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四章 瀼西草堂 (一)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6 浏览:加载中
  •   祸乱不断的766年很快就过去了,但新的一年也不太平。大历二年(767)正月,郭子仪受密诏讨伐周智光,华州牙将姚怀、李延俊杀掉周智光。然而不久,淮西节度使李忠臣入朝,以收复华州为名,大肆掠夺百姓,致使地方官吏和百姓出现穿纸衣或数日不食者。

      4月,代宗命鱼朝恩在兴唐寺与吐蕃结盟。杜鸿渐入朝奏事,以崔旰为西川留后。7月,崔旰被升为西川节度使。不久,元载、杜鸿渐为相,开始不断唆使代宗大兴佛寺,政事日渐混乱。

      767年9月,吐蕃又率众数万围攻灵武。10月,朔方节度使路嗣恭大破吐蕃于灵武城下,吐蕃败退。据此,杜甫写出了《喜闻盗贼总退口号》五首诗。诗中除了庆祝唐王朝获得的胜利外,也批判了朝廷的无能及过去对待吐蕃的错误政策:唐王朝与吐蕃本来可以和平相处,只因为天宝以来边将好大喜功,杀戮无度,导致吐蕃入侵,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因此,杜甫写到:

      赞普多教使入秦,数通和好止烟尘。

      朝廷忽用哥舒将,杀伐虚悲公主亲。

      总之,此时的大唐王朝中,天子昏弱,权臣当道,外患不断,军阀争斗,百姓困苦不堪,曾经辉煌一时的唐王朝已经沦为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杜甫寓居夔州期间,生活虽然较为安定,但他却一时都没有忘怀国家和百姓,时刻都在忧国忧民。

      每逢有使臣来到夔州,杜甫都要详细地打听关中的消息:“向来忧国泪,寂寞洒衣巾。”(《谒先主庙》)在明主刘备的庙前,杜甫一洒孤臣的忧国之泪,感情蕴含颇丰。

      由于长期忧虑国事,杜甫又患上了失眠。从下面的作品中,我们就能看出杜甫当时因严重忧虑而频频失眠的境况:

      江上日多雨,萧萧荆楚秋。

      高风下木叶,永夜揽貂裘。

      勋业频看镜,行藏独倚楼。

      时危思报主,衰谢不能休。

      ——《江上》

      在萧瑟的秋风中,诗人长夜不寐,“揽貂裘”御寒,思考着国家的危难,而不因年老体衰就此罢休。

      中夜江山静,危楼望北辰。

      长为万里客,有愧百年身。

      故国风云气,高堂战伐尘。

      胡雏负恩泽,嗟尔太平人。

      ——《中夜》

      寂静的深夜,诗人在西阁楼上遥望京都,感叹自己暮年之身仍然漂泊远方,感叹故国家园仍蒙战尘。这一切固然是因安禄山作乱所致,但也与玄宗君臣耽于太平有关。

      垂白冯唐老,清秋宋玉悲。

      江喧长少睡,楼迥独移时。

      多难身何补?无家病不辞。

      甘从千日醉,未许七哀诗。

      ——《垂白》

      江水喧哗,诗人难以入睡,想起汉代的冯唐为郎中书署长时年纪已老,自己也是垂白之年才得到检校工部员外郎的官职,现实与历史竟有许多相似之处。而且宋玉的悲秋之声,传播千载,今夜竟与自己的悲声连在一起。国家多难,自己却无法补救;家园已失,自己的身体上总有疾病来缠。这众多的愁苦,必须用中山人酿造的一醉千日的酒才能派遣,心中的忧伤远甚于王桀的《七哀》诗篇。

      除此之外,还有《草阁》、《吹笛》、《月》、《夜宿西阁》、《十六夜玩月》、《十七夜对月》、《夜二首》等,共计27首,都是彻夜感怀国事、家事、百姓事。从这些悲凉的诗篇中,可以看出诗人杜甫的忧深痛巨。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