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三章 夔州孤城 (四)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5 浏览:加载中
  •   766年秋天时,伴随着萧瑟的寒风,杜甫登上夔州顾城,目睹了江城秋色,心中万分感慨。他心潮起伏,日夜苦吟,写出了8首律诗——《秋兴八景》。

      这是最能代表杜甫晚年创作水平、最能体现杜诗忆旧怀古之丰富内涵与飞动思绪的作品,也最能体现杜甫七律“不烦绳削而自合”的创作境界。

      只有在写诗的时候,诗人杜甫才能暂时忘记愁闷、哀伤、思念,才仿佛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的快乐之地。然而,也因为写诗,诗人才会比其他同样沉浸于痛苦中的人更加痛苦,创作逼着他一遍一遍地咀嚼着伤痛。

      诗歌已经成为年老体衰、垂暮漂泊的杜甫的一种生活方式,他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在诗歌国度中建造了一座雄伟壮观、永远令人惊叹的殿堂,这就是《秋兴八首》。

      其一曰: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

      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这首诗写于白露既降、时已深秋的时节,巫山巫峡都是一片萧森的景象。杜甫自永泰元年(765)5月间离开成都,出峡东去,已两次见到秋景,故曰“丛菊两开”。“寒衣处处”则写出了诗人对百姓的关切,所以“急暮砧”既是以传统意向来烘托羁旅愁思,也是当时忧国忧民的诗人的实际所闻。

      其二曰: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华。

      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槎。

      画省香炉违伏枕,山楼粉堞隐悲笳。

      请看石上藤萝月,已映洲前芦荻花。

      诗人看到北斗星,思念长安。三峡两岸多猿猴,古代就有“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的民歌,诗人身临其境,听到猿声而落泪。相传古时有人居住在海边,见每年8月有浮槎漂来,乃登之而浮至天河。杜甫曾入严武幕为参谋,本来也想随严武还朝,不料严武不久死去,还朝之事也成为泡影,因此说“虚随八月槎”。暮色渐浓,皓月上升,诗人仍然痴痴地站在楼上,心中充满了漂泊江湖、远离京师的悲哀。

      其三曰:

      千家山郭静朝晖,日日江楼坐翠微。

      信宿渔人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

      匡衡抗疏功名薄,刘向传经心事违。

      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

      匡衡是西汉时期的丞相,多据义谏诤,杜甫觉得自己曾像匡衡那样上疏救房琯,但却缺少匡衡的显达。西汉刘向曾讲论五经于石渠,后领校中五经秘书,杜甫悲叹自己虽然世习儒业,但却未能像刘向那样讲论经学。最后,他又想起往日的同学少年如今都已置身通显,不过他们仅知道追求裘马轻肥,又何足为道呢!

      其四曰:

      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

      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异昔时。

      直北关山金鼓振,征西车马羽书驰。

      鱼龙寂寞秋江冷,故国平居有所思。

      这首诗主要感叹政局的多变。从唐太宗贞观之治到唐玄宗的开元盛世,从国富民强的鼎盛时期转入现在动荡不安的衰败年头,令人不胜悲哀。朝廷政治日渐黑暗,像宦官李辅国这样的人竟能拜相,鱼朝恩竟能为帅,当政非人,异于昔时。况且此时边境多事,连京师地区都烽火不断,吐蕃入侵的危险始终存在,诗人对此无可奈何。他只能蛰居荒江,回忆故国,不胜感慨。

      其五曰:

      蓬莱宫阙对南山,承露金茎霄汉间。

      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

      云移雉尾开宫扇,日绕龙鳞识圣颜。

      一卧沧江惊岁晚,几回青琐照朝班?

      唐朝的大明宫也称蓬莱宫,“承露金茎”指汉代仙人承露盘及其立柱,这里是借汉喻唐。相传周朝时函谷关的关令登楼四望,只见紫气东来,便称有圣人前来,果然是老子入关。“紫气”用老子的故事暗讽唐玄宗迷信道教。杜甫曾任左拾遗,参与班列,入宫朝见,传呼点名,顺序入朝。但此时诗人已经病卧夔州,只能在黯然神伤中回想入朝时事了。

      其六曰:

      瞿塘峡口曲江头,万里风烟接素秋。

      花萼夹城通御气,芙蓉小苑入边愁。

      朱帘绣柱围黄鹤,锦缆牙樯起白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