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的故事》第十三章 夔州孤城 (二)

  • 发布时间:2017-08-17 14:15 浏览:加载中
  •   杜甫卧病云安期间,白发增多,身体消瘦,幸亏严县令多方关照,到大历元年(766)春末,他的病情才稍有好转。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杜甫决定离开云安前往夔州(今四川奉节)。

      唐代的夔州属山南东道,设有都督府,州治在鱼复浦和西陵峡中间、瞿塘峡附近,与后汉初年公孙述建立的白帝城相连,在现在的奉节县城东十余里的地方。

      到达夔州后,杜甫一家在这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住了近两年。这段时间,杜甫的生活还算安定。当时任夔州都督兼御史中丞的柏茂林待杜甫甚厚,杜甫也得以在瀼西买下了40亩果园,又主管东屯的100顷公田,并雇了一些奴仆,如獠奴阿段,隶人伯夷、辛秀、信行,女奴阿稽等。

      杜甫刚来夔州时,居住的是在山坡上架木盖起的简陋的房屋。这类房屋散布在山腰,就像鸟巢一样。他到这里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按照夔州人的习惯,用竹筒将水从山泉中引到他居住的地方。因为山地不能掘井,要喝水就只能用这种方法,所以夔州的山中盘绕着无数引水的竹筒,有的长达几百丈。

      他派遣仆人阿段到山中寻找水源。阿段是夔州人,干这种活很拿手。经过几天的忙碌,阿段终于在一个深夜将竹筒接入厨房。西阁出现了水声,身患糖尿病、正渴得难受的杜甫听见后非常高兴,写诗记道:“病渴三更回白首,传声一注湿青云。”(《示僚奴阿段》)赞扬了阿段出入山中而不畏惧的惊人胆量。

      有一天,山上的岩石崩落,将引水的竹筒砸坏了,厨房里没了水。杜甫忙派仆人信行到山上去修。信行往返走了40多里路,直到天黑才回来,累得脸色通红。杜甫担心他会病倒,忙把自己养病用的浮瓜和裂饼拿出来,慰其劳苦。

      这些,既反映了杜甫与仆人之间融洽的关系,也能看出杜甫对劳动人民品格的赞赏和肯定。

      杜甫听说乌鸡的肉可以治疗风疾,因治病心切,便在院子里养了一些乌鸡,后来又孵出100多只小乌鸡。这些大大小小的乌鸡满院子乱跑乱叫,踏上窗台,蹬翻盆子,完全不听杜甫的指挥。杜甫想起《列仙传》上的故事,说山下有个祝鸡翁,本事很大,养鸡千只,皆立名字,而且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自己没有这种训鸡之术,后来只好让大儿子宗文带领仆人建立鸡棚,把鸡都圈起来。(见《催宗文树鸡栅》)

      为解决吃菜问题,杜甫还在庭院里开出了两席菜畦,种上莴苣。谁知道过了20多天,莴苣竟然没长出芽来,倒是那些不能吃的野草在院子里长得十分茂盛,把门前的道路都填满了。杜甫叹息之余,便联想到人间之事每每如此,那些政治上的小人往往容易得势,而正人君子却难以出头。(见《种莴苣》)

      蔬菜长不出来,杜甫只好打发仆人到山野去摘苍耳。苍耳也称卷耳,可以食用,还能治疗风疾。采回来的苍耳洗净后,再用热水一焯,半生不熟,便可以充当蔬菜食用了。杜甫吃着苍耳,又想起了人间的苦乐悬殊,不禁叹息道:

      乱世诛求急,黎民糠籺窄。

      饱食复何心?荒哉膏粱客!

      富家厨肉臭,战地骸骨白。

      ——《驱竖子摘苍耳》

      在夔州生活期间,杜甫对当地的风俗颇不习惯,不免抱怨那里风土的恶劣及对故乡的思念:

      形胜有余风土恶,几时回首一高歌。

      ——《峡中览物》

      对各种习俗也颇为不适:

      异俗吁可怪,斯人难并居。

      家家养乌龟,顿顿食黄鱼。

      ——《戏作俳谐体遣闷二首》

      而那里妇女的遭遇更让诗人感到伤痛和不解;

      夔州处女发半华,四十五十无夫家。

      更遭丧乱嫁不售,一生抱恨常咨嗟。

      土风坐男使女立,应当门户女出入。

      十犹八九负薪归,卖薪得钱应供给。

      ——《负新行》

      尽管如此,杜甫还是不得不在夔州定居下来。东下荆楚、北归京洛的计划一再拖延,岁月在烦闷和苦恼中悄然流逝,但杜甫的创作热情却出现了新的高潮。在夔州居住期间,杜甫写成了430多首诗篇,从而令夔州这个江边小城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