      “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二句进一步刻画周瑜,也是对赤壁之战最精练的概括。手摇羽毛扇,头戴青丝巾;谈笑风生,指挥若定。将古书中描写诸葛亮的装束神态移置到周瑜身上,从装束(儒将打扮)和精神(从容镇定)两方面使“周郎”的形象更丰满,更完美。接下来黄盖诈降设圈套,巧借东风用火攻等一系列历史事件及相关历史人物全部省略不谈,只讲火烧战舰一节的具体结果:“强虏灰飞烟灭”。则“横槊赋诗”、不可一世的曹操惨败后的狼狈相也就可想而知了。这是从反面烘托“少帅”周瑜,完成了“怀古”的最后一笔,以下是“伤今”。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作者从想象回到现实,竟如此凄凉。“小乔初嫁”时周郎24岁;赤壁之战时公瑾34岁。而作者此时已47岁,接近“知天命”的年龄了。却因“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名为“团练副使”却又“不得签署公事”,分明是政治上“靠边站”的局外人了。但他自幼怀有报国壮志,在《与滕达道书》中也表示过:“虽废弃未忘为国家虑也。”面对当时北方辽国的得寸进尺,西夏大败宋军后的更加猖獗,自己虽有为国分忧之心,却恨“早生华发”而报国无门,只有借“故国神游”来自嘲自慰。“多情”而被世人“笑”,该是何等失望与寒心,但诗人渴望建功立业的豪情不减当年。

      结句的“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确实流露出消沉的情绪,也是对“人生”的一种反思,在无可奈何中寻求自我解脱。“人生如梦”的慨叹,洒酒祭江的悲歌,只是追求与探索的苦闷,而不是没落与颓废的感伤,因此仍不失豪迈的基调和清冷的美感。

      这首词将写景与抒情、议论与描述、怀古与伤今都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气势磅礴,壮怀激烈,意境开阔,有极强的感染力。宋代胡仔说东坡这首《苏壁》词,“语意高妙,真古今绝唱”(见《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九)。用词歌颂古代英雄人物,抒发爱国主义情怀,新颖的题材不断扩大着词的视野,也在突破传统格律的束缚。精炼洒脱的笔触,豪健清旷的词风,给北宋词坛“指出向上一路”(王灼《碧鸡漫志》)。令人耳目一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